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雀巢】流浪,我与数字结缘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44:58
无破坏:无 阅读:4967发表时间:2015-02-27 07:21:16 摘要:那是一缕炊烟,飘散在日落西山之前。 我是一根羽毛,带着对泰山的思念,飘零在世间。   我是刚剃度的和尚,斩断慧根之后,在红尘中寻找七情六欲。   我是名副其实的浪子,即便跟上万个女人温存,依旧纯洁无瑕……   我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   我,无家可归。      (一)4      4,4岁。   4岁时的我是什么样子?听阿姨说,爸爸妈妈因车祸死去的时候,我在旁边和小伙伴们蹦蹦跳跳捉迷藏。我没有哭,玩得很开心。   那一年的冬天,雪下得特别大。堆雪人打雪仗好象总是以我和一个医生的儿子胜利而告终。   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痛苦,也不知道什么叫孤儿。   那时候,我绝对不会想到,我这一生中,有许多数字注定无法忘记。   而4仅仅是个开始。      (二)5      5,5分钱。   我至今仍然能够清晰地记得飘荡在家乡街头的油条香味。   那时候,油条5分钱一根。香香脆脆,黄黄的,馋得我直流口水。   同样诱惑我的还有花生米。记得小学课本中有篇关于周总理的文章,说他日理万机之后,半夜饿了只吃一碟花生米。当时我想,做个总理多好!   前几天在广州街头看见卖菱角的,倍感亲切。花四元钱买了一斤,却怎么都嚼不出味道。弃之可惜,拎到公司去哄几个女孩。欢呼雀跃。扫荡完毕后一个女孩说了实话: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吃一种记忆。      (三)3、2      3,3两饭票。2,2两饭票。   读初中的时候,我住校,睡在老师房间里。   因为抚恤金(42.5元/月,这是另一个我无法忘记的数字,带着感恩的心)不够用,我节俭得不能再节俭。   食堂供应的早餐有馒头,施行双重标准:学生3两饭票一个,窝窝头;老师2两饭票一个,又大又白又嫩。   老师问我:“每天早上吃稀饭,吃得饱吗?我帮你买馒头?”   我咽了一下口水,“不,我不喜欢吃馒头。”   事实上,上午四节课,第二节课间去一躺厕所,肚子便咕咕叫了。   现在我的胃口很好,人称“三桶先生”:酒桶、水桶、饭桶。很可能就是那时候养成的一种心理在作祟——能吃的时候,有得吃的时候,吃得下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多吃一点?      (四)6、7      6,星期六。7,星期天。   这是两个令我恐惧的日子。他们来临的前奏便是住校的学生开始叮叮当当收拾行李。   看着他们一个个蹦蹦跳跳欢天喜地地回家去,而我只能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校园里。那场景,绝对比冬天的最后一片落叶还要凄凉。   当然,我也同样无法忘却,那些常常给我带菜吃的同学和老师,还有形态各异的瓶子、茶缸和眼神。   想念他们,在每一个孤独的日子里,在世态炎凉的纷扰中,在夜半无人的街头。      (五)14      14,14岁。   那一年我初中毕业。虽然考上了高中,而毕业就辍学是我懂事后早就计划好了的事情。   校长和老师找我谈话,说学校愿意资助我读书。校长说,你成绩好,要读大学,要读硕士、博士!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用眼泪表示感谢。   而在我的心里,我早就问过自己:高中三年,即使考上大学,那么大学四年,七年时间,谁养我?   过早的成熟让我变得敏感,也开始刻意地回避别人的同情和施舍。我不再是个孩子了。   14岁,我要自食其力!      (六)78      78,在中国人的眼中,78是一个幸运数字。   而对14岁的我来说,一个破烂的包和几件衣服之外,78是我的全部家当。   那是78元人民币,买了一张从安庆到上海的散席船票之后,便所剩无几。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江申轮船甲板的味道,还有长江入海口清晰的分界线,以及随轮船盘旋觅食的海鸥。   第一次体会乘风破浪,除了兴奋,就是眩晕。   