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笔尖】故乡的冬日(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49:46

五月的一个午后,天空格外的晴朗,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远远望去便会有无尽的遐想。窗外已是满眼绿色,而此时此刻却突然怀念起故乡的冬日来。

向来觉得春是一个比较轻盈的季节,光是它一抹抹葱绿不说,它的风也是轻轻地吹拂着大地,慢慢将整个睡着了的万物吹醒。就连春季里的雨也是温润的细细的,滋润了万物生长。而夏似乎是整个春的蓬勃,是春不曾停歇下来的脚步,花开更艳,绿影更浓,只是那一缕缕阳光更加刺眼、灼热,如果说它是春之火热烈燃烧不知否贴切?至于秋,倒像是一个成熟了的春,经过夏的锤炼、洗礼,播种过希望收获着所有,一份欣喜、一份醉意。而说到冬,想必大多数是不喜欢的,尤其是北方的冬极其寒冷,而留在记忆里故乡的冬,却总会升起一丝丝别样情。冬是睡着了的表象,内心是在积蓄,时刻都在装点下一个春梦。据说南方的冬倒是有几分温润,当然那只是文字里读过罢了,我常居于北方是没有发言权的。

岁月流转,想来离开故乡已有三十多年,似乎还是不太喜欢城市的喧嚣,而故乡的水土、草木总是伴随无法抹去的记忆跳跃在眼前,或许只有那时的记忆才会填补城市水泥城堡里的空白。

每年秋收后,故乡的田野似乎变得更加慈祥、宁静了一些。偶有一块地里,还没有来得及被刨挖的秫秸杆,庄稼人不来理会它,它便耐性十足地在秋风中凝望着冬日的身影,仿佛是一道田野里的风景。当仰望一排排南飞的大雁传来声声碎,叫人不免一丝伤感萦怀。而留下来的候鸟—麻雀,倒是有些欢愉地跳跃着,觅到遗落在稻茬上的谷穗便啄食起来。一晃,冬日在不紧不慢中悄悄地来临了。

冬来了,田野静静地卧在那里,想着仿佛是一位疲惫的老人静卧于此。从春天万物复苏,开始播种到秋收万颗,它或许是累了,此时冬眠却是极好的休养以待来年。村南头那个水库,早已偷偷结了一层冰,家里大人嘱咐倒是不管的,一群小伙伴早就相约去那里溜冰了。家里条件好或是手巧的孩子,还会拎上一个滑冰车,冬天的水库是孩子们的游乐园。若是一场雪后,便会有一场场雪仗在那里展开。女孩大多是根据自己的想象,堆起一个个漂亮的雪人,或有将自己喜爱的红头绳、粉发卡把雪人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些闲下来的大人,便会寻到一处凿开一个冰窟窿,水桶里收获几条鱼是不屑说的,有时候会合不拢嘴拎着他们满桶的“战利品”回家,讨他们婆娘的赏。日暮西垂,炊烟袅袅,鱼香飘得老远,玉米饼子的清香一起袭来,那个诱人呀,再来一壶老酒,农家人的欢愉充盈着农家院子。此时,你或许会巴望着有那么一顿美味吧?

故乡的冬日,田野是宁静的,而村庄似乎也肃静了几分。院前的那颗柿子树上还有几只干瘪的柿子已被灰尘染成土灰色,冬日的寒风也没有将它们吹落,摇曳在风里,心里不觉有一丝怜惜在那里荡来荡去。后院的那颗老枣树,早已褪去繁花的外衣,更不需说它的枣花香早已消失在风尘岁月里去了,又或是躲进尘埃里期待明年的芬芳。枝干变得瘦弱许多,倒是午后的阳光可以清晰的透过老枝,日光暖暖的。枝头零星缀着几颗红,已没有当时的红润,想必它也是有呼吸的吧?而每当这个季节,几乎很少听到生产队长派工前“铛、铛、铛”的敲钟声,农闲了。但此时家家户户的男人们也是不得闲,勤劳的男人开始修理自己的农具。女人们或是找一处向阳的地方做针线活、唠家常。上了年纪的老爷爷们,寻得一处向阳的墙,依墙蹲坐在那里享受冬日的暖阳,黝黑的皮肤、满脸的皱纹只不过是岁月的沧桑,他们也曾经年轻过。是他们祖祖辈辈经营着故乡的水土,饲弄着故乡的一草一木。此时阳光有些懒散,一只小黑狗依在一位老者旁,似乎是懒洋洋地睡着了。城里退休的二叔公悠闲的从老远走来,据说他还参加过抗美援朝呢,精神矍铄的样子。他的那只大黄狗悠闲地跟随着他,见到小黑狗一阵叫唤,待那只小黑狗起来便一同耍去了。本来母亲瘦弱的身体应该也是可以稍加休息的,可是随之而来的还会有一大堆的针线活等着母亲辛劳。母亲从来都是宅在家里有忙不完的活,儿女的衣物、鞋子不用说,还有公婆、小叔子等人一大堆的针线活要赶制。记忆中母亲一直都是辛劳的,而且总是任劳任怨。不久就要春节了,那时候哪个孩子不盼着穿新衣服、新鞋子呢。而今,生活富足了,不管大人小孩的新衣物、新鞋等都随时购置,应该知足了。

春节前,大人们忙于准备年货,而孩子们除了巴望着有一件新衣服或是一双妈妈亲手缝制的布鞋,又或是期盼着会得到五角或是一元的压岁钱,就是满满地期待。而这种期盼,玩疯了就会跑到九霄云外去了。那个时候玩的最多的游戏,不外乎就是夜幕降临捉迷藏了。圆圆的月亮,儿时的月亮是最明亮的,满天的星星闪闪发光,又似乎是一双双眨着的眼睛在俯瞰夜晚的村庄。你藏到柴禾堆里,他或是躲到栅栏门后面,趁着月光和星辉,顺着猜测的藏匿处去找寻,或是失败,再重来。其实,那个时候玩的就是尽兴,结果不重要。一群单纯而快乐着的孩子,彼此给予、分享着快乐。玩累了,也饿了,三五成群就会借着夜色找一僻静之处,点燃柴禾烤红薯吃。你出柴禾,他出红薯,轮回几次,不会有谁计较谁少出了东西,稚嫩的小手黑乎乎地,不一会烤红薯就窜着香被一群人狼吞虎咽下去。谁的家长喊话回家睡觉了,各自才恋恋不舍地奔跑回自己家的宅院。时而会传来一声责怪,那该是谁的家长在埋怨孩子晚归吧,不过紧着着会被一阵狗叫声淹没在夜色里去了。

母亲早已把被褥铺在热炕头,暖暖的。嗅觉敏感的我,闻到一股阳光的味道,暖暖的带着特有的芬芳,想必一定是辛劳的母亲,白天拿去阳光下晾晒了被子。嗅着阳光的味道,感受着母亲的温暖,暖暖甜甜地睡去,不知不觉跌进梦乡。每当想起那冬夜阳光的味道,那味道又何尝不是母亲暖暖的爱的味道呢?

鸡鸣树巅,鸟儿清脆的欢叫,狗儿一阵汪汪,灶膛飘来阵阵肉香,是母亲在准备春节的肉食,看来冬日不仅正在进行时,而且脚步越来越快。侧耳不远处,我似乎聆听到了春姑娘轻轻盈的脚步声……

儿童癫痫病怎么样治疗治癫痫病的价格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电话是多少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