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八一】树林深处小屋里的新娘(散文·家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17:32

国庆节的喜庆和着秋天的丝丝凉意向我涌来,荷花的馨香变成了一池弯着头的莲蓬,莲结百籽,好兆头。一颗颗成熟的银杏果垂于枝头,被风追逐的绿,渐渐坠落在红尘阡陌里,找到了归宿。

树林中,少了平日的寂静,阳光也凑热闹似的钻进林荫,潇潇洒洒地站立在枝头,透着不可捉摸的顽皮,泛着晶莹的五光十色,窥视着一场婚礼的演绎。

鞭炮齐放,欢声笑语。我穿着一袭丝绒旗袍,盘起的发髻上插着绢花,踩着红色的高跟鞋,在亲友团的簇拥下走进树林深处。今天,我是这树林深处小屋里的新娘。

那年隆冬季节,头夜才下过一场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第二天的太阳照射下来的光影若隐若现的跟人们躲着猫猫,雪,高傲地在挑战。

还没到下班时间,男友鲁已堵在店门外,耐心地等待着。

“走,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我锁上了店门,鲁急急地拉着我的手。

那是一片树林,是在一个园林的外围处。树林外圈有十几株银杏树早已没了“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风采,寥寥无几的银杏果孤零零地垂挂在枝头。放眼望去,绿意犹存的塔松似撑起了一把巨伞,月光洒下的光影映着昨日的雪似一幅精美的油画。树林里更多的是法国梧桐,那夏日里翡翠般抢眼的碧绿,早已退出舞台,稀稀拉拉的几片浅黄色的叶片似乎正在守候着春天的来临。

夜,渐渐地寂静下来。月亮高高地挂在苍穹,清纯得如初恋的女子泛着红晕,几点星子泛着冷眼作陪。冰冷冷的冬夜,我双臂抱在胸前,不停地跺脚。

鲁敞开宽大的外衣,裹拥着我向林深处走去。忽然,我看到了一盏盏灯光,从那小屋里闪现。我努力地睁大眼睛,确定不是《白雪公主》里的场景。我挣脱他的怀抱,向前跑去。那一处高墩墩上,有个四合院,数十间房的模样。关闭着的院门,雪白的围墙。院子外长着碧绿的青菜,虽然有稻草的覆盖,还隐隐约约地露出了青色。

“是园林的职工宿舍还是住户?”我带着满脸的笑意向鲁询求答案。

“是住户,一大家子。”鲁淡淡的目光,并没有我好奇的神态。也许他曾经住在此地附近,早已知晓。

真没想到,在这中等城市的边缘还有如此安静的世外桃源!若是能住里面,是不是“树林里的小木屋”的故事每天回荡在耳边。初升的旭日肆意地泼泻在刚睡醒的枝桠上,那张扬的斑斑点点暖了一树心房。抬头看蓝蓝的天空下柔柔的云彩飘荡过头顶,望天涯的尽头游走。在风月里静听树叶的潇洒,清醇绝雅。酌一壶清茶,氤氲中流淌一段段动人的过往。捧一本诗书,坐一把摇椅,随着清风慢慢地翻阅。在柔柔的阳光下,吟出岁月的馨香……

“时间不早了,可以回家了。”园林管理人员手拿电筒照在我们的身旁,打断了我的思绪,将我拉回到了现实。我跟在鲁的身后,依依不舍地一步一回头地看着那个院落,真想做一回宾客。

也许,与鲁的交往本来就是一场错误。渴望结婚的我,还是与他少了一点缘分。叹惜一声,绝了情缘。我不再流连在鲁的世界里,结束了这一段短暂的恋情。

春天在花草的青葱里醒来,舒适的季节,该是谈恋爱的时候了。

那日,红娘要介绍个对象给我,听红娘说那人的条件,我有点提不起精神。不是经济上的不富裕,关键是一大家子的亲戚人脉,我担心着自己与他人相处时的不适。徘徊在去与不去里,想象着今后生活的模式会是怎样?

