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农民工的心酸(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2:09

【一】

每年春节过后,我便会撇下妻儿,背一个简单的行囊,沿着村口那条狭窄的土路走向城市。土路上,留着多少或深或浅,若影若现的脚印,诠释着人们从农村走向城市,从城市回归农村的酸甜苦辣。

城市,喧闹而繁华,却没有一张我熟悉的脸,没有一双让我倍感温暖亲切的眼。无依无靠紧紧攫住我的心房,从心情到环境——陌生!陌生!它不是我们的家园,只是我人生旅途中一个又一个的驿站。我穿梭在不同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匆匆忙忙,从早到晚,在风雨中,在烈日下付出勤劳与汗水。城市在我长满老茧的双手中一天一天变得靓丽起来。可熙来攘往的人流中,没有谁会在我面前驻足,给我一声嘘寒问暖?

在城市,我们农民工永远是被人们遗忘的一族。我们不奢求城市给我们鲜花和赞歌,我们只想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改变我们的生活,还有儿女们的梦想。

城市的人啊!当我拖着一身的尘埃和疲惫从你们面前走过时,你们脸上流露出的那种鄙视与不屑,令我背入锋芒。我,没有你们优越的生活、高雅的气质、浪漫的情调、前卫的思想。我也不停地梦想着能生活的如你们一样呀!可我是一农民工,和你们生活工作的环境不一样呀!

年轻的人啊!当我攥着那一沓儿充满汗水味的钞票时,心中满是惆怅。而你们却在叫嚷着:“知识无用,大学生不如农民工。”你们只看到了我手中那一点儿微薄的钞票,我每日付出的艰辛,你们能体味个中滋味吗?

苦了,我望望远方。远方,有我的儿女,有我的希望!

累了,我想想远方。远方,有我的妻子爹娘,有我叶落归根的地方。

每当我独处的时候,我常常问自己:城市,与我有多少现实的意义?于是,就像许多从农村走进城市的人一样,孤独、茫然、彷徨、挣扎,却始终无法如蝶一样脱变。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想要的结果,是不是只是一个幻想?我在那遥不可及的梦想中迷惘,满怀伤感和叹息。可当我叹息的时候,快乐和幸福,却从我身边悄然而过。当我想伸手去抓的时候,它们已了无踪迹。于是,我只有蜗居在简陋的工棚里,默默地想念那来自远方的家的温馨和来自妻子爹娘温暖的嘘寒问暖......

我知道,妻子爹娘每日都会为我敞开家中那山古老的门等待着我,我的归来,即使我们在外混的落魄如丐。

我知道,妻子爹娘每夜都会为我点亮屋中那盏柔和的灯,即使我在黑夜没有迷路。

家——就是这扇永不关闭的门,每时每刻都在等待着远方漂泊的人归来!

家——就是这盏永不熄灭的灯,每时每刻都在为远方漂泊的人点燃心中的希望!

家——就是那根拴在漂泊者身上无形的绳,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无法走出家的牵绊!

家——就是一间为漂泊者免费的旅店,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去补充能量,然后再次向前!

家——就是我永远温暖的巢、坚固的山。妻儿爹娘,就是我生命的信念永不枯竭的泉!

有他们在,我还有什么好郁闷抱怨、自卑自怜、自轻自贱的呢?我要在城市里敞开心扉,大声地歌唱,爽朗地豪笑,努力地工作,勇敢地争取!

【二】

一日工地没活,我一番洗漱后换上一身比较体面的衣服走出了工棚。来到街上,看着这座美丽却又陌生的梨城,摸着兜里少得可怜的几张零钞一时不知该可去何从,便漫无目的地瞎逛。

路上,车来车往。身边,行人神色匆忙。我,寻不到一片熟知的地方,心中揣一抹身处异乡的孤寂,于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建国路劳务市场附近。

时近中午,赤日当空。路边的树荫下或站或坐,或蹲或躺停着一拨人。他们面前放有许多小纸牌儿,上面用不太漂亮的字体写着:木工、瓦工、批墙、贴瓷砖等字样。他们或神情苍然地望着远方,或一声不响地低头抽着闷烟,或一副忧心忡忡的彷徨模样。他们的神色那样沧桑憔悴,似有百样的无奈与苦痛。我走上前去想和他们搭讪,不料马上有人围了过来问道:“老板,用人吗?”

