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春秋】朋友,欠你一个拥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33:44

我叫宋小楚,来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三年的时间。按说三年的时间也不短,我不应该再感到陌生,此刻我的身份是个学生。

然而我依然感到陌生,或许三年根本没有办法冲淡过去十几年时间累积的记忆和经验,尤其是当你还是一个比较保守、不敢突破的人的时候。

我自认为我是对的 怎么想就怎么做

我就是保守的人,出生于保守又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一个小村庄。那里的女人很少穿裙子,穿裙子的女人会被认为是“不是好东西”,人们背后议论,一口一个“风骚”,化妆就更不用说了,仅仅是抹个口红就会被说是“像喝了人血”。

当然,村庄里的人们不总是愚昧的。他们善良,朴实,真诚,用最真实的面孔和和最真实的心态去面对大自然赋予的一切,包括欣喜,丰收,灾害与困难。

我周围的人,尤其是长者,几乎都是这样的人。他们毫不含糊地遵循传统的东西,日子过不下去了也不会离婚,男人都会打女人,女人都会骂街,打过了闹过了日子依然会过下去。

我认为他们心中是有情的,我觉得他们内心是有爱的,可是他们都不善于表达。就拿邻居的两口子来说,夫妻一起上地的路上,他们从不并排站,你扛个锄头,我拿把镰刀,一前一后各走各的路,路上也很少说话。

当我还处在十七八岁的年龄,我认为他们是对的,越是深沉的感情就应该越被埋藏起来,而且那时候我自认为有些记忆是永恒的, 比如说珍藏在我脑海里的人,我认为帮助了我的人,我以为我会永远记得他们。

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长大,我的父母也是这样的人,很少开玩笑,生活都是规规矩矩的。多少年了,我从来没有听过我的父母相互之间说过“我爱你”。在进入这个城市以前,我也是这个规矩里面刻出来的人。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几年,我依然有村庄留下的烙印。

我来这个城市是求学的。所有和感情有关的东西都是被记在心底或是刻意回避,我发现在这方面我是个高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做。“我喜欢你,我爱你······”这样柔软的字眼从来没从我的嘴里吐出来,打个最高折扣,我可能会说,“恩,这人还不错。”

不知道这样的总结算不算总结。和感情封闭相对应的是,肢体接触也会是封闭和排斥的。当你在思想和观念上封闭的时候,注定了你的吃穿住行都是特立独行的,我也很少穿裙子,万不得已也是长裙,我也不喜欢和异性走得太近,当我觉得自己的思想可能变得有些复杂的时候,我会想办法制止这种思想进一步变化。

欠我一份心意欠你一个拥抱

我曾经做过一些事情,在我固执的想法里,我觉得我没错,从来没有意识到做得不合适。

如今,我已经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七年。一年前,单位来了位新同事,正好和我一所大学。我们聊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个人,我们都认识。

这次谈话让我第一次认识了,我欠一个人一个拥抱。

四年前,我读大三,他读大四。

五年前,我们就认识了。大二,我在学办勤工俭学,他担任班长,经常过来同辅导员商量班级的一些事情。

后来大家就很熟悉了,聊到理想,聊起彼此的家庭,聊起懵懂年纪没有开始过的爱情,可以说,我们成了要好的朋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也能互相理解。虽然他高我一届,但在很多事情上我们意见一致,能够达成共识,我们都是天蝎座,有分歧的时候争论也会很激烈,互不相让,最后总是以一方的沉默首场。

奇怪的是,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谁向对方道歉的行为,争执完再次见面时,两人相逢一笑就“泯恩仇”了。

我们也曾为这种珍贵的友谊而彼此珍惜,留下承诺,邀请彼此以后携家人来我们自己生活过的城市,走一走,看一看。

因为拥抱的问题,我们的友谊最终结束了。

他毕业那年,要离校的前几天,我们在操场上碰见,当时他已经考上了北京某名牌大学的研究生。聊起考研的各种艰辛,以及对大学生活的留恋,他显得很失落。我还有一年才毕业,当时并不理解他的心情。

聊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突然提出来想拥抱我,理由是大学就要毕了,以后大家要各奔东西,可能一辈子再也不会见了。

依着当年我自己的想法,我一下子拒绝了。

“宋小楚,你把我当成你的朋友了吗?”他愤怒地问我。

当然是,”我肯定地回答。我心里真的拿他当朋友。

“是朋友怎么就不能拥抱一下呢?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能这样问算是给我面子。我们都是很要强的人,也很要面子,通常都不喜欢解释什么。天蝎座的人,我是太了解了,表面上永远都不会吃亏。

“是朋友就一定要拥抱吗?”我反问。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深。

“宋小楚,你简直不可理喻,好了,当我没说过。”大男子主义的他,扭头就要走。

他转身要走,我也不挽留。以我的性子,是不会求着别人做什么的,也不会服软。

就这样,我们的友谊结束了,到今天为止,也没有再次联系。

四年后,当我和又是学姐又是同事的朋友无意聊起这件事情,我发现我差点想不起这个男孩的名字,只是记得曾经聊天,记得我拒绝过他的拥抱。

我们深入交流前,我也没觉得自己做得不合适。然而想到我们的友谊就这样结束了,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你的防御系统太强大了,你把自己保护的太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你欠朋友一个拥抱。”同事直言不讳。她问了我一些事情,又向我讲述了她的一些事情。

“是你过去的思想和观念把你禁锢得太深了,你一直封闭你的内心,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应该敞开心扉,毕竟你现在生活的环境发生变化了。你今天能和我说这些,也算是剖析自我了,观念是禁锢人的囚徒啊,小楚,你自己说呢?”

“这么说的话,我当时做得并不合理,”我有些不固执地问她。

“是的,你当时的观念是狭隘的,如果你不改变,你可能还会因此失去更多的朋友,因为过去的事情只是一个折射而已,观念里面的东西,会映射出太多的言辞和行为,而你自身并不知道。你过去欠别人一份拥抱,以后就可能欠自己半份人生。”同事说得有些漫不经心,她想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和我交流,避免碰到我的硬伤。

“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我似乎明白了,同意同事的观点。

“远方的朋友,我欠你一个拥抱。”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辽宁癫痫病医院治疗的法都有什么呢北京权威癫痫病专科医院癫痫病怎么治的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