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笔尖◇暖】暖(散文·征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7:16

草荣草枯只是季节按时举行的平淡的仪式,日渐麻木的内心剥蚀着岁月带来的敏锐痛感。偶然翻起日历,内心一惊:不管你喜不喜欢,时序已是寒露。大地是那样铁面无情,它时时刻刻变幻着的嘴脸,为你揭露着生活的真相。凉爽变成寒冷,秋天转入凄清。突然觉得,我像一粒潜隐于河流里面的石子,当流水潺潺成了南柯一梦,水鸟啁啾成了过往云烟,我突然被信赖已久的水面出卖,在干涸贫瘠的河床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生命之旅中,你遭遇到的一条溪流会干涸,一条小河会汪洋,打动过你的一朵花会枯萎,在你身边安静遮荫的一棵树会突然变成了你视野中的一颗树桩。一切充满了未知的可怕。而这可怕的一切,又将一张黑色大网罩在我们的头顶,谁也逃脱不了,仿佛宿命一般。我们在白天被阳光笼罩,成了阳光的一部分;晚上又被黑暗包围,成了黑夜的一部分。生活真是充满了变数,我们有时是善良的化身,有时是邪恶的代表。这使我想起了黑土壤中的一种虫——它叫摇头虫,每到春天,当它被农民从土地里给犁地犁出来时,都会晃着可以的身子,左摇摇头,右摇摇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它都在不停否定一切,包括自己。人的信仰很多时候与一只虫子无异。

一路走着,一路迷失着。

季节无非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婊子,没有对任何人值得忠贞的理由。读到以前在我的一篇文章里面的一句话,我轻扬嘴角,不禁汗颜着以前的我,肤浅,无知,自以为是。那时的自己真是将自大当自信,将狂妄当实力,喧嚣中自顾自吹着号角孤独前行。很多时候,不是这个世界不可理喻,只是我们自己而已。那时大概叫年少轻狂吧。是很轻狂,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大声说笑,小车子的尘埃毫不留情溅了自己的自尊一身。我们吃热干面,刀削面,米线,有时会和男生们一起喝酒,喝得也不多,甚至只是浅浅一口,却也表示自己的不肯落伍。什么理想观,价值观,人生观,都如同懵懵懂懂的萌芽,尚在泥土里,没有探身出来,近距离接触这个肮脏与洁净并存的世界。

草自大地上萌芽,树长得已经超越身边的事物,成熟,仿佛只是一刹那间的事情。你曾经信奉的一切,突然轰然倒塌,美丽的景致背后,有很丑恶的事情在发生。白雪皑皑之下,遮盖着那么多肮脏恶浊的东西,而事实的真相,有时又远远比我们所看到的更为不堪。信仰是多么靠不住的东西。桃园三结义,已经成为书本上美好的故事,孤独一人早成了不可逃脱的现状,一切张着嘴巴呼吸的生物,让你心怀恐惧,生怕你不知道时,会吐出一条长长的蛇信子,给你猝不及防的痛楚。

是的,我们逐渐学会怀疑一切。

身陷困境的你,感觉世界就是一个硕大的冰箱,所有的温度与激情只是一种暂时的欺骗。鲜美的花朵,啼啭的鸟,明媚的阳光,充斥在你的视野之内——这都是一场骗局。你咬牙切齿地说。你需要的暖远远未到来,你需要的爱与光,永远不会到来。你把身体当成了一柄锋利的刀子,借助它,你削弱一切让你变得柔软的东西。冷硬地活着,冷硬的感觉,已经成为生活的常态。你成了水里的石子,天空飘浮着的一朵羽毛,你缺少根深蒂固的热爱与赞美,更多的是太多的冷漠与诅咒。你的每个毛孔,每次心跳,都成了幻觉——人生是一场幻觉,你的一切需要都是暂时的,你轻扬嘴角,挤出一丝干瘪的笑意,告诉自己,也告诉你虚拟出的一切假想敌。

这是生活的本原吗?

