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墨海】听雪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1:50
今年的小雪节气一到,忙忙碌碌的人们还来不及脱下身上的秋装,一场雪就亟不可待地飞舞在我国的好多地方,并久别重逢般地缠绵了二三天。   “下雪了!”“你那里下雪了吗?”微信和扣扣群中一片问候和欢喜之声,并时有好友上传自己用各种工具秒杀定格的雪景图片。特别是那些文学群里,古韵吟哦,诗歌溢美,散文抒情,无不给雪一个纯洁、妖娆、晶莹、静雅的定性,似一曲曲旋律飘扬着。   雪舞,不仅有着优美的舞步,还拥有着让人沉迷的旋律,有着独特的韵味。喜欢听雨的人一直认为:雨声是一种时而悠扬时而低沉的天籁之音,而我则一直认为雪花飘落的旋律更是一种独具风骚的曼妙之声。听雪,是一种恬静淡然的享受,也是禅悟人生的极佳选择。   落雪的夜晚,氤氲着沉思的氛围,雪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将夜拉长了许多。洁白的雪似从广寒宫采集了无数的月华,将夜往往点缀成为月色。独坐窗前,捧上一杯春日香茗,在茶那袅袅升腾的气息里,去隔窗听雪,既可以净化心灵,又可以领略雪的神韵。   雪小婵曾经笔舞道:“听雪,也是听心,听雪的刹那心里定会开出一朵静雅的莲花。”在洋洋洒洒的雪落之夜,在洁白的圣洁世界里,用宁静的心去凝听,去品茗,去禅悟,去凝视那绝世的天地之恋,心田定然回归本真,回归静雅,回归恬淡。   人们之所以喜爱将雪称为雪花,那是因为雪不仅具有花一般的外貌,更因为它具有纯洁温润的特性。雪花是一种无叶无茎,无干无根的花朵,它虽然没有花香,却可以与梅花相抗衡,一直与梅花争奇斗艳,不仅飘香在自然界的大地山川,更香溢中国的文化中。记得岑参曾经这样笔舞:“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既道出了雪的灵性,也写出了雪舞的姿态,更道出了雪的动感和圣洁。   喜欢听雪,喜欢在絮舞羽飞的满天风雪中,去品茗那玉树琼枝的景象,更喜欢雪舞苍穹时去领略梅花的风骨和风韵,静心地聆听雪落梅开的声音。梅香伴雪魂,雪素增梅傲,是一种清雅与浓香的纷争,又是花与非花的对抗。这种灵与神的匹敌,无不撩拨着文人墨客的那根灵感的弦,吟哦出无数的千古绝唱,使得雪梅共奏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交响乐。   喜欢听雪,喜欢在雪舞的足音里,去回味萦绕心海的那些关于雪的唐诗宋词,去玩味那些灵动而优美的诗中画面。唐代的柳宗元曾经在《江雪》中,只用了二十个字,就勾勒出一幅只有黑白相映的水墨画卷:空旷的原野山川,天地间一抹白茫茫的元素。昔日的鸟语欢唱消失在洁白的世界的尽头,纵横交错的大大小小的道路上不见一行足迹。只有一叶扁舟飘摇在一江乳白的水中,一位穿蓑戴笠的老翁,独坐在寒江正雪舞的船头,手执一柄鱼竿,在垂钓的同时,凝听着雪语。表面上的境界是及其孤独与寂寥,但让人们品读到的并非生命的渺小与哀苦,而是坦荡无垠的胸怀与宁折不弯的傲骨。恰恰是雪的舞动,雪的旋律,使得死寂的画面在留白中灵动起来,给人一个无限的想象空间。这种只有东方丝竹才能够恰如其分表达的画面音乐,充满着诗歌文化的魅力。于是,每一次听到雪落的声音,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他的诗行:“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听雪,不光是严寒的冬季,在乍暖还寒的春天,雪的羽翼同样会在苍穹下飞韵,只不过那雪是纷纷扬扬在苍青黛绿之间。韩愈,可以说是一个听赏春雪的代表:“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花作飞花。”这一场春雪自从落到韩愈的庭院后,就携带芬芳,携带古韵,一直溢美至今,成为了一场文坛上永不停歇的雪舞之声。   如果说冬夜雪落的旋律过于恬静,适合沉思,那么你不妨在白天走进雪野,去尽情享受雪落的特有风情。不用打伞,听任那圣洁的雪一片一片地飘落,飘舞在你眼前世界,也飘上你的发间、眉梢、面颊,甚至是你的双唇,一番惊悸后,定然感知那恰如红颜知己的一个个梦中之吻,些许激情,些许凉意,些许羞涩,些许眷念,些许牵挂……   听雪,需要用恬淡的心去聆听。