【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柳岸】懵懂少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21:58
花花最记得的是送绿肥下乡,从乡下走出来的花花是认得绿肥的,可街上的同学好多把人家的菲菜、青苗扯了当肥料,被农民骂得要死,说街上人稀下的,绿肥都不认得。   送肥到田间,咯是小学生必须做的学农活动之一,而最辛苦的是扯秧苗和插秧了。那水里的蚂蟥是每个女孩子的共同敌人,扯秧苗的过程中时不时听到女孩子们的尖叫声和哭声,不用说,那一定是蚂蟥咬脚上出血了,反过来却引来男孩子们的嘻笑声,有胆大的会上前来帮女同学扯拍打脚上的蚂蟥,于是,便也生出一些故事来,在同学们中间流传,说是谁爱上谁,就是因为那次帮她扯了蚂蟥。   花花不怕,每次蚂蟥咬到腿上了,她就停下手中的活,自己拍打着腿,还把蚂蟥丢到地上用脚踩,可旁边的人说,蚂蟥有无数条命,踩不死的,越踩越多,一个小点又可重生一条新的蚂蟥出来,吓的花花不知如何是好,丢也不是,踩也不是,最后,旁边一个农民大伯说,要用火烧,来,我抽壶烟,烧死它。   读初中时以学工、学农为主。一期要进行一个月的学工或者学农劳动。花花最喜欢的还是学工。   因为“学工、学农”期间可以不在教室里上课,不受课堂纪律的约束,没有作业,也没有考试,还可以暂别校园,“闯荡”江湖,融入社会。因此,每到安排“学工、学农”活动之时,同学们无不欢呼雀跃、兴奋之极。因为有一些已长大成小大人了,去“学工”就有了两人独处的机会。按当时的说法就是水佬倌水老婆,因为他们萌生了一种情愫,叫相思,也称爱恋。   各校都有校办工厂和农场等“三学”基地,每学期学一次,每次二到四周,学校正常的课程体系及教学秩序被打乱。   可对当时的参与“学工、学农”的学生来讲,还是非常有秩序的到工厂参加学工的。花花非常清楚的记得,在她初中二年时间内分别到:大阳市仪器厂,大阳茶厂,地区工程公司等三个工厂都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学工活动。   在仪表厂学工了解到了仪表的制作工艺,银花和花花一组是呆在压制轴轮的一个车间学习,师傅四十来岁年纪吧,胖乎乎的样子,人非常和蔼可亲,偌大的车床他边操作边给她们讲解,只要她们在边上递这递那,就是不让她们操作车床。问其他同学,也大多是这样,原来这是精密仪器,师傅生怕这些学生仔们一不慎重把机床给弄坏哒呢。那才划不来呢,几万元一台的机子,是工厂的宝贝,师傅们不敢轻易放手的。   休息时,师傅说我给你们变个热馒头出来,只见他把车床上的铁粉末灰扫干净,又吹了吹,然后从他饭盒里拿出来一个冷馒头放到车床中间,拉下机器一会,又打开,长圆的冷馒头变成了滚烫的热饼,皮上焦黄冒香气,师傅把第一个给了花花吃,花花又递给银花,最后人俩一个一半,师傅又给自己热了一个,一会儿,师徒仨人一起吃热饼,吃得心里暖和和的,银花和花花嘴里一边吃着热乎乎的馒头一边直嚷嚷:师傅真好啊。   第二天,花花又买了二个馒头交给师傅,要他今天也压热饼吃。在休息时,师傅一边压热饼递给她们,师傅一边说:明天不要带馒来了!花花迷惑不解的看着师傅:“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你看我热饼时要扫干净铁粉灰么?这个粉末含铅多,吃了对身体不好,不能多吃,偶一为之吧,图个新鲜。”第一次,花花知道了铅对人体是有害处的,就是仪器工厂的师傅教给我们的。   在地区工程公司学工可就辛苦多了,帮做预制板的师傅拉丝。这丝可不是蚕丝的丝,是铁丝。我们喊六毛丝,还有八毛丝,好像是越粗的号子越大。一大捆铁丝从东头拉到西头,至少有五十米远吧,扎紧后,返回又拉,有一老虎凳似的大铁剪剪断铁丝,又拉。每次摆好五根左右吧,算一组,反正是做一块预制板所需要的钢丝数量,花花们的任务就是拉摆好钢丝,具体花花也记不得了。稍后一会,就有工人在上面作业,倒水泥,一条条长长的预制板就在他们身后成型了。一路走去,要做十来块。   学生的任务就是拉丝,简单重复的劳动,一天跑下来也是非常辛苦,开始跑一天,都累的不动了,毕竟只有十三四岁的人,后来又安排所有学生们分上下午班轮流拉,这样好多了,干半天玩半天,人也有劲多了,进度快多了,一个月没到,大家就都想快点结束,还是上课舒服。