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墨舞】夏日里的葡萄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33:30
摘要:夜晚的城市,将所有的故事掩盖在黑暗中。街上的人很多,从我身边走过,不会有一刻停留。霓虹灯散发着我看惯的颜色,却不能给我一丝眷恋。我想起那个淡淡笑着、青春涩涩的男孩,心,钝痛。 (一)      我在车站门口徘徊的时候,有一道目光注视。   很讶异,我扭头,男孩便在我的警觉里忐忑起来。   我好奇于他的突兀,印象里应该没有这样一个男孩:卷卷的头发,瘦脸,个子不低,穿一身工装,羞涩的模样。   车站里人很多,嘈杂声鼎沸,伴随着汗水的气息远远飘过来,搅得人想吐。我往外移动了十几米。男孩在原处站着,眼睛瞟我。我心里“咯噔”一下,拿起包,随时准备逃离。   先生有事不能来接我,我只好打车。然后,鬼使神差,上车的瞬间我回头又看了男孩一眼。男孩已抬起头来,然而,我的心却莫名的揪起来。他的表情软弱无力,充满渴望,尽管他什么都没说,但是,他周围环绕的悲伤拉住了我的脚步。是的,就是悲伤。似乎,还有委屈。   我完全忘记了不理陌生人的千古法则。只是觉得若我不停下,心,便会不安。我招招手,男孩飞快过来。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应该做什么。时近中午,我说,去旁边的小店里吃点饭吧。他点点头,说,姐,你能不能给我买一斤葡萄?   嘴角抽了抽,几秒钟之内,我完全否定了自己抽风的举动,我果真是闲得慌。   我在旁边摊子上买了二斤葡萄。没好气的递给他,他瞬间明媚。   好吧,看在这孩子笑起来阳光十足的份子上,我的郁闷也消去几分。   一个小时里,他话不多。只说我像他姐姐,只说他姐姐病了,好久。抱着葡萄,不吃,也不放下。我让他吃饭,他摇摇头,明显的不在状态。   我陷在椅子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结账,走人。   走出几步,回头,男孩仍然在原地,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小店里的喧嚣与他像分割开来的两个空间,他的泪就那样吧嗒吧嗒滴在葡萄上,滚下来,浸湿了水泥地。   我仰天深吸一口气,走到他面前:“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泪眼兮兮,说:“小睿。”我说:“你有电话吗?”他说:“家里有固定电话。”我耐心地记下,告诉他我必须回家了,以后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二)      果然,管闲事就要有被麻烦的觉悟。   周末。   因为晚上看书有点晚,我纵容自己赖床到九点钟。天气不好,雾蒙蒙的,孕育着一场雨。   翻翻身,准备再约周公。电话不适宜的响起,按下免提。   “姐,是我,小睿。你能不能来东风街51号?”   我问他有什么事。他便抽抽泣泣。   很火大,却不好意思对一个见面两次的人坦露出来。应该有什么难过的事吧?我飞快起身,开车去了东风街51号。   一个小独院,面积很小,却也精致。小睿听到脚步,出来迎我。我看到他红肿的双眼,那是哭一辈子才能涌起来的肿。   说实话,我不喜欢爱哭的人,特别是男人。尽管小睿才19岁。我皱着眉头,很是不耐。   没有什么事是靠哭能解决得了的。况且,我跟小睿才第二次见面。若是我,是绝不会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表露真性情的,失礼且无济于事。   小睿是真伤心。他的姐姐昨天去世了。爸爸关在戒毒所。   我看着那个25岁女孩的照片。不像我,只是也戴了眼镜,也如我一样的长发,除此再无雷同。   离别总是最让人伤怀的,一去不回更是让心撕扯。   小睿靠在我的肩上,那么无助。我拉着他的手,夏日里的季节,他的手冰冷冰冷的。   小睿视姐如母,我从邻居的口中得知。我看着小睿,为我鄙视过他的哭泣而难过起来。我没有资格看不起别人的悲伤。   小睿倒在悲伤里。我说服先生,替小睿招呼着亲戚、邻居,帮忙小睿把那个早逝的女孩下了葬。小睿几天里都是呆呆的,像个木偶。青春的脸上是不合年龄的绝望。      (三)      葬礼后,小睿打工的钱所剩无几,吃的简单而少。我每个礼拜去小院里坐坐,也买点东西给他。小睿开始说话,不那么沉默,他把姐姐的照片放在了床头。   我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大多的情况,只是我坐在院子里,小睿趴在我的膝盖上,阳光或暖或淡的洒在我们身上。