你思维的触角正向生活的纵深处爬去。是的,它像一条蚯蚓,需要在黑暗中钻出一条血路来。它的经历注定是不平凡的,途经那么多的尸体,那么多的沉闷的桎梏,都无关紧要,生活需要你去挖掘,然后发掘出你需要的新鲜空气,明亮的善意的笑脸,你冰冷的触角带着对春天的渴求,这是多么美好的活着。这种呼吸让你感觉生活其实是动态的,你所感知到的一潭死水,原来只是你内心世界的折射罢了。你告诉自己要继续,让生活继续。不仅仅于此,你开始向一株老根学习:它也在黑暗中,可是它的活着是多么悲壮啊,它把自己的触角更深地向大地深处扎去,好多通透碧绿的叶子,像一波波绿色的波浪,在树巅感谢它的奉献呢;好多挺拔壮健的枝干,有着硬汉子一般的腰,只用沉默的力量向你表示深切的敬意。

而这一切,多么美好。

我注定要做一个老死故乡的人了。

在对朋友说出这样的话时,我的语调是低沉的,我的眼睛是黯淡的,一种灰色的情绪雾霾一样笼罩着我,当我不能突围的一切情绪牢牢桎梏着我,很多时候,每念及此,内心都是怅惘的。我们被挤在理想的边缘,望着现实揭开真实的帷幕,真相以猝不及防的残酷展示在面前。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古人以这样的话教导我们。确实,之于现代人,这是一种多么理想的生活状态,我想若是有充足的时间和经济能力,可以养护得了这样的生活现状,没有一个人愿意拒绝这样的生活状态。骨子里的浪漫与梦想所及之处,充满迷人的诱惑。可它是这么遥远,远得像你站在自家阳台,面对邻居家阳台的各种花,凤仙花之美艳,一串红之娇秀,吊兰之幽雅,菊花之绚烂,等等,我们唯有钦羡并向往着,那些色泽,香气,姿影,远远地,在对面向我们伸出手。别人的风景,如何企及得了?美好的东西总归是不能复制的,有些美好,我们永远不能跨越与其之间的终极距离,这又是多么让人颓废难过的事情。龟缩于自己的天地,我们除了营造自己的美,坚守可以属于自己的美,似乎对于别人家的幸福,也只是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罢了。而事实的残酷,却又浮在水面之下,像盆子里的肥皂泡,你看到的是靓丽的泡沫。面对阳光,最美丽的一面炫目而多彩,而当泡沫散去,盆子底下那一堆残渣污秽,赤裸裸坦城出最冷酷无情的寓意,我们不能拥有的东西总归是玄虚的,虽然它表面的玄虚,类似水月镜花,欺骗着我们的视觉,而已。

和一要好同伴一起在乡中上学时,曾经发下豪言壮语:我们的目标就是冲出澍河坡,冲出重渠乡,冲出西平县,有多远就走多远。在说这些话时,觉得青春的火焰一刹那间燃烧着全身,不禁豪气干云,觉得未来是那般辉煌而豪迈。故乡是一个很大的村庄,由三个村组合在一起,它的六七种杂姓和村体的庞大,让村子里的人以为这个天地很大。当然,它的落后与贫穷,愚昧与粗暴,农村人所具有的小气自私刻薄等等由古至今被贴上的标签,同样也是百毒俱全。看着那些破烂的土房子,小孩子们脏污而永远不合体的衣裳,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水泥路”,随处可见的鸡屎猪粪散发着剌鼻的臭味,这是不能让人爱上的故乡,你只想逃脱,逃得越远越好。狗不嫌家贫,人不嫌母丑,事实上不是这样的。狗所能做到的我们不能做到,你不安心于这样的现状,只想让梦想插上翅膀,逃到一个美好的世外桃源,方不负此生。

