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云】总有一场梦,来自远方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4:38
摘要: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会淡忘,或许随着现实的残酷我会妥协,或许有生之年我仍不得相遇,但总有一场梦,是来自远方。 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远方,仿佛命运的相遇,让你无法忽视来自它的呼唤。为了找寻它,为了更真切更清晰地感知它,为了与之相遇,我曾循着内心冥冥中的念头,走完了那道绵长的泥泞小路,离开了那座矮小的不巍峨的青山。   那日清晨的路面起了一层薄薄的雾。薄雾外的世界朦朦胧胧,若似隔了一道帷纱。迈着沉重的步伐前行的我,没有在意路边花草上的露水打湿了裤脚,没有聆听那山林两道树梢上的莺声脆语,也没有为即将踏入远方而内心澎湃激荡,我只觉得满心的期盼都被这眼前的薄薄的雾所稀薄。而当雾渐浓时,又仿佛欲将我围困在一片白茫茫的时空里。我的脑海被颠覆,莫名多出几幅画面。画面来自这座青山,来自青山下的村民,几代的村民。我惶恐,这座“青山”到底绊住了多少代人,多少年华岁月?他们居留在此地漫长的年轮里,怎么不感到乏味!我惧怕这种宿命将要轮到我身上。如果命运不可逆转的到来,至少在之前我得跑得远远的,我逃也似的下定决心。   绵长的小路在浓雾里消失了,熟悉的一切山廓人貌也被浓雾遮没干净。当背靠在火车坐凳上,目光触及窗外闪烁倒退的景物,头开始有些眩晕,眼睛有些干涩,内心恰似浮现一种时空幻灭的错觉。我霎时成了无处着落的一粒浮尘,转眼又成了一只摇摇欲坠的飞鸟。火车毫无征兆地响起了广播,是列车员作的行程介绍,却把我惊吓一跳。与此同时,我从断续中忆起曾经的一段梦境。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做过好多次一模一样的梦。梦里面有一只会飞的鸟,正迎着刺骨寒风吹来的方向,煽动着那双脆弱的翅膀,渐渐无声远去。我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竟一路追了好久,直到感到永远也不可能追上它才停住了脚步,望着它最后消失的方向,内心却一阵莫名的惘然。以往从未想过这梦境有何意味,因为类似这种虚无缥缈、若即若离、难以言明的梦境实在不少,已见怪不怪。多年之后又不自禁想起这个梦境,大概是时过境迁,感受便不再相同,只觉越想越有深意。   当我再次闭上眼,脑海中无数遍的演化这种情境,直至某一刻,我猛然间成为了它,一种玄明难言的觉悟福至心灵。寒风在枯寂的大地上肆掠而过,卷起片片枯黄衰败的落叶;天空,渐失了色彩,只一片浑浊的天幕,仿佛快要塌陷在山腰。一只刚成年的飞鸟从树梢掠过,扑哧扑哧地四处寻觅,似要寻到一处栖息地。然而,这萧瑟的天地,哪里又还有安身之处。于是,只好煽动连毛都没长齐的翅膀,逆风而行,茫然去寻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就这么一直飞着飞着,找着找着,越过一处处层峦叠嶂、江湖烟霭,飞向更远更远的某个地方。   这便是我为那一瞥即逝的梦做的简短描述。我把梦中的飞鸟飞向的地方定义为远方,因在我看来,远方一直就纠缠在每个人的心底,它藏着无数人梦寐渴求的梦想。   很多时候在电视中看到那些骑行者独自周游世界各地,内心总会感到热血沸腾。那一辆简单的自行车似乎有某种不一样的力量,它就像飞鸟的翅膀,一动一静都似乎暗含了生命的真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经历了无数个轮回,却始终朝着前方继续。那一身“戎装”似的青年,镜目里折射出来的光芒,穿透了内心那片冻结的湖面,直抵幽深处黯淡的枯莲,隐约要唤醒一片沉沦的世界。耳边一声震撼人心的呼唤:来吧,去远方吧!眼中世界蓦然一闪,我突变成一只扶摇枝头的飞鸟。   那便去远方吧。