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我等昆池千年雪(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12:45

自从国庆节期间的那场雨之后,似乎就再没见到过像样的降水。

一天又一天,从秋来到冬,雨却始终没闪面。雨不来,那就盼雪吧。可盼来盼去,雪也迟迟没来。

公元的旧年刚过,新年伊始,二零一八年的第一场雪来了。只是这初来的雪好似无意在迎新的日子里喧宾夺主,闪闪烁烁的,一阵有、一阵无,落地无声,除了在地上留下些许的潮湿外,一时两时还是没有形成银装素裹的景色。

这个雪,不解馋,也不过瘾!

虽说一夜无话,可梦中还是祈过了的。清晨起去伸手扒窗帘时,心里还在忐忑:这雪到底成了没有?待真的扒开了窗帘,一下子惊呆了,回过味来就欣喜若狂了,好雪!好大的雪啊!

但见窗下那个小花坛被这白雪一覆,一下子变得巧妙和生动起来。高的冬青,低的小径,曲曲折折,错错落落,构成了一幅三维的雪迷宫,能迷人,也让人迷。那三棵高大的梧桐树顶上、枝干上都裹上了雪,显得更加苍劲了,树下小花坛边泊着的汽车都盖上了白白的雪被。

雪片儿一忽儿缓一忽儿急,在风中飘散着飞舞着,纷纷扬扬,潇潇洒洒。心中猛然闪出一个念头:这该是千年雪!如此狂放、如此包容和洒脱,似乎千年前的大长安才会有!

这长安的名字起于汉朝,而汉朝之于长安最深的印记似乎是昆明池。这里之所以称池而不称湖,应该是要表明昆明池并非天然,而是人工造就的。

忽然记起杜甫的《秋兴八首》中的那首诗:“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织女机丝虚月夜,石鲸鳞甲动秋风。波漂菰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关塞极天唯鸟道,江湖满地一渔翁。”

这诗描绘的正是汉武帝为操演南征云南的水师而凿就的昆明池。那个历史上最大的人工湖到杜甫写这诗时已逾千年,若按昆明池至今已消失了一千年的说法,生活在唐代的杜甫大概未曾与盛景之下的昆明池谋上面。至于昆明池的雪,他大概也是无缘的,否则不可能不留诗的。

杜甫无缘,我辈却有缘!

生活在当下的我们不只有缘,而且还有幸。能有幸亲历昆明池桑田苍海的再一次转身,能目睹这个有两千多年历史曾辉煌过一千多年也消失了一千多年的昆明池的重生,这可是天缘!就说眼下昆明池的这雪,心生向往便能身随心动,说赏就可以去赏了!

雪大路滑,自己驾车不方便,可乘坐公交车就很方便了。坐上405路车,往西南行驶而去,待到终点前的那一站停下,昆明池景区就在眼前了。

景区的大门很显眼,广场上那个主题景观—武帝楼船就更显眼了。茫茫雪中,那楼船顶天立地富丽堂煌。汉武大帝戎装拄剑,屹立船头,人借船势,船助人威,迎风傲雪,雄风猎猎,当真是威加四海、势吞八荒!

从大门到水边有好长一段距离,往日的这里总是游人如织的,而今天除了或三或五忙着铲雪的园工,游赏者似乎就我一个。当与他们擦身而过时,我似对了铲雪的他们,也似对了凝冷的空气说了声:“这雪景不打动该多好啊!”他们自顾自地铲着雪,并没有抬头,我也自顾自地踏着雪走去。

通向湖边的通道一片白全是雪,而两边的情景却似街市,是雪中的早市。那些雕塑很生动,弹唱的、贸纱的,架鹰的、牵马的,角力的、杂耍的,有男有女,有胡有汉,各得其所,各取其乐。夜来的那场雪让他们换了装,一个个披上了白斗蓬、系上了白围巾,那一招一式、一举一动,很温馨,也很惬意。

出街市直向前,行不多远便是昆明池了。

曾经的昆明池之于现在的人似只存在于文字之间,更多的只是传说。想当初王母娘娘正在把自作主张与下界的穷小子牛郎私合的织女拖回天庭时,一回头却见牛郎那凡夫俗子居然在后面穷追不舍,便忿而抽出玉簪当空一挥,瞬间划出一道天河来,从此便把他们给分开了。这条隔裂了人仙间爱情绝唱的天河,对应到地上便是这个昆明池。此后的此后,虽说演绎这个神话的织女(石婆)和牛郎(石爷)一直坚守在各自的庙里没挪过地方,但象征天河的昆明池在辉煌了千年之后,那池水从有到无就沧海变桑田了。这一变就是上千年,这期间的昆明池也沉默了上千年。

似乎也是一夜之间,那个已消失了上千年的昆明池如今又昂然地回来了。别看昆明池边的织女、牛郎两座小庙不大,可里边安的却是真神!那可是两千多年前汉武帝为铭志这个空前阔大的昆明池而精心打造且安置在此的,仅织女、牛郎两座石刻神像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一点,就能让那些把传说当正史还企图争正宗的地方噤声。当今的昆明池不但是历史的正宗传承,而且其体量比两个西湖还大,是副其实的“天河”!如此威高望重的昆明池要发声,天下哪个还敢应?昆明池才是中国情人节—“七夕”的正源!

