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荷塘】我的母亲_4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3:56:20
破坏: 阅读:1516发表时间:2016-06-15 09:31:37
摘要:本文通过若干生活细节的描写,展现了作者母亲善良、真诚、宽容的品格和勤劳朴实、任劳任怨的精神,抒发了母子之间深厚的亲情。

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5651f2d95a4e9c9c.jpg" alt="【荷塘】我的母亲(散文)" class="chatu" /> 一天夜里,我又做了同一个梦,梦见母亲了。竟然梦见母亲穿着又脏又破的衣服,一只手扶着竹杆,一只手拿着破碗,在沿街乞讨。我认为这个梦在暗示我:母亲在那边生活得很苦、很艰难,急需要钱用。第二天我就会带着老婆和孩子们去八嶺山墓地,给她老人家上坟,烧一些纸钱。如果我出差在外,暂时不能回来,我也会安排老婆和孩子们去完成这件事。说来也灵验,每当给母亲上坟之后,就会有很长时间不做类似的梦了。
   母亲是天底下最善良、最宽容、最慈祥的人,她生前沒有跟任何一个人闹矛盾,一辈子乐于助人,不求回报,所有认识她的人没有不说她好的。
   当年故乡的小镇上有一个叫化子,名字叫双喜,脾气又暴又刁,走到哪家门口非得讨到好吃的才走,不给就骂人,小镇上的人都很讨厌他。我和小伙伴们经常逗他、撩他,故意惹他发火。当他骂骂咧咧准备追打我们时,大伙早就嘻嘻哈哈一窝蜂似地跑得无影无踪了。可是母亲却不一样,只要看见双喜从门前经过,就主动给他吃的,有时还把他叫进屋里拉家常。我很不理解,问母亲:“为什么对一个叫化子这么好?”母亲说:“双喜是家里的独生子,生下来两只胳膊就坏了,五、六岁的时候父母双亡,他从小就以讨饭为生,很可怜的,是一个苦命人啊!”听母亲讲了这番话以后,我从此再也不欺负他了。
   母亲对谁都与人为善,真诚相待,街坊故里,左邻右舍,有什么事来找她,总是有求必应。有人找她借东西,只要家里有,她都会毫不犹豫拿出来帮助别人。谁家有人头疼发烧、伤风感冒的,她也是十分慷慨地把父亲在解放前开药铺遗留下的中药拿出来送给别人,从不收一分钱。谁家不和,谁家吵架,谁家夫妻闹矛盾都喜欢找母亲评理。母亲总是耐心地开导他们,跟他们讲“家和万事兴”的道理,把来找她的人说得心悦诚服,小镇上的人们因此都很敬重、爱戴母亲。听外祖母讲,母亲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是当儿子来抚养的。小镇上的人们无论男女老少也跟我们一样称呼她“大大”,没有人直呼她的名字。文化革命中,城镇居民下放,我们一家人从小镇下放到农村,改革开放后,我们又从农村搬到了城市。不管在哪里,母亲都跟周围的邻居把关系处理得非常好,她用自己的善良、宽容和真诚感动了所有跟她有来住的人。
   母亲一辈子乐于奉献,她总是为别人着想,一生做了那么多好事,却从来没有听见她在我们面前申功,别人对她一点点好她都牢记在心里。李忠德是我的表哥,文革刚开始的时候,父亲被戴上“黑五类”的帽子管制起来了,哥哥被打成“三反”分子被监视起来了,大姐在外地工作,怕受牵连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回过家。我和二姐、二姐夫为逃避批斗远走他乡,屋里只剩下母亲一个人。外祖母逝世时,母亲请送葬的人都请不到,过去亲密无间的亲戚朋友,和睦相处的左邻右舍都离得远远地,生怕沾上我们一家人,母亲求生产队给一块墓地别人都怕。只有忠德哥天不怕地不怕,在那个红色恐怖的日子里,用我们家里的隔板钉了一个木匣子把外祖母安葬在他家的菜地里。几年后,形势缓和了,他又帮忙把外祖母的坟迁到墓地。这件事,母亲无数次地讲给我们听,要我们永远记住忠德哥一家人的大恩大德。可是,文革初期,红卫兵来家里抓我们,看见只有母亲一个人,就把母亲架出去,给她戴上高帽子游街,沿街高喊:“打倒地主婆!打倒黑五类!”二十多年了,她对这件事只字不提,我还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的。那些曾经批斗过我们的人,她仍然一如既往地对人家好,好像过去那些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可见母亲的胸怀是多么宽广!我真不敢想像,那么柔弱、温和的母亲在那个荒诞不经的年代,为了保护我们,一个人守着那个家,一个人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是怎么度过来的?那年月,多少人因忍受不了文革的羞辱和折磨采取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母亲却从容、淡定地走过来了,走得那么坦然、那么自信,说明她的内心是多么的强大和坚毅!
