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柳岸·根】一碗挂面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33:54
摘要:当年母亲做的挂面很简单,几粒葱花炝锅,几丝洋白菜翻炒打卤,没有多余的调料,没有丰盛的点缀,而我们却吃出了难忘的回忆。那回忆里,满满的都是母爱的味道。 最近常常加班晚归,因而,就连同楼而居的父母家也很少有空去了。   那日夜里加班回来,接到母亲一个电话,她说:“我蒸了包子,给你送过去一些留着吃。”我看时间已晚,就告诉母亲,等有空了我过去拿,家里不缺吃的,我们两个人也不怎么在家吃饭,冰箱里还满着呢!   母亲总是以她细腻的心在关心着我们,每次蒸包子,老两口总是要忙活到半夜,蒸出的好几锅包子里,每次都少不了我和妹妹的份。母亲心里惦记着我们,无论我们长到了多大,在她眼里,都是需要呵护疼爱的孩子。   没吃到母亲蒸的包子,已然有些惆怅,早早睡下,第二天一早起来已是饥肠辘辘,突然想到了挂面,就为自己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但就是这碗普普通通的挂面,让我突然间忆起了一些往事。这些往事与母亲有关,这些往事里满满的都是母亲的关爱。   该怎样来描绘我对于挂面的感情呢?似乎我用自己笨拙的文笔,绝难将它描绘得那样动情,但这样一种简单的食物,它在我的生命中真实地存在过,因而它在我的记忆中,如同那拂不去的一缕缕微风,总在不经意间拂面而过,将清新与温暖直击我的心扉。   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平房大院里。院子很大,种着好多花花草草,院子里还有一棵漂亮的杨桃树和一棵硕果累累的无花果树,春、夏、秋三季,每天清晨还能听到动听的鸟叫声。而伴随鸟叫声的,每每还有母亲用扫帚扫院子的“沙沙”声。   母亲每天都很早起来,她要先将偌大的院子打扫干净,然后再为我们做早饭。那时我上初中,每天早晨要骑15分钟的自行车去上学,学校管理很严,一旦迟到,名字就会上通报批评的小黑板,所以早晨的时间通常很紧张。每天,母亲扫院子的“沙沙”声,都会像闹钟一样准时地将我从梦中唤醒,然后在我起床洗漱完毕的时候,母亲已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挂面盛了上来,并催促我赶紧吃了上学走。   那个时候卖早点的很少,而我们又住在市郊,当时的家庭条件也不好,所以既为省钱又为迎合味蕾,我们的早饭十之八九是挂面。挂面做起来省事省时,只需用葱花炝锅,加入简单的蔬菜翻炒,加水煮面即可,既算主食,又有汤水,对于赶时间上学的我们来说,可谓最好的选择。尤其是冬季,饭后胃里暖暖的,寒风中去上学,也平添一丝暖意。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喜欢吃。因为我们喜欢吃,母亲便每天不厌其烦地为我们做。那时做饭用的还多是蜂窝煤炉,上火速度慢,做起饭来也慢,为赶时间,母亲就用小锅一碗一碗地为我们逐个来做,谁走的最早谁就最先吃。这样既保证了我们都能吃上饭,又合理安排了顺序,不至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饿着肚子去上学。   母亲一早就为这些琐事而忙碌,犹如肩负着很大的使命感一样,为儿女忙碌做饭是她最重要的事。母亲做饭很好吃,最简单的食材也能被她变幻出美味佳肴来。因为我走的最早,所以往往是最先吃饭,记得最清的,也是我最喜欢吃的,是母亲用洋白菜做卤汤煮出的挂面,那个味道虽然有点寡淡,不香浓,也没有其他食料做佐餐点缀,但就是那样一种简单普通的挂面,却让我食之而难忘。不知道是面本身契合了我的味蕾,还是母亲的爱融入了其中,总之,我对那样的一碗挂面情有独钟,永也吃不够、吃不烦。   对于挂面,少汤多面是我的最爱,我喜欢洋白菜的味道,喜欢浓浓的面香,更喜欢有母亲的爱弥漫在里面。那时,一碗挂面出锅,三下五除二即被我吃个精光,本来吃饭速度就快的自己,加之又担心迟到,所以通常一碗面被控制在五分钟之内搞定,由此我也成了家里饭桌上的正面典型,常常被母亲用来要求弟弟妹妹们效仿。于是,那些学生时代的岁月,那些带着陈旧色彩的记忆,在一碗挂面里,被赋予了温暖的感觉,至今想起,依然温馨难忘。   每日里雷打不动的挂面早饭,并没有让我们腻烦,相反,我们对挂面充满了感情,并且在母亲的辛劳和关爱下一年年长大。而与我们长大的速度同步的,是爷爷奶奶日渐老迈的身影。每年,父母都会把爷爷奶奶接来住一段时间,这时,我们的早饭依然是以挂面居多,只不过,在给爷爷奶奶做的绵软的龙须面里,母亲常常加上了鸡汤和荷包蛋。母亲会以极细的心,将挂面做的营养可口,更加适合有胃病的奶奶的胃口,也更加适合缺牙的爷爷来咀嚼和吞咽,这一碗挂面里,又有着一个儿媳对老人暖暖的孝敬和体恤。   一碗挂面在时光里饱了我们的胃,记载了我们成长的历程,让我每每想起那味道,就会想到那些逝去的岁月。