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老城(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52:26

老城是一座很小的城市,不很繁华,文化底蕴却很深,差不多毎年都有来自各地的文人在这里举行一些文化活动。梅子就在这小城里开了一家茶馆。由于她年轻有活力,毎天客来客往的人很多,茶馆的生意当然也就火红。

我记得第一次去梅子的茶馆是星期天的上午,那天是一个朋友的新书发布会。也就是在那天才知道梅子不但是茶馆的老板,也是文化圈里的人。那天,在茶馆的大厅里,气氛十分热闹,聚满了许多来自各地的文化人。

我要了杯茶,静静地坐在大厅的一角,观摩着那些文人相互之间的恭維与打诨。我不喜欢看这样恭維的场面,要不是朋友邀请,我是一定不会来的。过了好一阵子,就听见人群里有人在叫一个女人的名字,“梅子、梅子在哪里?”才见一个很好看的年轻女人边答边笑吟吟地走向临时的讲台。她一身黑装,齐肩的乌发,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很年轻,看上去大约三十来岁。只见她接过旁人递来的话筒,没说话人却先笑了。

梅子的话不多,我一点也没听进去她到底说了什么,只顾看着她的笑。说实在的,我确实是被她的笑迷住了,那笑让我激动,让我心跳,更让我感觉脸在辣辣地烧。也不知什么时候梅子的话说完了,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我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使劲鼓掌,这会儿,感觉大家似乎都在用惊疑的眼光看着我。那一刻,我没去理会大家对我的异样,一门心思地投进了梅子的笑容里。

新书发布会结束后,就是吃饭,下午是自由活动。吃完饭,大家三三俩俩分开着讨论今后文化的走向,有的相互交流写作。因为我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也就没人理会我的存在。我静静地走出茶馆,沿着中山街一路走去,领略着这小城带给人们的骚动。城市虽然很小,街上却是很热闹,两边商店林立,来来往往的车辆也很多,不时还会从一些商店里飘出你所熟悉的老歌。我走进一家门外挂着一块斑驳离漆看上去很老旧的新华书店,而里面却是另一番景像。书店里的书很多,有些连在大城市里也找不到的书在这里却能看到。书店里有许多的人,有站着的、坐着的。我选了一幽静处,找了一本一江秋枫写的《秋枫文集》正准备坐下来好好看看,就听一声陌生但又很熟悉的女人声音对我说,“你也喜欢看《秋枫文集》?”我连忙侧转身,就看见梅子站在我身旁,带着一脸的笑。

我有点不知所措,她突然的出现和问话让我惊喜万分,不知道去怎么回答她的话好,还是梅子打破了僵局。

“我也喜欢看《秋枫文集》,尤其第四卷所写的散文。”

“哦!是吗?”我红着脸回答。

“那些人我很熟的,怎么没看见你以前来过我的茶馆?”

“是李冰邀请我来的,我也不懂什么,又不会写,只是看看热闹罢了。”

“别谦虚了吧”,梅子嘻嘻地笑着,“我就没看到过不懂的人还喜欢看《秋枫文集》呢?”我被她的话逗得哈哈笑起来,看着她满脸灿烂的笑容,起初的尴尬没有了。“你今天怎么那样出众啊!一个人站起来给我鼓掌,”梅子边说边笑着看着我。我笑着回答梅子:“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站起来了,还一个劲傻傻地给你鼓掌呢。”

“哈哈哈哈哈!是吗?”

我看着梅子在我的说笑里笑得是那么开心、快乐,就像荷塘中的荷花在微风中轻轻摆动,是那么地好看,美丽。我与梅子就算这样认识了。梅子回茶馆后,整个一个下午我傻坐在书店里,总在回味梅子的笑容,哪还有心情去看我喜欢看的《秋枫文集》。

第二天,大家分头去了仰天湖和东江湖采风。我没有去,虽然李冰极力要我去,还是被我拒决了。我是知道自己不去的理由,因为梅子也没去。我住的旅馆与茶馆相差一条街,从茶馆出来往右走大约五分钟就到了。看看时间已是上午十点钟,相信茶馆的人已经很多,明天就要离开老城了,我想借此机会再去看看梅子。从昨天到今天,好似很漫长,脑子里满是梅子的笑容,我想我肯定爱上了梅子。

走进茶馆,我还是选了一个不当眼的地方坐下来,独自品尝着红茶的苦味,等待着梅子的出现。一壶茶喝完,梅子还没出现,看看已是接近中午,我惆怅地起身,带着满满的失落走出了茶馆。站在小街上,望着繁忙的小城,那一辆辆吐着尾气的小车从我身旁驶去,渐渐远了,就像一只只硬壳虫在卖力地爬行。我想,我还是该走了,本不属于我的,我又何必去强求。

