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云】美丽的谎言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31:10
大毛的爹老张叔也觉得蹊跷。大毛怎么会这样想呢?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管起他们老师的事来,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呢?学生在老师的女朋友面前说老师的坏话,那还了得,老师不生气才怪呢!这小子真是该好好的教训一顿。   老张叔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凡事都讲个“认真”二字。拖着大毛就去见老师,死活要让大毛给老师认错。当着老师的面,老张叔右手揪着大毛的耳朵,左脚一抬,正好踢到大毛的腿弯弯上,大毛不由自主地跪在了老师的面前。大毛不服,甩了甩头,想挣脱父亲的手。父亲在大毛的脑门上撮了几指头,指着大毛就一顿大骂:“你个龟儿子,你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啊?这样好的老师还哪里去找呢?从老子记得,我们村也没有从外地派来过老师,更何况像这样有学问的老师?一个小娃娃家,不好好读书,老师管严点,还想报复老师,说老师的坏话,你别给老子丢脸。你爹小时候有这样好的老师教就不是这样了。人家老师学历那么高,要不是中央政策好,你还没那个福气呢,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吼着吼着就是一记耳光。“啊?无论怎么说,他是个老师,是你的班主任老师,他是有工作的人,你表姐嫁给他又有什么不好呢?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是可以改变的嘛!小花能嫁像小华老师这样有学问的人,那是她的福气!你一个小娃娃,懂个屁,乱嚼牙巴骨,你只管读你的书,大人的事,球要你管。”老张叔粗言粗语地数落着儿子大毛。   小华老师一时不知所措,手忙脚乱,急得团团转。大毛却在心里责怪老师,偶尔还抬起头来,用眼睛警告老师,“你记着,敢找我爹告状,我不会放过你的。”小华老师看着大毛的眼神就有些发毛,知道大毛又要把气撒到自己身上,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小华只有向家长求情:“张叔,别打大毛,都是我不好,谁叫我不争气呢?你就别怪他了。”大毛说:“爹,你别忘了,表姐是我的媳妇,我们老师抢我媳妇,我就是不服,他凭什么要和我争?”老张又是一记耳光扇过去,歇斯底里地骂着:“你他妈的,球大一个人,书不好好读,就想找媳妇,从哪学的?谁说你表姐是你媳妇?哪个龟儿子敢说是你媳妇?”大毛没有哭,只是一个劲地喘着粗气,咬咬牙,生硬地说着:“她小时候亲自说的。她说,等我长大了就嫁给我。不信你去问她啊?”老张叔无言,只是一个劲地叹着气,看着小华老师:“对不起啊,老师,我教子无方,竟然养着这样一个孬种,真对不起啊!”老师说:“这不怪你,说明孩子懂事的早,是我没有教好啊!”大毛是一不做二不休,横下心来,看看父亲又看看老师,说:“爹,老师,书我可以不读,但媳妇我要定了,如果老师硬要和我抢媳妇,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完,起身就往外跑。老张叔望望小华老师,连声说道:“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这叫我咋整嘛?”小华老师说:“张叔,别急,我自会处理,你先去找找大毛,万一他一时想不通,弄出个三长两短的也不好。”老张叔一脸的无奈,皱皱眉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嘴里不停地骂着:“唉,死了算球,死了清静。”说完便火急火燎地走了。   大毛觉得好冤。越想越不是滋味。表姐怎么会这样呢?不是说好了,等我长大就嫁给我的嘛?她倒好,去老师面前告我的状,真不够意思!是不是她真喜欢上我们老师了?一气之下,跑到了表姐家,小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气忽忽的大毛拖到了房后的小树林。小花问:“你这是干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拖这儿来?”大毛不假思索地对小花说:“你小时候是不是说过,等我长大了就嫁给我?”小花说:“你这个混蛋,那是小时候逗你玩的你也当真?”大毛不耐烦地说:“我不管,你说话要算数,反正我是会长大的,现在就是不准你嫁给我们老师。