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江山多娇】蒲公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29:43

“叫花子来了,叫花子来了……”

一群正在玩耍的小孩拍手叫嚷着。顺着叫喊声,只见一个满头插着蒲公英的女人走了过来。她走得很慢,时而蹲下摸摸路边的野草,只要遇到蒲公英,她立刻会摘下来,插在自己的头上。她满头都是蒲公英,嘴里还咀嚼着蒲公英的叶子,不时嘿嘿笑几声。

她就是“叫花子”,不用怀疑,她就是要饭的。没人知道她的名讳,更没人知道她究竟从哪里来的?时日久了,小孩都管她叫“叫花子”。她似乎对这个称号还挺满意的,不论哪个小孩叫一声,她不怒也不恼,只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叫花子刚刚到这里的时候,就是那个模样。看起来,脑袋有点不正常。从来没说过话,见谁都是傻傻一笑。听年纪大点的人说是一路要饭过来的,直到来到这里,也许她觉得这里的人心肠好,于是留在了此地。日子久了,大家已经习惯了叫花子时不时地闪现在村子以及田间地头的各个角落里。

众人拾柴火焰高,在大家的帮衬下,叫花子也有了“家”。其实只是个可以栖身的窝棚,里面是几块破竹席组成的“床”——没有床板,直接铺在地表。遇到天冷时,大家会给她送点废旧的棉衣、棉裤过冬。她也从来不做饭,一来没有锅碗瓢盆,二来她也确实不会做。曾经有位好心的老太太送了她一口小锅,并且在窝棚的外边为她挖了一个小土坑,用来当灶台,还送了些柴禾。可时日久了,她不但没做过饭,而且将小锅也还给了那位老太太。

叫花子确实选对了地方,这里的父老乡亲,任谁见了她,都会给点剩下的菜或者馒头之类的食物。村里生活了百十口人,只有她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整天无忧无虑的,穿梭在村里、田间地头。每每有哪位正在尽情玩耍的小孩被大人强行拉着下地干活时,看见到处转悠的叫花子,心里老是羡慕了。在那一刻,那位小孩真的有渴望当“叫花子”的心愿。叫花子不用干活,而且有的吃、有的穿,因而造就了所有的小孩时常捉弄她,这是心理不平衡的缘故。

村里有户人家是种草莓的。每逢草莓成熟的季节,最激动的莫过于那些小孩。草莓是冬日过后的第一茬美味,仅仅闻一闻,也是清香入肺,浑身一阵阵的舒爽。“一抹红艳青垄上,满面桃花笑春风。”一想到这,孩子们都是满嘴的涎水。虽然那位大叔也会给同村的小孩吃一些,但那有限的草莓绝对满足不了孩子们对美食的渴求。

看着一颗颗成熟后的草莓,如同红艳艳的宝石,镶嵌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再配上碧绿的草莓叶子,仅仅看一看,也是一种奇妙的享受。如果能坐在草莓地里,吃半天草莓,那该有多么的舒爽啊。所有的小孩都在想着。日子久了,孩子们终于下定了决心——去偷草莓。

叫花子是孩子们行动的掩护体,只因她时常闪现在别人家的地里。大家都以为那是叫花子在找吃的,其实不然,那是叫花子在帮忙干活。不是拔草,就是捉虫,或者将倒下的麦子扶起来,有时还会将快要成熟的西瓜用青草盖起来。聪明的孩子们发现了这一点,于是时常出现谁家菜园里的西红柿少了,或者谁家瓜地里的西瓜也少了,对于这些,大家都以为是叫花子干的。通常发现了,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会计较什么。

叫花子很勤快。她时常穿梭于田地里,并不仅仅是瞎转悠,如果看到谁家正在忙活的话,她立即会跑过去帮忙。大家看到她前来,通常也会让她干点粗活,不是帮忙拉水,就是帮忙挖土。仅仅是这些粗笨活,叫花子干的时候,也是非常兴奋的。干活时,她很开心,对着天空正在飞翔的鸟儿大声叫嚷着,或者在原地蹦蹦跳跳的,如同那些兴高采烈的小孩。

村里的粗笨活并不是很多,叫花子能干的活干完后,她除了在地里瞎转悠,就是和那些小孩玩耍。那些熊孩子时常捉弄她,给她的头发里插满蒲公英。日子久了,或许她觉得蒲公英很漂亮,于是导致了她有了那个习惯:头上不时插满蒲公英,嘴里嚼着蒲公英;有时拿一只,学着小孩的模样,使劲一吹,眼前迅速飘起一缕缕的花蕊。那时,她很开心,和帮忙干活时的心情一样。

孩子们打定主意,哄骗叫花子去草莓地里“帮忙干活”。她听到有活可干,脸庞迅速洋溢着笑容,看得出来,她很久没笑得那么的灿烂了。孩子们看见她的笑,纷纷相互对看几眼,乌黑的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个不停。或许,在那一刻,他们有过放弃行动的想法,但草莓的诱惑力真的太强大了,孩子们只能满怀愧疚地对她笑一笑。她见眼前的孩子对她笑,于是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只是笑的原因有很大的不同。后来,叫花子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孩子们也很后悔。