   母亲是天底下最勤俭、最任劳任怨的人。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有看见母亲穿一件像样的衣服,身上的衣服总是补了又补。我小时候穿的衣服都是哥哥穿小了留给我的,当地称为“接旧”,只有在过大年的时候才偶尔穿上一件新衣服。上初中那年,母亲给我做了一条新裤子,还是用粗布做的,这条粗布裤子一直伴着我度过了三年的初中生活。我从小到大,没有看见母亲有过一天清闲的日子,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的,稍有空闲就打扫屋子,母亲特别讲卫生,任何时候,我们家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父亲在外地做事,一个月只回来一二次,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母亲身上。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们每天只能吃照得见人影的萝卜、野菜稀饭,餐餐都吃不饱。母亲为了养活我们,经常接一些纺纱的活拿回家里做。那时候,我的外祖母还在世,两个人不分白天黑夜用木制的车子纺纱,挣点零花钱贴补家用。纺纱的活结束后,又帮别人擦藕,她把藕领到家里,清洗干净,然后一节节放在有齿的石缽里用手擦,把藕擦成藕泥后再用纱布过虑,虑在纱布下面的是藕粉,留在纱布上面的是藕渣。藕粉是交给別人的,藕渣抵工钱,留下来自己吃。我记得母亲把剩下来的藕渣加点盐,捏成一个个的小团子煮给我们吃,这是那几年我们吃得最美味的食物。不论纺纱还是擦藕,母亲和外祖母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半夜鸡叫了才上床休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分日夜的劳作,又吃不饱肚子,外祖母累倒了,经常卧床不起。母亲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她不仅要料理家务、承接加工活,还要照顾病中的外祖母。她太累了,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了,慈祥的脸上长满了皱纹,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变得混浊起来,眼里充满了血丝,本来瘦弱的身子更加单薄了,一双缠裹了的小脚走起路来好像风都可以把她吹倒。那时候她还只有四十几岁,看起来却像五十多岁的老太婆。面对这些困难,柔弱的母亲却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把眼泪往肚子里咽,从来不叫苦叫累。
   母亲是天底下最通情达理的人。她没有念过书,一个字也不认识,可是她比许多读书人更懂得做人的道理。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有听见她说过一个人的坏话,也不允许我们背后乱议论别人。她一共生下12个儿女,由于解放前长期处于战乱,医疗条件差,只剩下我们姐弟四个人,其余的很早就夭折了。我是家里的老幺,上面有二个姐姐一个哥哥。母亲常常教育我们,对人要真诚,不要说假话;不要跟别人闹意见,闹矛盾,无论和谁都要搞好团结;不能占别人的小便宜,遇事多让着别人,让别人占赢头。改革开放后,我招工进了城,不久还当上了一家大工厂的科长。母亲为我的进步高兴,但更加为我担心,每次去看望她的时候,总是反复叮嘱我一定要谦虚谨慎、平等待人;当了干部要以身作则,带头把工作做好,千万不要趾高气扬,动不动批评别人。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力气用了有来的。”母亲的脾气特别温和,说话轻言慢语,听她讲话就像听清凌凌的泉水在山涧缓缓流淌。母亲从来不发脾气,即使偶尔生气了,也只是说话的语气比平时稍微重一点。有时候我做错了事,她总是耐心地教育,摆事实、讲道理,不说一句重话,但是我却感到她的每一句话都像秋天熟透了的稻穗,沉甸甸地落在我的心田。
   母亲表面看起来是那么柔弱、那么温和,但家里所有的人都服她、听她的。父亲性格比较暴躁,有时候在家里无缘无故地发脾气,母亲从来不正面跟他顶嘴,等父亲火气下来后再轻声细语地说他,把父亲说得服服贴贴,每次父亲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连连跟母亲道歉。我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专业二姐夫脾气也不太好,有时跟二姐争吵,但只要母亲一出现,二姐夫无论多在理也不吭声了,因为母亲对他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他也把母亲当作自己的亲妈妈,他是个医生,只要听说母亲有病,不管在哪里他都要赶回来,亲自给母亲喂药、打针。