母亲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为我们辛勤操劳,为了我们能暖暖的填饱肚子去上学,她将那一碗碗最平常不过的挂面,经了母爱的润泽而成为了我们味蕾上经年不变的留痕。即使她偶有不适或劳累体乏,也从未让我们饿了肚子,我们在那些年的那些挂面里,记住了母爱的深沉,记住了生活的不易,也感怀岁月的流逝。   记忆中有很多年,我都是在挂面的清香里开始每一天的生活和学习,直到学业结束,直到参加工作,又直到成家立业。而弟弟妹妹们也在一碗挂面的温暖里先后考上大学,走入了外面广阔的世界。挂面的香醇味道伴随了我们生命的旅程,从少不更事,到为人父母,所有与母亲共处的岁月里,总少不了那一碗挂面的温暖。时光流逝间,世事在改变。之后我和父母陆续告别了平房大院,搬进了市内的楼房,从此,清晨再也听不到母亲扫院子的“沙沙”声,我也再没吃过母亲做的挂面早饭。   自从搬进了各自的单元房,和父母分开住以后,忙碌的工作中,我们常常顾不上在家吃早饭。早饭这个词就成了外面买来的煎饼果子、包子、油饼、豆腐脑、胡辣汤一类的食物,早晨在家开火做饭,几乎是很少有过的事了。而自从儿子上了高中住校直至如今上了大学以后,不用考虑儿子早饭营养的我们,对吃早饭这件事就更是马马虎虎了,上班途中的一个面包或一个鸡蛋灌饼等简单食物,就将早饭的任务草草解决,似乎吃早饭这件事,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   忙忙碌碌中,几乎忘记了曾经吃挂面早饭的那些经历,日子像流水一样淌过岁月的河床,无声无息中,我们就在这草草对付的早饭里,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平淡如水的光阴。如今生活条件普遍好转,多数家庭不再为了省钱而算计早餐的成本,也不再像我们曾经的那样,每天早饭吃着单调的挂面,在相对困顿的年月里,为了全家的生活开销而节衣缩食、细心谋划。很多时候,我们想吃什么买来吃便是,想要什么掏钱搞定就行。对于早饭也是如此。只是,忙绿中的我们,早已视早餐为一种形式,而没有了其他任何的温情意义,如此,我便不由得怀念起吃挂面那样的记忆来。也因此而第一次意识到,这或许对我的儿子来说,也是一种残缺的记忆,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当他回忆起自己从小到大的早饭时,或许记忆里只有那些从外面买来的食物,而很少有属于我留给他的温暖。   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眼中就有泪水涌出,突然内心就有思念如脱缰的野马奔跑而过,第一次有了懊悔和歉疚的感觉,可惜时光已远,儿子已在光阴荏苒中长大成人。而我们留给岁月的那些记忆中,我因为省事和所谓的“忙”,也因为儿子的挑食,而推卸了自己作为母亲,应该为孩子细心烹饪早餐的责任,也为孩子的人生,空出了本该属于母亲味道的那份独特记忆,那份如我一样萦绕在舌尖上的味觉记忆,在他的回忆里又该只留下些什么呢?仅这点而言,我又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将一个母亲所应尽到的某些职责,遗失在了风里。   从未深思过这个问题,当有一天我突然对挂面重又充满怀念的时候,遥远记忆里的那一碗洋白菜打卤挂面,将我的思绪拉回了曾经的岁月。那一碗挂面再普通不过,但却借助于母亲的爱,将它不同寻常的味道,穿越世事,留给了如今的我。时常在饿了的时候,想起那一缕挂面香,想起的时候,也会做来吃。很多种应季蔬菜都用来做过卤,但无论哪一种,都吃不出母亲当年做的味道,即使同样用洋白菜打卤,那味道也截然不同。   那日,告诉了母亲我的怀念,年近古稀的她,竟开心得像个被表扬了的孩子。她笑着对我说:改天你来,我再做给你吃!只一句话,我便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年少的被母亲疼爱呵护的时光,即使岁月让自己拥有了中年的沧桑,即使母亲的身影也已蹒跚,但在我的心里,或在母亲的眼里,这样的我自己,依然一如往昔般是那个被疼爱的小孩子。母亲的爱始终伴随左右,我们的味觉也牵动着她所有的心思,不论年纪多大,不论身体好坏,只要我们有所期待,她都会毫不迟疑地去为她的子女披荆斩棘,如虔诚的勇士般。这就是母亲。   当年母亲做的挂面很简单,几粒葱花炝锅,几丝洋白菜翻炒打卤,没有多余的调料,没有丰盛的点缀,而我们却吃出了难忘的回忆。那回忆里,满满的都是母爱的味道。 武汉有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吗郑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癫痫病对人的身体有哪些危害呢陕西有哪些癫痫药物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