昆明池,俨然就是一个梦。过去这梦有些虚、很朦胧,可一夜之间就又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了,即便有这飞雪的弥漫,也并不朦胧,很是清新,这就让我不能不惊叹这里的灵异了。

茫茫的雪野之间有一片广阔而平静的青幽,这有些灰、有些蓝,还显出几分深邃的青幽,就是昆明池水了。其实,这青幽的水面似乎也并不显阔大,眼见着这头是白雪,越过中间青幽的池水,那头也是白雪。这似乎也是视觉的原因,平日里越是辽阔空旷的地方,反而却并不显露出其大来。这青幽的池水也不特别,那是水中的天,是天光在昆明池水中的倒影。

清悠而静谧的池水上有一线弯弯的小桥,这便是鹊桥了。

想当初,还是王母娘娘见织女与牛郎天各一方相离甚苦,遂动了恻隐之心,便准予他们每年的七月初七相会一次。只因那天并无渡船,是多情的喜鹊搭出了鹊桥才成全了他们,以故这“金风玉露”的一会便又叫作“鹊桥会”了。

雪中的这鹊桥虽不大,但却娇巧。这通体白洁的鹊桥悠然地卧在池上,有如玉龙戏水,又似弯月悬空,只是多少有些西湖上那断桥的影子。那一众白色的喜鹊却是立在桥栏上,似乎要来看热闹。这显然是与鹊桥渡情的神话故事有出入的。不过,急匆匆相会的织女、牛郎哪能顾得了这些?这每年只有一夕的时光贵着呢,良宵一刻可是值万金的!

“落霞坞”那边的“牛津女渡”是昆明池的主题和中心。这组全家福式的“牛津女渡”雕塑很壮观,顶天立地,俨然要升天。但见洁白的雪野上托起了一钩弯弯的月牙,那月牙上飘浮着两朵悠悠的祥云,云朵上聚着的都是牛郎的亲人。那牛郎怀抱手携着一双儿女,拼力地向织女追去,后面还紧跟着他那头忠诚的老牛。织女是飘升在高处的,她脚上头下扭转着身躯努力地回救着,眼见便能牵手,但到底无力回天,终于留下遗憾—咫尺天涯。

传说中牛郎是披着那条老牛的皮用一副担子挑了两个孩子去上天追织女的。虽说眼前这全家福雕塑与传说有些出入,但人似乎更好接受,皆大欢喜。昨晚的这雪也来的好,除了给织女、牛郎这家子人着上棉衣送上温暖,也给这原本有些凝重的故事注入了活力,一下子便生动起来了。

说来也有趣,虽说昆明池北岸上织女、牛郎都有庙,但其光景却大不相同。东边的织女庙高厅阔宇很宏伟,香火也极盛;西边的牛郎庙却四面透风很寒酸,门可罗雀。相比之下真个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可话又说回来,人们之所以热捧织女而冷落牛郎,显然是因为人家织女人美能干,而且还有仙界的背景。精干且脚手通天的织女,人们有个大事小情的自是可以相托,而那牛郎只会吆牛耕田,给大家帮不上多大忙的。这似乎有点俗,但却的确是生活,很现实。

织女、牛郎等了上千年,终于在“牛津女渡”里团圆了,可喜可贺!只是那相守、相望了数千年的两座小庙,此时却依然是各自东西的。其实这样也好,他们之间昆明池水虽还没有过来沟通,但这漫野的银白却更富天河的色彩,何况那银白的雪下就是宽厚的田地,脚踩上去让人觉着更实在。

有心在这昆明池的雪景里多盘桓几刻,可肚子里却叫了起来,感觉落在身上的雪片似乎比先前冷了,于是便想起了这个时候去“大圣甲”吃鳖最适宜不过了。

欢快的脚步一时间把地上的雪踩出了欢快的节奏,在这欢快的节奏声中,自己不但感到有些飘了,而且还张狂地唱出了声:“送你一个长安,一城文化半城神仙……”

这雪也神了,是千年雪!

好雪!

山东哪有癫痫病专科医院陕西看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重庆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效果好不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