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柳岸•爱】崽想娘,水样长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4:17
摘要:我把母亲装在心中,母亲永远在我身边。 一、   俗话说:娘想崽,水样长;崽想娘,扁担长。而我对母亲则是:崽想娘,水样长!母亲在我心中的记忆不多,一些碎片般的印象显得弥足珍贵。   1975年正月十二日,母亲终于挣脱了积劳成疾的病痛折磨,撒手仙去。那年她50岁,我8岁。当时虽知失去母亲是家庭的损失,但懵懂的我并未表现出多少伤心,更不明白这会是我成长历程中的重大不幸。   母亲患的是冠心病,与多年缺乏营养有关,一到吃红薯的时节病情就犯。更与家外家里“受气”有关。母亲娘家与前夫家都是“地主”成份,大队开会经常挨批斗。白天在生产队干活已是精疲力竭,晚上还要被揪上台受羞辱。我祖父脾气暴躁,跟我母亲长期不和。母亲是来我家做后娘的。前母生有我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去世后祖父母领着三姊妹生活。当时父亲还在县水泥厂上班(数年后因家里劳力少才回村务农),我尚未出生,母亲带着我满姐姐过日子。那年月吃公共食堂,统一到生产队吃饭,每餐男劳力3两米,女劳力2.5两,老人2两,小孩1.5两米。有天傍晚,母亲收工回家抓紧时间给三姐洗澡,去食堂后管理员说她和姐的饭莱已被祖父端走了,结果母女俩饿了一餐。晚上饿得睡不着,俩人抱成团只好以泪水充饥。这是三姐后来告诉我的事。   母亲住过两次院。第一次病稍好出院时,医生叮嘱说回家不要做重事,扫帚倒了也不要扶,意思是尽量别做事。可是在农村哪有不干活的呢?那时我第一个侄女出生不久,母亲高高兴兴背起她熬酒。熬酒就是把酒胚里的酒精蒸发出来变成米酒,是很累的活。要到很远的井里去挑水,蒸锅里的水热了,需舀出来再倒入冷水。结果当天病又犯了,呼吸困难。我亲眼看到,晚饭后是父亲与哥哥借别人的竹子躺椅,抬着母亲上医院的。医生在了解情况后说:“这种病不能劳累,有犯病就没有换药,你家有什么好吃的,就赶快给她吃点。”   父亲白天在医院陪护母亲,晚上三姐去替换父亲。17岁的三姐白天得在生产队出工,收工后赶忙要煮好晚饭吃,并烧好父亲的洗澡水再去医院。出门时天已黑了,一向胆小的三姐是硬着头皮赶路的。从家到医院至少有6里路,中间一段路是官山岭,有密密的油茶树,还有许多旧墓和新坟,三姐不敢看两侧,也不敢看远处,只能借着微弱的月色看眼前两三步。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会吓得心跳加速,听到夜鸟突然的叫声或是野兽跑动更是心惊肉跳,只好玩命地向前跑。好不容易到医院后,感觉是捡回一条命。父母亲问她怎么衣服都给汗湿透了?三姐咬牙没哭出来,怕给母亲添愁。有天早晨我也在医院,姐姐吩咐我去医院食堂打饭,她给母亲揉胸口。七八岁的我没见过世面,一个人根本不敢去陌生的地方,母亲说就别让我去了。      二   记得我跟母亲去做过几回事。一次在冬天去田里弄猪草(捡猪菜),同行的还有隔壁的爱英嫂,爱英嫂与母亲年纪相近,算是闺蜜吧。寒风刺骨,我的小手冻得通红生疼。她俩一边麻利地扯猪草,一边拉家常,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冷。我不停地撒娇喊冷,母亲安慰说:“你捡快点就不冷了。”我问:“捡快点怎么就不冷呢?”母亲答:“你试试就晓得了。”我便用手快速地拔着猪菜,两脚蹲着奋力往前赶,一会儿身子竟有些发热,也忘记冷了。同时因为动作快,背篓里猪草很快就满了,就能早点回家烤火了。现在才明白,聪慧的母亲让幼小的我用行动悟出了这个事理。   再有一次是去岭脚割茅柴,天气很闷热。母亲用镰刀吃力地割着茅草和荆棘,稍不注意就会被刺划破皮肤。母亲呼吸很急促,我就纳闷:怎么母亲这么难呼吸呢?糊涂的我不知道,那时母亲心脏病已经很重了。   还有一次是傍晚,母亲带着我和另一个小伙伴去鱼塘摸螺蛳。那年头买不起猪肉吃,螺蛳肉炒辣椒也算是开荤,也是父亲很喜欢的一道下酒菜。走在水渠的埂道上,为逗小伙伴发笑,我故意向前摔倒,手中的盆子便滚出老远,差点掉下深深的渠道。母亲很着急,厉声训斥了我。印象中这是母亲唯一的一次骂我,使我谨记不可随随便便,否则就惹出祸端。   从小在母亲面前很娇气,生了病就更不得了。