下午,我搭上了回家的车,临行之前我打电话告诉了李冰,我要回去了。之后我把号码换了,从此断绝了与老城一切的联系。就这样告别了这座老城,也带走了对梅子的思念。一晃过了两年,当我渐渐已忘记梅子的时候,却在一天收到了一条不知名的短信,让我无法抗拒地喜欢。短信是梅子发来的,也不知道她从何处知道了我的号码。我甚是惭愧,责骂自己当初为什么就换了电话号码,害得她这两年满世界寻找我。梅子的短信很短:“与君一别,甚是思念。君若思我,我思君如海;君若眷我,我眷君于心”。

第二天,我赶往老城,见到了梅子。我们久久地拥抱在一起,像一对久别的恋人重逢,把这几年的思念全部寄托在了拥抱之中。晚上,我们选了一个很雅静的饭馆吃饭,就着浪漫的烛光,吃着晚餐,诉说离别之情。我静静地看着梅子,她依旧是那么年轻,依旧是带着满脸的笑容。饭后,我俩一起走在夜晚的老城街道上,晚风习习吹来,顿着凉爽。梅子问我,“那天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我曾去找过你,在你的茶馆坐了一上午。”

“我是临时决定去采风的,怪不得那天找不到你。”

“李冰没告诉你吗?我听说你不去,我也就不去了。”

------

老城的夜已是到处在欢腾了。老城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不同以往的是好像人多了许多。我与梅子就这样走着,街上随处可见一对对情侣,那叫卖小吃的摊点,临时搭建的夜宵毡棚,似乎都给了老城一道抹不去的风景。

夜晚的城市很美丽,到处都是灯火通明。我推开两年前曾住过的旅馆窗叶,梅子依偎在我身边,一起欣赏这座古老城市的夜景,心是那么的惬意。我与梅子倾心长谈,谈到了徐志摩的《雪花的快乐》、谈到了余秋雨的《寂寞天柱山》、谈了冰心的《小桔灯》、朱自清的《背影》,甚至还把鲁迅的《孔乙己》搬了出来,我学着孔乙己的模样,“我是唯一穿长衫站着喝酒的人”,笑得梅子前俯后仰。

后来梅子问我为什么不写书,既然这么爱好文学。我坦诚地告诉梅子,因为生活的压力,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好。梅子深情地望着我,你写,我支持你。我注视着梅子的眼睛,从她的眼神我知道她所说的含义,但我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心里清楚,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为此,已是愧疚于梅子了。梅子从我的摇头里似乎懂得了我的无奈,她不再说什么,只是含情脉脉看着我。我从她那深情的眼里读懂了她为我的挽惜。梅子紧紧地拥着我,她那阵阵的心跳声传到了我的心里,仿佛听到了梅子在为我哭泣。

夜开始在一点一点吞噬着热闹的城市,再也听不到街上过多的喧繁,偶尔听到一两声汽车开过的声音,也是仓惶地很快消失在沉重的黑夜中。我看着已熟睡的梅子,紧巴巴地抽着一根又一根苦闷的烟,似乎想从那吐出的烟圈里寻找失落的答案。

天亮后,我送梅子回到了茶馆。然后对梅子说,“我要回去了。”梅子露出依恋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敢多看她的眼睛。我知道梅子是多么地爱我,可我又不得不离开她。

我走了,第二次带着遗憾告别了老城。在回家的车上,我收到梅子发来的短信,“梅与君一夜欢颜,心欢喜,恨离别。恨只恨,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寻花去,夜夜栖芳草。------君若思我,我思君如海;君若眷我,我眷君于心。”读完,我的泪已肆无忌惮地汹涌而下。我也给梅子发去了一条短信,“往年见君如故,如故知,今又重见君,却离别。与君相思似海,却道俩茫茫。吾眷君于心,怎奈由生计;恨只恨,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今与君一别,相见在何时。”

至此一别,就再也没见到了梅子。我也曾多次去了老城,多次去看了茶馆。茶馆依旧,却已物是人非。我知道梅子是带着眷眷的心走了,却不知道梅子是不是在恨我。往后,老城在一年年变新,而我与梅子的故事却在渐渐老去,如同那飘舞在秋风中的落叶随风远去、远去。

辽宁那个医院治癫痫沈阳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呢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权威?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