小睿很安静,他会望着我,眼神迷离。我知道他是透过我,在看他的姐姐,那个唯一给了他温暖的女孩。   先生开始抱怨,很多个日子里,我们不断争论。他觉得我已仁至义尽,完全没有必要把小睿当做自己的责任。而我,母性泛滥,总丢不下小睿对我的依恋。于是,分歧生长,我有更多的时间躲进小院里。   小睿在一家电子厂打工,月资3500,在他已有足够能力维持生活的时候,他开始拒绝我的好意,不再接受我买的东西,却仍会开口央我买一斤葡萄。   然后,空闲的下午,我在小院里,支开小桌子,与小睿剥葡萄、吃葡萄。这时候的小睿是最感性的,他开口叫姐姐,他固执的把剥好的葡萄送到我嘴里,看我酸的皱眉,他好看的眉眼里便溢出轻笑来。我揉揉他的头,心疼这个我认识了几个月的孩子。   小睿经常会跟工友换班,几乎常上夜班。我知道,他在担心周末的时候正好上班,我来了,而他不在。偶尔我周末缺席的日子,小睿的情绪急躁,他会打几个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不来,或者在我确定去的日子里,他会在街上等我,不管多久。   跟我熟悉了,小睿隔断时间会送东西给我,知道我喜欢书,就跑书店买名家名作给我。有时候,会买玩具送我儿子。我让他攒钱,他脸沉下来,眼里水汪汪的,像个姑娘。   我们刻意不去提起他的姐姐、他的父亲。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关于姐姐的去世以及父亲的服刑没人提及,对于小睿来说,那些好像都是一道已然陈旧的疤痕。他装作忘记,我也不去触摸。      (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睿的目光变得我不认识了。我想深究的时候,他就隐藏起来,让我无法捕捉。   他会当着我的面搓身子,双手一撑,上衣随意的挂在院子里的铁丝上。就着水龙头的凉水将身子前后搓好多次,毫不在意在我面前袒露他年轻而精壮的躯体。我在小凳上偎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搭话,评论他胖了或者瘦了。他便似愤愤然,瞪着我,犀利而魅惑。我从凳子上惊起来,确认自己的第一感觉。转眼,他便还是那么清澈。   不是礼拜天,门口正好有人卖葡萄,刚摘下来,水灵灵的,滚着露珠。我买了去小院的时候,门没上锁。小睿在屋子里,脸有潮红,双臂紧紧搂着姐姐的照片。   我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   跟单位请了假,中午没回去,我叫了街道上的大夫给他输了液。盯着他的体温,终于在夕阳下降了下来。捉摸着给他做点晚饭。我给先生打电话,话未完,那边撂的干脆,嘟嘟声响的冰冷。   我一边做饭,一边纠结。先生态度的恶劣早已预料,我不怪他,但我也放不下小睿。几个月的相处,我早已把他当做弟弟。这个懂事而内敛的少年让我心软的舍不得丢下他。   小睿醒来,又睡去。我趴在床头上,困意不觉间上来。   脸上痒痒的,我拍过去,是一只清瘦的手。睁眼,小睿放大的容颜清秀明晰。他的手沿着鼻梁下滑到双唇,而后袭上我的脖颈。我于惊吓中,而他,未停下的动作翼翼小心。愤怒、不甘和恐惧让我的吼叫声声压抑、颤抖。   对于小睿,我一直未忽视他的年龄,19岁,他还是一个男孩。我接近40岁的年龄,说是长辈也不为过。之所以默认姐姐的称呼,只是为了填补他的缺憾。   很明显,小睿不这样想。他盯着我,灼热而大胆。不等我后退,他一把拉过我,将我禁锢在双臂中。口中呢呢喃喃:“姐,我想你了。姐,你不要走。姐,你不要我了吗?”   我听见自己的坚持轰然倒塌,破碎成片。我推不开他,我说:“小睿,你放开我。”   “不,姐,你说过你是我的,你说过永远跟我在一起的。”小睿的声音沙哑带着歇斯底里。   “我不是你姐姐,小睿,你看清楚。”   “你是,你是,你就是。你也会给我买葡萄,你也会揉我的头发,你也会陪我,会给我做饭、会喂我吃药……”   此时的小睿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看着他猩红的眼,我感觉我好像是第一天认识他。   当他的身体压下来的时候,我毫不犹豫,一个耳光甩过去,打掉了我对他所有的情分。   夜晚的城市,将所有的故事掩盖在黑暗中。街上的人很多,从我身边走过,不会有一刻停留。霓虹灯散发着我看惯的颜色,却不能给我一丝眷恋。我想起那个淡淡笑着、青春涩涩的男孩,心,顿痛。 武汉哪里治疗羊羔疯治得好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鄂州那个癫痫病医院最好婴幼儿癫痫服用左乙拉西坦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