灰蒙蒙的天空,连绵的细雨,沉重的心情,拖动着懒散的脚步。河边的柳枝含烟,垂荡的丝条拂动着涟漪。为谁柔情,为谁等候?我站立片刻,将杂念收起,怀揣一份简单的心绪与对未来的憧憬,使我打足精神赴一场爱的相约。

过了指定的时间五分钟,我悠悠地上楼。抱歉地跟红娘和那人打了招呼,随意坐下。红娘站起来给我们介绍,我上前握着他的手,他红着脸对我说:“就叫我阿方吧”。我向他看去,那人颀长的身躯,清瘦的脸庞,大约不到一米八的个子,让我联想起细柳的模样。再细看他的五官,细小的眼睛,长得够自私的,他能看见你,而你看不清他是睁着还是闭着。高挺的鼻梁,右侧还有一颗黑痣,在这张小麦色的脸上倒也不张扬。小巧的嘴巴,薄薄的嘴唇,我在想他是否会巧言蜜语。最为关心的是我幼年时所养成的看男人标致性的喉结,他那颈部的喉结已经打到了及格以上的分数。我微微地一笑,低下头,我不愿意让红娘看到我的失态。

他,端坐在我的斜对面,我的身旁有一只带镜面的大衣柜,他从镜面里用眼的余光偷窥着我。我瞄了他一眼,他的脸立刻红到脖根,显得那么慌张。我转过脸来,不能让人过分难堪,善良也是一种素养。闲聊了几句,我找了个借口便跟红娘和他打了招呼,向门外走去。身后跟着个屁颠屁颠的红娘,满脸堆着笑。“怎么样,能相处么?”一双期待的眼神,轻叩着我的心扉。“好吧,老实人,给个机会吧。”丢下这一句,我像风儿一样地飘走了,红娘急急地向楼上冲去。

春天诗意的风吹拂着我的脸庞,“吹面不寒杨柳风”穿过我的心墙。阿方拉着我的手,走在“天平山”的脚下。“吴中第一山”的景区有北宋名臣范仲淹的先祖以及他的故事。在蓝蓝的天际里,追逐着一场美丽的恋情,就连那群白鸽也凑热闹似的在我们头顶上盘旋,洁白的身影,在阳光里羽化成禅意。

天平山的绿,肆意地挥洒着。后山树林的翠绿让我联想到原始森林,高耸的杉树像一手遮天似的,重重叠叠的枝头遮挡住太阳的光影,漏下的便是斑斑点点的太阳余光。若是夏天,一定是清凉清爽的。我喜欢树木,三毛曾经说过:“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我积极响亮,也愿意做这样一棵大树。

轻轻地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着这难得有的新鲜空气。陶醉在这柔柔的春风里,拉着阿方的手,脑海里想着今后我们至亲至爱的身影。这些日子以来,阿方的柔情已经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扉。我们相约时温馨的画面,相见时关怀的眼神,便是我幸福的时刻,惬意的心绪下喃喃细语:阡陌红尘里有你作伴,踏着一路的烂漫,在爱意里游荡,余生与你一起慢慢变老。我依偎在阿方的肩头,让时间静止,哪管微风在窃窃私语……

时光在春夏的喜悦中飞逝,停不下前行的脚步。初秋时爱的果实已经渐渐成熟。

“带你去看树林”,阿方拉住我的手,在霓虹灯的闪烁下穿过城市的繁华,来到了我曾经来过的那片树林。

夜色寂静,月色朦胧,而我的心却在澎湃,我太爱树林了。

“看,那就是我的家。”阿方指着那高墩上的院落。我用胆怯的眼神看着他,他什么时候开始说起了谎。可是,他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欺骗的意思。“真的么?”我抬起头盯着他看,待我得到答案后,我的眼里放着光。白雪公主和小矮人的故事在我头脑里盘旋。

“我知道你爱树林,给你一个绿的海洋,让你每天都陶醉在绿意中。我们结婚吧!”阿方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我醉倒在他的怀里……

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病的症状与预防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