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柳岸·走过】极品老爸老妈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55:28
摘要: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爱是一方患病期间的精心服侍,惨淡日子中的无怨无悔,相濡以沫的不离不弃。老爸和老妈,两个老小孩之间的故事。 时光静好,与君语;   细水流年,与君同;   繁华落尽,与君老。   真正的爱,是相濡以沫的不离不弃。   ——题记      一   记忆中,老爸老妈整天似乎有拌不完的嘴。家中没有别人家那样的融洽和谐的气氛,空气中时常弥漫着一股子火药味儿。也许是他俩人的性格基本都属于耿直型的,宁折不弯,谁都不会说软话。年轻时,俩人一句话不投机,就能吵起来,吹胡子瞪眼睛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非要争个你高我低,过后,谁都不理谁。不过,常常是来的快,去的也快,谁也不记仇,简直就是一对欢喜冤家。   老爸也算得上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在他们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还是我们这儿堂堂的二中正式毕业生,这在当时,可是为数不多的。他若不是家庭情况特殊,自小离了父母,老爸怎么着也能谋个吃公家饭的工作。   老爸一直是个外面跑的人,凭着他的聪明头脑,在生产队担任多年的会计,能写会算,即使现在他年龄大了,村里丈量土地那些的,从来离不了他的参与和指点。   老妈就是一位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只晓得勤俭持家,外面的大事小情几乎从不过问。曾一度认为,他俩的争吵是由于见识的不同步,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越来越从他们身上读懂了爱的真谛。   他俩掐归掐,老妈受中国千年来传统家庭教育的影响,从来都是家里“男人”至上,每天老爸从外面回来才开饭,家里的第一碗饭也从来都是先盛给老爸的,几十年如一日。   老妈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从来都是,把家里的好吃的留给老爸,自己舍不得吃,她经常说,男人家在外面跑,肩上担子重,不容易,咱女人家整天在家待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不吃这些能行,他们不吃可不行。我们送去的稀罕东西,若是老爸不在家,老妈是坚决不会去尝的,非得原封不动地等老爸回来一起吃。   在二老的情感世界里,我们一直认为是老妈为老爸付出的爱多一些。甚至觉得老爸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   但是,从去年的那件事中,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      二   去年六月十号,老妈不小心摔了一跤,腰骨骨折。需要把腰部固定后,卧床休息两个月。当时天气越来越热,漫长的两个月时间不能起身下地,意味着吃喝拉撒,都要在床上,都得由人照顾。我们姊妹都有自己的事,不能每时每刻都守在她老人家身边。唯一长期靠得住的人就是老爸了,但是把老妈交给那个平时极少料理家务,习惯于被老妈照顾的老爸,我们确实不太放心。   为此,弟弟把老爸叫到外屋,当着我们姊妹几个的面,严肃地阐述了很多照顾病人的事项,并认真分析了老妈身体能否恢复的利害关系。那情形,颇像是把老妈交给一个新雇来的不熟悉情况,并且一贯又不怎么尽职的“护工”。不放心,却又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爸在有限的时间里,练习学会了做许多的事情,做饭,洗衣,收拾屋子……在我们尽量的挤出时间去照顾老妈时,经常看到老爸忙碌的身影在穿梭,他不是在屋里悉心地给妈喂饭,就是在院子里洗刚刚给老妈换下的衣服,灶台上的锅里,飘出阵阵诱香。那是老爸在精心的为老妈煮的排骨汤。   细心的老爸,每天都会把屋子的地拖一遍,收拾得干干净净。