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收获】奉妈一朵栀子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10:58
摘要:本来不应该在今年的母亲节这么伤感地给我的三个妈奉上一朵栀子花,但母亲节了,你们在那边会喃喃地说,儿啊,给妈送来了啥礼物?怀才抱器借江山文学这片园地,写上儿的话,就作为母亲节的祝福吧。也为所有离开的母亲都送一朵栀子花,为做了母亲的女人送一束心中的康乃馨吧。本文写作于2018年5月13日午间,是为母亲节而作,今天发表,算是迟到的母亲节的礼物吧。 一   我时不时就想起妈,想给妈奉上一朵栀子花,洁白如你的发,芳香似你的襟怀,儿爱你,妈妈!   在城里,在乡下,妈住得无论多远,想看就看,儿可以郑重地给妈过一个母亲节,多么温情,多么暖意。常常想起这样令人羡慕的画面:儿手捧一束康乃馨,跪拜在妈的膝下……我好羡慕,也好妒忌,眼泪总在眼圈打转。我知道,一定不能落下,转身找我的妈,可不知为哪个妈去垂落……一个个妈的面孔朝我笑着,一晃而过,不跟我说话,也不给我献花的机会,怅惘的心空唠唠的。   我的眼前还是涌来了假设的画面,假如妈还活着,无论哪个妈来接受儿奉上的康乃馨都会盈盈一笑,一个妈递与另一个妈,然后三个妈一起把康乃馨捧在胸前,面对她的儿,做一个郑重的姿势,让儿给她们跪拜。儿有照相机,让妈齐喊一声“茄子”,绽出迷人的笑花,摄下这幅跨越时空与地域的合影,珍藏在心底。有时候,这样的想象并不温馨,反而添了更多的愁绪与悲情。   生我的妈,我没有来得及喊一声“妈”,压根也记不起她是什么样的容貌,我们就阴阳两隔了。大约她只有二十出头,是年轻的妈。生我第三日,她带着苦痛悄悄地离开人世了,这是大我二十几岁的前奶老姐告诉我的,妈生我大出血,脸色煞白,呼吸微弱……这个故事刻在我的脑海,也对血生出恐惧而回避。我很忌讳人家说我的生母,议论我是送人的孩子。   我的养父母相继去世后,老姐找出一张我生母的照片,让我珍藏。颜色泛黄,影像不清,照片上的光滑面已经凸起,黑白的颜色已经斑驳,唯有加工照片时涂抹的红唇和头角泛白的栀子花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姐说,你的妈生你的时候还戴着栀子花,她爱花。   老姐给我那张生母的照片太晚了,她是怕伤害了我养母的一片真情,姐,忘记了么,我七岁那年,就是养母打发我背着包裹,让你领着我去看我们的父亲,养母不是一个小气的女人,我也理解,姐的谨慎就是怕再有半点伤害。   养我的妈,我没有来得及在她离世之前见到她,就紧闭了双眼,躺在冰冷的太平间的铁床上。当我从外地的学校匆匆赶回的时候,我知道错了,什么也没有带给她,连一根草也没有带,那日子一贫如洗,一个钱币也不能乱花,只能双膝跪在她的遗体前垂泪再垂泪。为了我这个儿子能够坚持求学到毕业那天,整个秋天半个冬天,她都提着一个小镢头,在她可以走到的山野和荒田里,跪在地里复收着那些已经被复收几遍了的地瓜花生,她要把这些复收的果实转化为金钱,喂鸡下蛋卖钱,喂猪育肥换钱,然后供我上学。她怎么经得住秋霜与冬寒的侵袭,只是一个凉坏了肚子的小毛病,就断送了她四十九岁的美好人生。其实她的人生并不美好,只是我觉得她一定幸福,因为她有美好的期待,就是等她的儿毕业,让她好好地光鲜一下,享受昂首挺胸的滋味,她还是带着梦想走了。