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冰心】体检(散文)_2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00:02

退休的生活比较单调,头脑中再无人事和工作的压力,一种怅然的解脱仿佛是刚逃离悬崖边的险境,有很长时间的不真实感,半年后才慢慢适应。闲散日子的标志就是能踏实地睡到自然醒,像是人生最高境界,人生得遇有今日,此生夫复何所求。

退休后的我才真正懂得什么是知足。

不完美的人生是美学的基石,眼下唯一的遗憾就是身体大不如以前,欲望渐少,心绪渐宽。虽然对魔鬼没有宽恕,但对世态炎凉有了更多的理解,看问题多了一些理性,对人生有了更多的观照。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人的后半生,拼的是健康。未来的日子里,世间再多的事情且不去管它,这后半生的生活可要自己打理好,人生没有来世。

还好,过去单位每两年有一次体检,现在又成了一年一次。因此,幸福感还是满满,身体的健康状况,毕竟与我的后半生息息相关。何况自退休后,体检都是老干部处派车来拉大家去体检中心,比上班时强多了,上班时没这待遇,就是自己坐公交或骑车去,好像是赶庙会,急匆匆,乱糟糟,心里想着是走程序,应付单位,交待自己。而现在的体检,仪式感很强,有专人安排,乘坐租来的旅游大巴,一群与世无争的闲散人,心情格外轻松,像是去旅游,更像是去听戏,享受一番吟呀唱念。

但今年的体检却有了意外的感受,不同寻常,让我闲散的心稍有震动——难道退休时我和同事的一番话,竟然一语成箴。今天我见到了一些四五十岁尚未退休的当年的同事,这些人和我互相还认识,他们也来体检了。今天是退休人员的体检日,他们怎么也来了?

还是先从体检程序说起吧。来到体检中心先排队拿到体检表和一个带有号码的手链,然后就去更衣室。门口站着的年轻女护士说,用自己手链上标注的号码,找到相应号码的衣柜,里面有一双拖鞋和一套体检服,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换上体检服,除手机外其它物品如背包之类的都要锁在柜子里,然后换上拖鞋出来。

生活挺有意思的,用手链上手表一样的号码盘对着相应号码的衣柜门一触碰,衣柜门就开了,科技感很强。我盯着柜门里叠放整齐,放在透明塑料袋里,浅蓝色丝绒睡衣一样的体检服犯嘀咕——换,还是不换?像是哈姆雷特的延宕思考,这衣服每次用完清洗消毒吗?我扭头一看,年轻的女护士也在半尺宽的门缝看我,我就问:不换衣服行吗?护士爽快地回答:行,不换衣服也可以。我就从包里拿出手机装在裤兜里,把包锁在柜子里,换上拖鞋出来了。看来大多数规矩是有弹性的,我不穿体检衣,她们也省得清洗消毒叠放。关键是我不想随意穿,这年头什么事情都要留个心眼儿。尽管如此,我还是常常上当,就像是到联通办网络套餐,无论业务员介绍的怎样诱人,出门后我知道自己又上了一当。没办法,谁让你要活在这个年代呢?当然比兵荒马乱和大灾荒年好多了,没准后世的史学家还说现在是繁荣盛世呢。

闲言少叙,还是把那些检查程序一项一项过吧。现在有了网络,在排队等待时大家可以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个人空间很惬意舒适,也有私密性,就像是上天恩赐的心灵朋友,让我不再孤独。

抬头看到满眼都是没换体检服的人,看来我还是随主流了,心中很是坦然。忽然看到人群后窜出个怪物,像是一个精神病人跑出病房,一身浅蓝色睡袍样的体检服,顶个瘦干黑焦炭般脑袋,尤其是那细小的眼睛忽闪忽闪,就像是寻找仇家要咬一口,吓得我一激灵,仔细一看,原来是被人们形容是站在小车顶上撒尿的人——前台长的司机,现在风光已不在,但为了维护当年的居傲,只剩下狠着眼神看人了。无论是谁,在体检中心穿体检服的就像是个另类,长相表情再诡异点就像个怪物。

忽然有人喊我,我一看是王佳,他说记得我吧?我是王佳。我说:“记得,还能把你忘了?你也退休了?”“没有,我还没到时间。”“那你怎么今天来体检,今天是退休人员体检啊。”王佳笑嘻嘻地说:“唉,我没退休,就和退休一样,待岗在家,不上班。”“你待岗?你今年多大了?”“我四十六了。”“我记得你是有职务的啊。”“是,我是带职待岗,啥也不少,就是不用去上班。”接下来王佳兴奋的说:“今天我来了看到的人大部分都认识,有一种亲切感,现在我去了单位,一个人都不认识。”好家伙!我才退休三年,单位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啊!我问王佳:“你才四十六岁,还有十四年才能退休,你就这么在家坐十几年?说不定你还能赶上延迟退休,那你更要在家多坐几年啊。”不能!王佳心有成竹的说,要早点办退休手续,不然连退休金也领不上了。我说为啥呀?王佳说,你看现在自媒体这样多,哪天咱们就不行了,得早点作打算。他的话我觉得有点杞人忧天,毕竟是国家媒体啊,国家一定有转型发展的策略,到时候会有各种新政出台的,哪能让主流媒体失踪。但他的话却也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天的主流,明天就可能是支流了,或许还成了逆流了,说不准。

