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丁香•守望花开】怀念远逝的时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56:06

昨夜,临近天亮发了一个梦,不知是否属于噩梦范畴,反正是被梦吓醒了。

梦是这样的——

一个阳光灿烂、空闲的日子,我和发小阳一起游逛,来到了同年(年岁相同的好朋友)坚的家,坚有一爷爷,已经80多岁了,卧病在床。坚的母亲默默地坐在厅屋,满脸愁容,一边摘蔬菜,一边泪流满面。我和阳上前探问情由,才知道坚的爷爷重病在床,已经很久了,近来病情加重,估计是回天乏力,进入人生倒计时了。坚的爷爷,按辈分我该叫他叔公。他教了一辈子书,平易近人,胸怀宽广,是一个有耐心、有爱心,修养高深的老好人。他的身体一向硬朗,没见他发过脾气,话语也不是很多,一出口则包含有几许威严,是一个非常讲究原则和道理的人。这个时候说病危了,作为小辈应当前往看上叔公最后一面,算是告别。

去见叔公最后一面,其实心里是有些忐忑的。我害怕见到悲伤无奈的场景,自己的感性认知太过丰富,我害怕自己的心情一触即溃,忍不住跟着悲伤、痛苦,进而影响病人及其家属的悲哀,但是于情于理还是应该上前告别的。

病房离厅屋只有一街之隔,出了厅屋就是街,厅屋与病房遥相对门。我和阳出了厅屋,心情沉重,来到病房前,门扉敞开,从门口往里望,黑呦呦的,屋内视线暗沉,房中静寂,了无生趣,就连一只蚊子煽动翅膀发出的”嗡嗡”声也能听的清清楚楚.视线转向床的位置,模模糊糊的看见有一人横陈在床中,一动不动,要不是平时熟悉叔公是一个大好人,是一个学识高卓的文化人,这种场景还是不敢踏近半步。我和阳进入房中,一股阴冷的戾气袭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全身汗毛竖撑了起来。房子很小,十七八平方米,病床就铺在东南角落,紧贴两面墙壁,叔公头南脚北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叔公头发花白稀疏,双目紧闭,嘴口大张,两颊在嘴孔大张的同时,被拉扯得瘦削如皮包骨,伴随着断断续续,气游如丝的哀鸣,他再也不是原来气定神闲,稳重如山,平易近人的叔公了。这种情况看,叔公在阳世的时间确是不多了。生老病死确实不能任人的意志而转移。人之将死,其痛难忍,其苦难捱,其状难受。生老病死却又是人人终有归途!任谁也逃避不了的轮回,想到这,心中不由得阵阵悲凉、悲伤涌来,悲他人之悲,悲及远悲,泪泉抑不住喷涌,淹没眼眶,泄流向脸颊,砸向沉默的大地,不休不止。我走到离病床一人远处站定,叫了几声:“叔公,叔公!”叔公慢慢睁开惺忪沉重的眼皮,露出混沌脱神的眼光,他努力从合不拢的嘴孔里吐出轻微的短音“嗯”,表明叔公知道有人看他来了。我说:“我是阿亮。”我又指着阳说:“他是阿阳。我们来看你来了。”我的声音比平常提高了一倍的分贝,我以为叔公还是会一动不动,无所反应的,但是,我发觉叔公有些异样了!首先是眼神,他突然眼睛睁得圆大,我看到了有一束闪光在他混沌的眼球晶体里反射了一下,他那合不拢的嘴孔随着胸脯的快速起伏而张合不停,原来瘫痪的下肢也开始抖动不已,好像要挣脱隐形捆绑在他全身的羁绊。木床板发出几声“咿呀”的怪声。我大吃一惊,极速后退几步,跌坐在靠墙的长凳椅上,当然,阳也和我一样情形。这时的我发现,叔公的头像有些像我过世的爷爷。爷爷生前的形象我是清晰记得的,他的头发稀疏,在回光返照的那一刻,也是张大着嘴孔,双目紧闭,突然之间又打开,像是要最后再见一眼世间的光景,从此再不留恋阳世的浮华。那一刻,我分明看到的是爷爷。我又惊又怕,又悲又痛。叔公在病床上剧烈挣扎,僵硬的下肢慢慢充满电力,他瞪着床板,床板咚咚作响,我和阳吓得大叫,这时,叔公突然挣脱了劫持他全身的束缚,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我魂飞魄散,全身被无形的力量定住,动弹不了分毫。叔公和过世前的爷爷越来越像,他们俩好像合二为一了。他两眼圆瞪着看住我,原来失神暗淡的双眼这时大放光芒,我不知道这双眼的光芒代表的是什么?难道是满腔的怒火?还是无边无尽的牵挂?我就这样呆呆的、眼睁睁的盯着“爷爷”。“爷爷”竟然把双脚艰难的放下床,两脚平齐到地面,他努力往上撑试了几次,那时的我和阳已经毫无反抗之力了,因为吓傻啦,吓蒙了!“爷爷”终于撑起了重病摇摇欲坠的身躯,站了起来,在病床前,奇迹般的站了起来!紧接着,他踉跄地向我扑来,倒在了我怀中,他冰冷的头颅歪靠着我的脸颊,我吓得哇哇大叫,拼命地叫阳:“阳,快!快把他抱开!”这时的阳总算清醒了,他在我的声嘶力竭的喝令下,机械般的把叔公从我怀里拉开……我吓醒了,全身汗湿淋淋。这时天亮了。

