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雀巢·脊梁】 转战中原与敌周旋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36:33
无破坏:无 阅读:1524发表时间:2016-08-21 13:25:40 摘要:1947年8月,华野前委决定成立华野西线兵团,由粟裕、陈毅负责称陈、粟大军,下辖三个兵团一、三、四、六、八、十、特种兵、晋冀鲁豫十一纵队划归陈、粟指挥共计八个纵队,为华野东兵团,又称外线兵团。内线兵团是司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参谋长刘少卿、政治部主任谢友法、下辖二、七、九、十三、勃海共计五个纵队,负责内线作战,阻敌对解放区进攻,打破蒋军对我区人民四光政策:吃光、抢光、烧光、杀光,打击还乡团对我军民白色恐怖,视机收复失地,扩大解放区。“得中原者得天下”谁掌握中原战场谁就能取胜,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渡过黄河,七个纵队在荷泽、郓城、巨野、定陶一线歼灭蒋军9个半旅并四个师部,打了一个大胜仗。刘伯承将军素有“常胜将军”之美称,打仗稳扎稳打,善于用兵,善于集中兵力,善于出奇兵取胜,打必胜、攻必克深得部队爱戴。中央又命令华野配合刘邓大军进军挺进大别山,并抽调27个旅支援刘邓大军渡过黄河。   华野前委决定成立华野西线兵团,由粟裕、陈毅负责称陈粟大军,下辖三个兵团,一、三、四、六、八、十、特种兵、晋冀鲁豫十一纵划归陈粟指挥共计八个纵队,为华野东兵团,又称外线兵团。内线兵团是司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参谋长刘少卿、政治部主任谢友法,下辖二、七、九、十三、勃海共计五个纵队,负责内线作战,阻敌对解放区进攻,打破蒋军对我区人民四光政策:吃光、抢光、烧光、杀光,打击还乡团对我军民白色恐怖,伺机收复失地扩大解放区。   1947年7月7日,一、四纵攻克费县,歼敌33军59师一个半旅6000余人。敌33军后撤,我军乘机收复枣庄、嶧县。蒋介石急调37师固守韩庄,并于1947年7月12日急调进攻鲁中解放区的蒋军七个整编师西援。这样从战略上达到调动敌人的目的,牵制了敌人有生力量,减轻了解放区压力,我们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   1947年7月8日,我外线兵团攻克泰安、南下曲阜,第三路二、六、十、九四个纵队为机动兵团,由西兵团前指直接指挥,此计划报请得到中央批准。   外线兵团共分三路进入中原,第一路由叶飞司令员负责一、四两个纵火速穿插鲁南,视机过津浦线进入中原,二路陈士榘、唐亮率三、八、十纵队挺进泰安、大汉口、竞州一线视机进入中原。   根据华野指示,滕县只有一个师即敌20师,还有少量炮兵保安部队,考虑到竞州、滕县是蒋军进攻山东后勤补给基地,所以一纵领导决心攻下滕县。部署一师一旅攻东关,二师攻南关,三师攻北关,估计三比一力量可以吃掉滕县守军。那次战斗我父亲仍担任九团炮连政指。当夜天公不作美,大雨倾盘,我阵地设在城墙下,城墙外稻田不像稻田,脚踩下去水深没到膝盖,打出去炮弹落地根本听不到声音,不知道炮弹着落点在那里,无法看到炮弹爆炸,炮兵发挥不了作用,步兵攻击受阻,城墙外城壕水深没顶,无法架梯架桥攻上城墙,爆破城门炸药又被雨水打湿失效,这是我父亲参战以来最困难的时候,九团二营扫清外围后曾一度突入城高七米城墙,却遭到来自宝塔北楼制高点火力压制,久攻不下,战役难以进展。   后来,从抓的俘虏口中得知,城内除20师外还有一、三、四旅二个团,加上20师炮兵团、保安团,还有其它一个师三个团和一个炮兵团,这么多兵力怎么能吃得掉?根据侦察,敌援兵从四面八方将至,敌欧震兵团也已距我军30里,一天就可以到达。