记得我未退休前,王佳可是红得发紫,他的父亲是这个城市一名小官员,神通广大,在这个城市能呼风唤雨。他父亲的老同学有个高中毕业的小姑娘,考不上大学就想找份工作当电视台主持人,找他父亲帮忙照顾一下,当然也没少给他钱,这年头没钱什么都是假的,他满口答应一定好好照顾,一直照顾到床上去了,当然小姑娘也真当了主持人,主持一个做饭炒菜的栏目,用嘶哑尖细不标准的普通话:“大家好,我是小洁,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个宫保鸡丁……”后来这小姑娘和王佳通过“招聘”又一起来到我们台,主持一个文化栏目,介绍成语及故事,买本成语书,照猫画虎写几句,配上书中的图,就是一档栏目。不仅如此,还身兼栏目主编、主持人、撰稿、制片人,挣老了钱了。王佳当年也就二十来岁,还没结婚,正在上函授大学,由于父亲的关系,就进了我们单位。一边上班,一边听课,一年多函授大学毕业了就当了科长,再过一年多又当了副处级领导,现在居然待岗了?居然认不得现在单位的人了?居然像他这样待岗的人还有许多?居然就在家坐着不干活,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年终奖样样不少?不是你不懂,是这世界的变化真的太快了!

曾记得我刚到这单位时,台里播音员的录取标准除长相和声音外,最重要的一条是出身要好,要根正苗红,即家庭出身必须是贫下中农。记得那年头我要结婚,就要到单位开介绍信到民政局领结婚证,单位领导说要派人到女方单位调查政审,看是否有政治问题,否则是不批准结婚的。从这点来看,那时的政治空气紧张可见一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时的人心情还算好,因为没有竞聘上岗和下岗的说法,每天乐呵呵的,干群关系颇为融恰。人们工作也积极,遇到一个急事加了一晚上班,第二天准能看到有人头上扎了一块白毛巾,一副火急火燎的步态,见到人就说昨晚怎么怎么累死了,但是没办法,谁让我碰上这事呢?说实话,我也加过班,但没有这样夸张显摆,就是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我知道这些人都是领导身边的红人,为日后提拔表演的苦肉节目。后来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播音员就是科班出身的了,但主持人有些就从歌舞团里找,年轻漂亮,普通话好就行。再后来就更杂了,有歌厅小姐,有火车上认识的女孩,有某次活动中发现的野班子礼仪模特等等,总之是五花八门,广开才路,领导看上就行。当然也是通过公开招聘的考试,但社会上流行一个词叫“萝卜招聘”,你懂的。

等我临退休前,单位的人员急速膨胀,每届领导来了都大量进人,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凡是挣钱的部门这些人都去,许多人我都不认识了。只是看到许多新来的年轻人都挺横,看人的眼神都不怀好意,一问是某副主任的外甥,某主任的小舅子,小姨子等等。更让人气愤的是,那些管我的顶头上司和上司的上司,见了这些人都客客气气,那亲热劲比自家的亲人都亲。部门开个会,就好像是开家庭会一样,这些人打情骂俏,勾肩搭背,旁若无人。但这些人善耍变脸戏码,一转身就变副模样,板着脸恶言恶语训斥干活的下属,像个滑稽小丑,但他们自认为是大美,互为攀模,推陈出新。不过他们不敢训斥我,因为我从不巴结他们,见到他们也没媚态,我的正气相反还得到他们的表面尊重,只能在暗中排挤我,我也没办法,就想早点退休。以前凡是台里的重大纪录片拍摄任务都有我参加或领衔,因为要参加全国评奖,评到大奖是台里的荣誉,也是领导的脸面。我是纪录片编导、摄像、撰稿、制片,拍摄的纪录片多次获国家大奖。后来就不一样了,评奖变了味儿,只要和评委搞好关系,就能拿到奖,这样就可以不用你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都能去拍纪录片,经费还高,也能把奖拿回来,尽管那片子不能看,但滥竽充数地播出、提拔、评职称还是可以的。

