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相遇的季节,是你向左还是我向右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2:23:34

   (一)
   整个过程都没有出错,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2015年农历七月初七,新历八月二十,别人在浪漫,而我在相亲。
   奉母亲大人的命,我蹬着那双从淘宝淘来的十公分的高跟鞋,挎着那个在夜市和商贩以六十块钱砍来的LV高仿包包站在那个挂着云南过桥米线招牌的大门前。
   没错,那就是我的相亲地点。
   看着眼前的米线店,我狠狠地把快要吐出来唾沫咽了回去,相亲不去咖啡馆不去西餐厅就算了,为什么会是这种没有任何浪漫气氛的米线店?
   我在质疑,我的相亲对象是否真的是有才又有貌的传说中的海归,还是他就喜欢在这种人间烟火浓重的地方谈情说爱?
   摇摇头,无论是什么,我都不关心。
   我从包包里掏出了那支花了我三十大洋买来的的口红,对着米线店的橱窗嘟着嘴巴开始画,画完了还用手理了理头上的假发顺便在检查一下粘上去的假睫毛牢固否。
   火红色的毛发,连我自己看了都恶心干呕想吐的烈焰大红唇,还有那浓到可以吓死鬼的烟熏妆,一切准备就绪。
   在踏进那家米线店之前,我还往脖子上挂了从祝卿苔那里抢来的说是在阳光下会闪光的饰品,手腕上套上了十块钱两串的佛珠,我满意看着自己的那身“打扮”,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只记得我妈说他穿的是素色的针织衫,至于暗号什么的我早就忘光了,我的目光瞟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那个身影,除去店里那些三五成群,两两配对还有哪些大爹大妈以后,百分之百就是那家伙无疑。
   看起来还人模狗样的,我驻足沉思,那背影还挺迷人,不过从去年到现在母亲大人给我塞来的相亲对象少说也有几大卡车,可要么就是瞧不上我,要么就是我瞧不上人家,只是苦于母亲大人的威淫,这种无聊的游戏还得继续。
   锁定了目标我就抬腿走了过去,但很快的我又退步回来瞅了一眼柜台旁边那个专门用来摆放佐料的大桌子。
   眉毛上挑,我又生一计,伸手从佐料瓶里抓了把蒜泥就往嘴里塞,末了还混着唾沫咀嚼,吞下。
   “哟嚯,小哥,让您久等了呀!”我扯出我这辈子最最最嫌弃的嗓音然后伸手搭上那人的肩膀,趁着他转过头来看我的时候眯着眼睛朝了呼出一口臭气。
   隐约看到那人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更好嫌弃的转过身,我得瑟地坐到了他的对面,约会不守时,加上那把蒜泥的威力和我这“迷”死人的打扮,这次相亲怕是又黄了。
   我从兜里掏出包万宝路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大大咧咧地翘起二郎腿然后摸出打火机把烟点上。
   革命快要成功,本小姐就要解放,整个过程我都没有看对面的人一眼。
   深吸,慢吐。烟雾一圈圈的,腾空而起。
   “金融融,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吃药?!”
   低沉的,圆润的,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乍起。
   纳尼?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神经都被利剑挑起,睁大眼睛看到眼前的人时不禁拍案而起,为了掩饰心底那并不明显的酸楚和表面上的慌张,我当即把声音提高了八度。
   “你TM的才是没吃药,你家到我家不过两分钟的路程,你是闲得胸闷气短来找我消遣?”
   横眉竖目,我觉得自己的气血在上涌,马上就要冲破天灵盖,然后暴毙。
   “容我提醒你,我们已经有四年没见过面。”
   那人一脸的云淡风轻,我怀疑他的面部肌肉要么坏死要么抽筋,总之不该是这样的平静。
   “你……”我被噎得气结,随后就是起身蹬地而走,我和他哪止四年未见,分明就是四年三个月零十一天!
   “下午四点半,华殇影城,不见不散。”
   身后的男声悠悠传来,而我只有一个想法,回家,找金夫人拼命。
   这辈子,我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出这么大的洋相。
   陆升,好久不见。
   我只是没料到那个人,会是你。
  