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七)40      40,房租的价钱。   而我租到的并不是一间房,而是一间房的阁楼,象个抽屉。睡觉时得顺着竹梯爬上去,再把自己先脚后脑袋的一点吉林癫痫有哪些表现点塞进去。   当时的浦西青龙桥一带正在改造,有钱的和分到房的搬到了浦东,没钱的没房的只有固守。也只有这样的人家,才有破烂的房屋或者空间出租。   房东是个老太太,成天咳咳嗽嗽,但是个好人。女儿已经出嫁,她和读书的儿子相依为命。许是见我和她的儿子差不多大的缘故,40元,她同意让我分期付款。   没有身份证,我挺挺胸膛,向别人推销自己说:我很强壮。      (八)15      15,清洁工的日薪。   我之所以有如此好的机遇和待遇,还得感谢房东老太太,因为她的女婿在南市区环卫局工作。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加入到城市美容师的行列。我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扫马路。当我拿起扫帚站到路边的时候,我的雄心壮志刹那间荡然无存。   当时,南浦大桥尚未竣工,我的工作便是后半夜清扫从工程车上跳出的石子和土块。工作不难,但要勤快。后半夜瞌睡得厉害,寒冷撑不开我的眼睛。   好景不长,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我便失业了。   缴清房租之后,第一次发觉自己有了上百元的赢余,那种感觉——真棒!      (九)0.3      0.3,一包斜桥榨菜的价格。   不知道是港区的诱惑还是听人说苏南经济发达,我竟跑到了张家港。   一个老人坐在门口吃稀饭。我问他讨了一碗,用口袋中的最后0.3元买了一包榨菜,狼吞虎咽。   老人看着我笑,问我是哪儿人,然后说他现在认了个干儿子也是安徽的。   我没有见到那个幸运的男孩。但我羡慕他,也妒忌他。我甚至有种冲动想罗列自己所有的优点,取悦于他,让自己多个爸爸,也多个哥哥。   那一刻,我竟不忍离去。      (十)0      0,我身无分文。   初中毕业证书上的大红印章,证明着我是一个不再属于学校的学生。我用这个身份,去敲开一家又一家家庭作坊或是工厂的大门。没有人敢收留童工。   已近黄昏,港区的风也大了起来。   我步履蹒跚地来到江边,不知何去何从。   十年了,爸爸妈妈的影子还是有些清晰。他们在天堂,还好吗?是不是也在想念我?而如果,如果真有上天,为何对我又如此刻薄?   我的眼泪开始不争气……   “小孩别跳,别跳啊!”不远处驶过来一条船,有人立在船头大喊。   “我没打算跳,”循着温暖的声音,我擦干眼泪,“我想找份工作,可现在身无分文,举目无亲。”   天无绝人之路,他们救了我。      (十一)10      10,真正的血汗钱。   在这里,请允许我感谢一个人,他姓瞿,张家港市港务局退休老干部。是他帮我找到了工作,包吃住,每天10元。   那是一家饮料厂,生意极好。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睡眠极少,而劳动强度极大。去仓库搬饮料的时候,只要坐在箱子上小憩,闭上眼睛很快就能睡着。当然,接下来肯定会被别人一脚踢醒。   厂里除了一个贵州女孩和我,其他全部都来自河南。这就使得脏活重活都落到了我的头上。厂里也有一个十四岁的男孩,仗着他哥哥是工头,硬是欺负我,而我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我安慰自己说:我是出来打工的,不是出来打架的。   但不打架依然流血,因为生产饮料,瓶子割破手是常有的事,而整箱饮料的重量并不因此而有所减轻。   离开那家厂的时候,那个男孩居然问我:以后发财了,你会来看我吗?      (十二)9      9,在中国的文字中,9代表很多的意思。   今天,我想向上海董家渡菜市场旁边一家小吃店的老板道歉:因为14年前,我治癫痫的费用大概要多少不止一次地偷吃过您家蒸笼里的米糕。   原谅我因饥饿而做偷儿。当然,做为惩罚,蒸汽也回敬了我几个水疱。好多天,我的手同米糕一样松软。   做贼心虚,亦或伤痛无痕,后来每次去上海,我都不敢故地重游。而那些半生半熟的米糕的味道,我也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悄悄思念。      (十三)0.5      0.5,1992年一碗馄饨的单价。   在上海的街头卖馄饨,是因了一帮扫马路时结识的朋友。   