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墨海】摘桐子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45:06
秋天的早晨,天地掀开浓重的雾幔,远山显露苍莽的身影。在太阳金色的光芒里,山水展现妖娆的风姿,峰峦上闪烁熠熠的岚光,丛林间升腾起柔曼的烟霭。   上午,我们在曲折迂回的山道上踯躅,进入一片幽深的山林。刚过农历的“霜降”节气,已然是深秋时节,山涧里浸染着一片清寒。一丝丝清凉的微风,从树梢间倏忽而至,拂拭着我们额头上的汗渍,抚摸着我们的脖颈,有些麻酥酥、凉浸浸的感觉,竟然带有寒凉的气息。徜徉在鸟声啁啾、泉韵和鸣、清风飘逸的山野,浏览远山含翠、枫红似火、丛林尽染的风景,心情也变得格外地舒畅。   沿着浓荫遮蔽的山涧,转过逼仄陡峻的山隈,行进在僻静幽深的山坳里。远远地看见前面的断崖边,长着一棵高大蓊郁的油桐树,低垂着满树的枝杈,挂满了硕果累累的桐子。一阵秋风徐缓地吹来,油桐树飘拂满树的黄叶,油桐果在枝叶间不住地摇曳,似乎在显耀它丰盈殷实的光景。在我们的脚步驻留之间,不时地有一两个熟透的桐子,从高高的枝杪间匆匆地坠落,穿过茂密的灌木丛,发出“噗嗦、噗嗦”的声响,从堆积着厚厚落叶的山坡上滚落下来。看到面前这棵挂满果实的油桐树,以及刚才路上看到许多油桐树硕果满枝的景象,我从内心臆测今年的桐子肯定十分的熟荣,应该是一个难得的丰收年。   然而,面前这棵油桐树,虽然结有满树成熟的果实,而且远离人们聚居的村落,看上去就知道这是一棵野生的油桐树,绝对不是人工所栽培。按照一般的道理来说,这种野外自然生长的油桐树,等于是大众共有的财产,任何人都可以捷足先登,先下手为强,随意地去采摘。然而,我今天却奇怪地发现,它虽然结着满树诱人的果实,而且已经完全成熟,到了可以采收的季节,而且现在已经过了霜降节气,却至今还无人问津,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我清楚地记得,按照人们由来已久的经验,每年“寒露”到“霜降”这一段时间,正是油桐果成熟采收的季节。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人们就会挑着竹箩,挎着竹蒌,拿着长长的竹笊篱或者铁耙子,男女老少,成群结队,前呼后拥,相互招呼,共同加入采摘桐子的盛典,到山野丛林间去采摘油桐果。这时候,平时荒僻寂静的山林,一下子变得异常喧闹起来,各种吆喝声、唿哨声交织在一起,伴随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久久地回荡在山野林樾之中。   他们爬到高高的油桐树上,用笊篱或者铁耙子把油桐果打下来,桐子“噗嗦、噗嗦”地掉落到地上。有的在草丛中跳跃,顺着山坡四处翻滚;有的被摔成好几瓣,露出白色的果瓤。这时候,站在树底下的人仰起头,一边指挥树上的人如何操作,“咿哩哇啦”地直叫唤;一边躲避从天而降的油桐果,避免遭受它的“打击报复”。随后俯下身子,把桐子小心地捡拾起来,装进用竹篾编织的竹蒌里。   然后,把它挑回到家里,倒在屋角里沤上一段时间,等到桐子的外壳完全腐烂了,从果瓤中挖出乌黑发亮的桐籽,晒干后拿到供销社去收购,换取日常花销的油盐钱。人们把秋天上山去采摘桐子、油茶、锥栗之类的山果,统称为“小秋收”,对其赋予特别的意义,视为大自然给予人类的天然馈赠,当作自己额外的收入来源,以弥补耕种田地收成的不足,从中得到些许现成的实惠。   我们小时候,也经常会在秋天的节假日,邀集几个小伙伴,到山箐里头去采摘桐籽。然后用铁钉挖出桐籽仁,摊到太阳底下晒干以后,拿到供销社去收购。借此搞一点自己的“小金库”,作为平时的零花钱,买两颗糖解一解馋,或者购买连环画、圆珠笔之类的学习用品。我记得那个时候,凡是带着黑色果壳的桐籽,每斤的收购价是3毛钱。如果用心把粗硬的果壳去掉,只剩下圆润洁白的果肉,每斤的收购价是5毛钱。在当时的劳动收入条件下,如果谁能够攒到好几斤的桐籽仁,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记得有一次,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们从学校放学回来,等我吃过饭,喂好了猪,小伙伴们已经先行出发,上山摘野山果去了。