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丁香】散文三则(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9:39:18

1、满山红叶女郎樵

当丰子恺先生的笺纸画《满山红叶女郎樵》扑入眼帘时,不由心中流淌着一股清雅之溪。这幅取材于一代情僧苏曼殊《过莆田》诗句的小画凭简洁的线条、优雅的姿态以及女郎脸上泛着的浅浅笑意,抒发着作者对劳动以及劳动者的尊崇。欣赏着画意,当记忆中真正的女郎樵——表舅家四姐搂扫红叶的画面也被一格格地重新回放起来的时候,我的心底却涌动着阵阵酸楚。

老家是辽南大山深处,七十年代初期满山尽是树,以柞树、栗子树和刺槐居多。每年十月秋浓之时,霜染群岭,满山红遍,煞是好看。此等时令,如今的人们多是走出家门登山激赏,挥洒胸臆。但在那个温饱尚不能维继的时候,父辈们给我们这些懵懂少年下达的任务就是:赶紧上山搂草和扫落叶,准备过冬。四姐在家行四,是我们几个不满十岁孩子的领头,实际上也就比我大三岁,虽然也是瘦瘦的,个头不很高,但上学和我们一个班,书念得好,性子温顺,干起活儿来非常麻利,大人们喜欢,也惹得我们几个拥趸甚是膜拜。那时候的时尚是读书无用论,学校不重视学习,读小学的我们一般下午都不上课。于是,每年深秋这二十多天不上课的下午,只要是天气好,十来个半大孩子就在四姐的带领下,各背上一个荆条编的草篓子,拎着搂草的耙子,结伴进山。

进山的路上,因为篓子是空的,肩上没什么负担,秋高气爽下,大家一路上打打闹闹,放松着心情,四姐看着,脸上也泛着笑意。进得山来,大家便四下散开,各自找寻落叶厚的地方,开始忙乎。原本静谧的树林喧闹起来,不时有人兴奋地亮一嗓子,山间便有了回音,惊得小松鼠乱窜,也招来大家一同忙乱地追堵。每当此时,四姐便亮起了稚嫩的嗓音:“别光玩儿,赶紧干,天黑之前走不出林子,你们不害怕呀?”一听这话,大家便集中起精力,加快了搂扫树叶的速度。

当年,四姐的草篓子最大,但每次都是最先装满。我的年龄最小,自然少了许多办法。于是四姐就边帮我搂扫落叶,边告诉我扫落叶的门道儿:一要找大叶树,二要找发黄干爽的。经四姐点拨后,我的效率也提高了许多。

夕阳西下,在四姐的带领下,十几个孩子背着草篓子缓缓地走出大山。装满了落叶的篓子很沉,大家都被压弯了腰,每个人的脸都淌着汗,红红的,犹如天边的霞,也如那满山的红叶。这时候的四姐会不时鼓励着大家:“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家了,爸妈会奖励白糖水喝的。”其实谁都知道,压根不会有白糖水喝,因为那是需要用糖票去买的,即使有票,多数农家是没那几毛钱去买那精贵的白砂糖。

深秋搂扫红叶的时光到了小学五年便戛然而止了,那一年恢复了高考,学习受重视了,学校也全天上课了。逐渐的,四姐那真实的满山红叶女郎樵的情形留在了记忆深处。

家里弟妹众多的四姐课余时间还是在劳作,未读完初中就辍了学。离了家在外地就读和工作的我后来听说,她嫁了一个包工头,男人常年在外,家里的老人孩子责任田全落在她一个人肩上。十多年前的一个春节我见到了她,看到她的腰竟有些驼了,但人却仍是那么乐观。以后几年,又听说她那个狠心男人有了外遇,四姐没犹豫离了婚,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最近闻讯,四姐得了不好的病,我在心底着实埋怨命运之神对待四姐不公平。

心中祈祷我眼中真实的女郎樵——四姐好运!