我拉住妈冰冷的手,任泪滴恣肆。叔叔告诉我,摘下妈耳朵上的一对耳坠吧,火不能烧化金子。我举起颤抖的手,无度地索取了妈最后要带走的遗物,我把耳坠变卖成现金,支撑着我走到毕业那一天。   妈的心底纯洁无瑕,从来就不染尘杂,她一生爱花只爱栀子花,那些年,总是把一朵栀子花斜插在发髻上,直到花儿泛黄,蔫了,还不舍得摘下。宁可把崭新的栀子花采下送给喜欢花的邻居,她说咱家再没有什么可以感激邻居的照顾了。   还有一个喜欢我的妈,是岳母。她羸弱干瘦,弱不禁风。她很喜欢我的这个姑爷,说我人缘好,就是站在门口不干活,她也喜欢。岳母喜欢我说不出理由,她的话有些肤浅,可是她一贯不喜欢追根究底,我偷偷为她的喜欢而垂泪。她耗尽了所有的肾气走了,走的时候,她看着我,没有拉我的手,也没有一句话,只有慈眉缓缓闭合,善目无光地收束,那时她也是四十九岁。我明白,她无需叮嘱我,怎样善待她的女儿,放心走就是。   我在散文《桃花祭》里写道,最见不得女人哭。也许岳母也知道我受不了哭,就选择了默默离开。儿子的命很硬,硬得让他一一地失去妈,几次自我呐喊“我该死”,但没有死,我知道三个妈还在阴间护佑着儿的贱命。   我第一次进岳母的家门,她就在头顶插一朵栀子花,崭新的,凝脂般地泛白,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似乎冥冥之中与养母有着某种说不清的缘分。妻后来告诉我,岳母很爱花,最喜欢的是栀子花,她在不大的院子里栽植了30多盆栀子花,春末夏初时节,走进院子就沁香袭人。这些花,并不能给岳母家带来什么经济收入,岳母说,穷点也不能一点情调也没有吧,她在海边住,常常散步去海滩捡些贝壳、鹅卵石什么的,放在花盆浮土上,没有事就端详着她的杰作,我常常陪病重的她一起赏花。我希望她爱美爱花的情绪可以抵抗袭来的重病,起码可以转移她对病情的过于在意,美可以陶冶情怀,可不能愈病,我无奈地想。   我做了她的二女婿的第二年,家里要重修院落,假期我去帮忙干活,院子里的平顶房盖好以后,瓦工走了,她要我在墙根再砌一条石墙,上面用水泥抹平,铺上大理石,放上她心爱的栀子花。可第二年她就去世了,没有看见满院花开,没有闻到别样的花香。      二   妈,在所有的儿女心中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那个女人,就是丑,也在儿女心中化为了一尊女神。那日,大我十几岁的同乡慕主任说,我的养母是村子里数一的美人,没有“数二”,我的心连续几日为之兴奋,无论是真话还是假话,都让我倍加思念我的妈了。   我一生从来没有喊出“妈妈”两个字,都是叫一声“妈”,普通话的“妈”是平声,太轻,甚至嫌有些造作了,也许受到方言的影响,我喊出的“妈”是四声调,狠狠的,似镇山惊天,我反而认为我喊“妈”最深情最优美。   我的妈,无论哪个妈,或许从来没有看见过康乃馨,那时也没有一个“母亲节”来承载人们爱母感情的郑重寄托。今年母亲节前一周,远在省城的女儿寄来二十支康乃馨,我仔细看邮寄地,分明写着“昆明”,遥隔千万里,寄我胶东一隅,除非现代的物流可以压缩时空,也许是春城的花香无需快递也可以击破时空的阻拦,我相信,儿女的一片心意完全可以无限穿越时空。   妻把女儿寄来的康乃馨置于她常坐的沙发一角,我不敢贪香,但日日可睹,与我的书房隔着一层玻璃窗,窗玻璃上原先设计镂空的五线谱,一角是星星勾在一轮弯月上,构成了这个母亲节最美妙的画面。   