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木马】牛群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02:35
牛群(散文)   刘成章      苍茫的加州原野。   先是绿地和花园交错着的建筑群,继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葡萄园,再下来,就很有些非常原始的意味了。怎么说呢?好像哥伦布还未出世,星条旗更未招展,自然,丰饶的金矿还都原封不动地深埋于地下。没有庄稼,没有菜田,到处都荒着,荒草一片一片,自枯自荣。一只不知名的小鸟远远地飞来,落到灌木的枝条上,枝条晃了晃。山,原,谷,崖,树,河流……一切都仿佛处于黄褐色的蛮荒状态。只有将风景一劈两半的高速公路,才发出汽油、钢铁和橡胶的呼啸和闪光,展示了些许现代文明。   忽然,原野上有了一些黑色的斑点。但你还没明白那些斑点是什么,汽车早已迎来一个奇幻之景:整个原野都撒满黑色。   是些什么呢?好像谁从高高的天上,哗啦啦地倾倒下满地黑豆,又像谁从远远的地方,突然赶出无数黑色的斑蝥或者蟑螂。它们,究竟是些什么呢?   广阔的原野,到处黑漆漆的,黑得触目惊心。   只有树是绿的。只有天是蓝的。只有太阳是红的。除此而外,原野上的草,石,土,塄坎,以及起伏的山坡,全都成了浓酽的墨汁。   像些什么呢?也许更像到了特大的露天煤矿,这个煤矿采掘既烈,运输又不畅,遂使亿万吨的黑得起明发亮的煤炭,统统地堆放在那儿了。   但终于看出个眉目了:它们在动!是活物无疑了。比羊高大;比猪魁梧;比驴和马都肥壮。有黑的;有黄的;但以黑的占了绝大多数。   啊,牛!   居然是牛!牛居然可以排开这么大的阵势!   这些牛如果是一些劳工,它们应来自多少工厂?这些牛如果是一支军队,它们应是多少个排?多少个连?多少个营?多少个团?   好壮观、好浩荡的加州牛群!   在中国长大的人,谁没见过牛呢?可是,即使是在中国常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谁又一次见过这么多的牛呢?翻寻记忆中的青山,青山隐隐,笛声悠悠,牛总是一个两个孤独冷清地活动在青山里和笛声中的。回眸全部中国历史画卷,无论是牧童的遥指还是鲁迅的横眉俯首,隐含的都是这样的景象。无论是《创业史》的各章节还是当代文学的散发着油墨香的无数纸页,廖落的牛蹄都不会踩没多少字迹。我们所见过的牛群,只要有几十只,几百只,已经是很大很大的了。   可是看眼前,看这儿,牛,竟覆盖了东南西北,全部视野!仅卷舌揽食的,应是好几千了;仅甩尾赶蝇的,也应是好几千了;仅以蹄踢土的,也应是好几千了;仅撒尿拉屎的,同样应是好几千了。有立的,有卧的,有鸣叫的,有沉默的,有正在产崽的,有想啃树梢的。牛,好几万头牛,一头头身躯匀称健壮,皮毛光洁润滑,它们如同黑色的火焰似的,燃烧在这片土地上。应该说,它们所展示的,是最灿烂的当代文明之一。   看不见人,只有牛;看不见房舍和栅栏,只有牛。这么多的牛,真叫我无法想象它们饿了时怎么吃,冷了时怎么住。我更想象不来如果遇上响雷闪电,或者虎狼来袭,它们因受惊而炸了群,乱了阵,一头头狂奔乱跑起来,可该如何处理。   遗憾的是,我们需要赶路,无法停下来作深入采访。   我看见,一头黑牛的腹下,鼓鼓的袋子似的东西,是两个大奶。一只和这只黑牛同样黑的小牛,把稚嫩的小嘴唇凑了上去。黑牛回头看了看。   那边,大概是一头公牛吧,它很嘹亮地叫了一声。风携着它的声音,传了过来。其实传过来的不只是一种东西,只要稍加留意就知道了,那是空气中弥漫的带着草味、粪味和臊味的牛的气息,并且已经钻入车内。尽管,那牛群离公路起码还有百米距离。   我们的车子停下来了。我想照一张相。相机对着我,我回头看,我被衬托于黑色的背景之上。黑色的背景有如黑色的海洋,无边无际,滚滚滔滔。而在那闪闪烁烁的黑浪花的上头,是密如森林的牛角和牛耳。这张相一定会照得很好,我想。   重新上路的时候,我想起,就是在这儿,曾经发生过无数粗犷的故事。好莱坞因大汗淋漓地捡拾这些故事,也使自己的银幕粗犷起来。小木屋。酒。时起的阔笑。爱情和仇恨。划破黎明的枪声。前蹄跃起的马的嘶鸣。……那是牛仔的天下。霞光照红牛仔的身影。可是现在换了人间。   现在,牛仔的子孙们——农牧民,形单影只,成了星条旗下的稀有人群,他们只占总人口的1.8%。然而,这1.8%却是钚、铀之类的奇特金属元素,他们所发生的热核反应,不但轻轻松松地养活了整个人口,还成了出口的常项。而眼前这无比壮观的牛群,应是热核反应的象征物了——是发着热,带着响,迸散开来的滚滚黑云。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癫痫吗郑州癫痫病该怎么治疗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有什么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