外面的世界为你揭露着人性的多元化,从抵触到融入,从融入到心安理得,你渐渐湮没于其中,面对一切不公平,黑暗与阴谋,渐渐与其融为一体,理直气壮地漠视与被漠视,麻木与被麻木。你在外面的世界一边收获,一边失去,一边青葱,一边枯萎。你的世界一半是阴一半是阳,随着生活的风向调整着你的爱憎,忧喜。直至有一天,你从外面闯荡回来,伤痕累累的你,回到故乡温暖的怀抱,感受到故乡不疾不徐的脉搏,望着日渐苍老的父母,看着他们的白发,皱纹,微微佝偻的身材,甚至望着你的眼神都是除了慈爱之余,竟有了些许敬畏的神情,你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在你并未突围成功的同时,你发现了现实生活的残忍,曾经面前的高大变得卑微,亲人以低矮的姿势衬托出你虚伪的自欺欺人的崇高,这是多么可怕的笑话。更让你惊奇的是,农村的生活是怎么一夜之间变得那样美好起来的——瓦房子变成了楼房,水泥路变成了柏油马路,自行车被摩托车电动车所代替,地里过去艰苦的人力劳作全变成了大型收割机,生活一夜之间像喇叭花,伏在乡村的墙头,整个村庄在清晨绽开了笑靥,张大嘴巴对今天唱着深情的歌谣。

村人们靓丽的衣服,舒展的笑容,轻快的身影,让人昭示着好日子是真正地来临了。你在村子里徜徉着,这日渐美好的一切,都进入了你的眼帘,曾经的落后贫穷最终退出舞台,多么好,高大的房子,像乡间别墅,多样的交通工具,让我们生命的厚度长度得以延展,乡亲们一个个笑脸,似乎在向我们诠释着幸福的含义,多么好。你陶醉其中,为之赞叹,这是一个值得赞叹的时刻,生于此等盛世的人们,不得不感叹命运的眷顾,祖先日夜盼望的好日子,像花朵一样灿然绽放。

然而,就像历史总是经不起打量的,哪怕以多么美好的语言赞美其风姿形态,都不能掩饰其内在的苍白与黑暗。——村庄又何尝不是,在浓墨重彩的歌颂之下,还掩盖着什么呢?零落的人影,稀稀落落的狗呀猫呀偶然一蹿而过,似乎向你暗示着什么。过于干净的村庄,过于干净的路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都不见了;鸡鸭鹅鸣都低沉了许多,便是以前大摇大摆卷着尾巴放声高唱的狗们,似乎也已英雄不再。这是为什么呢?好日子似乎带来的是一种干净的失落,这种失落,让你的村庄变得失去了温度,它多么像一个华丽的躯壳,闪着金色的光芒,可实质是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它是那样冷清,冷冰冰的像神龛上的雕像,空有金玉一样的外表,却是缺少温暖与热情的一种虚拟的存在。一种冷代替的是另一种热,对金钱热闹的追逐,对繁华都市的向往,使你的乡人们越来越少,他们把自己的光和热献给了大城市,却把冷清与黯淡遗留给了自己的故乡。这是一种多么无辜的自私,自私的无辜。

我所居住的小城,严格来讲只是城市的外延,它的小,像一只灰头土脸的麻雀,在老鹰面前显得是那样卑微,无论如何不能称做城市。我在这个小城里生活了近十年,说不上快乐,也说不上忧伤,只是和别人一样在这个小城中生活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它居豫东之地,身处中原一隅。故乡的河流离此不远,它在小城的东南方向,我只需不到一小时的路程,就可以回到家乡。我其实只是在家乡的边缘呼吸,吃饭,逛街,做一个消费者,同时,也被人家所消费着。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啊,钢筋水泥包围,防盗窗的牢固,我住在二楼,离土地很远。