醒来的我,心里还是在砰砰直跳。起床后,心情一直久久不能平静,有很多的疑问待解。得道高僧说过,梦到往生的亲人,那是他想你啦,有求于亲人呐!我曾听妻子说过,她也发过一个这样的梦,梦里她见着了亲亲的外婆。外婆在梦里对妻子说,她的屋顶漏雨了,梦就醒了。妻子把梦见的内容给岳母和舅父说了,过后,舅父把外婆的坟墓修葺时发现,盛装外婆遗骨的瓦罐顶盖,真的破裂渗水了。妻子的梦令我很是惊奇。它的神奇之处在于,梦与现实间竟有一条可循可查的明确标向,让我不得不对梦重视和膜拜起来。

叔公去世,我是听家乡人说起的,我不知道叔公去世时的具体情况,也没有去追问家乡人。怎么会梦到叔公临终前的场景呢?梦中,叔公重病在床,久已不曾下地,那日,弥留之际,竟幻化成爷爷的形象,回光返照下地扑到我怀中,究竟是何意?叔公是知书达理、修养深厚的乡贤达人,他生前,我是非常敬佩和尊崇他的,我对叔公没有半分的轻视和怠慢,就连心中的一丝一毫的不敬也不敢有,那他临死扑向我怀的怒意应该是不成立的!再说我们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大家相处融洽,从未发生过面红耳赤的争吵与不快,哪怕不友好的顶嘴也不曾发生过,有的是,大家相敬如宾,互帮互助。排除不友好的怒恨之后,就剩下另外唯一的解释了。

爷爷在世时,我和爷爷的感情深厚。爷爷性格乐观豁达,平易近人,风趣幽默,我经常开爷爷的玩笑,爷爷也不恼不羞。家乡的老人小孩都喜欢爷爷,特别是老人们都喜欢和爷爷喝茶聊天。晚年的爷爷白内障严重,双目失明,由于不能手术,爷爷就彻底变成了瞎子。爷爷没有迁怒家人,更没有怨天尤人,他只是心平气和的接受现实,继续力所能及地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从不以此为借口,强求家人的照顾。他依旧努力做最好的自己。洗澡,洗衣,生活起居全是自己完成。他努力不给家人造成负累。我放假回到家中,第一时间看望爷爷,并给些零用钱给爷爷,爷爷总是愉快地笑着说:“我又吃上乖孙的俸禄了。”那时爷爷除却眼瞎,行动不便,身体还算好。我没有很好、很多时间去陪伴爷爷,认为还有时间,爷爷也没有叫我们多些陪他说话、聊天,我们也就忽略着爷爷强烈的心理需求,很多时都忙于可以忽略的、可去可不去的应酬上去了。爷爷把我每月给他的零用钱叫父亲都兑换上十元一张的零散钱,有时村上的老人来喝茶聊天,有的急用钱,说上集市买东西,爷爷二话不说,随手就掏出他的零散钱,一张,两张,十元二十元就递过去。第二天,他们来喝茶聊天,爷爷也不叫他们还钱,好像忘了借过钱似的,再叫借些零用钱,爷爷又慷慨地递上十元一张钱。村里有个别老人,家里特别贫困,来到屋里喝茶聊天,末了,他也会间或送上十元给对方,对方不好意思,他说没关系,我的生活无忧无虑,钱对他没有多大用处了。对方满怀感激地领受,末了,他还会跟老人说,这些钱都是我的乖孙给的,权当是他孝敬老人。这是后来村中老人传出的。我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是爷爷在为我积德哩。直到现在,回到故乡,看到七八十岁的老人,方便的时候,我都会虔诚地给他们点零钱,祝他们健康长寿!虽然我也不宽裕,但我认为孝德不在义高,至行方显为贵。

