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墨派】印象龙舟渡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5:49
摘要:其实龙舟渡并不叫“龙舟渡”,在我还不曾拜访它的时候,我只知道,渡头镇的河西,有这样一处老旧的渡口。 其实龙舟渡并不叫“龙舟渡”,在我还不曾拜访它的时候,我只知道,渡头镇的河西,有这样一处老旧的渡口。念高中的时候,我经常站在河东的桥堤上眺望对岸,宜黄河的河水温和地拍打着渡口青石板砌成的台阶,岸边郁郁葱葱地全是樟树,在这样一篇翠绿中,可以远远地看见一排灰暗的老屋,排成两排,然后形成一条只有两米宽的小巷子,那是除了渡船以外唯一能到达龙舟渡的路。   这便是龙舟渡给我的最初的印象。   【01、初见河西渡口引发的冥想】   我曾经在渡头镇念了三年的高中,原本应该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很,只可惜高中的课程实在太紧张,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每天除了上课便只惦记吃饭和睡觉,学习和生活以外的所谓娱乐就是天方夜谭了。   十四岁那年,当我只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小镇,便开始计划着将接下来的三年过成“苦行僧”的日子,不巧的是,一次偶然的出行,让我邂逅了宜黄河,也第一次记住了龙舟渡。   那是高一的第一次大考,我遭受了求学以来最重大的打击,初升高,从优等生一下子变成了差生,看着那张刺眼的成绩单,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这么差劲,我考不上大学了。   一个周六的傍晚,学校不上晚自习,下午上了两节课后便放学了,我收拾好东西并没有回寝室,也没有去食堂,而是出了校门。   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只觉得学校里太压抑,我想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走在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我身边来来去去,夏天还没有过去,街面上的小摊也早早地摆出来了,不少学生在这条小吃连成的巷道里来回穿梭,享受一周繁重课业后的片刻轻松。不过那些都与我无关,我一点都轻松不起来,学业的失败让我无法面对,一种无助感油然而生。   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一个广场。广场上很多人,老人们惬意地摇着蒲扇,孩子们追闹着,还有许多操着方言的小摊贩的叫卖声,混杂在一起,形成小镇独特的一道风景线。在这样一个相对陈旧的小镇,这个广场的存在是唯一一个现代化的标识,夕阳还未沉下便早已开始的夜生活,是镇上人们一天繁重劳作后最珍贵的休憩。暮色渐起,偶尔会有一点微风,吹走夏天的聒噪。   看着这些,我觉得心里舒服了点。生活中总是不乏美好,不在这便在那,总之我能找到它。   穿过广场,我看见一处高高的河堤,河堤上种满了各式鲜花,隔开花圃的水泥小道将路延伸到河堤的顶端。走上去,发现这是河岸,原来这便是宜黄河的东岸,河堤似一座桥,我权且叫它河滨桥了。   站在桥上,我看见河东这一边已经筑起了高高低低的商品房,城区新的规划和建设已经初露端倪,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西那一岸,粗壮苍劲的樟树和一排排灰色的老屋把我从城镇的憧憬中拽了出来,坍圮的屋墙上剥落的石灰,像一位老者无声的倾诉。   在这样一片破败的景象里,我的眼睛被一条幽深的小巷所吸引,岸边,河水拍起的波浪浸没了台阶,沿着台阶向上,是一处狭窄的渡口,看上去也只有两米宽,渡口前是一座木头筑的坊,上面依稀有四个字,但是我这岸离得太远,加上夜幕的搅合,我分辨不清,从木坊两侧向后延伸,便是两排老旧的民宅,其中有一些已经倾斜,似乎顷刻间就要倒塌了,而另一些门里,还可以看到一些老妇人进进出出,张罗着晚饭。   此刻,夜幕已经沉下来了,我探出身子向看清楚那木坊上的刻字,可就是看不清。后面纸糊的墙面倒是还能辨别出轮廓,农家的炊烟已经慢慢从房顶飘散了去。   让我惊讶的是,在这个正在快速改造的城区,竟然还有这样古老的地方,古老的房子,古老的渡口,古老的樟树……   眼前的景象让我想起了老家,木头做的房子,纸糊的墙,还有炊烟里的米饭香。我想起年幼的我,曾经仰着头对村里的老人们放出的狂言。那时候我还是个只会玩泥巴的小女孩,村里花白胡子的老人逗我说:婷婷生得这么好看,长大了要嫁个好人家哩。而我确不领情,心想,怪老头,谁听你的。然后我头一抬,说:我不要嫁人,我要考大学!   