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南京记事:走路和公交车(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7:33

我是喜欢走路的,就像有人喜欢跑步,有人喜欢健身。我喜欢走路,如果天气很好体力很好,我可以走很远,从新街口一直走到河西,但我从来没有这样走过,因为新街口到河西之间有公交车,还有快速的地铁。

我想起小时候从家里被带去新街口,公交车大概三四站路,那会车都开得很慢。记不得是怎么离开家门的,但到了新街口之后,就一直在各种布店里转悠。还会去新百,在琳琅满目的货架间穿来穿去,绕到一个冷清点的拐角。那里有三扇门,刷的雪白,其中一扇推开来,里面布置得像医院的诊室,这里是新百员工的职工诊室,那个时候站柜台的都是正式工,不太招呼顾客,顾客也不需要招呼。

在诊室里坐班的是我妈的闺蜜,她俩从小学就在一起。我妈来逛新街口总要来她这里坐坐,后来我们再到新街口,返程之前我都会提醒她,新百还没去。我妈才告诉我,今天阿姨不坐班,今天阿姨休假。

诊室里的阿姨烫着头发,因为在南京市最好的百货公司工作,身上总是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她也穿白大褂,胸前的口袋上别着一支笔,像是随时要抽出来开处方。我妈工作的时候也穿白大褂,但没有她的这么白,我妈的白大褂洗得泛黄,因为成天在医院里消磨,袖口处沾染了蓝色圆珠笔迹。

诊室里有一个暗间,里面装了一个马桶,我妈不让我进去看,说这个是妇科用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妇科,只是对那个暗间生起了一丝畏惧感。马桶光洁的像从来没有人用过,发出幽暗的蓝光。马桶旁还放置了一些塑料器具,橡胶手套,严肃极了。我不敢进去,但还是忍不住在她俩聊天的间隔,跑来这个门口张望一下,又装作若无其事走开了。

再过几年,我妈去新街口不再去新百了,去了新百也不再去那个诊室。我问她为什么不去了,她说阿姨生病提前退休了。后来我们还去过一次阿姨的家里想探望她,她随她的父亲和儿子住在南湖一个小区的某一栋楼里。走到那栋楼要经过一段白花花的柏油路,路两边停着散乱的自行车,还有收破烂的木板拖车。后来也没探望成,打电话过去才知道阿姨不在家,她去什么地方看病了。

关于这个阿姨的一切,我都很模糊,只记得她面目柔和,额头的卷发总是搭拉下来,皮肤很白,显得五官很清晰。我长大后,我们再次聊到这个阿姨,我妈说她去世了。

阿姨没等到儿子结婚就去世了。在同一年,新百翻新,所有的柜台、门面、布局全部装修了,那个拐角的小门也不知道迁去了哪里。

好几次我想从新街口走到河西,因为想着走路可以消耗掉之前大吃大喝带来的罪恶。走过最远的一次,一直走到了医科大学。在我想像中,医科大学出来的都应该是穿着白大褂的学生,行色匆匆的,脸上带着思索的表情。但实际上,我一次也没有见过医科大学的学生,即便见到了,因为他们的穿着打扮并不特别,我也不可能认得出来。

走到那里,我就走不动了。出了汉中门是长长的城西干道,这条路不仅长,而且枯燥无味,两边没有商铺,没有小店,没有小区,甚至没有一点可看的绿化。有一次我在那里骑车,骑到虎踞路的时候就骑不动了,不知道在看似一马平川的城西干道上还有这样一个中坡子。坡子就在四中门口,经过一段骑行的人骑到那里,都想下来推着走。现在全是电动车,下来的推车只有我了。

后来我就极少愿意走到这里,除非坐车经过。坐车是没有太多感觉的,两边晃动过的车景没有起伏感,没有疲累感。累了可以眯一会,还可以戴上耳机听歌。汽车开得很稳,越往后汽车越好,开得就越稳。我常会想,假如不赶着去上班去上学,去做什么事,就这样在车上从起点呆到终点,也真是不错的事情。

即便开着车窗,即便是暖风,也由于急促而带来许多来不及消化的信息。公交车的车窗包容性强,收录了这一路上或宽或窄或普通或华丽的风景,它把行人录进了车窗,遇到红绿灯,还能摄下他们各色的表情,就像看一幕幽默剧。

偶尔遇到路口的急刹车,把我从沉思中唤醒,就像电影散场中突然大亮的灯光,意犹味尽,站起身,捧着没吃完的爆米花。走到银幕前的时候,停下来看一看演职员字幕,如果这是一场你喜欢的影片,这就是你致敬的方式。

走路和坐公交车,也是对生活致敬的方式,致敬在这场或长或短的行程中。

哈尔滨市到哪家看癫痫病好武汉市癫痫医院治疗怎么样癫痫病的发病早期的症状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