我已经和老师说了,要是他敢和我抢,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小花一边劝一边吓大毛:“小弟,你还那么小,得好好读书,将来考取大学了,外边的漂亮女孩多的是,姐这样子很普通,又是个没出息的农家女孩,哪值得你这样聪明的小男孩去等呢?你要是不好好读书,姐会一辈子不安的。因为姐的一句玩笑话,让你记在了心里,会害了你的。你也不想想,我大你那么多,怎么可能嫁给你呢?”大毛说:“我妈就比我爹大几岁嘛,他们行,我们为什么就不行呢?还有你妈不也比你爹大吗?”小花说:“大毛,你一个孩子家,怎么满脑子想的尽是些大人的事?你如果要一意孤行的话,我就消失在你眼前,让你见不到我,更别想让我带你玩了。”大毛说:“反正我跟我爹和老师都说过了,我的书可以不读,你,我是要定了,老师胆敢跟我抢,我就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可是说到做到。”小花看他情绪不稳定,就连骗带哄地说:“你这个屁娃娃,怎么那么一根筋呢?你要是能考上大学,姐就等你嘛!你如果不读书,就别怪姐无情了。”大毛这才嘟嘟嘴,放开小花的手,伸出二拇指就死活要和表姐拉勾,嘴里说着“拉勾,算数,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狗。”小花哭笑不得,无奈何地点点头,“嗯”了一声,回头就走。大毛看着小花姐难为情地离开了自己,头也不回地走了,渐行渐远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房后的小树林。   小花也暗自思量。表弟怎么那么不懂事?小时候带他玩,逗他过家家,他却记在心里,我明明比他大四五岁,我都高中毕业了,他还是个读小学六年级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嫁给他呢?他这一说,到底是关心我还是耍孩子气呢?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小华老师。思前想后,小花离开大毛就径直奔向小华老师的住处。   小花说:“小华老师,你怎么会让一个孩子都瞧不起呢?”小华说:“你表弟大毛近来是有些反常,上课不专心听讲,课后不完成作业,晚上去砸我的窗子,甚至偷偷地往我宿舍放老鼠,我多次和他谈心,没有半点作用,我才去找张叔的。他去你那儿撒我的烂药,说我的不是,真有些过分。”小花又说:“你可是个研究生,我也不敢高攀,承蒙你看得起我,我要谢谢你!你也不想想,他一个孩子说的话,我能信吗?你又能信吗?”小华说:“但愿吧!”小花发誓:“那是儿时过家家的事,我虽然没有上成大学,但能在村里认识你,是我的幸运,请你相信我。”小华说:“我始终相信你,我是在思考如何把这件事处理好,请你放心。”小花问:“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大毛刚刚去找我,那个混小子硬说是我说过等他长大了就得嫁给他,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公然被一个屁小孩搅得一塌糊涂,真叫人笑话。”小华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怪我情商太低。你那个混蛋表弟太横,……”小华话未说完,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显示为“妈妈”来电。电话那头说:“小华,你都去旮旯村那鬼地方快两年了,叫你不要在那谈朋友你就是不听,你爸说了,等你特岗期满就找人帮你调回城里。你一个研究生能在那儿混一辈子吗?妈只有你一个儿子,我们老了不可能跟你去那偏乡僻壤的穷地方养老啊!工作要好好的干,书要好好的教,就是不能在那谈朋友,你听见没有?”小华的妈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华的个人问题,总是不分时候,想起来就打个电话交代交代。小华边听边看着小花姑娘,嘴里不停地回答着“嗯”和“是”。小华的妈妈说些啥,小花也听得一清二楚。小华说:“小花妹妹,我也不骗你,我父母的压力我可以顶住,但是你表弟那儿不是我怕他,他毕竟是个孩子,我们之间的关系处理不好,会害了他一辈子的,你说是吗?”小花说:“我知道,我和你相好,也会害了你的前程,对你不公平,我会愧久一辈子的。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好聚好散,将来你如果记得我,我就叫你个哥。”小华犹豫。小花马上改口:“小华哥,如果你心里有我就抱抱我吧!也不枉我们认识一场。”小华迟疑。小花还说:“小华哥,我知道你为难,你顶着父母的压力来我们这穷山村当老师不容易,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要感谢你!”