战情上报后,华野来电撤出战斗回师鲁中。这时一、四纵领导发现,前头去路已被敌7军癫痫病是否会影响患者的寿命呢和48师占领,东边敌83师阻我东进渡河,南边33军59、77两个师伞兵总队、交警纵队尾随我军堵我后路。这样前有阻敌后有追兵,左右都有敌军夹击,显然我一、四两纵处在被敌包围圈之中。蒋介石得知我二个纵队被包围狂叫要瓮中捉鳖,吃掉我华野二个主力西瓜和面包,蒋介石要报74师被歼之仇。蒋管区报纸也跟着吹嘘共军主力被围,即将被歼的狂言。当时一、四两纵处境确实非常不妙,摆开地图就可知道,西面是微山湖像裤带一样一直伸到徐州,根本无法西渡,蒋介石估计我两个纵队必定回师鲁南、鲁中,令欧震兵团(包括王牌11师)预设口袋诱我入阵待歼,蒋介石又想导演一次晥南事变。   华野根据此情况放权授权处置,由叶、陶两位司令员根据战场变幻果断处理之。据此精神,一、四纵领导经过慎重讨论决定声东击西,由四纵28、29两个团一纵一师三团共三个团,由一师参谋长余光茂率领向东急行军伪装主力佯攻,其余一、四纵主力向西狂奔向陈、唐兵团靠拢,这样就吸引了欧震兵团穷追我佯攻部队,追了一天发觉上当,我主力已插空挡西进北上,取得了一天一夜时间和矩离间隔。蒋介石得知消息后气得暴跳如雷,大骂欧震耳聋、眼瞎、庸才有负党国重托,是党国的罪人,骂得很难听。我佯攻部队见敌欧震西追,减轻了压力,顺利的进入鲁中解放区。   我主力部队在前有阻兵、后有追兵、东有截兵,在数十架敌机狂轰烂炸情况下,日夜奔进100公里急行军,一纵命令轻装前进背不动重武器丢井掩埋勿使敌利用,部队忍饥挨饿,一天只睡二小时,白天无法烧饭,各班到宿营地自烧粮食充饥,伙房只供应小菜,那时季节正处于雨季,津浦西水网地带河多、湖多,部队要过三条沙河,我军战士们用电话线梱住河两头的树木,互相搀扶着渡过八华里水白马河,部队在水深到胸的芦苇地里行军,沿着布条记号转弯前进,当地道路泥泞,我父亲鞋子陷在那里拔不出来了,干脆不要了赤脚行军,开始有点痛,以后脚板生出老鸡皮茧了,也就感觉不到痛了。最难受的是脚被割开了口子,沙子泥土填进去了痛得受不了,行军时干脆用橡皮膏一帖,贴上胶布以后感觉好受一些。一路行军中我军发扬团结互助、救伤扶弱、不怕吃苦的精神。浙东年纪大的老同志,解放区参军的新战士都忍受体能极限,坚决赶上部队。但宿北、鲁南、莱芜解放后入伍的战士,特别是74师刚补充的解放战士,他们虽然经过忆苦教育觉悟有所提高,但受不了这个苦、忍不住这般罪,中途部队大量减员,我父亲炮连也有四五十人减员,你说开小差也有点冤枉他们,但确有74师刚解放的未改造好的人开了小差,大多数实在是太疲劳,休息时在路边睡着了,第二天当了俘虏,有的掉队给敌人捉了去。部队实在太疲劳其艰辛程度,不亚于二万五千里长征,可算是一个月的小长征。部队一到宿营地刚烧吃的,敌人化学迫击炮就打过来了,其声音又重又沉,飞机在头上扫射,战士也管不得这些,躺下去就睡着了。当然我们走的苦,敌人也被我们拖的苦,水网泥泞地带,汽车用不上,也只好用两条腿跟着我们后面跑。敌欧震兵团被我们拖得筋疲力尽,甚至比我们还狼狈。如果有一支追兵在他们后面,保证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我们困难时也是敌人最困难时,敌兵始终追不上我们部队,只有几辆装炮的炮车追在后面发发威。如果我们也像他们一样武器装备,换一个位置早就把我们报销了。欧震兵团追我们一直到31日,东边杀出一个敌57师咬住我军不癫痫病怎么治疗有效放,叶飞司令员清醒认识到,不能这样拖下去,如何才能治好癫痫病命令一师坚守郭里集东北300、320高地掩护大军西进,一团九连一个排坚守阵地,在敌众我寡情况下大量杀伤敌人后,一团九连全排将士全部壮烈牺牲,一个排兄弟的鲜血换来了战友们的突围,掩护了部队走出了沼泽地,避免了战友们的更大牺牲,从而使大部队摆脱了敌57师纠缠。随着远处的枪声减弱,父亲和战友们含泪加快了脚步,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这笔血债一定要让蒋介石加倍偿还!   