一副自行车轮子,几块木板,外加一只中间隔成两半的铁皮锅子,弄些木柴、水和馄饨以及调料,便可以开业了。   那时候的上海也是穷人居多,顾客也多是上中班、晚班的工人。寒冷的冬天,北风呼啸的渡口,花0.5元,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馄饨,无疑是价廉物美的享受。   而当时,摆夜摊的最怕两种人:一是想侵占地盘的同行,一是黑猫(市容城管,因穿黑色衣服而得此雅名)。而对付他们的方法一是火拼,一是逃跑。   很奇怪结帮拉派的打了那么多场架,而且动辄钢管铁棒,居然都没出过人命。   现在回想起来,后怕之余,又觉得有些可笑。为了那么一点微薄的收入以性命相搏,真是不值。而如果再次见到那时的“敌人”们,我想,我一定会热情地和他们拥抱,并请他们喝个痛快。      (十四)1.2      1.2,一包佳乐牌鲜味素的优惠价。   我一直以为这是我流浪路上的得意之作之一。   因为摆夜排挡的很多,而上海人又喜欢吃味精。我转念一想,何不做这些生意人的生意?   于是我在味精包装袋上找到电话,打过去查询价格和乘车路线,我说我要一批味精。对方的态度非常好,马上问我在哪里,要不要派车来接,并问我数量多大,告诉他们好预先备货。我说我想先试销,要四百包。其实我袋里就那么多钱。对方笑了:“才两箱啊!”   从南市区到曹安路六号桥,我换了三次公交车。但结果还是令我满意的。在保证不销往上海本地之后,他们以1.1元的价格批给我两箱鲜味素(味精的一种,非结晶体)。   我懂得薄利多销的道理,商店里卖1.3元,我便定价1.2元。而后便在夜晚骑辆破单车,满上海大街小巷的乱窜。   天道酬勤,渐渐地,我网罗了一批顾客,甚至后来将业务做到了餐馆酒店。      (十五)2.7      2.7,一只西瓜的价格,三个男人身价的总和。   流浪便意味着不稳定,所以我无法做到一帆风顺。   夏天,在杭州找工作的途中,我遇到另外俩个男孩。他们都比我大几岁,所以也给了我很多指点。   在那之前,我已经在西湖边的石椅上睡过几个晚上了。虽然时不时的睡梦中被人赶走或是查证件,但也都是有惊无险。倒是有一天清晨醒来,发现自己的大腿露在外面,叫人哭笑不得。不知道是哪位流浪的兄弟眼睛不好使,月黑风高时错剪了我的口袋!   那俩个男孩一个来自江西新余,姓罗。另一个来自新疆,少数民族的,我已经记不起他的名字了。   那天中午,太阳晒得人头晕目眩,而我们在走过一家又一家工厂之后,又累又饿又渴。   “吃饭吧!”   “你有多少钱?”   三个人翻遍了身上的所有口袋,最后凑在一起只有2.7元。三个人苦笑。   最终,我们决定买一只西瓜作午饭。   卖西瓜的小贩将秤翘了翘,“三块五。”   “可我们只有两块七,来只小点的……”   “算了吧!”小贩笑了。      (十六)30      30,大年三十。   我相信这是所有流浪者最伤心最绝望最害怕的日子,因为我们无处温暖,无人团聚。所以,以前每到这一天,我说得最多的便是——节日与我无关。   所有的喜气洋洋,所有的喧闹,甚至所有的祝福,都会刺痛我的心灵。   总有一间房,总有一张床,让你我关窗。然而这一天,我只能关闭自己。象电视机拔掉电线那样绝缘,象手机不在服务区那样临界游离。   不幸的是,只要没有停止漂泊,这一天终究会年复一年的到来。而我们,将会年复一年的与自己斗争,或者逃避。   我会常常在这一天作梦:爸爸妈妈没有死,他们不过去了远方。回来的时候,他们给我带来好多新年礼物。爸爸总是喜欢用胡须扎我。而妈妈说,儿子,你瘦了……      我不想罗列痛苦,也无意渲染忧伤。因为寒冷,冰凌花才坚硬如铁。为什么漂亮的风景背后,往往是自然狼籍?   在前方,依然会有许多数字从路边走进我的生命,而我将面带微笑,将它们——纳入我的记忆。然后,让它们陪我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流浪如眼泪,一旦决堤,便再难抹去伤心的痕迹。而当我回忆这些数字的时候,竟然感到莫名的温馨与甜蜜。仿佛白雪飘飘,而冰凌花已悄然融化……   我终于知道,事实上,我做不成和尚,也做不到放荡不羁,我只能是那根羽毛。我在寻找一只大鸟。   它给了我生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呢命,并且孕育出无数快乐与希望。我的梦中,无数次,它展翅高飞。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怎么做 共 44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