我只好独自挑着畚箕,漫无目标地在山岭间搜寻。那天也是误来误撞,竟然在偏僻的山旮旯里,找到一棵没有被人采摘过的油桐树,挂满了整树的果实,让我惊喜若狂。经过半天时间的奋战,足足摘了一大堆的桐子,回去叫大人挑了三趟才挑完,得到父母亲的热情表扬。等到桐子收购以后,父亲还特意奖给我一块钱,让我为此一连高兴了好几天,也让其他小伙伴们心生羡慕。   不过,摘桐子也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活计。因为深山里的油桐树,通常长得又高又大,树干笔直,枝杈稀疏、表皮滑腻,如果没有过硬的爬树技术,很难爬得上去。如果要爬到树上面去摘桐子,必须得小心谨慎,做到万无一失。否则,很容易从上面跌落下来,造成人员摔伤的事故,我曾经有过这方面的教训。有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到一个叫“石窟子里”的地方摘桐子,就犯了粗枝大叶的错误,从一丈多高的枝杈上摔了下来。好在跌落在松软的芜箕蓬里,除了惊出一身的冷汗,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伤。这些有趣的往事,至今记忆犹新,时常萦绕于我的脑际。   我们的家乡,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地肥沃,物种丰富,适宜多种多样的植物生长。作为其中占一定比重的经济林木,油桐树无疑是最为普遍的树种,具有适应性广、易栽种、生长快、耐肥耐旱、商品价值高等诸多优点。它对土壤、气候、环境的要求并不高,即使是种子随便落到地下,第二年也会自发地萌芽,扎根土地茁壮地生长。它比较适合生长在山岗缓坡及向阳谷地、盆地及河床两岸的台地,尤其是土层深厚、排水良好、富含腐殖质、微酸性的沙质壤土。油桐树的栽培方式有纯林营造、零星种植、林桐间作等等。无论是房前屋后人工种植,还是山边溪畔自然繁衍;无论是群落生长,还是单独栽培,只需要三、五年的功夫,就能够开花结果,显示出强劲的生命力。   在我国,油桐至少有千年以上的栽培历史,是我国名符其实的“国粹”树种。直到近代以后,才被外国引出去种植。桐油是重要的工业原料,其色泽金黄或者棕黄,是优良的干性油,具有干燥快、有光泽、耐碱、防水、防腐、防锈、不导电等优点,被广泛用于制漆、塑料、电器、人造橡胶、人造皮革、油墨等制造业,经济价值比较高。   据考证,油桐的根茎和果实还可以入药,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福建民间草药》记述:桐子有吐风痰,消肿毒,治疥癣、烫伤,利二便之功效。用于治疗蛔虫病,食积腹胀,风湿骨痛,湿气水肿,痰痹,疥癣,烫伤,脓疮,丹毒,食积腹胀,大小便不通等疾病,具有显著的疗效。   我们作为中原南迁的客家世系,在南方的丘陵山区定居以后,为了适应当地的自然环境,维持自身的生存发展,与油桐结下了深厚的情缘,油桐成为我们家乡栽培历史最长、最为普遍的经济林木之一。它曾经是客家先人引以为安身立命、生存依赖的重要自然资源。俗语道:“家种千棵桐,子孙不受穷。”足见其原先所占据的经济地位,对于农耕人家的重要性。我们从每一个村落,每一户人家的房前屋后,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前些年随着农村人口的增多,许多人家在山坡上开基建房,他们进驻新居后的第一个要务,就是在门前空地上种几棵油桐树。这样,既可以遮荫挡雨;又可以绿化庭院;还可以采收桐子,获取适当的经济收益。可谓一举多得,相得益彰。   桐油以往是重要的工业原料,大量使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及工业原料,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因此,当地山民为了自身的生存需要,广泛种植油桐树,利用桐籽榨取桐油,销售给山外的工厂客商,借以获取一定的收益。所以,人们便在广阔的山林间大量种植油桐树,至今长盛不衰,引以为传统。当然,现在桐油已经大量被其他化工原料所替代,不再变得以往那样重要。但是,桐树的价值仍然不能低估,仅仅单纯就经济价值来说,除了采摘桐子榨取桐油之外,还可以作为种植木耳等其他食用菌的上等原材料,继续为当地群众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每年的四、五月间,是油桐花盛开的季节,也是岭南山区最美丽的时节。