细数那康乃馨的花色花种,共四色间插于花瓶之中。嫣红如日中之时,仿佛滴滴浓意就要垂落,缱绻的花瓣温软地相叠相卷,紧靠着花心,薄薄的瓣片卷起了一堆心意,做着无需解说的花之语——但愿你常开不败,魅力持续!嫩粉的朵儿带着暖暖的春意,不扬不张,宛如豆蔻般女孩儿的面,你连伸手触摸的想法都不能生出,是不是就给她一个永远年轻的暗喻?白里透着红的朵儿,如那浓抹了胭脂的样子,瓣儿的边缘沾染了凝脂,心底却泛着纯白的颜色,一尘难染,莫非在告诉我,那是一个女人的心扉!金黄的珍贵,珍贵得让人短了底气,我自知一生吃穿温饱而已,如何胜任那金黄的堆垒,就是一抹金黄,都让我感到愧疚,哪来如此黄金满屋的气势啊!哦,有花意就好,她没有嫌弃一个男人的无能,淡淡相守,一生馨香,这不是二十支康乃馨的花语么?   生活的本意就是应该知足,但我不能用“知足”两个字当作说话的理由,让她无语。身边流连了好几个女人的影子了,唯有妻有了这样的福气,她几日来的笑意分明早就送给了这个母亲节了。我的妈,无论是哪一个妈,应该不会妒忌她的儿媳这般奢侈吧?如果妈活着,无论哪一个妈,儿也会给你们奉好多好多的花,让三个妈在花的海洋里,心花怒放……      三   我的女儿给她妈妈奉上一束康乃馨,而我给我母亲奉上什么?在女儿邮寄来的那束康乃馨面前,我的心阵阵紧缩,似乎压抑了我对这个母亲节的所有情思,难以面对,难以回想,更难以为之讴歌一曲。我养妈早就作古四十年,生前,她不敢喜欢康乃馨,也没有能力与资格来对康乃馨施以向往之意。我给妈节日的礼物是什么?哦,我唯一能够奉上一朵栀子花了。这是我妈的最爱。   在所有关于栀子花的歌咏里,我最喜韩翃的句子:“葛花满把能消酒,栀子同心好赠人。”我甚至猜测我妈也谙熟这首诗,其实她根本不懂得诗,甚至连字也不会读写,何况文绉绉的诗!老家的院子甚小,确切地说是“狭”,但在狭长的院落周边,都是架起的石条,大大小小的栀子花花盆摆在上面,足有四五十盆之多,花盆都是破烂货,那时街上有吆喝卖花盆的,养母就踮着小脚窜出家门,去跟人讨价还价。她衣兜里的本钱太少,就没有了底气。她买的几乎都是残次品,烧制出的那些花盆歪歪扭扭的,几分钱一个,甚至因买的多或者与人熟络了,卖盆的还会赠与一两个。养母使用的花肥很环保,都是趁着赶集,跑到牲口市那捡拾一些牲畜的蹄子片,回家马上摆在栀子花下,点上水,养母说,这是最好的花肥。每当暮春和初夏,我家院子的芳香就会溢遍一条街。那时,家道已经很败落了,差不多是一贫如洗,唯有富足的是满院盈屋的栀子花香。   我家的栀子花是大栀子,花儿硕大,满院的栀子花也惹来了养母的“闺蜜”,一辈子不得罪人的她就在此时才感受到了幸福,尽管入院赏花闻香的女人一口水也喝不到,只闻香,也都心满意足。   栀子花开,会怀疑是经霜而成秋景,其实是花开灿烂;还怀疑是冬雪“封枝”,绒绒的雪花堆砌成花界,那是缤纷。栀子花的美是可以篡改季节的。尤其是小雨天,湿衣成了情调,齐聚院子里,观那栀子花上的珠水,颤颤巍巍娇欲滴,胜过梅花头顶雪。每次有闺蜜来之前,或者说在栀子花开的一段日子,养母都是格外早起梳妆,用心施以简单的粉黛,嘴唇是用拾取了年节过后撕下的红纸往唇上轻抹几许,她在解放以后早就剪了齐耳短发,用头卡将那栀子花别在耳际的发间。养母真的是世界上最唯美的女人,有时候心生妒忌与发笑,但只能忍着。