记得有一天下午,我来到老同坚家串门,他们一家家庭成员都在,其乐融融。晚上炒上了几个菜,他们一家盛情挽留,我便蹭上了他家丰盛的晚宴。席上,首先敬叔公一杯酒,说叔公随意,我一饮而尽;再祝叔公身体健康,我又二饮杯底朝上。喝着喝着,我想起在家的爷爷,这个时候,父母应该已经为爷爷奉上饭菜,爷爷已经吃过晚饭了。他一个人在黑暗的房中静静地苦捱时日,因为眼睛瞎了,开不开灯于他一样没分别。他很多时都选择不开灯,节省电费。爷爷这个时候肯定很寂寞!我拿起酒杯又敬上叔公一杯酒。那时的叔公应该有70岁,看着叔公想起爷爷,我竟忍不住在饭桌上哭了。我说叔公,你有空多与爷爷喝茶聊天呀,他只有跟你们老人家喝茶聊天的时候才高兴呀!没关系,只要有空,你就去家里,陪他喝喝茶,抽根烟,说几句话也行呐,我们家人都欢迎呀!跟村里的老人家也说说,我很欢迎他们有空就去,不用拘束,我很高兴大家都去哩。我不知害羞地哭着,翻来覆去讲这几句,我醉了。如何回转家的,我不知道。虽然醉了,但心情舒畅,好像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那晚在席上,我分明看到叔公频频点头,口中轻声应答:“嗯,嗯。”他眼中的晶球体有一道光反射入我的眼帘,可能是滴酒溅入了眼窝,湿润了眼球。

今年的清明节,我回到了故乡,拜祭了爷爷奶奶和其他远逝的亲人,抽空一个人去了荒凉的祖祠堂屋。全村都搬到离公路边不远的新农村去了,老屋场就沉默颓废了。我不敢近前,远远的向祠堂拜祭了三下。

从老屋村出来,顺道拜访了老同坚家。老同坚单独立门户了,他自己建了一栋小洋楼,日子过得也可以。他的爷爷奶奶也早些年走了。聊起以前在一起的时光,怀念不已,大家相谈甚欢。自发小算起,一晃眼几十年过去了,大家头上也染上了白霜,原来,不知不觉间,岁月也已长大、长老。儿时伙伴相见欢愉,生活生命的感悟也颇多。总的来说,家乡之行,收获甚丰。

清明过后,假期结束,回到了自己的小家中,晚上就发生了这样一梦,虽然有些离奇,但我又模糊看到了爷爷。很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想起爷爷了,虽然清明刚刚拜祭过,当时也是匆忙拜祭,没有沉下心来缅怀。梦里模糊的爷爷的影相,是你在责怪你的孙辈仍是如此毫无条理的忙忙碌碌吗?还是爷爷在托借此梦来与孙辈相见,以解阴阳相隔的浓烈相思啊?!我知道,不管何种情况,爷爷都不会责怪我的,他最亲的是我这一孙辈。掐指算来,爷爷已经去世二十三年了,他在托此梦,借叔公影身,说他们在阴间相聚了,他不寂寞,有很多熟悉的老伙伴,叫我们后辈莫为他挂念哩!我又想起了那个晚上敬叔公酒,喝醉哭求叔公多与爷爷喝茶聊天,有空就去,我欢迎着哩,我哭着翻来覆去讲述自己的请求,叔公频频点头,“嗯,嗯”应答。看来叔公是一个言而有信、一言九鼎、值得托付的贵人。他生前与逝后,都在信守承诺。

我默默地站起身,双手合十,向着家乡的方向,虔诚的90°弯身鞠躬,在心里悲戚地念诵:爷爷和叔公,你们走好!

至此,我知道,爷爷在天堂,他的灵魂时时刻刻都在护佑着他的子孙后辈。我泪流满面地回忆起了与爷爷在一起的、有限的、远逝的时光。

2018-04-08 18:46

武汉有治疗儿童癫痫的专科医院么导致女性癫痫病发作的因素有什么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黑龙江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