1947年7月31日陈、唐兵团在泗河架起了桥,8月1日,在济宁东南20里处渡过运河进入鲁西南地区,8月3日,刘邓大军备粮备宿在村口迎接我们一、四纵队战友们,部队上下像久别重逢的亲人那样,感谢兄弟部队支援和关怀,我父亲和他的战友们这一晚吃的最香、睡的最安稳,部队将士们实在是太疲劳了,迟迟不愿醒来。由于一、四两纵领导指挥得当,全军转危为安。蒋介石得知我已突围大失所望,气的就差吐血了。   毛泽东主席十分牵挂一、四两纵的处境,听说已突围出来,立即来电慰问,叶飞司令员说一、四纵付出一些代价是值得的,这次一、四两纵减员最多,数字也较大,一纵共减员5000余人,部队在此进行了整编。   刘邓首长接见了叶、陶二位司令员,讲了一些用兵上的经验教训,一是不打无准备之仗,二是要打必需。大多在集中优势兵力,三倍、五倍甚至十倍之兵力,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刘伯承元帅有“中国第一军事家”、“常胜将军”之美称,叶、陶二位司令虚心聆听刘伯承发自肺腑之言,叶、陶司令把这个精神对部队作了传达,这也是刘、邓进军大别山临行前的赠言。   1947年8月11日,刘邓大军奉中央命挺进大别山。中央命令华野西兵团不休整、不补充、不过黄河要配合刘邓大军,刘、邓成功与否就看华野是不是有力配合,这样一、四两个纵队为了减轻刘邓大军的压力,在刘邓大军后面牢牢地把国民党王牌军新五军拖着,像耍龙灯晃圈子把五军拖垮、拖疲劳,伺机集中西兵团把他啃掉。这样我军与敌新五军玩了一个月的武装大调动。   1947年9月7日,我军发现57师和敌各部有20公里空隙,就发起了对57师的攻击,对沙士集进行割裂包围。攻击前夕,陈毅司令员带六纵、晋冀鲁豫野战十一纵,来到沙士集给一纵连以上干部作了战局形势报告,这次报告是在夜间进行,在一处密林下面,点着一盏油灯,这是我父亲第三次听陈司令讲话。陈毅同志说毛主席几次催促要他不要迟缓,火速带两个纵队过河,配合刘邓大军进军大别山,这次打沙士集只许打好,要打的干脆,要打歼灭战,报告后陈毅司令就说到做到,把指挥所设在离沙士集五华里一个小村里。纵队师、团、营各级指挥位置都提前,师长指挥位置在进攻出发地战壕里,其它干部不用讲提前一级到二级指挥作战,具体部署一、三、八三个纵队向沙士集双庙攻击前进,二纵、四纵、八纵一部向北发起攻击,这一带是开阔地,部队采取夜间近距离作业,迫近敌人逐步缩小包围圈。   1947年9月8日晚6时发起总攻,敌人数次反扑均被我击退,苦战到9日凌晨3时,敌57师中将师长段林茂被活捉,共歼敌二万余人,大量装备补充我军。敌57师遭我攻击时,蒋立即调动追击刘邓大军的四个整编师回援,从而减轻了刘邓大军的压力。这次一纵担负打援阻击敌新五军,七团在刘庄坚守阵地,迫使新五军不能北援,沙士集战后华野率主力一、三、四、六、八、十、十一共七个纵队18万人尾随蒋军,拖住其屁股,打烂他的屁股,使敌人前进速度缓慢,敌人对刘邓大军包围反被我华野形成反包围。我父亲在打高集时,敌人一个山炮弹打到我们阵地上,付营长当场光荣牺牲,此时我父亲就站在他的旁边受了轻伤,我父亲为纵队又失去了一个优秀指挥员而痛心。   蒋军一直追到刘邓大军过淮河,部队向西到达平汉线,大部队在确山和刘伯承会师,并包围信阳,迫使敌三个整编师增援,减轻我大别山部队压力。我一纵部队更是辛苦,负责破袭陇海、京广铁路,使敌人不能来回机动成为跛脚鸭子。我一纵从东面一直破袭到离徐州15公里三堡车站,与西面兄弟部队一起解放了许县,歼敌8000后一直破袭到郑州郊区。这时郑州城内之敌十分惊慌,我们部队正在用木杠把铁路反过来,郑州城内蒋军坐着铁路装甲车开来了,他们发现有异样停了下来,营里派战士在铁轨外埋下了炸药包,我军躲藏在远处看着装甲车始终不敢向前开,过一会胡乱开着枪逃回郑州去了。   