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静默的土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25:29

阡陌纵横的土地,以它惯有的深沉,缄默在猎猎风云下,任时光的手,在它的躯体上编织着美丽的画,任早锄的汗滴,晚归的牧笛,将一丝丝甜蜜的汁,从土地的胸怀里捧出。当丰收的稻粟,挂于静秋里高高的云端,当喜悦的果核,嵌入所有生命歌唱着的心扉,土地,依然固守和眷恋着一种深沉的静默。北风来了,土地,将一腔博厚的心思,悄然蛰伏于冬的深层,蛰伏于青青麦苗的根系深处,在严寒的风雪里,将一腔温暖的心意,一点点释化。

黝黑的脊梁,晶莹的汗水,闪耀在黄土地里。粗硬的手掌,抚慰着每一寸细软的土壤。祖辈、父辈的身影,面对湿热的黄土,弯成一把镰刀,汗湿的身体,在一望无际的田垄里,贪婪地追寻,幻化出许多醉人的想象,还有无穷的力量。一种希冀,种在心里,一万次的怀想,一万次地浇培,期待生出一朵永不凋零的宿愿之花,如同朝拜的信徒,在一路风雨飘摇的跋涉里,默默,匍匐前行。

土地在静默里,温情地吞吐着一年年收获的喜悦。祖辈、父辈们在静默里,艰辛地垦耕着全家人明天的一垄希望。

一样的深沉,一样的静默。

那年大旱,田地里龟裂的痕,如同常年劳作的父辈皲开的手掌。一颗孤独的酸枣树,将根潜伏于石堰下,支撑着渴望润泽的叶和果。瑟瑟的小草,藏在瘦瘦的砾石后,躲避着一些燥热的光。一群山羊,用它们单薄的身躯,竭力靠近着庄稼地旁一条枯干的溪。

大田里,沙沙的燥风,沙沙的禾叶,静盼,一壶一瓢,一捧一滴的玉露啜饮。黄土下,近乎枯竭的脉息,泊在晚夜的月光里,静待,月娥的相思泪流。

忽明忽暗的烟斗,从田埂的日头下,忧愁地走到村口老槐树下的月色里,烟斗的微光,映着写满了忧虑和艰涩的一脸褶皱。望着满天的繁星,烟斗后,一双浑浊的眼睛,一声沉沉的叹息,隐忍了多少悲苦和无奈,又蕴育了多少坚毅和信念。

无论怎样,是要活着的,活着,就要为活着而干。一幅旷日凄壮的抗旱图卷,在月色笼罩的老槐树下,凝固了一笔笔颤抖的飞墨。

老槐树下,三柱青烟缭绕,升腾于挂满繁星的天外。月色,淹没了一地的隐忍和慨叹。

风,软软地落在禾苗的肩上,贴于土地的耳畔,传颂一种激奋的心念。

蝉幼和蟋蟀,从土地的怀里跃出,用一种失血的淡然静肃,拱起一座虹桥,叩问繁星长空。

……

终于,在一个田地近乎枯槁的夜,一场雨,在透彻心扉的泪流中,汩汩,渗进了土地的魂魄里,渗进了赖以土地而生的老村的骨髓里。

晨曦漫笼时,乡野的泥土已是浮出了嫩绿和鹅黄的讯息。一夜的畅饮,土地蜕去了昨日的衰衣,仿佛年轻了多少岁。洁净清新的泥土,拱护着娇嫩的禾,如同祖辈托举着剧痛后初生的崭新婴儿,田地,竟有了一些豪迈的芬芳,和山一样青葱有力的雄壮。

祖辈,父辈,土地,生命的奇迹焕发在负重担当的忍耐里,能吞下多么涩的苦,就能开出多么香的花,结出多么甜的果。

在深深的隐忍和负重里,光阴,已将沉沉的禾穗,悄悄系于田垄的发梢。

一个沉息的背影,又一次静默在这片黄橙橙的土地上,瞭望刚刚收获了的田地。斜斜的阳光将长长的身影拉向温热尚余的田垄,秋风拂过,掀翻几片干叶,惊起豆茬下一个安享秋香的小生灵,一只蚱蜢,慌然离飞。

隆隆的机器,在土地的背上,割开了一道道刺目的伤。许多生命,迈着慌乱的步子,行走在无助的凄迷里。

立在土地的一隅,似一柄沉重苍凉的剑,探入颤栗的心房。一阵阵的心痛,背影的泪滴,喷溅在金黄的田埂上。

昨天,你还是一片安详的土地,是一片幸福的良田,日落日出,麦长粟硕……一夜间,你的静默,你的尊严,连同你的躯体,被趾高气扬的掘土机,一一划伤。

听着生命逃离的脚步纷纷,你说:不要抛弃我!

轻轻踏过,背影的步履,越来越慢,越来越沉……

秋阳下,掘土机的轰鸣声里,一道道粗裂的伤痕,不断横加在土地泛黑的胸膛上。踽踽,爬上隆起的黄土堆,倔强的背影,面对土地瑟瑟的苦痛,切切的呻吟,伸出,颤抖的双手。曾经把这片土地,抚慰了一遍又一遍,亘古未停的双手,努力向前,向前伸去,却已是遥不能及……

孤独的无助,背影,只能看一眼,再看一眼,那片受伤的土地,那片曾写下先辈们一生缄言的土地。

多少生命和灵魂,抱紧了这片土地,守望在田埂上,潜居于土壤中;多少岁月和故事,安息在这土地里,化成了土地的养料……多少年了,土地深深地知道。

回望,背后的村庄,从土地中生长出的村庄,吮吸着土地的乳汁、生息繁衍至今的村庄,倘若,土地逝去了,村庄,将皈依何处呢?

再一次想到我的祖辈、父辈,他们静默、隐忍,却把尊严看做是自己的生命,尊严被肆无忌惮地践踏了,他们还能静默隐忍多久呢?

土地如父,如母。

曾读过一首关于土地的诗,诗意大抵如此:许多时候,我们总是在怀想天空,仰望白云、繁星和明月,抑或过往的云雁。其实,只要有脚下的土地,就已经足够了。只要我们默默耕耘,什么样的梦,都会长得饱满丰盈。

尚存的土地,在时空的穹庐下,一如昨日无言的沉息。多么希望,一场透雨,一场大雪,将这个季节的狂躁渐以平息;多么希望,抖落满身的菌毛,重回你宽阔的脊背上策马奔跑。这片令人魂牵梦绕的土地呵,请托住那斑斓的马蹄,请托住在你的背上疾驰的未来和梦想。

陕西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哪个医院可以治癫痫病癫痫会影响寿命吗?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