已经过去了好多年,我看看自己目前的样子,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烫。为什么一点点挫折就这样颓废,当年那股子傲劲儿去哪儿了呢?这个样子被村里的老人知道了,那该有多失望啊!   一番自我鼓舞之后,我收拾好心情,准备回学校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知道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困难在等着我,但是我都要一一面对。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当我走下河堤的时候,河西那一边的渡口,已经完全淹没在夜色中了。   奇怪,那个渡口竟有这样的魔力,能够让心绪浮躁的我安静下来做自我反省。不过我不想知道原因,安静的环境总会让人平静下来,看样子我是很喜欢河对岸那个渡口的。那么好吧,等我毕业以后一定要乘船去那里,从那个渡口上岸,算是奖励我自己!   于是,接下来的三年里,就是这个乘船去河西的承诺陪伴我度过了一次次的困难和挫折,可惜的是,到最后我毕业了考上了大学,也没能坐船去河西,直到大学毕业后,我考回这里,才终于又有机会亲身去河西一趟。   【02、览览的天】   览览是十岁孩子的妈,我在她和她孩子的陪同下,终于第一次来到了龙舟渡,也是这一次。我终于看清楚木坊上的字,第三个已经被腐蚀地看不清了,剩下的三个字是“龙舟渡”。   那天是五月初十,渡头镇一年一度的庙会就在这一天。当天,宜黄河还会有盛大的龙舟赛。而早在几天前,河岸上就时不时会响起鞭炮声,各村在庙会来临之前就纷纷送龙舟下水试水,龙舟的鼓声和水手们的吆喝声,夹杂在热闹的鞭炮声中,吸引了全镇老老小小的围观,河岸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我和览览也在其中。   览览说,她还没出嫁以前,曾做过他们村的鼓手。我很惊讶,在这个保守传统的小镇,村民们竟然会允许这样一个弱质女流上龙舟,还让她当极其重要的鼓手,真是不可思议!   见我一脸的惊讶和怀疑,她笑道:就知道你不信,不信没关系,问问就是了,我不仅做过鼓手,我们村那年还赢了呢。她抬头望了望河里的船,随即走到一艘靠岸的龙舟前,跟船上几个人说笑了几句,我依稀听见一位年纪大点儿的人说:览览不上船啦……   她聊了几句,走回来对我说:你怎么不过来,我们村的衡叔邀请我们上船去玩一下呢。见我们上船,船上的水手们都自觉放慢了划桨的速度。览览介绍我说,这是小罗,是镇上新分来的大学生,衡叔听了便满意地点点头,年轻人,有出息好啊。衡叔是览览一个村的,五十来岁,是个憨厚老实的农民,他和我们讲起早些年划龙舟的事,说哪一年哪个村赢了,扛回去一整头猪;哪一年这个村又跟那个村因为赛龙舟的事打群架;哪一年太热,几个村的人都晒晕了……等等,他还说起览览做鼓手的那一年掉进河里,然后村里的水手们在没有鼓手的情况下依然配合默契,最后赢了龙舟赛的事。于是,我终于相信览览做过鼓手这件事了。   我们一边游着一边聊着,不经意间我被眼前的一抹灰白所吸引,这时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水手们已经随性地将龙舟划向了河西一岸,而我眼前的灰白,正是渡口的那间老屋的墙壁。   我曾不止一次幻想过有一天,我能够划着船来到河西,从这个渡口上岸。而此时,它近在咫尺,我出神地望着那渡口,终于看明白那木坊上的字:龙舟竞渡。于是我便自作主张地唤它“龙舟渡”了。   渡口站满了人,鞭炮声不绝于耳,当我意识到我该从渡口上岸的时候,龙舟正擦着渡口划过,我顿了顿,便没有开这个口。   那天,览览问我是不是很喜欢那个渡口,我说是,她说,那晚上我带你去。   当晚,览览带着她的孩子,领着我跨过了一座大桥,又走了一里来路,把我带到了这个我梦寐以求的渡口,一条不到20米长的古巷,湿润的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两侧都是木质的老屋,也不乏砖砌的,但是看上去依旧年代久远。巷子稍微弯曲了一点,站在巷口看不见巷子另一端的渡口,但是可以听见渡口泛起的波浪声。   我几乎是跑过这条巷子来到龙舟渡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渡口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在渡口,览览跟我说过一些关于她和这个渡口还有宜黄河的陈年往事,我听来饶有兴致。   二十年前,渡头镇还不是渡头镇,河东河西还是两个独立的乡镇,览览他们家的房子在河东,就贴着河岸,但由于父亲在河西乡政府,所以父亲安排他们在河西小学念书,每天早晨,父亲都会用自行车带着他们,跨过宜黄河上的大桥,送他们到学校再去上班,下午又会绕到学校接他们放学,中午便让他们自己回家吃饭了。   