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星月】灰麻雀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4:57:44
一   文落高中没毕业就去了城里的姑姑家,找工作四处碰壁,更别说好的工作了,她一脸愁容,姑姑也陪着她唉声叹气。山区贫穷落后,如果父母有钱她可以复读,穷得生疼的家,每一口呼吸都是咸菜疙瘩味。文落不愿再回到那里,等她的是没拆洗的被单被套,父亲永远洗不净的臭脚丫子味儿,唯唯诺诺的母亲,做不完的家务活。   姑姑手中做着记录,进货账目令人眼花缭乱,姑姑却记得一丝不苟。姑父领着人家的大闺女跑了后,姑姑咬牙盘下一家超市,规模不大,赚的钱足够维持姑姑和表哥欣和的日常开支,还能剩余一些当零花销。   "要不,你就别到处找事做了,这超市卖货的差事就交给你了!”姑姑停下手里的笔,伸出胳膊捶了捶自己的老腰。   “姑,我可以吗?欣和表哥没想法?”   姑姑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你欣和表哥最近和女友闹得鸡犬不宁,哪有心思管超市?唉!真是冤家啊!就这么定了,你不明白的地方,我告诉你,慢慢熟悉就好了。”   文落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她蹬着那辆破旧三轮车去进货,穿过大半座城市,上货架,整理账目,点货,卖货。为了超市荆州那家医院治癫痫的生意更好一点,文落在不大的房间里,又设立了一张茶桌,一张麻将桌,中间隔开一堵墙。看到她没白没黑地工作,姑姑笑了。   文落怎么也想不到,表哥欣和对她有了想法。   爱情来得太突然,文落猝不及防。   欣和表哥那段时间不怎么出去吃饭了,闲下来的姑姑去菜市场买来文落和欣和喜欢吃的蔬菜海鲜,来家烹炒煎炸。夏日的黄昏来得晚,顾客基本是五点以后来购货,不管多晚,姑姑都提前做好饭菜,等着文落和欣和回来一起吃。文落人缘好,一笑两酒窝,不笑不说话。来买货的人渐渐喜欢上这个姑娘,她身上山泉水的味道,让久居城市的人找回了乡情和乡音。有时生意忙不过来,表哥欣和就主动帮忙。欣和在轧钢厂上班,因为单位连年亏顺,经常拖欠工资,欣和想打报告辞职。姑姑一直不答应,毕竟是国家职工,铁饭碗,一旦辞职了,以后有什么福利政策都与自己无关了。欣和熬着,一下班就去超市帮忙。   文落对表哥只有亲情没有恋情,从小学到高中,她唯一的恋情就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暗恋。至于欣和表哥,之前,他来家里串门,小住几日,陪文落抓蜻蜓,逮青蛙,上树掏鸟窝,用铁锨拍死蛇,找些柴禾烧蛇吃肉,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儿。   欣和与女友彻底谈崩了。那晚,他喝了很多白酒,房间里都是推不开的白酒味,熏得文落直打喷嚏。文落回到自己的住所,姑姑又哭天抹泪找文落,说欣和寻死觅活,要她再过去劝劝。   文落刚进屋,发现欣和正握着一只刀片,对着左手腕比划。文落“啊”地一声,冲上去夺刀片。刀片把文落的手指划伤,血流不止,欣和慌了,扔了刀片,到抽屉里找纱布,裹好伤,抱起文落冲到楼下,在大街上叫住一辆出租车,陪文落一起去医院包扎。   欣和不许文落上超市,文落说:“表哥,我就是划破了一道口子,没事的。在乡下我什么苦没吃过?”   欣和说:“以后不要喊我表哥!”欣和生气的样子很凶,文落不清楚欣和为什么不让自己喊他表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病治的好哥。   文落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姑姑过来看她,文落忍不住问姑姑:“表哥不让我喊他表哥,表哥怎么了?”   姑姑笑着说:“那你就叫他欣和呗,反正你们是叔伯表兄妹,不是近亲。”   文落听出了姑姑的弦外之音。   文落受伤的食指慢慢愈合了。整个夏天,欣和一直和她形影不离。他们坐在海边的沙滩上,背靠着背,欣和说,“我就是海,愿意做我的海鸥吗?”   文落说:“海鸥和麻雀不一样的,你是国家职工,我是农村上的黄毛丫头。”   “有一位哲人说,爱情不分国界,不分年龄,不分地位和种族,在爱神面前,人人平等。”   文落就笑了,露出白米一样牙齿:“上帝真这么说吗?欣和……你真的喜欢我?”   欣和转过身,将文落揽在怀里:“听,心在砰砰地乱跳,它向你发誓呢!时间会证明一切,文落,相信我。”   天上云遮月,海上波澜涌。      二   文落成了欣和的新娘子。   前来贺喜的人很多,基本都是乡下老家的亲戚,唯独母亲没来。   母亲自始至终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母亲告诫过文落,欣和右边眉毛间长了一颗红痣,这顆红痣正是相书上常说的反骨。