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天涯“牡丹皇后杯”征文】后妈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08:01
【一】   看着窗外那轮皎洁的圆月亮,淑婷的眼睛湿润了,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话可真的一点不假。身边大红被上面红牡丹花开得那么娇艳,可是她也只能自己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没有一点新婚的喜庆。腊烛灯忽明忽暗,二十一岁的淑婷心好乱,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新婚之夜吗?这一幕发生在六月初,北方最北一个小村子里。   门外淑婷的新婚老公青枫在敲门。   “去吧,你就在东屋住吧,不要回来了,今晚你就陪孩子吧,不要管我了,我没事!”话音刚落,淑婷就控住不住眼泪了。听到屋子里嘤嘤的抽泣声,门外的敲门声由缓慢变得急促,就像那个敲门人的心情一样。   “开开吧,淑婷,我不能把你自己扔下啊,这是咱俩的新婚之夜啊?听话,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以后我加倍补偿你好吗?”门外的青枫声音里带着哭腔。   南宁癫痫病正规医院“爸爸,你回来,你回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夹在青枫时高时低的敲门声和祈求开门声里。   “丹丹,你回那屋跟着奶奶住好不?乖女儿听爸爸的话好吗?以后爸爸要和新妈妈一起住了。”青枫弯下腰用商量的口吻和小女孩说话。   “不,我不要你和姑姑一起住,我要和你一起住,我不要新妈妈!”叫丹丹的女孩大声嚷着,尖利的声音就如同一声巨雷在寂静的夜空里炸开了,随即扎进了淑婷的心。委屈霎时化作泪水决堤了,除了流泪她还能做什么呢?      【二】   淑婷的娘家和青枫的姐姐家是邻居,青枫的姐姐玲子喜欢上了她的善良能干和懂事,找来了媒人去淑婷家说媒。媒人的嘴左右逢源把淑婷的妈说服了,同意把女儿嫁给了青枫。   “嫂子,这青枫家条件好着呢。他小子比咱淑婷大六岁,还有个女儿,咱淑婷黄花大闺女,那还不是他们老李家的祖宗。”一进屋,屁股还没坐热乎,就开始对淑婷妈妈轮番轰炸。   淑婷妈妈的理由很简单:“她六婶,人家都说这人家老婆婆欺负儿媳妇,没办法离了婚。还有的说,是因为生了个小丫头,这家人重男轻女不要人家哩。”   “嫂子,这你可真的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娘家嫂子和青枫原来的媳妇有远亲。那媳妇是福享到头了,生完孩子,不给吃奶,说是怕改变体型。前年跟她一个远房哥哥走了,回来后青枫死活不和她过,这婚就离了。”六婶子厚厚的嘴唇不停地翕动着,唾沫星子都要溅到淑婷妈妈的脸上了。   “唉,青枫这孩子,来回在他姐姐家我也见过,看着踏实,不像前院小凤的对象宝龙那油嘴滑舌的样。可这过门就当妈,委屈俺闺女了呢!”淑婷妈妈叹息着。   "嫂子,这都啥社会了?人家小姑娘还嫁给老头子呢。你想想,丹丹打小就跟着她奶奶,还能用淑婷操心?淑婷嫁过去如受一丁点委屈,你就找我。”六婶子拍着胸脯打保票。   “这也要问问淑婷的,现在这年代可不行父母包办婚姻。你大哥身子不好,这孩子跟着我俩受累了,学都没上完。要不怎么也不能在这山沟沟里窝着。我和你大哥就是希望女儿过得幸福,没别的想法了。”说到辛酸的地方,淑婷妈妈落泪了,随手拎起衣服的前大襟抹了抹脸上的泪。   “妈,干啥呢?好好的,哭啥?我同意嫁给青枫。六婶子你去告诉大嫂一声吧!(大嫂指青枫的姐姐)”淑婷走进屋里,毅然决然对媒婆六婶子说。   “看看,还是这有文化的人开通,淑婷啊,你真想开了?六婶子告诉你,别人家的姑娘上赶着给人家还不要呢!”六婶子急忙下了地,不辱使命地扭着肥胖的屁股走了。   没想到新婚之初癫痫病的饮食治疗就遇到了大麻烦,家里只剩下婆婆和丹丹他们四个人了。婆婆是个很明事理的人,拉着丹丹来到淑婷的身边:“丹丹啊,叫妈妈,这是你的新妈妈。”   “不,这是姑姑,不是妈妈。”丹丹执拗地喊道,那目光里,没有昔日对淑婷的友好和依恋。淑婷伸手去拉丹丹:“丹丹,不叫妈妈,咱就叫姑姑。”   “妈,不要为难丹丹了,叫啥都一样的。”说完,淑婷给丹丹梳起了小辫子,还把头上的新娘花给她别在了头发上。   婆婆看着淑婷和丹丹就像亲母女,不由得眼圈一红:“婷婷啊,让你进门就当妈,真的对不住你。