那是种大蒜的季节,母亲和邻居们在掰蒜头。我病得确实难受,发烧头痛,有气无力地呻吟着。母亲很心疼,腾出手来抚摸我滚烫的头,说:“马上就熬好粥了,吃点粥米汤就好了!”我又不断地哼着粥好了没有。不知道邻居的阿婆、婶娘听着烦不烦,反正母亲是不会烦的。果然喝了点稀粥后,病情就轻松了许多。   有一回,我在邻家同小伙伴吵事过了头,生气的小同伴追着要用石子打我。我见母亲正站在自家门口,便朝屋旁边跑去,石子就被扔在我家墙角。回到家母亲责怪我怎么不往家里躲,我没有解释。其实我是怕身后飞来的石子会伤及母亲,才往旁边跑的。现在想想,母亲为保护自己的孩子,是不会计较自身安危的。   一次母亲在厨房忙着,叫我把“桌子望望”处的抹桌帕拿给她。当时我还弄不懂“桌子望望”是什么意思,所以就迟迟找不到抹桌帕。我就问桌子望望在哪里?母亲只好亲自来取,这会我才懂得桌子望望就是桌面下四周的横棱。   扫地是母亲布置我做的一件家务活。从堂屋到厨房有一级斜斜的台阶,我总是把堂屋的垃圾用扫帚扫上台阶,再同厨房的垃圾一起撮。有次懒得把垃圾往上扫,便跟母亲撒娇说扫不上,母亲说等一下她来扫。可一会儿父亲回来了,看见台阶下的垃圾和扫把,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我扫不上,父亲批评了我,以后我就不敢“扫不上了”。懂事后才知道堂屋的垃圾可以在堂屋撮,厨房的垃圾可在厨房撮,不必硬要凑在一处撮进粪箕。      三   母亲走了后,煮饭、烧水、到园里摘菜的家务活就落在我身上了。小时候用鼎锅煮饭,放水一般会超量,水开一会以后要把多余的水倒在碗里,凉了后可以当粥喝。有一次煮晚饭倒米汤水,不小心汤伤了脚。父亲回家后帮我处理了伤口,他一边砍猪草一边埋怨自己“前五百代人没得修”,意思大概是两任妻子都离他而去,家里面没个女人。因做事不靠谱,我在一旁不敢做声。三姐噙着眼泪在灶台炒菜。   一年后,三姐出嫁了,哥嫂、祖父已分开家,从此我跟父亲相依为命。我又承担了弄猪草、砍猪草、挑水的家务。看着别的同龄人放学回家尽情玩耍或会伴在田里放鸭子,就我一个男孩背着竹篓到野外捡猪草,那情形又寂寞又尴尬。这时才念起母亲的好,用数年后流行的电影歌词来形容,就是: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眼泪婆娑,伸手去摘篱笆上可作猪食的叶子,手指突然感到火辣辣的痛。擦干眼睛一看,手上起了红包,再翻看没摘掉的叶子,背面藏着一只毛虫!蚕豆般大,黄绿色。此后摘叶子我总要两面察看清楚才敢摘。当时我想,怎么如此倒霉碰上最毒的小毛虫?转念又想到,是不是母亲在冥冥之中告诫我,男孩子捡猪草又怎么了?能帮家里做事就是好孩子!走之前在病床边不是叫你听讲(听话)些吗?从此我就扔掉了没娘孩子的自卑,也走出了只有女孩子才捡猪草的思想阴影。   农村双抢(抢收一季稻,抢插二季稻)季节,恰逢放暑假,上初中时总要帮着队里插田,给家里挣工分。一般是女的在田里扯秧,男的把秧苗挑到田里去插。有时扯好的秧不够,男的就得在田边等。有一次,我见一位大婶身后扯好了很多秧,就用粪箕去装。谁知她阻止道:“这秧是给我自己屋里人插的。”我好没面子,脸红红的,把装好的几个秧又拿出来。我家没女人扯秧,怎么办?要是有母亲在田里扯秧多好啊!当我要退出秧田的时候,不远处一个大嫂说:“我有秧,你来我这里装吧!”当时我感动得真想叫她一声娘。   母亲离开我四十多年了,可心里一直眷念着印象模糊的母亲,好友们都说我有恋母情结。当我关心自己的儿女时,我会想母亲曾经也是这样护着我的;看到路上老大妈穿着光鲜的衣裳,我又想起自己母亲那时连粗布破衣都没两件。要是母亲还健在,我也要让她穿戴华丽的服饰。   有一次晚边买小菜,老大娘摊位上有两把茼蒿,两把菠菜。我买了把茼蒿,付了2元钱,待要转身离开时,又想到要是母亲还活着,会不会也像大娘一样卖菜?便要买下剩下那三把菜,大娘说:“三把菜只收5元钱。”我说:不必了,我有6元零钱,您早点回家吧。”我走出好几步了,无意中瞥见大娘还在望着我,有点像我第一次背上书包去学校,母亲站在门口目送的样子。   我把母亲装在心里,母亲永远在我身边。 济南治癫痫病哪家效果好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更好武汉癫痫诊疗基地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