   (二)
   前者红了脸,后者红了眼。
   我眼冒冷光杀气腾腾的蹬开家门时,客厅里静悄悄的,连个鬼影都寻不到,我踢开脚上那双鞋箭步走到金氏夫妇的房门前抡起袖子开始用力敲打。
   “开门!”我的狮吼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只可惜,无人响应,我得到是沉默,金夫人早就料到会有这出戏所以逃之夭夭?
   我颓然地打开房门一屁癫痫发作前兆股坐在床上,金夫人何必如此费力的撮合我和陆升?
   有些人,是任你如何努力也无法触碰的遥远,陆升之于我,便是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我起身拉开了窗帘,不知是下意识还是怎的,我抬头看了眼对面那栋楼,三楼朝南的那间屋子,是陆升的小窝。
   几年未见到,他的轮廓更是深了些,我竟然没有勇气在他面前多逗留几秒,我分明记得,在他出国前我们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开口讲过话。
   我沉思,我默然,还未等我从脑海里再导出那些关于他的记忆,被我随手甩在床上的电话就闪着亮光呜呜的震动了起来。
   我抓起看了一眼,想挂掉,却又鬼使神差的摁了接听键。
   “融融,我听说陆升回来了,你能帮我联系到他么?”电话那头的声音清脆,动听,是纪佳瑶,我高中的同桌。
   不知道是不是声波里传来的带着期待的声线感染了我,我扯开嘴角一张口就是,“华殇影院,四点半,不见不散。”
   我觉得胸口憋着股气,堵得我慌,所以我不知道后来纪佳瑶都说了些什么,更不知道什么什么挂了电话,我只知道后来我拨通了祝卿苔的号码,八点半相约加勒比二,不见不散。
   陆升,纪佳瑶,四点半,华殇影城。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那些乱七癫痫患者的行为障碍有哪些八糟的字眼,我觉得,我想掐死自己,要是祝卿苔知道我这么找虐指不定会给我几拳。
   可是啊,我就是那么的神经错乱。
   在夜幕降临之前,我去了华殇影城,可惜我只是在门口转了几圈,没有看到陆升,更没有瞅见纪佳瑶。
   浓情否?蜜意否?一切的一切,我都无从得知。
   祝卿苔在加勒比看见我的时候两眼明显放着光,她飞冲过来差点将我扑倒在地。
   “你这是衰神附体还是见鬼了啊?”祝卿苔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几眼,并没有因为我印堂发黑而打算放过我。
   我无意与其纠缠,绕过她要了几瓶鸡尾酒坐到了角落的沙发里。
   “你放不下他!”祝卿苔一针见血,她跳到我身旁想寻找些蛛丝马迹。
   我沉默,并没有否定她的说法。
   几年前的那一天,我也是这样,魂不守舍,神游四海。
   那是个夕阳斜照的傍晚,我吃过晚饭走进教室便看到端坐在位置上看着什么的纪佳瑶,她看得及其入神,以至于我走到她身边她都没有察觉。
   “看什么哪?”我一把兴奋地抢过她手里的东西,精美的纸张配上肉麻的话语,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情书。
   我踩到椅子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我并没有留意到下面拉住我衣摆的人则是一脸慌张,她急切地想要抢走我手里的信笺,当我感叹字迹熟悉又在右下角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时竟觉得五雷轰顶,我能感觉的得到自己僵硬了的面部表情,一股冷水浇得我从头到脚全是凉意。
   陆升喜欢纪佳瑶,那是我所能总结的所有信息。
   “你喜欢他?”我跳下椅子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嗯。”纪佳瑶低头应了声,她没有抬头看我,我散乱了的目光也没有看到她闪躲的眼神,只是她的话语却比我想象中的要坦诚,就算我早就有所察觉,但是这一刻,我还是心惊了些许。
   她说,她喜欢陆升,一直都喜欢。
   好朋友同时喜欢同一个男孩,这种满大街都是的烂俗剧情居然也落到了我身上。
   我把信笺交还给她,嘴角还带着微笑,心里滴着血,没人知道我那刚发芽还未茁壮成长的情芽已经先天夭折。
   晚上,下了自习等着门口的陆升给了我个温暖的弧度,可是我没有办法扯开嘴角,我只能识趣的把他们两个甩在身后。
   我看不到陆升的表情,我只知道我和他之间,已经隔了一个人,那是永远都无法跨越的鸿沟。
   纪佳瑶和金融融,遇到爱情时,前者红了脸,后者红了眼。
   看似敢爱敢恨的人其实怂得不行,我没有勇气去争取自己想要的幸福,我并没有把握改变陆升赋予我男人婆的看法,我宁愿就这样消失,保留我那可怜又搞笑的自尊心。
   可是后来的后来,我以为已经夭折了的情芽却还是在黑漆漆的地方快速的生着根,发着芽,只是啊,它见光就死!
  