这时候走在乡间道路上,只见道路两边开满洁白如雪、沁人心脾的油桐花,空气中飘逸油桐花馥郁清芬的气息。细看满树沐雨而开的油桐花,洁白的花瓣、淡红的花萼、嫩绿的花柄、粉黄的花蕊,组合成极为好看的花骨朵儿。它们聚拢在一起,一团团尽情地盛开着、怒放着,将积蓄了许久的能量,淋漓尽致地释放出来,展现出自己无尽的芳菲,形成一幅幅如白雪般点缀山头的姝丽景观。为此,有人给油桐花取了一个美丽而浪漫的名字———“五月雪”,让人为之产生无限美妙的遐思。   据传,北宋诗人陈翥,堪称人间爱桐的典范。他不但专门研究桐树的栽培,写有专门研究桐树的专著《桐谱》。而且,还亲自写过一首《咏桐诗》:“吾有西山桐,桐盛茂其花。香心自蝶恋,缥缈带无涯。白者含秀色,粲如凝瑶华。紫者吐芳英,烂若舒朝霞。素奈亦足拟,红杏宁相加。世但贵丹药,夭艳资骄着。歌管绕庭槛,翫赏成矜夸。倘或求美材,为尔长所嗟。”让人赏读之余,深感意蕴悠长,饶有兴味,爱桐之心溢于言表,从中可见诗人清高自适、矜持独立的爱桐情结。我也曾经在欣赏油桐花的极致美景之后,写过一首《咏油桐花》的诗,或许见笑于大方之家,聊作自己一时的遣怀:“乡野春深草色新,惠风随意遣清芬;山隈飘落五月雪,楼台雾气润芳菲,绿叶婆娑蕊带雨,玉萼玲珑影含春;客家风韵赏花事,空山浮云日黄昏。”   由此看来,油桐花实际上也代表一种现象,蕴含一种文化。据说,台湾的客家人每年都会举办“客家桐花祭”,场面宏大,盛况空前,来者云集。主办方总是以感恩惜福的心情,高兴地邀请参加仪式的嘉宾,一起到缤纷的油桐花树下,分享客家人对家乡与土地虔诚的祭拜。   我站在的幽静的沟涧边,面对这一棵硕果累累的油桐树,展开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发出内心由衷的慨叹。然而,油桐树却依然故我,依旧在秋风中喃喃私语。我只好带着满腹的疑问,继续在山间小路上悠游,欣赏五彩斑斓的秋景,感受山野间无限的情趣。我们越走近大山幽谷的深处,越能够领略到其间丰盈美妙的物象,如诗如画,如梦如歌,锦绣绮丽,纷至沓来。依稀可见山坡上鲜红的山柿子,深涧边橙黄的麻藤包(五叶木通)、以及红果冬青、棠棣之类的山果,飘逸着清新淡雅的甜香味,引来许多的松鼠、山鹊、斑鸠鸟,在树丛间缱绻环绕,在枝头上追逐嬉闹,品尝清新可口的美味,享受逍遥自在的惬意。秋天的山野,富足而宁静,丰盈而美丽,实在令人流连忘返。   临近中午,从山中返程回家的时候,刚好碰到一个熟悉的老农,到山上去收捕鼠夹子。我顺便问了有关油桐的事情,为什么以往十分抢手的桐子,今年恰好又是一个丰收年,竟然没有人前去采摘?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他告诉我:现在桐油有了大量替代品,用途日渐萎缩;加上商贩拼命压价,所以它的收购价格很低,每公斤还不到四块钱。目前农村人口大量外流,青壮年进城打工,留下的大部分是老人孩子,身上也不缺哪几个钱。他们既无力也不屑去上山摘桐子,卖苦力,担风险,到山上辛苦老半天,也赚不到几个零花钱。他对我说完这些,嘴里飘出一首山歌:“哎呀喂———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树死藤生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便扬长而去。   噢,原来是这样!我顿时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站在高高的山梁上,放眼秋日空旷的原野,闪烁着一片光怪陆离的流彩,升腾起几缕虚无缥缈的云霭。纵目四望,远远看到山坳里整段荒芜的田地、山脚下菅芒雍塞的道路、远方清冷空旷的村落、人家里稀疏孤寂的炊烟,我似乎一下子明白过来。一腔浓浓的乡愁,悄悄地袭上了我的心头! 湖北的羊癫疯医院那个专业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呢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武汉去哪家医院能治羊角风?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