无论是否有风的踪迹,雪总是划着优美的弧线,飞舞在各自的五线谱上。恰似一个大手笔的丹青妙手,不需任何调色板,只用一种素白的颜色,一种最朴素的颜色,便将世界雕镂得千姿百态。晶莹剔透的雪,是需要纯净的去品茗,才能够感知静雅的氛围。没有花香的雪花,却得到无数双明眸去追逐,无数双慧耳去凝听,试问天下有什么花朵能有这种与生俱来的魅力?!   也许你会情不自禁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去揽住一片片雪花,想仔细去观摩它的体态以及外形,再去聆听其花开的声音。可,无论你是多么细腻嫩白的手,它都不会怒放,因为它是开也如初、谢也如初的花,对于你的热情,它只会在瞬间化为纤细的水珠,同时告诉你它与雨、露、霜、冰一样,都是水的精灵,都来源于水的蝶变。所以,雪舞的旋律里,也蕴藏着一次次阵痛的经历。液体水在阳光的爱抚下,激情地汽化,袅袅升腾,轻盈升空,遇到冷气流再魂化为固体,随着云层飘荡,也拥有了冰晶玉洁的外貌,在某一天突然思念原乡,天女散花般舞向人间。雪如此精美绝伦,如同梅香苦寒一样,要经历磨练。   听雪,固然是一种天籁的享受,但不同的人会有着不同的禅悟或者说是感受。雪中有金人刘著的惆怅离恨:“雪照山城,玉指寒,一声羌管怨楼间。江南几度梅花发,人在天涯鬓已斑。”雪中还有宋人卢梅坡的精美诗行:“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苏东坡还预言家般在听雪后写到:“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大文豪鲁迅大概也是及喜欢听雪的,要不怎么会有这样的描写:“江南的雪,可是美艳滋润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健壮的处子的皮肤。”一代伟人毛泽东则气势滂沱道:“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听雪,不仅要领略雪舞长空时的妙曼之音,更须欣赏雪落大地后的余音袅袅。每一次与雪重逢的日子里,不管是大江南北,也无论是沿海还是高原,作为冬季主要植物的三麦,此时已经将青绿像地毯般地覆盖大地,给冬天以生命的迹象。雪一旦飘落,就像洁白的棉絮一般笼罩上去。别去说三麦那快乐生长的姿态,就是生根抛须的节奏就会让人充满希望——来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无论雪落多久,雪舞多久,只要雪一收起弦孔的乐器,阳光就会再次斜铺下来,用激情缓缓地融化了雪的冰凉,将琼浆般的雪水浸润大地,去孕育新春的青波绿浪。当你在雪落或者雪后的时候走进雪原雪野,勿用侧耳,就可以听到那些种子在温暖中酣然如睡有之,醒来的正舒展着自己的身姿的有之,更有打哈欠的在悄声细语,讨论着是穿绿色的短裙呢还是穿黄色的披风,去撑破土层,去欣赏蓝天白云。总之,雪融的乐章以及雪下的清梦,都是一场天籁,演奏着生命的交响乐。   在雪的乐章中,都有一个童年的章节,其中定然少不了你我他的身影。从古到今,每一场雪中都会有手被冻得彤红的孩童,在白茫茫的世界中,你一把我一把地堆砌着喜爱的雪人,男孩拿来了墨笔,女孩则掏出了口红,争先恐后地为雪人画上了五官,然后欢天喜地的雀跃着,俨然融入了童话的世界。   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有一行字是用树枝写在茫茫雪原的大地上,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写在每一个爱国人士的胸襟上:“恨不抗日死,留着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它是爱国英雄吉鸿昌在英勇就义前留下的最后绝唱。   雪,是纯白的,恰若国画中留白一般,给岁月的四季中留下白,充满着无限的想象空间。在它那银装素裹的圣洁世界里,随便你触动任何一个地方,就会撩拨起串串音符,飘扬出独有妙曼之音。 郑州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上哪家医院好癫痫病持续发作应该选择什么药物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