   (三)
   命运就是这样,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
   我金融融有个坏毛病,不喝酒还好,一喝酒就发疯。
   我不知道自己那一晚到底喝了多少,祝卿苔看不过去想要抢走我的酒瓶还被我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后来的后来,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跳上椅子唱歌,用祝卿苔的话来讲,我是逢醉必吼,撕心裂肺,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会被我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我依稀记得,在醉的不醒人事之前,我吼了句:我爱陆升!
   我爱陆升。
   后来才感叹,还好主角不在,不然得多糗啊!
   多年前,在纪佳瑶收到陆升的表白信后我就渐渐地淡出了他们的世界,我还没有伟大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女孩子你浓我浓,在得到我几次毒舌和冷眼后,陆升上学不在等我,而我,也没有了免费的单车后座。
   我承认,我骨子里是个极其纠结和别扭的人,所以直到高中毕业,陆升出国,我和他之间也没有过只言半语。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头痛欲裂口干舌燥,我抓起手机对着祝卿苔就是一番严刑逼供,听完那人支支吾吾的一叙述,我总结出以下结论:
   金夫人打电话查岗,得知爱女泡夜店便遣陆升同志帮忙寻女回家?
   我摇头,这金夫人已经走火入魔了。
   时至午旬,我打算去面包屋换金氏父母回家吃饭的时候意外见到了陆大公子,他穿着工作服忙前忙后,扯开的嘴角将他那两排大白牙暴露无疑。
   我把金夫人拖到一个无人的角落,低声问:“妈,陆升受了什么刺激?”
   金夫人看我那眉头深皱的模样给了我一拳,“人家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他下个月就要结婚了,现在学做蛋糕呢!”
   结婚?
   和纪佳瑶?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承认,我很难过,陆升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我扯开嘴角苦笑了下,可当我看见陆升嘴角的酒窝在我眼皮底下晃悠我突然就释怀了,爱一个人,是成全,不是占有,尽管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占有他。
   “妈,”我突然拉住身旁金夫人的胳膊继续道,“我以后一定不再胡闹,我要好好相亲,争取把自己嫁出去!”
   “你呀!”我以为那个恨不得把我的照片拿出去到处张贴招亲的人会发出一种朽木可雕的感叹,却不料她只是轻轻地敲打了下我的头,言语里有藏不住的宠溺。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那张曾在梦里出现过千万次的面庞,他是真的要成为别人的新郎了呢。而我这等大龄剩女,还得在相亲的道路上再奔波一番。
   执念一旦消失了,那相亲是不是也会相对容易些?
   “啊喂,新婚在即,打算要什么礼物?”我蹦到陆升面前,假装毫不在意,云淡风轻。
   “嗯。”陆升低头,他煞有其事的想了想,“人来了就好。”然后冲我一笑,继续忙活了起来。
   “去!”我冷哼了声给了他个大白眼,分明就是看不起我这等无业游民啊!
   可是为什么,我会那么的难过呢,再也没有等待的理由,胸腔里只剩一个窟窿,我用手捂住,似乎那样可以减轻些许痛楚。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都能看到陆升在我家的面包屋忙前忙后,陆家也开始纷发请帖,添置各种结婚用品,我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咔嚓咬了口大苹果,若是电视剧的话,一定会有人给我心里的想法配音:结婚真麻烦。
   可是装出来的云淡风轻,只能骗骗别人,骗不了自己。
   陆升拍婚纱照的那天我莫名其妙的被他扯进了婚纱摄影城,让我去参观他们郎才女貌与否?
   说实话,我不干!
   见我抬腿就要走,陆升伸出手臂用力拽住了我,他一发力,我原本就轻飘飘的步伐马上就失去了平衡跌进了他的怀里,他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脸上,那双深眸闪着亮光,似玩味又似认真的声音想起,“你走了,我和谁拍婚纱照?”
   “你陆大少想和谁拍就和谁拍,关我屁事儿啊!”我愤怒,大力挣脱了他的怀抱转身就走,可是走了几步就发现不对劲。
   其实,刚刚陆升的意思是,他要和我拍婚纱照?
   等等,我血液倒流,心跳加速,我必须确认我不是幻听。
   “你承认了你爱我!”我刚转身就看到陆升邪魅的扯开嘴角,他继续向前盯住了我的眼睛:“我一开始还不确定,直到那晚你喝醉了,趴在我背上告诉了我那些关于你的见不得光的秘密,可是怎么办,我也爱你!”
   看着陆升眼里浓浓的柔情,可是我就是那么的煞风景,“那纪佳瑶呢?”
   我承认,我是在吃醋。
   “当年我鼓起勇气写了封情书让她转交给你,可是,我一直都没收到你的回信。”陆升撇撇嘴,言语里尽是委屈。
   听到陆升的回答我突然飙出了股热泪,那么多年了,还好,我坚持着。
   还好,我们没有错过。
  
   (四)
   尾声:
   我不知道之前陆升在华殇等到纪佳瑶会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他怎么搞定纪佳瑶,所有的所有我都不想深究,过去了的事情就当云烟,该散的就让它散了,所以,在纪佳瑶再次出现的时候我没有扑上去问她为什么。
   为什么让我等了那么久,让我差点错过了他?
   年少的心,敏感而又多疑,而这场三人行,总要有个人退出,不管是她还是我,总有人要受伤。
   她最终送上了一句对不起,我回她一个拥抱,在那场相遇里,我和她都选择向左走,恰好遇到了从右边走过来的陆升。
   【注:笔名星河犁梦(L格儿)】

共 483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