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江南】过年(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23:02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总是从指缝悄然流逝,新桃已换下旧符,岁月又到了尽头,光阴也已是下一个渡口,要过年了。

过年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节日,有悠久历史的传统节日;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不论是在外漂泊的打工族,还是富甲一方的富商阔佬,对于过年都是很重视;不管路途有多遥远,只要条件允许,都要赶回家过个团圆年。

过年最累的就是置办年货,会理财的人总是货买三家,对琳琅满目的商品,精挑细选,讨价还价;总想着买到价廉物美的商品。老话说得好:“穷年富节”,就是平时怎么节俭,过年的时候都会奢侈一下,过一个富足的年。

而对于商人来说,年关是生意最兴旺的时期,他们会绞尽脑汁,以各种方法吸引消费者的眼球,辛苦了一年,想在一年的最后几天赚个金盆满贯。

忙碌了好几天,也该出去准备一点所需用品了;有女儿陪着来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还有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我们先到了服装城,各种时尚靓丽的服饰让人眼花缭乱;选购衣服的人们你推我挤,来来回回的精心挑选着适合自己的心仪的衣服。还是女儿慧眼识珠,一眼就看准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毫不犹豫的拿下来,穿在身上,还真的挺好;新颖的样式,别致的搭配,勾勒出女儿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的身姿。衣服选好了,转身来到鞋店;鞋店门口人头涌动,人满为患,鞋店被挤得水泄不通。门都进不去,原来是店家在搞促销活动;稍等片刻,见有人出来,我们就顺势挤了进去。鞋的种类很多,样式也很潮流,但买鞋不象买衣服,不但要式样好,还要脚舒服;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千挑万选,试了又试,总算选准了两双,可又觉的颜色不太中意,不过感觉还是挺舒服的,就将就一下,付完钱,赶紧离开这个拥挤的地方。

出了鞋店,对面就是写春联的,一张张桌子在街边摆放的整整齐齐,那些在瑟瑟寒风中挥毫泼墨的写手们,都拿出了他们的看家本领;毛笔随着他们的手,轻松自如的在大红纸上游走,像一条黑龙在肆意的游动,一颗颗黑体字刚劲有力,如行云流水,春联的内容大致都是吉庆有余,国运昌盛。

我们又来到卖窗花的摊位前,窗花的花样种类繁多;张张都是巧夺天工,惟妙惟肖。有五福临门,连年有余,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其中最抢手的就是三阳开泰,因为今年是羊年。买窗花的小姑娘像个演说家一样,滔滔不绝的介绍着她每一幅窗花的寓意。大家你一张,我两张,小小的窗花生意竟也做得红红火火。

走着走着,来到了买灯笼的柜台前,象征着吉祥如意的大红灯笼,被老板用支架搞搞的撑起来;一层一层,远远望去,像一个大红屏障。一位老奶奶看准了挂在最上面的大红缎面的福字灯笼,老板把灯笼挑了下来;老奶奶爱不释手,可是又觉得有些贵,跟老板讨价还价,嘴皮子磨破了,就是不愿多掏几块钱;老板看老奶奶挺执着,拗不过;给老奶奶搭了一件小挂件中国结,老奶奶脸上露出了喜悦,高高兴兴的提着灯笼走了。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不放过一个顾客。

走着走着,飘来一股刺鼻的腥味,前面是卖海鲜的;地上盆里的小鲤鱼仰着头,在水里游来游去,好像在乞求给它留条生路;卖鱼的老板娘早已习以为常,抓起一条小鱼,狠命的在头上一敲,鱼儿还在挣扎,就开始刮鱼鳞,看着有些血腥,可是却可又管不住肚子里的馋虫。女儿又嘟囔着要吃虾,买好鱼虾,有点走不动了,娘儿俩拎着大包小包回去了。

回到家里为女儿做了她最爱吃的麻辣虾仁,尽管女儿在外面还是吃了很多美味佳肴,可她还是喜欢吃我做的饭,看着女儿吃的津津乐道,我不仅想起了我们小时候过年那种情景。

俗话说:“过了力腊八就是年。”从腊八节奶奶就吩咐下去,每天的晚饭多做一些,即使再拘瑾,也要剩出一点,奶奶说:这叫“连年有余”。而爷爷做为社会主义的专政对象“地主分子”,每天都要把村委会,以及村里的马路打扫得干干净净,还要把牲口棚里的马粪也收拾完;就是大年初一也不列外。这些活虽然有点脏,也有点累,对爷爷来说,还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过年期间没有了运动,少了批斗。父亲已被生活蜕变的没有当年那蓬勃的朝气,总是不拘言笑,用他那曾经窝着笔杆子的手挥舞着鞭杆子,跟在马车后面,每到冬天,跟着村子里的副业队,到腊月二十七八才能回家;碰到下雪的天气,就指不定哪天才能见到他。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勤快而且心灵手巧,进入腊月,母亲更是忙上加忙;白天去生产队上班,晚上还要给我们给我们姐弟四个以及一家老小在煤油灯下纳底做鞋,家里没有缝纫机,手工给我们缝制衣服,还给村里的人们画窗花,剪窗花;经常熬到夜深人静。我每天晚上陪着妈妈,帮妈妈钉窗花,拆线,拨灯花。就这样挑灯拔蜡到腊月二十几,也就到了小年。

紧接着母亲就开始擀年面,一个个面团被母亲一下一下擀成面帐,再一刀一刀切成细细的面条,晾到地上铺好的被单上,等干了打包装箱,年面才算是做好了。几天下来母亲的手掌红肿了,还是不能闲着;又开始糊窗花,搞卫生,洗漱,一直忙到大年三十。

而我们从腊八节开始,就掰着指头盼着过年,村里的铁匠铺成了我们每天光顾的场所,捡一些碎铁到供销社卖了,买上几尺红毛线,卖的多了就扯两寸红绸子,有时候在家里偷两个鸡蛋,去换个花发卡,等到过年的时候扎在发辫上。

终于盼来了过年,早上,妈妈老早就把我们叫起来,给我们洗漱完换上新衣服,我们就跑到邻居家去炫耀,比谁的头上扎了蝴蝶结,谁的衣服好看,小心翼翼的恐怕弄脏了新衣服,只等太阳早点下山,吃一年才能吃上一顿的饺子。

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了,我们早就迫不及待了,我们好像饿了一年,狼吞虎咽就怕少吃了一个。吃过饺子,奶奶给我们分糖,每人两颗水果糖,外加一碗大豆,我们如获至宝,包的严严实实,生怕半夜谁拿走了。

大年初一,去给叔伯们拜年,每到一家给两颗糖,到了晚上,数着一天的收获,搂着自己的果实,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而今,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一步步提高,鸡鸭鱼肉已是家常便饭,衣服也分不出新旧了。过年也没有以往那些喜悦的气氛了。但年还是得过好,她是岁月的分界线,是光阴的门槛,是希望的开始,是朋友联络的纽带,是亲人相聚的盛会,是中华民族悠久的传统文化,是世界了解我泱泱中华的窗口。

北京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才会有效果啊武汉市做好的羊癫疯医院沈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