看着他们眼中流露的那份焦急与渴望,我只有尴尬无奈地苦笑。他们哪里知道,我和他们一样。如果我穿上在工地干活的衣服蹲在他们中间就是其中一个,根本没有丝毫的差别。面对他们,忽地我感到一种可怜与无助,眼中不觉有了一丝潮湿。听他们说话的口音应该是甘肃人,心中便有了一种亲近感。(我的童年是在甘肃陇东度过的,那里应该是我的第一故乡。)在和他们攀谈中我得知,他们是甘肃西峰人,三月份从老家来到了库尔勒,可工地上活少人多工价低且钱结算不及时,干了一段时间觉得实在不划算,几个人一合计便干起了跑子(当地人对干零工者的称谓。)

“你们每天都能找到活吗?”我问。

“没准儿。现在到处是找活的人,特别是像我们这种没啥文化,技术又不是很高的农民找活更难。有时找一桩活能干几天,有时几天还找不到活。干活时遇上雇主好了还行,若摊上一位刁钻的主儿,受气不说,最后他还想方设法克扣你的工钱。出来干这种活遭罪的很!”

“那你们干嘛不回去另找活呢?”

“回去能干啥?附近没厂子没副业,我们又不会别的手艺,回去还不是闲闲的呆在屋里?可老婆孩子一家人要吃要喝要花钱哩!你能在家呆下去吗?”

我无言以对,末了无关痛痒地问道:“你们在外这样朝不保息的生活,家里人不牵挂么?”

“你傻呀!干嘛非要告诉她们这些不好的消息呢?”

看着他们脸上泛起的苦涩笑意,我沉默,不由想起常年在外奔波搞建筑的父亲。每当他风尘仆仆的从外归来,总是一脸笑意地讲述在外所见的民俗风情、山川美景、名胜古迹,关于干活之事只字不提,仿佛外面的世界真的到处是精彩和仁爱,说的让从未出过远门的我不禁心驰神往。

于是,今年春上我辞去了小作坊里铸造的活,跟随村中十几名乡亲来到了库尔勒。火车票是提前半月从网上集体订购的,没座。上车时,我跟随着拥挤的人流从候车室里奔出来,背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奔至票上所标示的车厢。车厢前人涌如潮根本上不去,车站的工作人员正在用脚将挤在门口的人往里踹。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奋力拼搏,我终于上了车。谁知车内早已人满为患,几乎无立锥之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身上的行囊安置妥当,我大汗淋淋气喘吁吁在人挤人人贴人的过道里站定。中途内急想上厕所,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艰难跋涉才达目的地,憋得我差点儿尿裤子。从此一路上几乎不敢吃喝。经过近四十个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在吐鲁番站下了车。很多人由于长时间站立,腿脚浮肿得厉害,极乎不能行走,可我们还没到达目的地,于是赶紧买票,候车。又经过近十个小时的奔波,于次日清晨在库尔勒站下了火车。老板派车将我们一行人接到了工地,车还没停稳,领工的队长便过来催着干活。

工地是新开的,正在挖基础,暂时没电没水没火房。中午下班后,队长发给每人一个囊和一瓶水算是午饭。晚上十几个人挤住在一间七八平米四下透风的帐篷内。这样的日子整整过了半月有余,其间承包工程的大老板到工地来过几次,可他关心的永远是工程的进度,而非我们的生活。

一日,甲方监理来验收坑基,一群人站在坑基上面迟迟不肯下来,原因是下坑基的通道上浮土太厚。老板赶紧吩咐几个人将通道上的尘土清理干净,一行人这才慢吞吞的下了坑(大有皇帝出巡时黄土铺路清水净街的架势),老板拿着好烟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陪着。没人正眼看我们一下,更不用提说句什么暖心的话了。仿佛我们这群灰头土脸的人在他们眼中根本就不存在似的。当时我觉得心中有些憋屈,不由发了几句有点儿切中他们要害的牢骚,结果被其中一人听到,他义正词严地告诫我:“伙计,说话注意影响与分寸,有些话最好不要乱说。”这件事不知怎么传到了老板的耳朵里,为此我被叫到办公室里被老板和队长狠狠训斥了一顿。我心情沮丧地从项目部回来,本族的一位堂叔告诉我:“大侄子,你没出过门,不知道出门的难处。在这里我们只有干活的权,没有说话的份儿。有些话得不说就别说。常言道祸从口出,这些上帝我们得罪不起啊!”话语中透着低姿态的老练和谦卑。