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只要我在一天,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毕竟你只比丹丹大十五岁啊,这后妈难当,妈知道。”   “妈,看你说啥呢?既然我嫁给了青枫,就要接受他的孩子,丹丹就是我的女儿,你放心好了。”   “好了,都不要说了,今天是好日子,都开开心心的。”青枫轻轻地拍拍妈妈,又抱了抱淑婷的肩。   五月末六月初的北方,花红还不是随处可见,柳树杨树也都绿了。婚车来的时候,淑婷的二舅叫来了穿好礼服的她,塞给了她一小块白布:“夹进你的红腰带里,这是老理,你嫁给离婚的男人,这叫填房。”淑婷女性癫痫病该怎么治疗懵了,她虽然不懂填房的含义,可是看到过电视里演过的,一些大户人家的老爷如果夫人没了,续娶了妾侍,就会叫“填房”。难道自己和那些为妾的女子一样吗?这小小的白布条就像是一场大雾霾,笼罩在淑婷喜悦的心头。淑婷没好意思回绝二舅,顺从地接过他手里的白布条,趁大家都忙碌的空当,偷偷地把白布条塞进了炕席下面。喜庆的日子,到处都是大红色,那白,戳疼了淑婷的心。那疼还没烟消云散,丹丹又给淑婷来了一下子。   丹丹抓着青枫的衣角,爸爸的哄,奶奶的央求,都无法打动丹丹五岁的小心灵。   “不,我就不回去,爸爸不要我了,你就要那个坏女人,她抢走了我的爸爸。”青枫弯下腰,抱起丹丹,回头看了看淑婷的屋子,窗棂上的大红喜字被春风掀开了一个小角。生怕风刮跑了喜字,青枫抱着丹丹去按平窗棂上的喜字,没想到这时候丹丹伸出了小手,刺啦一下子,喜字被扯坏了。   青枫生气了:“你这孩子,咋这样淘气呢?昨天你把家具上的那几个都撕掉了,我都没理你,今个又把这个撕了,你要气死我啊?”孩子听到爸爸的吼声,哇地哭了。   “骂孩子干啥,她懂啥啊?”孩子的哭声让奶奶心疼,老人抱着孩子进了东屋。青枫站在夜色下,不知何去何从。这是啥新婚之夜啊?青枫抱着头,坐在了门外的水泥台阶上。西服上带着“新郎”俩字的胸花掉了,那小花蔫蔫地被丢在地上。青枫弯腰爱怜地捡起胸花,攥在手心里,生怕它跑掉了。随即抬头看了看圆月亮……      【三】   青枫,二十七岁,憨厚的北方汉子。二十岁时他就踏进了婚姻的围城。因为双方都小不懂爱的包容,俩人无法磨合,于是分了合合,婚姻就像四处漏风的老屋子,再也没有办法维修就坍塌了。可怜的就是三岁的丹丹,因为青枫是家里的独子,青枫妈死活不肯孩子被外人带走……   正月里,他姐姐家的小卖店需要进货,青枫开着农用车去姐姐家。姐姐家人很多,来往的顾客进进出出。一个女孩在帮姐姐擦玻璃,女孩个子不高,长发圆脸,皮肤白腻,带着羞涩。青枫看了一眼就慌忙躲开了,虽然青枫是离过婚的男人,可是对于男女之情还真的是一张白纸。   “婷婷啊,别擦了,下来歇会吧!”青枫姐姐叫着窗台上的女孩。   “嫂子,就剩下一块了,擦完一起下来了吧。”女孩脆生生地回答着。   等女孩忙完下来,姐姐端上来热乎的水给女孩洗手。   “婷婷啊,这是俺弟弟,前屯的。你叫青枫哥吧。”   “青枫,这是邻居淑婷,人家可是高材生哩,可惜家里条件不好,要不可是大学生哩。”   “嫂子说啥呢?”淑婷红着脸叫了一声“青枫大哥”。   莫非是月老早就把俩人的红绳穿好了,想到这里青枫笑了。那次初见,青枫的心里就有了淑婷的影子,抹也抹不去,这是和丹丹妈从没有的心动感觉。   抬头看看月亮不知道啥时候躲进了云层后,只露出半边脸,有些半遮半掩的朦胧和羞涩,就像第一次看到的那个女孩。   淑婷一个人在婚房里哭泣着,自己无法安慰她。想到这里,青枫的心就微微发疼,又站起身来,走到新房的门外敲了起来:“淑婷,睡了吗?开门吧,夜深了,你自己会害怕的。让我进去好吗?”   新房里的淑婷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白天忙累了,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梦里,一个男人抱着她,自己就像一朵白云,飘着飘着,那男人的脸像青枫,可是眼睛又像他。一会,那人又走了,走向了深不见底的大坑……   他是淑婷的初恋韩博。阳光帅气的韩博给淑婷写的信一箩筐都装不下。淑婷是喜欢他的,也许那种朦胧的喜欢就是爱吧。初恋的青涩不分地点不问时间地开了花,和很多故事一样,这故事注定无法结出果实。   生活就是一把尖锐的利剑,有时候会把人伤得体无完肤。淑婷和命运几番痛苦地挣扎后,还是无法用瘦弱的肩膀帮妈妈扛起家庭的重负。   媒人踏破门槛后,淑婷拒绝了一些对象,再怎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也不能剜个萝卜就是坑啊!