因为桥上绕着走要花很长时间,父亲会给他们四毛钱,让他们在这个渡口坐渡船过河,殊不知,为了把坐渡船的钱省下来,每天中午,哥哥都会带着览览在宜黄河上凫水,玩一阵子然后直接游回家。那时候,学校附近有一片茂密的竹林,宜黄河上渡口的那些竹筏就是从这里来的,夏天,乡里几乎每个孩子都会在竹林里寻上一小节竹筒,大概和自己的个头一般高的,下了学就抱着竹筒一头扎进宜黄河里,竹子中空,可以浮在水面上,孩子们就趴在竹节上划着玩,耍够了再回家,得到的不仅是一阵清凉和欢快,还有父母亲的一阵阵叫骂。即便如此,孩子们依旧是乐此不疲。   览览和哥哥被父亲看的紧,也就只有中午这一来一去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宜黄河上游了,母亲生性软弱,也疼爱孩子,几番劝说无果,再加上哥哥拍着胸脯保证不会出事,母亲也就随他们去了。农村的孩子,自小就是在一种冒险的精神里长大的。   然而在览览的印象里,宜黄河就是母亲河,她会在河岸上淘米洗菜洗衣服,挑水去浇地,包括他们喝的水,她也听父亲说,她是从宜黄河里来的,这个渡口就是联系她和母亲河最密切的纽带。因此每当览览一头扎进这河水里,她总感觉到暖暖的,像是扎进了母亲的怀抱里,有时候她会被水呛着,一股泥土的腥味便钻进了胸腔,弄得她很难受,但是抽抽鼻子又好了,她也不在乎“母亲河”一时给她的“教训”。直到有一天,差点钻进“母亲的怀抱”出不来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冒的险有多严重。   那天和中午下学后,他和哥哥又来到了宜黄河上,凫水的时候好好的,她忽然脚抽筋了,蹬也蹬不开,收也收不回,她就这样忽然停止了划水,两条腿僵硬在了河面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呆了一会儿,半个身子就滑进了水里,只有手还死死地扒在竹筒上,顿了顿才知道喊哥哥。当哥哥听见妹妹带着哭腔的呼救声,立刻回头,朝妹妹的方向游去……   那天,兄妹俩一脸凝重地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母亲在家里焦急的等待孩子们回来,好一会儿都不见人影,于是匆匆走出门来,一出门便看见儿子把女儿艰难地拖上了岸,女儿口里还大口大口吐着水,呛地止不住地咳。览览妈吓得尖叫起来,赶紧叫来了街坊四邻,一群人手忙脚乱,招呼着把孩子们弄回家了。   当天晚上览览家就传来了嘈杂的哭声,有男孩儿,女孩儿,还有女人。   原来,当着丈夫气得铁青的脸,览览妈不敢再隐瞒丈夫,告诉了他这段时间俩孩子中午游水回家的(原本她也没有隐瞒,只是没说罢了),于是便遭了丈夫一耳光,这一巴掌打地太重,女人没忍住就哭出声来了。这一哭不要紧,孩子们早就吓得脸刷白,这样一来,就跟着母亲使劲地嚎开了。旁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女儿中午溺水没得救了,现在家人正悲痛欲绝呢。父亲看到孩子们吓傻了,不由得叹了口气,自顾吸烟去了,一边不住地摇头。   后来,览览就不敢再去宜黄河里玩了,听老人们说,孩子水里抽筋是水鬼在锁魂,见着孩子的腿就往下扯,好拿别人的命来换投胎转世的机会哩。本来览览就慑于父亲的威严,不敢再涉足宜黄河,现在听老人们这么一说,她连渡口都不常来了。而事实上,她那回抽筋只是因为在长身体,缺钙罢了,这一点,也是过了很久她才知道的,即便是这样,也抹不掉她对宜黄河的恐惧,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也不敢去河岸上。   当然,渐渐长大的览览会慢慢知道许多事,她对宜黄河和龙舟渡的爱并不会因为儿时的意外而减少半分。   我问览览,你接下来打算怎办?   她说,没打算,一个人把昊天养大,就在这渡口生活下去,也自在。顿了顿她又说,这里有我的童年,也将有我的一生。   看到她潇洒的神态,我笑笑,你长得这么好看,原来宜黄河的河水也这么养人。   她便不好意思了地笑了。   当河东响起阵阵广场音乐,河西的炊烟散尽,我们准备回去了。   宜黄河水拍着台阶的涛声尾随着我们,我扭头,看见览览的童年正浮在宜黄河的竹筒上。   【03、再访,留住印象】   我是在一个烟雨蒙蒙的日子里,再一次来到了龙舟渡,这一次没有别人的陪伴,当得知河西那边也马上要进行改造的时候,我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龙舟渡,还有那条幽深的老巷。 郑州的癫痫医院哪些正规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什么效果癫痫的早期治疗方法安顺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