养母看她的闺蜜都是“空头”而来,便持了剪刀,剪下一朵栀子花亲自为邻居女人别在发髻上,临走,还要多剪几朵别在对襟衣服的布扣上,还有几支塞在闺蜜的手里。   养父一辈子吃药维生,那些小小的药瓶,养母不舍得丢弃,都整齐地摆在窗台上,注满了水,每个瓶子里插上一朵栀子花。栀子花蔫了,败了,由釉白变得暗黄,由暗黄变成褐色,最后,她还是舍不得丢弃,都摆放在窗台上,似乎做着无声的“花之祭”,冬天,炒花生,都放几朵干涸的栀子花,炒出的花生有别样的香气。她纯粹是一个“花痴”“花奴”了。我想不起养母走时是否也在发髻上别一朵栀子花,不会的,那是靠近过新年的日子,怎么可以有栀子花呢。即使在合适的季节里走掉,也不会戴一支栀子花,她的思想里有的是“栀子同心好赠人”的善良心意,她不会独享唯美的栀子花香花容,她也没有心思做那样的矫情。      四   在这个母亲节,我给我的妈奉上什么花?就栀子花吧!让儿给养母在发髻上插一朵熏香袅袅的栀子花。女儿为她的妈妈寄来了两支口红唇膏,我问妻借一支送与你,不要再去捡拾那些过年时候被北风撕碎的红纸了,尽管当初你想沾染点过年节的喜庆,但我不忍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   尽管每年的年三十半夜,我都要面对你的骨灰飘散地——青山,划一个圈儿,留一个出口,烧一些纸钱送给你,我知道,那不是你心爱的栀子花,缓释不了我心中的愧疚。母亲节来了,这是个最美好最温馨的日子,就让儿从前日在花市买来的那盆栀子上剪几朵与你吧,尽管那是小叶栀子花,可能不合您的心意。   我不知道我的生母喜欢什么花,但发髻上分明插着的是栀子花,也喜欢纯洁如雪?儿这样看。我的岳母也偏爱栀子花,可惜我没有亲为她戴上一朵,心中曾经有过这样的一闪念,可不好意思挡住了我的脚步,没有把那一刻的浪漫与温暖送给她。遗憾总在心头,我只能在心中也给她送上我的心花吧,这样说,有人可能责我很造作,造作总有目的,我没有,我只是想念我的三个妈妈,问心几次,没有索取到什么,唯有亲情与温暖袭心。莫怪儿不孝,想孝而母已逝,人言,莫等欲养而亲不待,生命里总是会留下许多遗憾,我也明白,那些最轻的忏悔和最硬的决心都显得十分无力,就如那绵软的熏风,你不能放飞带着思念的风筝……   那日,我读林清玄《不孝的孩子》,被文中的一段反诘追问得心底惶惶的,他写道:“看到老先生蹒跚上飞机,我想到,难道我们长大成人,还只想到向父母要什么,没有想到能给老人家什么吗?”是啊,我向生母要来了一条命,她因我而撒手人寰;我向养母要来了前程,她却没有等到相拥成功的一刻而溘然长逝;我向岳母要来了一个妻子,她没有等到我和妻为她养老送终而悄然离开。   我“能给老人家什么”?献出任何礼物都晚矣,她们生前都甚爱栀子花,那就奉妈一朵栀子花吧。   妈,儿也学着你的样子,取一把剪刀,轻轻剪下一朵栀子花,你的影子出现在我的面前,笑盈盈的,害羞了,但你款款低首,将发髻转给了儿的一边,儿为你轻插一朵芬芳的栀子花……   还有两个妈,也学了你的样子,将发髻送到儿的面前,剪一朵,再剪一朵……   纯白胜雪,芳香如醇,唯有如此,才聊慰儿的心愿。      黑龙江治疗癫痫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佳木斯癫痫病医院查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