我像一个被悬空的生物,不知道前世的我,是否一尾鱼,可以自由游动在大海里,还是一只鸟,可以欢喜地生活在天空,抑或,只是土地上一只小小的虫子,可以无拘无束在潮润的土地上,生儿育女,终老此生,目前我所确认的事实是,我被这样的生活悬空了,是,悬空了。你看到过猎户家的房檐吧,上面挂着的一挂挂干肉,那被晒干水份和鲜血的干肉。那是哪只动物的尸体呢?飞禽的,走兽的,还是游鱼的?它们的前生被挤干了所有的鲜活,所遗留下的只是一个空壳,这具空壳,为了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孤零零地悬在空中,成了不行的尸,不走的肉。

很多时候,之于许多人,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越来越觉得体内的热情在逐日下降,那种激情和温度,以我自己都不能相信的速度在离我远去,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很多个夜晚,有月亮的晚上,我在阳台久久静坐。这样的夜晚,适合思乡,适合思亲,适合忧伤,也适合感慨,明月小楼,清风过颊,很多人事月光一样,不约而同在眼前浮起。我的体内的河流在汹涌地奔腾,它拼命向前流动,似乎要弥补长久以来的干涸所带来的迟钝的歉疚。我的脑海里会浮现出很多远去的声音,影像,它们是那样活泼的跃动着,纷纷在这样的夜晚向我奔来。或者,我什么也不想,就只是呆呆地坐在那儿,思绪像一条上冻的河流,它身体里的鱼蛇清水天光云影全凝滞了,一动不动,就这样呆了很久,仿佛我的体温随着我思绪一并冻结了,直到突然感到身上寒凉,不知不觉夜已过半,方才警醒过来。

是的,在这样的时候,我承认我一直在怀念。

我所怀念的,是一些抛弃我的,和我所抛弃的,暖。这世道是多么公平啊,你得到多少,你就会失去多少,你有多么光鲜,就有多么孤独。当我的一生被现实无情悬空,我所拥有的东西已不足以与人道。我不会矫情地与人说,我是一个多么孤独的人,借此来博取对方的安慰或同情;我更不会装腔作势地与人说我是多么幸福,在别人面前戴一副僵硬的面具,用那种虚饰的快乐来博取对方的羡慕。事实上,有一种感觉只能是静默的,美与不美,丑与不丑,爱与不爱,恨与不恨,似乎已不能用语言来证明什么。有些语言所给我们的销骨刻髓的感觉,如同鱼的鳞片,附着于你的身体上,每拔一片都是生不如死。那就让它安静地呆着吧,当安静成为一种常态,那么怀念便只如静水微澜,伤不了筋也动不了骨。现实就是这样,我们必须承认的是,就像有多少花的明艳就有多少根的卑下,一个人的心里,有多么冷的孤独就有多么暖的欢喜。

大海之于一些鱼类,根本就是一种奢望。而自然之于某些宠鸟,也是一种妄想。我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安享着我的喜怒哀乐。远方的森林自然是渴望的,远方的天空自然是憧憬的,而属于我的一切却都是那般有限与狭小。多年来,我多么像一只动物,想要扩大自己的地盘,咬啮别的动物也被别的动物所咬啮,得失之间,甘苦自知。这世间何来圆满之说呢,黑与白的辩证,是与非的界限,其实都是人类自己也搞不明白的逻辑,一切都是暂时的,荣与辱,恩与仇。有时我们会突然醍醐灌顶,明白因因果果,花花叶叶,不过是幻像,世间一切皆幻相,如何来便如何去,如何满便会如何缺。如何冷也会如何暖,如同有月亮也便会有太阳。

如此看来,我所怀念的暖,其实一直失去,也一直在上升——如同温度计,升升降降,浮浮沉沉,都是暂时的。佛说,看清得失,解救自己。我说,怀念原本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河北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呢陕西哪家医院治癫痫治的好?癫痫发作为什么双眼上翻江苏治疗癫痫的医院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