邻居嫂子的暗示,淑婷懂得,可是一个大姑娘嫁给离婚的男人,给一个只比自己小十五岁的女孩当后妈,这是要被村子里人的耻笑的。自己有那个勇气吗?淑婷知道,生活是现实的,烟火要比烟花更适合生活,韩博就是她的烟花,而青枫是不是自己需要的烟火呢?   “淑婷,你为啥要嫁人呢?你忘记了吗?你说的等我毕业。你好狠心。”   “不是的,韩博,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淑婷努力对韩博解释着,没想到韩博生气走了,一转身好像是走进了万丈悬崖似的,任凭淑婷怎么叫他都不回头。   “等等我……”淑婷叫着,忽地醒了。记得妈妈经常说,人啊,做梦走悬崖或者掉进大海都是在转运气,转运气的意思就是以后你的生活将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也许这梦就是在告诉自己,韩博应该被压进心底了。就像是一片落叶,随着风丢入了岁月的深谷。      【四】   “淑婷,开门吧?”门外错落有序的敲门声夹着青枫的话语传了进来。月光如水,穿过淡粉色的窗帘映进了屋子里。淑婷伸手推开身上的被子,想要下地给青枫开门,蓦地想起先前丹丹的哭叫声,不由得又犹豫了起来。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多了,这美好的新婚之夜被折腾得早就没了气氛,想到这里就会心发酸   “不开,你回去吧,好好陪着孩子。”   “婷婷,不要说气话了好吗?我知道你是在生气,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今个是咱俩的好日子,我们么能把你自己扔下呢?”门外的青枫压低声音祈求着。   刚才梦里那个万丈深渊,吓得淑婷出了一身的冷汗,还真的有些怕。想到这她下地开门了。青枫听到开门声,迅速地闪进了里屋。   “婷婷,你可开门了,再不开我就冻死了。”青枫讨好地说着,伸出手去拉淑婷,淑婷推开了他的手。   “睡吧,都快亮天了,明个起早还要送妈去客车站呢。”说完,淑婷一个人上炕和衣躺下了。青枫有心再去抱抱淑婷,看着她的表情,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挨着沙发躺下了。   天亮了,婆婆在东屋做好了饭菜,等了一会不见青枫和淑婷出来,就在门外小声喊了几声:“枫啊,起来吃饭吧,等会收拾收拾我和丹丹就去客车站。”   淑婷听到婆婆的声音,赶忙起来:“青枫,快点起来,妈叫咱们呢。”沙发上的青枫听到一骨碌爬了起来,揉揉眼睛:“这么快就亮天了啊?”俩人急忙穿好衣服去东屋吃饭。   “是不是没睡好啊?这孩子闹人,这会子自己倒是睡得很香呢。”婆婆指着炕上的丹丹说道。她看到淑婷和青枫都是红红的眼睛,不用说心里也明白了几分。   “没事的,妈,换个新地方睡觉有些不习惯,慢慢就好了。”淑婷怕婆婆看出来,赶忙用语言掩饰着。睡不好觉,吃饭也没有味道,淑婷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婆婆还再往她的碗里夹着菜,“多吃点,你这孩子本来就瘦。”   丹丹醒了,孩子揉着眼睛,看看奶奶看看爸爸又看了看淑婷,没出声。   “丹丹,来我给你穿花衣服好吗?”淑婷走过去,拿着丹丹的外衣要给孩子穿上。   “我要爸爸给我穿,不要你。”丹丹伸出食指指着淑婷说道。这孩子和爸爸没结婚前的表现判若两人,难道这丹丹骨子里就不肯接受后妈?她只希望是姑姑。这阴影会不会在淑婷和丹丹这对只相差十五岁的继母女之间横下一堵很厚很厚的墙?      【五】   时间荏苒,淑婷怀孕了,很强烈的妊娠反应让她消瘦得不成样子。青枫不擅长做饭,婆婆心疼儿媳妇,把她接去了市里。   淑婷知道只有孩子打心眼里接受自己,才能一家子人和谐融洽地相处。那段日子,她极力讨好着丹丹。   深秋的午后,阳光很暖和。那阳光轻柔得就像是妈妈的怀抱,也像青枫的臂弯。丹丹在门口玩着,婆婆在厨房忙碌着。睡熟的淑婷突然感到脸上有小虫在蠕动,痒得要命。一激灵爬了起来,眼前是丹丹坏笑的样子。不会是这孩子在作怪吧?丹丹背着手,用眼睛斜视着淑婷笑。   “丹丹,手里拿的啥?给姑姑看看。”淑婷拉开丹丹的小手。   孩子就是孩子,丹丹一松小手,一只胖乎乎的毛毛虫在她手心上蠕动着。难道真的是这孩子弄的虫子在自己的脸上爬吗?   婆婆进来了,“婷婷咋不睡了呢?是不是我干活的动静大,把你吵醒了啊?” 共 1086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