我揉了揉酸涩的眼球,又呆呆地望向窗外陌生的景象,心里喃喃:这便已经出省了吧。   我在站外的月色中踱步,清冷的夏风掠过眉头,才惊觉天大地大尽是自己,往来路人皆朝远方。紧了紧背包,拖着行李,抬望月空,原来所谓“月是故乡明”都是错觉,哪里的月亮不是一样?不一样的,只是少了那一座青山,少了那条绵长的泥径小路。此刻,竟生出“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思绪。这年冬天,时隔八年终于再次见到天空飘落的雪花,开始是薄薄的像一朵棉花,触到手心却化成一缕乡愁。八年前的那场雪,可把泥径小路藏的够严实,便是青山都被裹上了几层银装。爷爷用锅铲把冻成块的猪油铲进铁锅,滋啦啦油珠在锅里沸腾,而我们一群小屁孩在院里攥着雪球打的火热。时光从指尖回到操场,雪越来越大,喧闹声越来越大。远处还有一个戴着棉帽的雪人,正叼着一根木棍,恰似八年前爷爷蹲在门前抽着竹筒水烟。白雪苍茫,眼前烟霭,一时间分不清哪一处是远方。   远方在哪?我逃离的地方如今又在哪儿?城市的街道红灯闪过,绿灯闪;车流驶过,人流穿行。地下的通道里有琴声被拨弄,歌声相和,有缕缕沙哑,淡淡哀愁。来往中有老人小孩、男人妇女,也有穿着衣服的狗和猫,下水道里应是还有流窜的肥硕的老鼠吧?但却没有谁驻足听他呐喊的梦想。他唱着远方的歌谣,身体摇晃,手指交错相应,或弹或击,强弱交替,汗水洒落在闷热的狭窄的通道。我分明感受到另一个通道正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通向一个遥远的他乡。是他乡还是他方呢?通道外面,雪舞飞扬,天地同色,我始终没有再看到一只远来或是远去的飞鸟。   经常听人谈论起一个城市:北京。北京是我国的首都,它的名望单是历史,便是人一生笔耕不辍地书写怕也是写之不尽,写之不全。对于很多人来说,那里仿佛就是一座圣地,无数年轻男女朝圣般的前仆后继,只为了在北京有一寸容身之地,“北漂”就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朋友,她从河南跑去了北京,和朋友挤在一起,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我问她在北京怎样,她回还好。问她工作怎样,她说安好,不能大富大贵,但是饿不死。问何时出头,未知。问何时成家,未知。最后我问她,那为何不回老家找工作,她说喜欢北京,想家可以回一趟。当时我无法理解这种喜欢,这算什么喜欢?直到后来我路过北京,顺便游玩了几天,和她相约去了一趟长城,我忽然发现,阳光下的她依然有一抹孤寂,但在她明媚的笑容下,却真实的展露出一份真正的热爱。那一刻,我忽然懂得,她已经与她的远方相遇。   心里醒过来一句话:心安处即吾乡。   在一处处奔波后,我也渐渐淡忘了这心底的执着,生老病死正在我身边的人身上上演,轮回的磨盘也似乎预示着我的未来。我穿过那条被水泥填封的泥泞小路,青山依旧,炊烟依稀,黄牛慵懒地躺在阳光下反哺,黄狗招摇着尾巴给狗崽子挠痒,鸡鸭在路边悠闲的散着步,老人正慢慢合上眼。月,是故乡明。仰望着,感受着星空多寂寥。一颗流星划过夜空,匆匆而来,转瞬而逝。我多想问问它,你要去哪儿?   只影远去。   今朝有酒,今朝醉。躺在床头,醉在窗前月光。朦胧依稀间,一只飞鸟扑打我窗,待细看,飞鸟鸣声远去,随着那颗流星,追逐而去。梦里花落知多少,清冷中醒来,眼里有一滴湿润,抬望窗台,窗户紧闭。原来,是一场梦。   最近,喜欢上了民谣,单曲循环多遍,走在街头,总感觉耳边依稀传来。我在鼓楼的夜色中,为你唱花香自来。在别处,沉默相遇和期待,飞机飞过,车水马龙的城市,千里之外,不离开……   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会淡忘,或许随着现实的残酷我会妥协,或许有生之前我仍不得相遇,但总有一场梦,是来自远方。 患有羊癫疯怎么治疗?北京靠谱癫痫医院怎么找郑州癫痫病好的方法武汉老年癫痫发作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