因为老妈要在床上大小便,老爸经常给老妈换床单,并且每天都在床边洒上花露水,看望的亲朋好友一进屋子,就会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由于天气热,老妈躺着直出汗,他还经常给老妈换洗衣服。我几乎是每隔一天去一次,每次去的时候,给老妈换衣服,她都说是刚刚换过。   我做好了饭,给老妈舀了一碗,我说我来喂妈吃饭,老爸坚持由他来喂,说老妈习惯了他喂。他给老妈的脖子上围好布,把饭从大碗舀到小碗里,然后,端起小碗,一勺一勺轻轻地吹,再送到老妈的嘴边,那么认真,专注,熟练。老爸把勺子伸过去,老妈张嘴,非常默契。我的眼眶湿润了,那一刻,我深深读懂到了爱的涵义。   老妈吃完饭,老爸的饭都凉了。看到老爸额头上刀割般的皱纹,凝霜的的发丝,憔悴的面容,他嘴里一动一动地嚼着饭,胡子也近乎全白,我的心里一阵阵疼痛。每次去的时候,都给他带去一些简洁的熟食,放在冰箱里,减轻他的负担。   每天一大早,老爸就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他先给老妈做好早餐,吃过饭,炖上排骨,然后开始洗衣,收拾屋子,忙得不亦乐乎。每天的排骨汤是老妈必须的营养,老爸说要让老妈吃好点,身体才能恢复的快。早餐与午餐中间,老爸每天都会给老妈热一盒奶,增加营养。   由于老妈一直卧床修养不能活动,怕她消化不良,老爸还给老妈买了健胃消食片,饭后吃两片。老妈本来胃与心脏都不太好,在养病的这段时间里,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当然,我们都知道,这都是老爸的功劳。   老爸照顾老妈,从不嫌麻烦。老妈嫌自己解手不方便,一直不肯多吃饭。   午饭时,老妈吃了一碗饭,说啥也不吃了,老爸又给她盛了半碗饭,老妈就是不吃,说:“我都吃饱了,又不能活动,整天就知道让我吃吃吃!”   老爸生气地直嚷嚷:“多吃饭才能好的快,有我照顾你的嘛,多送两次便盆就是啦!莫非你这个老婆子不想早点好起来,还想让我多伺候你些日子!”   这些日子好容易和谐融洽了,瞧瞧,俩人这会儿又开始吵吵了。   还真是,老妈要解手,老爸总是抢先一步拿便盆,即使我们在,也从不让我们插手,总是说:“有我的嘛,哪里能轮得上你们!”   老妈在床上躺的时间长了,难受,一会儿总想动动身子,老爸小心翼翼地扶着老妈侧过身子,并嘱咐老妈别着急,慢慢的。平生第一次,发现了老爸的细腻与温柔。   家里有个小桃园,老爸擅长果树修剪,桃子品种又好,个大汁甜,拿到集市上,常常是被抢购一空。老妈病的那段时间,正好赶上桃子成熟,碧绿的桃叶间掩映着一个个红艳艳的大桃子,甚是喜人。   老爸说:“钱不是人命,把你妈一个人丢在家里边,我不放心。”   老爸还说:“这些年你妈跟着我受苦了,我要好好的弥补你妈。”   老爸的话令我无限感动……   老爸每天变着花样给老妈做饭,做一些有营养的老妈喜欢吃的东西,我们每次做饭的时候,老爸总是站在旁边认真地学习,并不时地询问细节,那情形颇像一位勤奋好学的小学生。我们走后,他再做给妈吃,老妈说,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多的好东西。   一向勤劳的母亲,在卧床修养一个多月的时候,怎么也睡不住了,天天嚷嚷着要起来,我们都给她作思想工作,老爸硬是坚持让老妈做到了医生嘱咐的两个月的卧床修养。   虽然我们经常去照顾老妈,但更多的照顾老妈的任务,都是老爸用心完成的。少年夫妻老来伴,再孝顺的儿女,也抵不上一个知冷知热的贴心的老伴。   在老爸的悉心照顾下,老妈的腰恢复的不错,脸上的皮肤竟像小孩子般的白里透红,细腻润泽。   老妈好了,老爸却瘦了一圈……      三   去年冬天,老爸身体不舒服,需要做个手术。由于年关将近,和医院商定过完年住院。手术都会有风险,老妈心小,整日忧心忡忡,偷偷的地抹眼泪。   正月初七,医院一开门,老爸就住院了,先是在我们姊妹们的陪同下体检。老爸虽一向身体硬朗,但由于年纪大了,心脏有点小毛病,医生给开了药,戴了动态心电图,等观测心脏正常才能安排手术时间。   老妈一向很少出门,再加上她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若是让她留在医院,我们还得为她分心,不能专注于照顾老爸,最后决定让她待在家里等候。老妈看我们说的在理,勉强答应了。   