说着说着,一下抱住小华老师亲了一口,转身就跑出去了。小华十分惊讶,半天没回过神来。待小华老师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花姑娘已无影无踪。小华老师如在云里雾里一般,六神无主。   小花回家后便去找到表弟的爸爸,自己的姨父老张,小花说:“姨爹,我和小华老师的事你就别放在心上了,我去找小华老师说了,我们都不会责怪大毛的。小华老师还说,他一定想办法处理好这件事情,让大毛把学习搞上去。”老张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前世造的孽啊!”   吃一堑,长一智。老师毕竟是老师,小华像变了个人样似的,理个小平头,又是西装又是领带的,打扮得让女孩子见了都想多看几眼。他说,我不是生性邋遢,我是入乡随俗,来这偏乡僻壤的山村小学,泥滑烂路的,吃点水都要自己亲自用扁担挑,哪敢装时髦当另类?不料,我的入乡随俗竟被孩子们误解为邋遢,真不可思议?   一年后,大毛小毕业,考取了乡镇中学。小华老师特岗期满,参加省城里的一所大学教师招聘也被录取了。小花当时一气之下进了省城的一家民营企业做会计工作,现在也当上了部门经理。   大毛想,怪了,小华老师怎么这么厉害呢?一下子就进了省城,真了不起啊!小花姐也一年多都没有消息了,现在小华老师走了,我和她拉勾的事她还认帐吗?   小花一直没有消息,到底去了哪儿呢?大毛觉得奇怪,小华也觉得蹊跷。小花大胆而神秘的一个吻,让小华阴魂不散,想起来就摸摸自己的脸。在小华老师心里,小花是一个纯洁、善良、勤劳、智慧、勇敢的姑娘,小花是山沟沟里飞出的第一只金凤凰,小花心思缜密、理解父母、善解人意、上进好学,不是她没考上大学,实际上是家里穷,导致她上不起大学。想来想去,小花姑娘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好姑娘。小华放心不下,多番打听,终于有了小花的下落,鼓起勇气,亲自找到小花上班的住处。帅哥见美女,双双吃惊。不是面红耳赤,就是语无伦次。小华还是先说:“小花,你走了那么长间也不打个电话,我一天守着你们村的几个孩子,除了教书就是读书,今天终于见到你了。”小花就问:“小华哥,你是进城办事吗?来,坐这里,我给你泡杯水。”小华半开玩笑半诡秘地说:“来你这儿,你说我还能做啥呢?”小花感到脸是一阵火辣,只是咂咂嘴,咬咬唇,对小华做了个鬼脸。小华又说:“大毛现在考取了你们乡镇中学,成绩不错,表现很好,相信他一定会有出息的。”小花怀疑。小华还说:“今天晚上我做东,现在我也是省城人了,我要请你去我的家里吃饭,让我的父母见识见识你。”小花奇怪地“啊”了一声。接着问小华:“小华哥,到底真的还是假的?”小华说:“当然是真的,我定了的事,父母是改变不了的,何况我现在回城了。”说着说着,两人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   六年后,小华老师在大学里晋升副教授,小花边工作边读书,获省财经大学毕业证,提升公司副总经理。大毛高中毕业,被小华所在的大学录取。就在大毛的开学典礼那天,小花和小华邀请大毛作为伴郎参加婚礼。大毛诧异。新娘怎么会是小花呢?七年了,整整七年了,小花以一个漂亮能干的形象出现在大毛跟前。大毛喜从天降,悲由心生。   大毛自己上了大学,小花发展的那么好,并且依旧还是做了小华的新娘。大毛想,和小花过去拉的勾,发的誓,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在小花眼里,那都是儿时的戏言。小花以真乱假的一句戏言,大毛却以假当真。大毛佯装笑脸,看似大方却又十分尴尬地说:“小花姐,人生如戏,变幻无常啊!这不就是真做假时假亦真,假做真时真亦假吗?”小花笑着说:“大毛弟,好坏无定论,关键看结果。你现在圆了大学梦,不是很好吗?”小华说:“大毛,你由淘气任性恶作变成了一个听话好学明理懂事的大学生,真是了不起啊!我和小花为你高兴!相信你的未来不是梦。”大毛苦涩地一笑,略带滑稽地说:“老师,我祝福你们,谢谢你们美丽的谎言。”   消息传遍了旮旯村,旮旯村的男女老少都坐不住了,男的磨刀霍霍向猪羊,女的剪纸帖花排歌舞,全村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准备迎接小华和小花回旮旯村。大毛他爹更是乐滋滋地见人就说:“我那龟儿子不知是哪辈子修得的福气,要是没有小华老师的关心、教育、支助,哪有他上大学的机会啊!嘿,嘿嘿。”老张叔说说又笑笑,笑笑又说说:“嘿,嘿嘿。真要感谢小华老师,感谢小花姑娘啊!也只有他俩才有办法拯救我那龟儿,帮他实现了大学梦。”   小孩癫痫发作什么症状哈尔滨医治晚年癫痫医院哪个较好武汉癫痫真的可以治好吗辽宁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