这一个月下来,好多同学都是晒得又黑,人也瘦了一圈。   最快乐的学工活动是在大阳茶厂了,也是最远的。但茶厂的一切让学生们感受非常新鲜有趣。   大阳茶厂坐落在大桃路边,听说做的茯茶砖销往全国各地,还出口呢。老师交待完注意事项后,花花和五个女孩子分到了食堂里,洗碗,掐茶,递饭。到街上三年多了,常听广播里唱各种各样的戏曲,歌曲,也学会了一些。在掐菜洗碗时,师傅们就说;欢迎同学们给我们唱一段戏。于是,那些女同学们各个非常大方的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小常宝痛诉家历史》,《北风吹》等著名唱段,那八大京剧里的好多曲子街上的妹子们都会唱,让本来香味缠绕的食堂里又漂荡着动听的天簌童音,好一片其乐融融之画面。花花虽不太会唱,却也跟着学了两曲,花花最喜欢唱的是:《北风吹》《都的有一颗红亮的心》和《送货路上》。   花花而今一直记忆犹新的事是;茶厂堆放茶叶的仓库好大好大,堆积如山的茶叶任学生们跳来舞去,没有人管;棉花堆里玩还怕沾一身白毛子,茶叶堆里出来拍一拍啥都掉了,茶叶灰都不沾一丝.。食堂小组的同学们每天中餐后就到茶叶库房里的茶叶堆上睡觉玩耍。   花花们爱到这玩,老鼠也爱来玩哟,在墙角下,茶叶堆上,经常看到老鼠窜来窜去的,还能找到老鼠屎呢。有时有调皮的男生,懒跑到远处上卫生间,就在仓库墙角开始,阴雨天里还能闻到一股股闷骚味。可听师傅说:就是要让这些东西搅在一起酝酿发酵才有效果呢。原来是这样子滴啊。还说发酵效果最好的起金花,次之为银花,再次之只有几个黄泡泡了。花越多越好,越解油呢。那个时代饭都吃不饱,肚子里哪有什么油解啰,所以全部运到吃肉多的地方去了。还有的运到哪了,谁知呢,这么多年,花花也不曾吃过这砖一样的茶,现在又闻名了,反正花花还是不肯吃它。   可有一次花花看到了最为惊世骇俗的一幕,这在当时的环境里可是严格禁止的呀。   中餐后,花花和食堂小组的同学们一起来茶叶仓库休息。几个小姑娘叽叽喳喳一边谈笑一边进入了仓库。   在茶叶堆的一个角落里,有蟋蟋蟀蟀的声音响着,初听像老鼠,细听又不是,还夹杂着啵啵声和喘气声,好奇心让花花她们几个爬过去探个究竟,哎呀我的妈呀,一个女同学惊恐的返身就跑,吓的那两个人霍地立了起来,一男一女两人都是花花的同学。那男孩子迅速起身说:没事呢,不要怕,我们在玩游戏:猫捉老鼠呢。那女孩儿一脸通红,羞答答立着不言不语。男同学边说边扯起女同学起身就走了。   看到这一幕,花花莫明其妙的脸红了,在玩游戏:猫捉老鼠,要两个人悄悄的捉吗?似替他们害羞,又似羡慕他们的相好,眼睛好久好久还挂在那一对远去的人影上。   过了好久那第一个看见的女同学说:我明明看到他们二个抱在一起在打啵(方言:亲的意思)啊。而今想来,那是两个谈恋爱早熟的同学呢。可能是他们也发现了这好隐蔽的地方来约会,没料想花花她们这群不谙世事的不速之客闯进了他们的领地,打乱了他们相会的计划。真是一不小心就成了法海啊。      二、运动员之梦   学工、学农、学军简称三学。“三学”期间可以不在教室里上课,不受课堂纪律的约束,虽有老师管教,但没有作业,也没有考试,还可以暂别校园“闯荡”社会。因此,每到安排这类活动之时,所有学生无不欢呼雀跃、兴奋之极。而且有大把的时间玩耍,和许多同学一起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时,花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象体育场里的那些街上的伢几妹几一样,到市业余体校当一名运动员。因为当时的县级以下的各级青少年业余体校办得红红火火,高中生是大班,初中生是中班,小学生有小班,按梯级形式组队,年年组织全市的中小学生运动会,让许多有体育特长的孩子得到了极大的发挥。   相对现在来讲,那时的群众体育运动真是开展得如火如荼,不用组织,自发的各种活动在大街小巷子里展开,档次高一点的在市体育场灯光篮球打球,每天晚上那里的男子对搞赛定要吸引住许多人的目光,赛后,便嗞嗞有味地议论着刚才这场比赛谁谁打得好,谁的手臭,一个篮都没投中。然后愉快地回到家,呼呼睡上一好觉到天明。   “三学”期间犹以各种学生体育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每天华灯初上这时,必定有许多自发的体育活动和比赛在进行中。工人运动会,农民运动会、学生运动会,田径、篮球、排球、足球,还有其它容易开展的活动,遍布全国。根本没有人坐在家里看电视,更加没有人打牌赌博,吸毒、嫖娼。   其实那时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群体活动确实从上到下都非常重视。各个中小学的校运动队分田径、篮球、排球、足球几大项目的男女队和年级队,一个学校至少有七八支各种名目的校队。因为从中小学再到县市,上至省乃至全国都有相应的青少年体育运动会,能选拔大量的各种有特长的人才。   花花所在学校还有一支特别能打的乒乓球队,打遍大阳无敌手,有好几个队员至今还活跃起在大阳体坛,称霸多年无人超越。花花从乡下来到城里最为羡慕的就是梦寐以求能当一个乒乓球运动员。   花花悄悄站在学校水泥乒乓球台边上观看,时不时为她们捡一个跑远的乒乓球;学校乒乓球队里的队员们一个个挥汗如雨一般在练挥拍动作,对打时只见白光一闪一闪,乒乓声不断,花花连乒乓球都看不清,好佩服那些运动员左推右挡,挥拍横抽的潇洒劲。花花好不容易趁她们休息的空当,借她们的拍子对练两下,花花即不会发球,更加谈不上接球了,乒乓球是一顿乱飞,自知不是这块料,暗然伤神的花花自动屏蔽了乒乓球,不作望想。   看看其他项目,花花也一样沾不上边,街上的同学们都有各自的特长爱好,都有一门拿得出的技术,每次运动会上,几乎每个人都能得到一些奖状,而在乡下长大的花花却一无所有,两手空空。一股无来由的自卑心理在花花心中滋长蔓生。   花花自认为一无所长,在乡下只会跑一跑,跨港沟,跳山坑,打水漂。而且又跑不快,爱篮球却从没摸过球,老师也只选那些灵活性好的素质好的同学作运动员。慢慢地花花当运动员的梦也就破灭了。以前天天有事没事就在旁边看看,有时手也模拟着翻转作运传球状。而现在那个方向都不走了,更谈不上瞧一下。   可是,有一天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教所有女生投手榴弹,一个个的轮流着投。许多女生抡起来丢在自己面前二三米处,还有一个女同学把手榴弹扔到脑后去了,差点丢到在后面的同学身上,还有一人投手榴弹把自己脑壳碰到了的,把老师同学都笑翻了,老师说她:真不知你有这么厉害,居然能打到自己的后脑壳。   老师就边讲解方法,边做示范,并说:你们要想着,前面有许多敌人,现在是打仗时候,手榴弹要投到敌人堆里去。如果投近了,敌人没打到,先把自己炸倒了,你怎么当战士?而且把手榴弹丢在自己面前会炸伤自己人的,这怎么行?要这样子做,老师又做了分解示范动作,可大家还是依然如故地投不远。老师口都讲干了,大家依然故我,平时的灵活性都不知跑到哪去了。   轮到花花投了,只见她运了运气,象平时在乡下打石块漂漂一样,站在原地轻轻一扬,手榴弹飞到二十多米的线外,老师高兴的拍拍花花的肩:再来一次,再来一次,花花又扬去那么远,并不是碰运气投的。老师一高兴说:花花不错,好样的,从今天下午起,放学后到田径队来参加训练。   就这样,花花参加了学校田径队,开始了她的运动员之梦。一个月后参加全市中小学生田径运动会,花花以32米多点的成绩获得了手榴弹全市第三名,标枪全市第五名。老师还把花花推荐到大阳市业余体校参加训练,成为了市业余体校的一员业余运动员,并且因为这次比赛得了名次,老师还同意花花参加学校的女子排球、篮球队训练,让花花高兴的忘乎所以,一天到晚地练,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把一双洁白的手练得茧子硬硬的,指甲常常被球撞裂流血,可花花也不叫苦,缠上胶布,又若无其事地练习,一心只想加紧练习,赶上那些技术好,练得早的同学。   合肥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太原专科癫痫医院好吗武汉治疗儿童癫痫中心福州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