但是,在老爸住院手术之前的十一天的时间里,老妈先后来了三次。   第一次是老爸住院的那天,她亲自把老爸送到医院。   第二次是三天后,手术时间确定不了,老妈在家急,坐立不安,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大早就赶来了。每次来,老妈都会像给做错事的小孩子,怕我们埋怨她给我们添麻烦,说自己只是不放心,来看看,不多待。   第三次是手术的前一天,老妈一进门,老爸就嚷嚷:“不是说不让你来吗?你这老婆子咋说话不算数呢?赶快回家待着去!”   老妈生气了:“人家还不是担心你嘛!你个没良心的倔老头,不值顾搭理!”临走时,老妈瞪着老爸,说:“这下想让我来看你,我都不来了!”   手术后,我们姊妹们悉心地轮流照顾着昏迷不醒的爸。第二天一大早,老妈就来了,家乡的交通不太便利,她天不亮就在家门口转悠,看到哪位乡亲来县城办事,好搭人家的顺风车。坐的车一般不是拉砖的三轮车,就是养鸡场往县城送鸡蛋的摩托三轮,一路颠簸。   春寒料峭,老妈来的匆忙,连围巾都没顾得上戴,脸冻的通红,发丝上还缀着一层密密的寒霜,衣服也没来得及换。老妈坐在爸的病床前,看着老爸虚弱的样子,一筹莫展。   我们安慰她:“爸的手术很成功,没事的。”她想留下来照顾爸,被我们好说歹说的劝回去。   手术后的第四天,老爸的精神好多了,也能稍稍坐起来了。一大早,还没开始输液,老妈就推门进来了。老妈坐了一会儿,我出去找医生拿点药,回来,他俩闹翻了。老爸阴着脸,说老妈根本就不会照顾病人。   老妈生气的说,她好心来看老爸,老爸竟当着病房那么多人的面说她,不给她留面子。临走时,老妈狠狠地说:“过几天你回来,我可不伺候你!”   快中午了,我想留她吃饭,老妈扭头就走,拽都拽不住。唉!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回到病房,我严肃地“批评”老爸,说老妈大老远的跑来看他,不该惹老妈生气,人家刚刚说了,出院回家不管他了。   老爸知道自己说话不好听,错了,还嘴硬的说:“她敢!她生病时,我咋伺候她来着!”   过了几天,老爸出院了。在我们陪着他回到家时,老妈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是拉着脸,赌气不理老爸。   我把老妈拉到一边,说:“妈,就别生气了。我已经批评过爸了。”   妈生气的说:“反正我不管他。”   我笑着说:“是是是,不管他,让他饿着。谁让他招惹您了呢!”   转过头,朝她努努嘴,挤挤眼,说:“口是心非,我们一走,好吃的肯定又都给人家吃了!”   接下来,老妈每天好吃好喝的给老爸换着样的做,家里的体力活,一点也不让老爸干。我们带去的好吃的,全都留给了老爸,她一点儿都不舍得碰嘴。   这不,老爸做手术也已经过了一百天了,身体恢复了健康,神采奕奕的。      四   前几天去看望二老,老远就听到他俩在小菜园边的争执:   “我说今天天气预报有雨,你非说下不了,大中午吵吵着不让我午休,看看这水白浇了吧。”   “谁知道,这老天一会儿一个样,浇了就浇了,要不你把那浇了的水给收回来!”   “瞧瞧,这俩老小孩又掐开了。”我笑着对老公说。   前阵子,看到一段话,深有感触。夫妻就像人的左手与右手。左手提东西累了,不用开口,右手就会接过来;右手受了伤,也用不着呼喊和请求,左手就会伸过去。   爱是一方患病期间的精心服侍,惨淡日子中的无怨无悔。一段情,历经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从青春走到迟暮,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渐渐沉淀成一种融入生命中的亲情,很自然的相偎相依,真实,平淡却已习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是相濡以沫的不离不弃。   现在,二老的健康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只渴望历经沧桑的他俩身体康健,能够相互搀扶着,多走一段。 武汉看羊癫疯专业医院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武汉癫痫治疗陕西有专治羊角风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