   母亲是1993年元月25日走的,她生于农历1912年冬月26日,走的那年刚满80岁。她走得很痛苦,她是被疼痛折磨死的。母亲人老了,有时候偶尔出现幻觉。一天晚上,她认为堂屋的一个木梯子放在外面了,想把它搬进来。哪知一使力梯子翻过来把她压在地上,她的一只腿骨折了,家里人急忙把她送到中医院,上了夹板。由于年纪太大,恢复起来非常慢,在中医院住了一段时间,我们又把她弄回家调养。哪知过了几天母亲的病情突然加重,痛得浑身抽筋,双手发抖,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母亲为了不增加我们的精神压力,咬着牙哼都不哼一声。看见母亲痛苦不堪样子,我的心像刀割一样疼。我们急忙叫车把她送到医院,医院不收,说母亲年纪太大,活不了几天了,住进来只是多花一些钱。我说花多少钱也要住,活一天也要住,怎么说医院都不同意。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把母亲弄回来,找街道的一位姓胡的医生帮她治疗。胡医生说,如果三天之内母亲停止抽筋了,双手也不发抖了,还可以活半年。我们按照医生的吩咐,一家人日夜轮流守候在她的床榻前,我还拿了一个本子,记下她每次抽筋发抖间隔的时间。随着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家人的心也开始慢慢放松了,三天后,母亲果然不抽筋不发抖了,医生说如果恢复得好,再活一年都没有问题。
   看见母亲的病慢慢地脱离了危险,我紧绷的心也开始平静下来,那时候河北唐山有笔业务急需要我去处理。在征求了胡医生的意见,确认不会发生意外的情况后,我准备出差,过四、五天回来。哪知我办完事正准备回来的第四天凌晨5点左右,儿子陈欣打电话来告诉我:“奶奶去世了!”我顿时像五雷轰顶、天旋地转、两眼发黑、浑身发软,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我急忙收拾东西往家里赶,到家后,我把行李箱一放,急匆匆赶到哥哥家里来,母亲一直跟哥哥住在一起。我一进屋,看见堂屋坐满了人,母亲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房间里,身上盖着一块黑色的布,脸色苍白,两眼微微闭着,我急忙弯下腰,一下子把母亲抱起来,贴着她的脸,像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您怎么不等我回来呀,我不是跟您说好过四、五天就回来吗?您怎么这么早就走了呢?您怎么一天都等不及了呢?我是您最疼的小儿子呀!您睁开眼再看一看我呀!您怎么说走就走了啊?”我把母亲紧紧地抱着,哭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老天爷啊,您怎么这么不公平,不是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吗?母亲做了一辈子好事,为什么走得这么痛苦啊?
   母亲走了,十年后,父亲也走了。父亲生前告诉我,母亲希望在我们的孙子或孙女中有一个人姓汤。我明白了,母亲姓汤,是家里的独生女,我小时时候随母亲姓,也姓汤,母亲希望我继承汤家的血脉。我5岁那年上私塾叫汤鸿达,等到七岁上官学(公立小学)的时候,学校不要,说上面有规定,凡读私塾的学生不收。迫不得已,父亲把我改姓陈了才报上名。十多年了,母亲托父亲转给我的遗嘱一直在我心中萦绕,我没有忘记,我想等儿媳妇们生第三胎的时候安排一个孙子或孙女姓汤。因为儿子儿媳们都在国外经商,不受国内计划生育的限制。可是等到可以生三胎的时候,儿媳妇们都不愿意生了,我出多少奖金都不同意。母亲的心愿不能不完成,这件事成了我的心病,每每想来,灵魂难安。怎么办呢?只有等我的孙子孙女们长大了,结婚了,说服他们去完成母亲的心愿吧。
   母亲走后,父亲还告诉我,母亲常常在家里叨念,说我最苦最困难,在农村生了那么多孩子,现在到城里了,生活水平又高,怎么养得活啊?我深深地记得有一次去看望母亲,她从床垫下拿出一包东西给我,我拿回家一看,是一包钱,里面全是一块二块、一角二角的票面,共460多块钱,我知道这一定是母亲背着父亲给我攒得。每次看见这包钱,我的内心就一阵阵酸楚,眼泪止不住直往下掉,我交待爱人,这钱不要动,把它收好作为纪念。
   母亲走后,听大姐说,母亲生前放了二千元钱在大姐那里,要大姐在她逝世后交给我,虽然这笔钱后来被父亲拿去做生意了,我没有要,但母亲的心意我永远记在了心上。
   母亲走了,今年二十三年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却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她善良、真诚、宽容的品格和勤劳朴实、任劳任怨的精神在我的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她生前教育我的谆谆话语,像座佑铭一样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上,令我终生难忘;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时时刻刻激励着我走好人生的每一步路。
   母亲走了,再也不能回来了,我多么希望能继续坐在她老人家的床前,握看她那温暖的手,低着头默默地聆听她的谆谆教诲;我多么希望亲自做一碗鸡汤,一勺一勺地喂给她老人家喝,让我再尽一份儿子的孝心,可是这一切都成了奢望。如今,我只盼望阴阳两隔的母亲在那边的世界能幸福地生活,不再让儿担心,不再让儿流泪!

共 4910 字 1 页 首页癫痫患者怎么饮食对疾病有帮助" 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670041&pn2=1&pn=1">1
转到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