过去每年要更新栏目,台领导班子要开几次会商量新栏目的名称、宗旨、内容、形式等等,我作为专业人员也特邀参加会议,谈谈美学方面的事,如:片头设计,音乐,场景布置,服装道具等等,然后再模拟试验,做出样片,请领导和专家反复审看,最后才定下来,再提前预告,元旦推出新栏目。那时我很忙,经常在北京和许多国家级的文化名人来往,为了台里的事业。到后来,换了新领导班子,要换新栏目,也不开会研究,就是发个通知,让大家提建议,新设什么栏目,写出具体方案,如通过审查认可,谁的提议就让谁当栏目制片人。说实话,我知道新班子没有专业水平,想不出好点子,就知道怎样当官摆谱,当然还有利益。我那时傻呼呼的还写了两个方案,结果一个方案的名称被他们换了一个字,就成了他们的了。另一个方案让我先干起来,等我费劲费神的把它弄成名牌栏目后,他们派了一个制片人来管我,审查我的节目。最气人的是,费了几天工夫制作了一周播出的节目,介绍著名演员上官云珠的一生,那制片人一句:我不喜欢上官云珠。就枪毙了,让重做。我气不打一处来,就找到上级领导申诉,结果她又不承认说了不喜欢上官云珠之类的话,进行了小儿科式的诡辩。

现在混日子,尸位素餐,胡折腾倒成了主流。一些人在大众场合见了领导什么话也敢说,有一个女记者兼主持人就在大庭广众下赞美领导:别看咱们的头儿五十多了,还是神情饱满,气宇轩昂,让许多少妇春心萌动。那领导也回答得妙:动动好,动比不动强。管我那女制片人见了女上司就大声说:咱们的才女来了。那女上司一脸笑意:你也是才女啊。周围堆起一片笑脸和谄媚的叽喳声,其乐融融。记得有次台长说了一句什么高见,办公室主任就夸张地弯腰弄姿,同时拉腔拽调大声地发出赞叹:唉呀,高啊!实在是高啊!我就是再活一百年也想不出这高招啊!我算是死心塌地的服了!(试着用方言土话把这句话说一遍,一定饶有情趣)

我退休时说,像这样下去,两年后,这单位就会够呛了,没想到被我一言成箴。现在单位的许多人都忧心重重,想早点提前退休。你想啊,一茬一茬领导轮替更换,每一届领导都在进人,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嘛:事业单位都成了机关的家属院了。从上到下,但凡有点头脸和办法的人,都能弄进来几个人,我的部门女副主任就把她的妹妹、妹夫、侄女、侄女婿,同学等都弄进来了。单位的人员性质构成复杂,可以分为:全额财政拨款的(俗称全额吃财政的),半额吃财政的,人事局备案但自筹资金的,台聘的;部聘的,栏目组聘的。在饭碗的牢固程度上来说,一级比一级低,但从收益上来看,全额财政拨款的人并不比其他人高,因为那些新聘的人都会安排挣钱多的工作,或者这么说吧,定岗定编时就给他们的岗位定了高收入。以前还不敢太离谱,除正常收入外,奖金还是差不多的。后来实行了计效工资制,就给自己人定的计效工资比一般人高两三倍,你不服气就不聘你,让你走人。所以单位的人越来越多,养活起来就是一件大事。因于此,只要是能拉来广告收入的节目就是王牌,娱乐至死就风靡社会,至于提高全民整体素质的电视节目就寥寥无几,因为收视率低,没广告收入,是赔钱货。

问题是这么多媒体都要靠创收养活自己,都去拉广告,哪有那么多钱?能在国家级、省级、市级媒体都做广告有实力的企业不多,一般情况下只能在价格和数量上竞争了,所以有一段时间广告满屏幕,人们调侃说,是广告节目插播电视剧。一直到广电部下了硬性规定,才有所收敛,但假专家卖假药的节目都挪到了白天和半夜,总要养活自己吧,所以上面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产生恶劣影响了,才查禁一下。这还是要感谢互联网,自媒体的挑战,所以说将来互联网是现行媒体的终结者,是一种必然。这一点从国家层面也看到这一点,目前的对应手段是改革,有个名词叫“制度创新”,这是一个万能的词汇,会让许多地方媒体存在认识误区。近些年来,传统媒体遇到了空前多的问题,互联网及自媒体带给传统媒体的冲击,主要是收视率的问题,我就有多年不看电视了。传统媒体的这种焦虑,主要体现在经营创收方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还是一个拙妇呢,可想而知其压力有多大。很多传统媒体都开始了制度创新,走上了所谓的“媒体融合”之路,希望可以借此获得新生。所谓的“媒体融合”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形式大于内容,用于工作汇报和成绩展示。媒体融合是件好事,是对传统媒体传播方式的一次变革和创新,但是在中国,最麻烦的事情莫过于歪嘴和尚把好经念歪了。

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奥卡西平能治好癫痫疾病吗西安那个癫痫医院好癫痫病需要终身做医治的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