母亲不同意已经晚了,生米煮成了熟饭。文落说这事的时候,身上两个月没来了,到医院检查,竟然怀孕了。母亲只好按照村子里出嫁闺女的规矩,做了四铺四盖,又给了文落一个二千元的红包。母亲养了两头肥猪,辛苦了一年才换来这些嫁妆。文落希望母亲去送她,母亲断然拒绝了。   欣和一口一个妈妈,欣和抱着文落上喜车时,母亲一字一顿,嘱咐欣和:“我把文落交给你了,你有责任有义务爱她一辈子,如果你不珍惜文落,天理不容!”   文落嗔怪母亲:“妈,欣和一直对我很好的。”   欣和眉毛中间的红痣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在母亲眼里,那就是一块黑煞。   日子波澜不惊,文落和欣和很恩爱,夫唱妇随,超市的生意也是如日中天。欣和辞职了,下海经商,搞煤炭批发。   欣和一年四季奔波在运煤销煤的路上,儿子小瑞出生时,他正在和客户谈判。   母亲在外孙来到尘世后,拎着一桶土鸡蛋坐车来城里,听说欣和做生意连孩子呱呱坠地都不在,深深地叹了口气。趁着婆婆不在,母亲幽幽地说:“文落,男人的心天上的云,说变就变。你得看着欣和。”   文落撩起衣襟给小瑞喂奶:“妈,都有孩子了,再说,欣和不是那种人,他就是生意忙,你别担心。”   母亲挂念乡下那些猪鸡鸭什么的,呆不下,第二天就走了。临走前,母亲再次提醒文落:“长个心眼吧,男人的心天上的云。“   文落觉得母亲不理解欣和,多心。   母亲走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欣和回家一次,亲了亲小瑞,扔下一沓子钱,继续上他的路,他要把生意做大做强,他要成为辽南地区煤炭最大的批发商。欣和搂着文落,信誓旦旦地说:“文落,你是我的福星,你来了后,我走了鸿运,我绝对不会背叛你!谁要是背叛你,出门……”   文落捂住他的嘴,不许他瞎说。      三   儿子扶着家里的沙发蹒跚行走的时候,文落的家由原来的六十平米变成了一百六十多平米。欣和回来的次数少得可怜,欣和解释说,照顾生意,时间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天,文落把孩子交给婆婆,去一家商城购物,在电梯上下来的两个人把文落惊呆了,这个只有在电影电视剧中出现的情节,一览无余地在文落面前上演。一个年龄比自己大一点,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人,挽着欣和的胳膊,两个人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就像一对情侣。他们下了电梯,目光交错的刹那,文落手里的皮包轰然落地。   再多的眼泪都是徒劳的,欣和态度很坚决。女人是某城煤矿老板的妹妹,这些年生意一点点做大都靠人家相助,欣和说,女人对他感情很深,一起在煤矿等煤等车,一起在城市蹲点踩点,风雨同舟,他不能辜负人家。   文落擦擦脸,只问了一句:“你和我还能过下去?”   望着熟睡的小瑞,欣和舔了舔嘴唇:“我不想离婚。”   欣和说这话的时候,右眼眉毛那颗红痣甲壳虫似地抖了一下。文落想起母亲的叮咛,盛着凉茶的杯子“啪嚓”,在大理石地面上跌碎,像一朵凋零的玫瑰。   欣和说:“我可以在物质上满足你,你和小瑞不会受苦的。如果……需要男人,别让我知道就行。”   文落将枕套扔了过去:“滚!”   男人的心天上的云,母亲知道这件事后,只是叹了口气。她不放心文落,把家里的一切交代好,来文落这里做饭洗衣拾掇家务。   文落的婆婆有了明显的变化,欣和把那个叫千寻的女人领回家,超市的生意文落根本插不上手,婆婆对文落的母亲也是不冷不热,甚至指桑骂槐要挤走文落的母亲。   文落的母亲劝女儿:“还是离了吧,孩子咱不要,带着孩子再找对象是个难题。”   文落这一次真的哭了,她拧着窗帘,死死地拧着,哭成泪人儿。   这座城下了一场暴雨。      四   欣和坚持不离婚,文落写了离婚诉讼,他还是不松口。   欣和说,千寻对他有恩情,可她有老公,千寻离不开她有钱有势的男人,他们就是逢场作戏。   文落嘶哑着声音问:“那你和我算什么?对我公平吗?小瑞马上要上学前班了,治疗原发性癫痫的方法老师同学会怎么看待他?这一切你想过了吗?”   欣和沉默了很久,最后义无反顾地牵着千寻的手上路了。   文落失眠了。前几年,本该和欣和一起并肩闯荡,可孩子哺乳期不行,现在什么都晚了。   文落守着小瑞哭了笑,笑了哭,母亲说:“这都是命,命里八尺,难求一丈。认命吧,为了小瑞,忍着过吧!”   母女俩抱头痛哭。继续活着,过新的生活,文落想好了   这几年在家伺候孩子,打理超市生意,没学一技之长,在城市找工作,没有一技之长只能洗碗端盘子。文落去家政处报了育英学校,还有月嫂培训课。那天,文落第一次送小瑞上学前班,回来的路上,一辆载重大货车拐弯时和迎面一辆小面包相撞,把骑电动车的文落掀翻,文落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半空飞舞着,然后无比惊艳的坠地。