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菊韵十五征文】彼时中秋乐满满,此时中秋泪盈盈(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8:31:19

张九龄,678—740,字子寿,唐朝大臣。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张九龄在朝中任宰相,后遭李林甫陷害,于开元二十四年(736)罢相,贬为荆州长史,作《望月怀远》。

他出于官宦世家,年少成名,聪慧过人,能诗善文,举止优雅,风度不凡,又极具自己的个性,

每年的中秋,花好月圆月,人长久,共婵娟。在张府大院,吃饼赏月,月儿圆圆,佳人相伴,孩儿成群耍得甚欢。年少的夫妻,会心一笑;年迈的父母,尽享天伦。齐家团圆,其乐融融。月光皎洁,洒下的光温柔怡人。风儿轻轻吹,蝉虫轻轻鸣,中秋夜至美。

可“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生活硬是应了这句子瞻的诗。736年,一代贤相遭奸臣排挤,被贬荆州。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不知道被贬了多久,要不是看到海面升起的一轮明月,他或许早就忘了今日正是中秋佳节,往昔的良辰美景之夜。他遥望那韶州的方向,在那儿他的妻儿与父母是不是也与他一同欣赏着这如银的月色。只可惜他身贬荆州,不能与他们一同共赏。这天隔一方的凄凉又与何人说?

子寿一袭薄衫,枯瘦的身影,望着那似水般的月光。思绪千千万,愁丝续续涌。他仿佛听到他的稚子在那轻声地喊他爹爹,他的大女在闹着他要买漂亮的衣裳,他的大儿像个小大人似的管教着他的弟弟妹妹。孩子们的吵闹声,那么近又那么远的在他的耳畔回绕;他的妻子,是不是和往常一样,坐在庭院中,和老人小孩谈笑风生,品尝美味佳肴,还是和他现在一样站在这月光下,思念着远方的人儿;而他那年迈的父母,身体是否还健朗,有没有和子孙一起坐在庭院中,赏着十五的月儿。他想,他的父母定是十分想念他了,就如他思念他们一般。

秋夜甚凉,晚风吹得子寿不禁打起来寒颤。他的宜芬会不会也和她一样有些凉意呢?他多愿自己有一双翅膀,可以飞到她的身旁,在她身后悄悄为她添上一件衣裳。依稀记得每年的中秋夜,他都会守在她的身旁,与父母孩子一起观景嬉闹。晚风习习,每当夜深,子寿都会回房拿出宜芬的衣裳,为她轻轻添上。她回眸一笑,不倾国倾城,却倾尽了他整颗的心。

此夜慢慢,思妻之心,思家之绪,悠长悠长……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潮涨潮退,子寿只身站在那石礁上,月光倾泻的那漫海都是思念白,他越发地想念他的妻儿,他的父母,他的家乡。思念如潮水般汹涌,让他不得不后退。虽是还未赏够那月儿圆,但家人不在,又有何意呢?子寿抖了抖被风吹得凉飕飕的肩膀,往自己的残屋旧室里走去。

他定是想,等我灭了烛光,褪去衣裳,好生躺在床上,便可断去那绵延的相思。可谁曾料,月儿透过破窗,偷偷地爬进了他的屋内,赠给他满地的银光,霎时让这凄清的寒舍靓丽了许多。子寿一望,一晚的愁眉总算绽开了点笑颜。但稍顿片刻,他又稍稍收紧了他那微微上扬的嘴角。这么美好的银光,他不能与他的妻儿一同欣赏,心中难免又多了几分落寞。他们说好的,他们遇见的所有美好都要与双方一同分享。

他依稀记得在他十五岁遇见她的瞬间,他就决定,今生,要把遇见的所有美好都赠予她。他此生最爱的她理应拥有这世上最好的东西。所以这些年来,他不断地努力上进,给她锦衣,予她玉食,又将这世间很多情郎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浪漫都制造给她。那时的她,受尽他的万千宠爱,是有多么幸福啊!可清高如九龄,他的不愿趋炎附势,他的直言敢谏,终是惹来奸臣谋害,被贬他乡,有心而无力再将这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予她了。

还记得当年,桃花林里,豆蔻年华的戚宜芬,由丫环撑着墨绿色的油纸伞,步履轻盈地漫步于林中。曼妙的身姿,姣好的容颜,看得子寿如痴如醉。他从未见过这么清雅的女子,步子如此得轻盈,身姿如此得摇曳,而一颦一笑又是那么得恰到好处。她仰头轻轻地闻嗅花香,身旁的丫头想摘下一枝来赠予她的主人,但却被宜芬制止了。她轻声说:“多么好的花折它作甚,留下来不仅可以给他人一同欣赏,到今夏也能结出硕果,给嘴馋的孩子解解。”侧旁的子寿听了,扬起衣袂,偷偷一笑,轻烙心中。

那是他初遇她时的情景,仿若昨日,又仿若隔了几个世纪的悠长。在荆州的日子,度日如年。两鬓有点斑白的子寿,重重地叹息。

子寿起身披起了一件衣裳,瞅见刚才褪去的薄衫还沾有露珠,便拿起薄衫将它轻轻挂起。他一人坐在板凳上,方圆的古桌上还放有一盏熄灭的油灯和一壶淡酒。子寿望着那盏油灯,不自禁地想起了昔日在月光下,他和戚宜芬一起吹灭油灯的情景。他们一起趴在桌子上像个孩童般望着窗外,畅想着他们的将来,描绘他着们的未来。戚氏像十三四岁的少女跟着子寿耍闹,或是挠他的痒痒,或是拔他的胡子,或是闹他要即兴作诗给她听。夫妻俩朗朗的笑声环绕在十五的月圆中,好生欢喜。子寿想着想着,不知泪水就这样湿了衣裳。

他是多么地想念他的妻子和家人啊!忆往昔,中秋乐满满,而如今,却是满眼泪盈盈。

子寿终是抵不住那愁断肝肠的思念情,想见不能见,心中亦是苦愁。一壶清酒一壶泪,在日里不能见,那就夜里在梦中见吧!子寿又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床上,枕着双臂,望着月光,想象着自己就在张府大院,和家人们齐聚一堂,尽享天伦之乐。他想着想着就睡了,嘴角还略带一丝笑意,甜蜜地进入梦乡。

但夜半,冷风吹来,九龄冷醒,眼望四周,空无一人,就只剩他的残躯在这残屋中。而梦中的妻儿老母,还有那满庭院的欢笑,都仅是往昔的记忆。

九龄轻轻落下伤心泪,彼时中秋乐满满,此时中秋泪盈盈。

兰州治癫痫病首选哪个医院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 ?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