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春秋】地主宅里的贫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36:29

乙未年四月四日,随榆社作家协会文友到云竹镇申村采风。

春风得意车轮疾,欢声一路心绪激。行前搜索申村信息,距县城三十余里位藏深山,却是全县著名的几个昔日有大地主和富户的村庄之一,其文物一定珍奇,那新时代的申村人面貌又如何?

采风车沿着硬化的公路一直驶入申村,一片红砖红瓦房院落整齐排列,街道宽阔笔直,街旁巷内间或停放小车、农用车、拖拉机,还有电脑宽带线伸入新屋。村边树林里耕牛闲遛,鸡犬觅食,这是现时新农村景象,虽在深山,却与城郊的农村相似。

我们的采访重点在旧村。此地也与其他山村一样,新村在平坦处,旧村在山坡上,旧社会的人们是不舍得以房舍占用耕地的。我们刚访了两个旧居就让村人盯了,被怀疑为收古董商贩,他们说以前曾有不法商人撬门入室偷古董物,可见此处确有文物。我们经与该村村长联系,村长又请了几个老汉做向导,采访名正言顺了。

向导领我们看了建在村北坡上的几个错落大院,一个比一个气派,展示着昔日的辉煌,让我们大开眼镜。房屋虽是老落了,但旧容尚存。有一处旧院大门高矗,门额处刻“槐荫轩”三个繁体大字,上有门楼。大门外有一株千年老槐树,其直径足有两米许,据村老者说此树在他们爷辈的传说中是高矗的,巨大的树荫罩半个村,也许这就是“槐荫轩”庭院名的来历?后来老槐树倒卧了,但还顽强抽新枝,“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此树看上去比太原晋祠的古槐还沧桑!大门口曾立有石狮子镇邪,大门内为二进院,东、西厢房均有阁楼,正房为二层楼,屋顶灰瓦“猫头滴水”,给人典雅而森森感。这样青砖灰瓦的旧院在城郊已极少见了,可与晋中的什么乔家、曹家大院媲美。

旧村顶处有一座寿圣寺,寺庙尚存,飞檐斗拱,雕梁画栋,虽经岁月风雨斑驳,但依稀仍辨画痕,寺内三面墙上有壁画,有几处佛像画还可辨色,据向导诉说是“文化革命”时用石灰涂盖了画,还将梁头的“象鼻”锯掉。寺内的佛像早已不见了,连寺内存放的供桌旧案等文物也几次遭古董商洗劫,蒙尘的地上堆放着驴驮架子、柳条栲栳、瓦瓮、旧农具等,这也是现时少见的稀罕物了。寿圣寺建于何年难考证,寺院门口尚存四通大石碑,有字迹尚可辨认,有三通碑是记载大清年间修缮此寺施主名,有一碑是明朝重修碑记,下半截字迹风化更难辩认。寺院北墙外有一座旧戏台,翻盖仅数十年。向导介绍到戏台院故事就多了,说院前还曾有店房、马棚等建筑,赶庙会时供游客租住,说那时周边县都有人来赶会,还有內蒙、西域的骆驼队,甚是繁华。

在寺庙南墙下有几处地主大院,一处原来的原氏大院最气派。据介绍申村是按姓氏起名的,但申姓人早已没有了,继之的原姓也不多了,现在是杂姓村,可见村史悠久。此院的大门为带门楼式,门墩处基石细雕,门坎两边对称两个长条竖石上刻有半浮雕的荷花、葡萄,门额上掏空式刻两条盘龙,门顶灰瓦滴水,脊岭上一排莲花砖雕,两边安兽头。这是三进院,逐级高,三个院的东、西厢房均为阁楼,而且一进比一进高档次,门、窗上雕花嵌字。西厢房外还有一进书院,原是供儿童读书处。上房为庭柱二楼式,楼梯接通,尤其是那门、窗雕刻更为別致:花卉、人物、变形寿字等,我自愧不懂建筑难于准确细述,只能用典雅端庄的明清庭院概括了。

大院还住有人,如此典雅的院里乱堆秸秆柴草,鸡、犬散放排粪,还拴着两只羊,更活稽的是院隔墙上砖雕佛龛内成母鸡下蛋窝。住人的东厢房门口坐一老汉晒太阳,我进屋后不禁一震,屋里烟熏火燎,黑土墙上挂几件灶具,炕上乱摊黑黝黝的脏被褥,一个明显的智障中年人穿一身破脏衣服,手端一碗饭吃得脸上、袄上全是饭,看见我露出憨憨的笑,似乎也算是迎客礼。

向导说还有几个院让我们看,遗憾没时间了,但他们说也与所看过的几个院大同小异,可见昔日申村的富裕辉煌。走出大院文友们互议,感慨岁月沧桑,时事多变,昔日的地主大院里现在住着贫民。我们已经走访了十多个山村了,共性的现象是中青年人移居新村,老弱残疾留守旧村,旧村人贫困,新村人趋富,而暴富的人就进城市了,划出了一条山村—新村—城市致富轨迹。如此看来山村移民是一项有效的脱贫举措,那还有少数移不动的老弱者怎整呢?他们不仅是经济的贫穷,更是文化的贫穷、情感的贫穷,呆在大山旧村里伴着日月吃睡循环,生活质量不知该打多少分,这农村也似乎“一村两治”了!

改革还在深化,何时“化”掉这些贫困老人呢?

吉林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浙江有靠谱的癫痫医院吗南宁专看癫痫医院青少年癫痫该怎么治疗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