那一刻,文落清楚自己离死神不远了,她嘴角流血,脸上却是安静的微笑。   母亲赶到医院的时候,文落正在手术床上。   几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一位男医生满头大汗走了出来:“谁是文落的家属?”   “我是,医生,我的闺女没事吧?”   医生皱了了皱眉头,这让文落的母亲想起欣和眉毛间的红痣。女儿就是傻,当初怎么就看不透欣和呢!   “命保住了,可能终生站不起来了!”   “我的天啊!”文落的母亲眼前一黑。      五   欣和回来不是看文落的,千寻陪在他身边,嘴角挂着傲然的笑。欣和在文落没有失去一条右腿前就写好的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按了大红印泥。房子儿子归文落,千寻已经和她老公离婚,他们想要自己的孩子,他们说,这样做都是为小瑞着想。欣和的母亲想把孙子留在身边,欣和没答应。   文落的嘴唇咬出了殷红的血:“我要去告你!”   欣和与千寻冷冷地说:“去告吧!谁也没拦你!”   文落的母亲上前狠狠地扇了欣和几耳光:“你就是个畜生!记着今天我说的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做的肮脏事儿!你不配做男人,更不配做小瑞的爸爸!你走吧!”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不想留。”   “妈,让他们快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们!”   文落把脸转向窗外,一棵梧桐树的树冠舒展着宽大的叶子,一对红嘴鸟正在筑巢。文落读高中的时候,听生物老师讲过,这种鸟就是人们喜欢的相思鸟。   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法院的传票下来了,月底开庭宣判,她和欣和的离婚已成法定事实。   只有一条腿的文落不哭也不闹,她还有小瑞。   文落的母亲寸步不离,就是怕文落想不开。   “妈妈,你的另一条腿呢?妈妈,一条腿走路是不是很疼?老师说,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妈妈心里就不会痛了。送我上学的时候,姥姥告诉我,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做生意是吗?妈妈,你带我去看海好吗?你说过要带我去海边,看潮,看海欧,礁石,还有机帆船,妈妈,你说话不算话!”   “妈妈,你带着我去海边,你答应我的!妈妈,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啊!你为什么哭啊?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我没有爸爸会被人欺负的,呜呜……妈妈……   小瑞伸出小手给文落擦泪:“妈妈,小瑞不许你哭,爸爸不要我们了,小瑞保护妈妈,我是男子汉了。妈妈,你的眼泪怎么越擦越多?俺们老师说,做人要坚强,不能遇到事就哭鼻子,妈妈……你说话啊!”   “小瑞,我的儿子,妈妈答应你,好好活着,”母子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六   少了一条就不是完腿整的人,但文落有一顆完整的心。   欣和因为涉嫌一起诈骗案被逮捕,诈骗金额惊人,文落名下的房子也被充公。文落母子没有了栖身之所,无奈之下,在那条老巷子租了一家平房。为了生活,文落让母亲帮自己开了一个日杂店。那天,小瑞哭着一遍遍地问:“妈妈,咱的房子没有了,住这里黑乎乎的,我害怕!妈妈,为什么晓东家住着大房子,我们没有呢?妈妈,我想要大房子!"   文落抚摸着小瑞的头安慰道:“儿子,大房子会有的,你要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学了本事,什么都有了。”   文落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右边空着的裤管。   母亲那几天一大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   一周后,母亲高兴地对正在理货的文落说,“新华街道办事处的李大姐是个热心肠的人,呐,明天,滨海市第三人民医院来车接你,给你安假肢!”   “妈——都是女儿不好,让你跟着受苦啊!”   “傻闺女,妈再苦再累,只要你好好活着就心安了。唉,都是那天煞的欣和!男人的心海底的针,靠不住啊!” 共 71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