从此,我开始三缄其口。日子在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动强度中继续着。每个人看起来都那样的疲惫而迟饨,似乎除了干活什么也不懂。其实,他们一点儿也不笨拙,对生活是怎么一回事,体验的比很多人都要扎实深厚。每个人给千里之外的妻儿打电话时,总是先过滤掉在外的一切辛酸,寻上三五条喜讯一如既往地报喜不报忧,即使天塌下来也一个人默默地扛着,不忍让远方的亲人为自己担惊受怕、牵肠挂肚。

原来,人在外都是这样的风尘满面,却又都将所有的心酸守口如瓶,讲给家人和朋友的,永远都是一些花红柳绿、春光明媚的故事。

【三】

已经很久没有写些什么了。是灵感枯竭了?还是思想懒惰了?都不是。每天处在到处都是砖头、钢筋、水泥的楼层上从早干到黑,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强度,确实够累够忙,但我的思想并不懒。在那几十个人挤住在一起的简易工棚里,我怎么也找不到最安静的一片空间,用最精确的文字来阐述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我的思想只能如电影片段般在脑海里回旋,很多且杂乱无章,以至于我无法抓住它进行清晰而连贯的描述和记录。于是,我的心有些悲凉而无奈。

在如今这个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里,霓虹灯闪烁的迷离,暧昧了城市的黑夜。在灯红酒绿、歌舞缠绵的诱惑下,城市中的红男绿女,神情淡漠的脚步匆忙地演绎着都市的夜生活。而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中年农民工,在一天高强度的劳累之后,在吃过永远最廉价的饭菜之后,属于我们闲暇的时间——夜来了。我们该干些什么?又能干些什么?看电视么?读书看报么?十几个或几十个人挤住在一间简陋的工棚之内,谁会为我们提供这些免费的东西,让我们消磨这段无聊的时光呢?于是,我们除了扎堆儿天南海北胡侃一通之后睡觉之外,再不然就是几个人相邀去压马路,看城市的夜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逛之外,我们别无去处。

我们没有固定的住所,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我们只是一群为生活漂泊的农民。今天我们在风景秀丽的江南建楼,明日也许就在尘沙飞扬的塞北筑路。每个城市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而高贵的。我们背着大包小包风尘仆仆而来,在为它付出了汗水之后攥着一沓发潮的钞票,神情卑微地带着浑身的汗臭和满脸的沧桑离去。没有人会记起我们,更没有人会对我们说一句什么暖心或感激的话语。

我们远离了家人和朋友,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里漂泊着讨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关注身边的民工兄弟、不要拖欠他们的工薪、要改善他们的居住和就医环境、保证他们的休息时间日益高涨的呼声中,可落到实处却是那么的艰难。城市里的红男绿女们整天在喊着自己孤独的时候,你们是否想到了我们?为了生活,我们在城市的缝隙里孤独地挣扎着,精神和情感的生活是那样的匮乏。

我们,并非完全都是你们想象中愚昧粗俗的人。我们中间有些人与那些暴富的成功者相比,并不缺少学识和能力,也不缺少勇气和魄力。但生活的贫困和人脉的浅薄,使我们的梦想和愿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的消磨蒸发飘散了。我们不抱怨上天的不公,不埋怨社会的不平。我们挣钱不容易,我们生活得很狼狈,可我们在用勤劳的双手去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和儿女的命运。我们都是家中的顶梁柱,背负着太多的负担和责任,这样的年龄和角色,已不允许我们做脱离现实的梦。

在我们四处漂泊、谋求生存的途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我们鄙视那些鸡鸣狗盗之徒,鄙视那些四肢健全的乞讨者,就像高贵的人们鄙视我们一样。我们同情怜悯那些白发苍苍的乞讨老人,我们会为他们献上我们至诚的祝福和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不会看不起大街上捡拾垃圾的拾荒者,更不会瞧不起扫大街的劳动者。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在凭着自己的劳动和能力去努力的生活着。

......

郑州癫痫治疗专科医院在哪里不同的癫痫发作症状有哪些区别呢成年人癫痫该如何做护理的工作呢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些呢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