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江南同题】等_5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1:28:27
【江南同题】等(小说) 【一】
  
   刚下过雨的天空被洗得蓝莹莹的,那些平时乱哄哄的云彩都被赶回了家里睡懒觉去了。天,那么空,那么宽。
   魏三就在地上铺了一个蛇皮袋子,嘴里含了一根枯草枝,他眯着眼,翘着二郎腿,嘴里哼哼叽叽不知道在念叨着些什么。偶尔有一丝凉凉的风吹过,把他的前襟子撩了起来,他又迅速用手扒拉下去,然后抬起手狠狠扇一下在眼前“嗡嗡”个不停的苍蝇。
   那些苍蝇实在可恨,赶也赶不走,索性还引来了几只蜜蜂,好像是一起拉着架势要挑畔魏三了,它们一会儿远了,一会儿近了,一会儿飞到他的眼前,一会儿又落在他的赤脚片子上,弄得心头痒痒得难受。最后,气得魏三一睁眼,猛地坐了起来,嘴里嘟嚷着:这些挨刀子货,老子睡会儿也不安生,别让老子逮着全把你们弄死。
   他抬头看看天,唉,又要晌午了,他开始思目(思考的意思)着今天要谁回去提饭了,这一个人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啊,他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等到一个家。
   “三叔,羊又跑到那边沟底了,快来哇。”魏三爱搭不理地抬头看了看前面,那个叫牛娃子的家伙又开始支愣着脖子嚷嚷了。
   牛娃子是魏三雇来帮着他放羊的,他揽了半个村子的羊,实在是忙不过来,给人家丢上一只,他半年的工钱就泡了汤。更何况魏三天生就有一条病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他不情愿地站起来,踮着他一高一低的腿,把手里的鞭子挥得响亮亮,然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哟哦……”,这声音仿佛能穿透空气,然后放肆地蔓延到四面八方。别说,这人挥鞭子的功夫真是了得,那响声脆脆的,清亮亮。那些羊,瞬间就仿佛是听到点将台上的鼓声一样,自觉”咩,咩“地就左拥右挤聚到了一起。
   然后,牛娃子跑着到沟底把那几只反叛的家伙呼喝着赶了上来。
   羊群又开始埋着头认真地吃起了草,牛娃子就咧开嘴,笑笑说:“三叔,俺饿了,你啥时候回去取饭呀?今天根生妈不知道给咱吃啥好的哩,会不会有炸油糕啊?”
   “你个讨吃货,就知道吃,好好看你的羊哇,我这就回去。”魏三白了一眼牛娃子,便把手里的鞭子放地上,一踮一踮地往回走。
   他本来打算今天让牛娃子回去的,可刚才莫名被那几只苍蝇搞得心情乱糟糟,就盘算着回村子里去走走,把那闷气撒撒。
   一边走,他还一边扯开破锣一样的嗓子吼着刚学会的歌:
   二月格里格刮春风
   五哥(那个)放羊转周村
   羊群(那个)一过起黄尘
   只撩见呀那个黄那个尘尘
   撩不见五哥我的人
   哎咳哎咳约呀
   只撩见那个黄呀那个尘尘
   撩不见五哥我的人
   七月格里豆角角的白
   妹妹你给五哥捎来对嚡
   你给那个哥哥就做那个牛鼻鼻嚡
   ……
  