我父亲担任连指导员除负责打仗外,还要抓部队执行政策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领导抓的紧,部队教育深,口渴了战士们不会轻易去动手摘梨子、苹果解馋,一天解放一个县城,民宅里桌上放的金条、金元宝,战士也不会拿去发洋财或私藏,部队住在许昌满街是香烟铺,战士不敢也不会去要,只接收商界慰问,由团里统一分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人人都很自觉执行,不拿群众一分一毫。   1948年4月30日到5月7日,中央书记处讨论初步设想,把一、四、六纵打到江南去,把战争引向敌占区并已组织好渡江先遣支队,粟裕同志考虑再三,几个纵队渡江调动不多,国民党部队还是留在内线,在中原战场寻机打几个歼灭战以扭转战局。他为了在书记处讨论时通过他的建议,他找来朱老总说明建议利弊说明再三,朱老总表示可以转达在政治局讨论,这是粟裕同志高风亮节冒着被批评、被处分、右倾怕战的危险,几次三番陈述自己的观点,政治局讨论再三最后采纳了粟裕同志意见。   1948年5月13日,朱总司令还接见一、四两纵团以上干部,粟裕等同志陪同参加接见,会上朱总司令对一、四纵光荣历史作了肯定。自主力红军北上,陈毅、张鼎丞、郭子恢、谭震林、粟裕、叶飞同志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英勇作战,艰苦奋斗保存革命基本力量是难能可贵的,新四军在苏中、苏北、山东作战也取得了伟大胜利,这些都要发扬光大,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思想,有人说国民党部队为蒋介石打仗,我们都是为人民打仗,毛主席和我都是为人民为士兵服务,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是人民子弟兵么。还要加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还要执行党的政策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听说你们在口原开仓济贫分浮财,可不能侵害中农利益,要团结农村大多数,听说你们对新五军很头痛,一天到晚跟在你们后面打枪打炮,我替你们想一个办法,要玩笼灯把新五军拖累拖垮,把这个大鱼吃掉,以扭转中原战局。14日,朱总司令召集一纵连以上干部和贫下中农代表开会,朱总司令要求用玩笼灯吊大鱼的办法,拖累拖垮敲掉新五军这个王牌,朱总司令还要求部队战斗骨干学习战术动作,他还介绍了这次攻打石家庄,亲自召开班长战斗骨干攻打石家庄战术座谈会,会上谈经验教训要求大家,打仗要讲究战术减少伤亡。听了朱总司令报告以后上下形成一致认识,一定像吃掉74师那样把中原王牌军新五军收拾掉,这样才能扭转中原战场战局。   1948年5月27日,一、四、六纵队南渡黄河,重返中原战场,此时兵员得到补充,武器弹药得到了补充,部队政治觉悟大大提高,军事技术进一步提高好比猛虎下山,冲向中原战场。中央为了统一中原战场,部队领导早在打沙士集以后,调陈毅司令员到中原局中原军区去工作,中原局以邓小平为书记、陈毅为第二书记,中原军区以刘伯承为司令员,陈毅为第一副司令员,统一领导指挥,陈赓、谢富治兵团、陈粟兵团、刘邓大军在中原形成品字形,互相配合作战解放人口3000万。中原野战军番号在淮海战役后撤消,在这之前叫二野、三野野战军成立五人组成总前委,领导二个野战军统一行动,“得中原者得天下”谁掌握中原战场谁就能取胜,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共 547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5)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