2、时蔬媚盘餐

夏日渐浓,北方餐桌上的时蔬呈现出了诱人的姿态:顶花带刺的黄瓜展示着自己的碧绿蜂腰,西红柿面容红彤彤的,似乎是一张憨态可掬的孩子的脸,绵软的身躯散着诱人的酸甜、青皮包裹的黄橙橙的嫩玉米更是让老中青幼四代人都管不住自己的口水。在阵阵飘香之中,在赞不绝口的声音里,时蔬的妩媚在我的思绪中做了时代穿越,停留在四十年前的辽南小山村。

那时节,属于自己的时蔬是生在小菜园子里,但这有着资本主义尾巴嫌疑的小菜园面积少的可怜,春天里种了黄瓜,便没了地方栽西红柿秧子,也就更没地方种茄子。记得那时种的最多的是芸豆,因为产量大的它可以充作口粮,以解六七月农家缺粮之困。物以稀为贵,如此少品种的菜在当时真可谓夏日饭桌上的巨媚,以至于都没有时间去玩味时蔬们的品相,只管一股脑的往嘴里填。最高兴的是,爸妈用自家菜园子里的菜跟邻居换了自家没有的菜,那等待的过程绝对就是等待饕餮。小孩子淘气馋嘴,还时不常的到别人家去蹭自己家没有的时蔬,更有甚者,趁人家不注意,溜进别人家的菜园去干个小偷小摸之事,被人发觉告知父母,自然是一顿胖揍,这胖当然不是时蔬养出的肥,而是老爹巴掌下去后的皮肤反应。印象最深的是生产队的玉米地,当青棒子可吃的时候,白天黑夜都要派知青们组成护青小组,对饥饿的人们严防死守。就连农户们的狗都跟着受了牵连,被专门的打狗队消灭,罪名是偷啃生产队的青玉米。如此可见,当年时蔬之媚岂是今日之媚所能比拟?

如今言及这些陈年芝麻,对社会进步和生活水平提高的感慨便由衷而发。也许是那个年代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如今妻子热心采购时蔬装点餐桌之时,我却有些不以为然,妻子大为不解,我的答复是:还是当年吃的香!

3、又见落花生

又到秋天,又看到了刚出土的花生。

吃花生是我的嗜好,剥了皮的花生豆不炒不烀,随手抓几颗放到嘴里嚼。爱人说,这叫啥吃法?我说,这样吃着最香。

最早有关花生的记忆是很恐怖的。记不清是哪年的秋天,天已经落黑了,老爸回家跟老妈说,村里一个孩子吃果子(辽南老家方言把花生叫果子)不小心,呛进了气管,差点卡死。老妈一听很紧张,连忙把正在熟睡的我、弟弟、妹妹3人吆喝起来,千叮咛万嘱咐一番。于是,再吃花生时,就都老老实实地坐着,自动自觉地不乱说乱动。

其实,40多年前,那花生可不是想吃就吃的。家里那点儿花生来自两个渠道。其一,是生产队收完花生后,每家分几斤。其二,是老妈带着我们将队里收完的花生地再搜寻几个来回后,得到的宝贵成果。帮老妈把花生剥了壳后,我和弟弟妹妹会得到老妈给的一小把花生果的奖励,其他的花生果便被老爸送往公社榨油。几斤花生油是以后小半年家里最重要的资源。榨完油后剩下的一块坚硬的花生饼,虽然要靠锤子才能砸下来,也是小孩子们当年奢侈的美味。

真正能无拘无束敞开了吃花生的唯一机会是到生产队收花生。干活时,每人一垄,谁先干完,就休息吃刚拔出来的湿花生。更有趁队长看不见,边干活儿边偷吃的。结果半天下来,包括带队老师在内,都因吃了太多的湿花生,再喝凉水而坏了肠胃,要拉好几天的肚子,但却没有一个人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农村搞起了责任制,地分给了农户,花生的种植面积大了,渐渐就不稀罕了。不过,爸妈知道我爱吃这个,每年春节假期结束返回城里时,都给我带上一兜子。有时候我也说现在城里什么都可以买到了。他们便说,自家有,何必去买呢,花那个钱干嘛!望着爸妈那逐年增多的白发,我明白他们的心思。

老妈是在十六年前的春天告别这个世界的。老爸告诉从外地赶回的我,下午还在挑花生种子,晚上就走了。望着土炕一角放着装花生种子的簸箕,我泪如雨下。

如今每次离开家,老爸还给我装一兜子花生。三十年了,一如既往。

癫痫病发作对身体的伤害西安专治癫痫病病的医院?癫痫如何才能算治愈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