   【二】
  
   “老三,上炕哇,饭早做好了,就等你回哩,我在后锅脖子一直热着。”根生妈一边招呼魏三,一边给他往上端饭。
   “嗯,是有点饿哩。”魏三双脚一摩擦,那双沾满泥的黑布鞋就掉在了地上。<郑州治疗癫痫的费用大概要多少?br />   虽然已经是九十年代了,可地处偏远的砣子村却全是靠天吃饭,人们打那点粮食简直是全捏在老天爷的手心儿里。村里除了山,没有水,山又全是土山,没半点灵气,收入太单一。于是,家家户户最起码得养个三五只羊,过年时候吃肉就不用发愁了,再说要是羊出色,多下几个羔子还能卖钱。
   但三四千人的砣子村却只有魏三和村东头的李光棍各人揽了一群,这也不是什么好营生,没有几个人愿意做。天天野外风吹雨淋的,还得给人家担心着丢了,死了,或是下了小羊羔可得保护好。
   其实魏三也早烦着了,可除了这个他又能做什么呢?祖上八辈贫农,没给他留下什么,爹妈早做了古,大哥二哥又短命,一家子就只剩下他这么个顶门棍了,可三十好几了也没说下个媒。
   起码,给村子里放羊,除了一年能挣上个万儿八千的钱,吃饭还不用他愁,那些羊户家轮流着管饭,又是好酒又是好菜的。就这样,魏三子一天天熬着日子过,他在等,等一个不嫌弃他的女人,给他操持个暧暧的家,再生一个胖乎乎的儿子,这样他老魏家的根儿就不用断在他手里了。
   “老三,你说你现在手里也有几个钱儿了吧?也是时候成个家哩。”
   “嘿嘿……嘿嘿……”
   “傻笑啥哩,嫂子和你是说正经事,你看你想找个媳妇不?”
   “咋不想找哇?可是说过好些姑娘,人家嫌我家穷哩,又说我这七拐八趔的不中用。”
   “离咱们这儿三十来里那个王家堡有一个小媳妇,听说男人天天耍钱,把家里的东西全变卖了,甚至还要把老婆抵出去,她妹子一气,心一横,就要帮姐姐出头,和那男人大闹一番,把他给踢了。现在正在给那小媳妇物色个好人家,正好她还没个孩子哩。”
   “真的?可人家会不会嫌咱哩,她,她长得好看不?嘿嘿……”
   魏三夹起了一个油糕,还没喂到嘴里,一听根生妈给他提亲,乐得眼睛瞪老圆,饭也顾不上吃了,一个劲儿地傻笑。
   根生妈一瞅有苗头,就唤回院子里正在修补小木车的根生爹。她说:“他爹,你给魏三兄弟好好说叨说叨那个小媳妇的事情,看个差不多,就欢欢儿(赶紧的意思)把她娶回来。”
   根生爹背回身去找洗脸盆子,然后磨了些胰子(香皂)把手洗了洗,就笑呵呵地盘腿上了炕,他和魏三一人一盅喝起了酒。
   “老三啊,你要是不嫌弃她嫁过人,哥就给你好好打听打听,听说那媳妇人品不错,还勤快。”
   “你咋知道哩?”
   “她家和我妹妹家是隔壁啊,这不就是前日我妹来我家窜门子闲拉呱起的吗?你嫂子就想到了你哩。”
   “嫌啥呀,你看我这光景,能有个女人就不错哩,咱还哪能要求人家。”
   魏三夹起了一筷子凉菜,放到嘴里,然后用手背抹了抹,又端起根生妈家的小白瓷酒杯说:“大哥,来,干。”
   你一杯,我一杯,根生爹和魏三一边吃一边喝,还一边说笑,最后,根生爹的酒劲全上了脸,整个儿一个关公再世,根生妈看着他俩那样子也乐,菜凉了,她又拿去热了热,还不停地劝让着魏三多吃点。
   魏三感觉自己今天的酒喝得特别香,先前在野地那些闹心事全抛在了九霄云外。
  
   【三】
  
   “三叔,我都快饿得眼发蓝了,难活死我了,你咋才来。”牛娃大老远瞅见魏三提了个饭罐子走过来,就又嚷开了。
   魏三什么也没有说,把饭放在阴凉的地方,示意牛娃快点去吃,然后他就在牛娃身后坐下。
   已经是正午了,夏天的太阳真毒啊,地里的庄稼都耷拉着了头,那些瘦弱的青草更经不起这番炽烤,全紧张地把身子缩了起来。羊群也慵懒地卧在那里,或是费劲地扛着个脑袋半眯着眼,或是把脖子伸长抵在地上,眼睛瞅着前方,再或,有的则是心不在焉地仰起脖子来“咩咩”叫上几声。
   牛娃狼吞虎咽地吃着香喷喷的油糕,还有猪肉炖山药蛋、豆腐,这可是他最爱吃的,果然让他猜中了,根生妈给他们吃炸油糕。
   身后的魏三则是四仰八叉躺在草地上,这会儿的羊根本不用看,就是赶着它们,它们也不想动弹的。正好,魏三就可以安静地想自己的心事了,根生两口子和他说的那些话,一遍遍在他脑子里回放。
   他那个家,一卷破铺盖还是大哥死的时候留下的,堂屋就放了几个烂泥瓮(用泥焙制的,可以存放粮食),家里的那个碗柜也是早磨得没了皮。他也没有心思置办新的,虽说手里也有那么几个钱,可数目实在太小,他得好好存着娶媳妇儿。看着,一年也能挣个近一万块钱,可难免死了羊啊,丢了羊啊赔人家,加上时不时给牛娃添置点衣服,除了给他工钱以外,魏三还是挺心疼这孩子的,一直很照顾他。
   他就想,如果那事真能成了,他就得把家里好好拾掇拾掇,顺便再去县城里扯几块布,让村里的张裁缝给做几件新衣裳,要不,再给那小媳妇买块手表,他见前头院那个李栓子的媳妇胳膊腕子上戴着的,真好看。
   魏三眯着眼睛,越想越入神,简直就像跟前已经搂着了那小媳妇一样,想着想着,“扑哧”笑出了声。
   “三叔,你这是咋滴啦?回了趟村子,魂儿丢啦?还是跟上鬼哩?”牛娃已经把那些饭菜全部消灭,正靠着大树喝水,他看到魏三闭着眼瞎笑的样子,忍不住就问了起来。
   “小屁娃子,懂个甚?杵一边儿去。”魏三睁开眼瞪了他一下。
   牛娃伸了伸舌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魏三突然一骨碌爬起来,主动找牛娃说起了话。
   他问:“牛娃子,你说你叔我娶个媳妇儿好不好?”
   牛娃显然被眼前这个人搞晕了,他怎么今天有点怪怪的。虽然这孩子跟他也放了两年羊了,可毕竟才十七岁,有些事情还是不太懂。
   “你说哇,你三叔我给你娶个婶子不好吗?”魏三从地上捡起一个土坷拉就扔到牛娃身上。
   牛娃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挠挠头,然后从身边拾起一根枯了的树枝棍,胡乱在地上画来画去,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问你哩,小牛娃子,平时个踏(话多的意思)死了,这会儿咋哑巴啦?”
   “咋不好哩,你看人家后生(男人)们大了不都娶个媳妇儿,三叔你早该也娶个哩,可,可……”
   “可啥?”
   “可……”
   “说话哇,隔应(心痒痒)死个人哩,快些说。”
   “三叔,你,你要是娶个婶子回来,会不会……不稀罕我哩?”
   魏三抬起头看了看那孩子,他还在地上乱画着,低着头,身上的背心已经变了颜色,前面看起来也硬得像打了浆子一样,估计他俩又快一个月没洗衣服了。魏三猛然间癫痫病应该怎样治疗感觉到嗓子眼儿被谷穗子卡住了似的。
   ……
   “哟哦……”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响,魏三拉着长长的调子,把几只想要起来溜达的羊又强制性地吼回了原地。
   “牛娃子,老家没信儿吗?”
   “没有。”
   牛娃的头更低了,这时,魏三又看到他的鞋破了一个小洞,大拇指也露了出来。
   ……
   很长时间,他们两个谁也不说话,偶尔有几声“咩咩”的羊叫着,也瞬间被这寂静吞没。空气变得硬朗朗的,随便你抖动,可怎么也起不了一点皱褶。
   最后,还是魏三先开了口。他起身,走到牛娃跟前儿,摸摸他的头,然后狠狠在肩膀上拍了一下:“小屁娃娃,瞎愁啥哩,三叔对你不好吗?再说了,哪有天下为娘不疼儿的?你等哇,她会回来哩。”
   “嗯。”牛娃子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把头扬得很高很高,他一个劲儿地盯着天空。
   魏三知道,这孩子又犯愁苦了,于是脸上挤出一堆难看的笑,他说:“等三叔给你娶回个婶子,然后生一大堆娃娃,你就给三叔天天看娃娃,你来做司令,哈哈哈……”
   牛娃子还是没有说话,眼睛红红的。
   魏三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就掉过身一踮一踮地往羊群跟前走着,他拿起了那条长长的鞭子,又是响亮亮一声,然后“哟哦……”,这时候,所有的羊群“腾”一下,全部站了起来,它们抖了抖毛上的土,甩了甩头,两个耳朵也跟着“扑楞“了几下。已是半后晌(半下午)了,该领着羊儿们去吃草了。
   于是,这两个人,魏三和牛娃子把装饭罐子和水葫芦的袋子背上,一人提着一个长长的鞭子,一前一后走在羊群中。
  