叫花子还是那个打扮:满头的蒲公英。那是孩子们为她新做的装扮,她非常开心,一方面可以和孩子们玩耍,另外也有活可以干。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孩子们早已忘了刚刚那一瞬间的懊悔,满脑子都是香甜的草莓。叫花子一心想着地里的活,她跑得飞快,将那些熊孩子远远地甩在身后。一路狂奔,好不容易到了草莓地里,大家都是气喘吁吁的,只是都没怎么喘气,直接翻过田地四周的矮土墙,跳入草莓地里。叫花子翻了好几次,也没能翻过去,只能任由孩子们一起将她抬起来扔进去。扔她时,大家都在笑,而她也不断在笑。

看着眼前的草莓,孩子们馋得直流涎水,而叫花子却好像几辈子没见过草似的,直接蹲在地上,开始拔那些自由疯长着的野草。孩子们也蹲在地里,只是并非单纯的除草,更多的还是摘草莓吃。叫花子对干活太痴迷了,她根本不知道那些小孩究竟干了些什么?她天真地以为大家都在干同样的事。红艳艳的草莓,不断被孩子们塞入嘴里,他们的手指头也渐渐变成了淡红色。虽然期盼已久的美味就在眼前,但孩子们并不敢偷吃太多,因为那片草莓地是一个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也是维持着一家人生活的命脉。大家同处一块黄土地里,绝对不能干损人的事,对于这个道理,那些小孩还是懂的。待解了馋后,孩子们纷纷离开了草莓地,只是叫花子面对孩子们的叫喊声,却毫不理会,只顾着忙手里的活。孩子们纷纷走了,只剩下叫花子一人在草莓地里辛勤忙碌着,看得出来,她的兴致非常高,不断地哼哼着。

孩子们原以为草莓地的主人晚上才会回来,因而没管叫花子。预料之外的事还是发生了。由于那天的草莓卖得非常快,不到小半天的光景,两大竹笼里的草莓全部一售而空。主人看天色还早,于是来到了地里,准备再摘些草莓,继续拿出去叫卖。他很高兴,那年的草莓长势很好,雨水也丰润,前一天刚摘完,第二天又会长出新的。孩子们也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敢前来偷吃一些。

一系列的不凑巧结合在一起,给叫花子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草莓地的主人提着竹笼、哼着欢快的曲调打开栅栏门,刚刚走进草莓地,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紧张忙碌着的叫花子,但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等他走进了草莓丛中,顿时发现了异样:草莓少了。这是谁干的?他很愤怒,眼前的草莓是他的命根子。看着跟前的叫花子,他怒火冲天,直接拿来扁担朝她冲去。往日里,也有过草莓被偷的现象,只是很少一点,他倒不在乎,但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眼前的“贼”。

举起扁担的那一刻,看着眼前正在拔草的叫花子,他手里的扁担稍稍停顿了片刻,但也仅仅只是一刹那的间隙,扁担瞬间落下,抽在她的后背。紧接着,空气中传来“嗷”的一声尖叫,叫花子躺在地上痛得直打滚,但她的痛苦并没有换来丝毫的同情,而是更加的愤怒。她强忍钻心般的疼痛,从愤怒的扁担下逃了出来,她不敢回头看,只顾得一直向前跑。她不断在跑,一刻也没有停止,更不敢回头看一眼。

她跑啊跑,一直向前跑,穿过了好几片果园,越过了好几片麦地,离公路越来越近了。看着公路上不断快速穿行的卡车,她不断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好像那钻心般的疼痛已经将她的肉体折磨得无法忍受,她无法忍受那样的痛。她跑上了公路,沿着平坦的路继续向前跑。身旁疾驰而过的大卡车,不断发出刺耳的喇叭声,但这并没有唤醒叫花子。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去哪里?她也不知为何有了这般强烈的冲动?只是在那一刻,那些问题,她都没有想清楚,也没来得及细想。就在一眨眼的工夫,她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撞得化作一道弧线飞向远方的麦地里,头发里那些零零散散的蒲公英也被强烈的冲击而击得散落开来,她迫切想要抓住散落在空中的蒲公英,只是并没有抓住。

人们发现叫花子的时候,她早已断气了。消息传得很快,一盏茶的工夫,大家都知道了叫花子的悲惨遭遇。那些怂恿叫花子去草莓地里干活的小孩吓得都不敢出门,他们很内疚,更多的还是害怕。没有料到的事发生了,人们面对此事,都是摇摇头,并没有过多的怜惜。甚至是那位用扁担抽打她的人,也没有觉得多么的难过,更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愧疚,仅仅为她准备了一张薄薄的草席作为葬埋品。叫花子被人们粗鲁地用草席卷在一起,在离公坟不远处的土坡下,随意挖了一个土坑,将之草草埋掉。没有墓碑,没有坟堆,只有刚刚翻起的一堆黄土以及路旁的野花野草和她永远作伴。

个把月的时间一闪而过,大家已经渐渐忘了叫花子。

一切照旧,生活沿着既有的节奏延续。那些孩子也从担惊受怕中走了出来,他们觉得对叫花子很是内疚,于是拿来小铁铲,挖来一大堆蒲公英,插在埋葬叫花子的地方。孩子们看着眼前迎着风儿不断摇曳着的蒲公英,一起为她唱起了那首已经唱了很多遍的歌谣:

我是个小小的蒲公英,出发要到远方旅行。

我是个小小的蒲公英,哪里才是我停留的地方?

风一直吹个不停,我也随着它四处飘散。

……

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怎样确诊癫痫病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