   【四】
  
   魏三的嘴都乐歪了,原来王家堡那小媳妇长得真好看,虽然皮肤有点黑,可老人们不是说:白丑黑惜人(好看的意思)吗?
   因为小媳妇梅娘已经是二婚,而魏三也没有什么家人,就成婚那天请了几个要好的街坊,响了几个大麻炮,没用那些锣鼓唢呐,就算把事儿办了。
   冷冷清清的光棍房一下子变得火扑扑,用魏三自己的话说,是有了人气儿。
   晚上,他搂着美美的小娇娘,心里甭提那个甜了,真像是泡在了蜜罐罐里,这三十多年的冷被窝终于有人给暧暧了。
   魏三用自己胡子拉茬的下巴蹭了蹭梅娘的脸,梅娘一把将他推开,然后把头缩在被子里,被子是根生妈帮着做的,大红的鸳鸯印在上面,看着就让人心里舒服。
   “你看你还害羞,俺半辈子没沾过女人,可是稀罕个你哩。”魏三的手不规矩地在梅娘身上乱摸着。梅娘半推半就着,男人的温存对于她来说已是很陌生的事情了,先前那个男人不成器,对她更谈不上什么疼爱。梅娘是信了根生姑姑的话,根生姑姑一再说魏三是个好后生,人本分,也能吃得了苦,就是家寒了点,要不早问上媳妇了。
   梅娘倒是不嫌魏三穷,她只是想找一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男人,不挨打挨骂,有三顿饱饭,能舒心就行了。
   “你以后能对俺好哩?”梅娘把手搭在魏三宽宽的胸上。
   “魏三我是个粗人,可不会尽说那些花哨的话哩,反正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你就给俺好好生个娃娃,等咱俩老了有个指望就行哩。”魏三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着窗单子空隙间透过的月光,充满了期待与憧憬。
   可梅娘的脸,却悄悄红了。
   梅娘自从嫁过来,天还黑悄悄就起来了,她说在原来的家里习惯了,一到那个点儿就睡不着。可魏三家里也没有什么可让她起早贪黑的,于是梅娘就把家里干干净净拾掇一遍,给魏三做点早饭,这样也不用去人家羊户家吃了。

共 22177 字 5 页 首页1234
成人继发性癫痫病的治疗ct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