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云】人生是一场相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31:15
那年的春天,天气一直阴冷着,灰蒙蒙的,没有一点儿春天的气息,总感觉好久好久都没有见过明媚的阳光了。感冒也持续一个多月了,每天吃着药,总是不见好,病怏怏地上班,同事们说笑时,我只是听着,无精打采。一同事打趣说:“紫苏,你身体感冒了,难道心情也感冒了?”我挪动了一下身体说:“网络里有句话说,不是感冒好不了,而是你不想好,我,大概是不想好。”   一天,凌晨五点多,手机短信提示音吵醒了我,睡眼朦胧地使劲睁开一只眼,是许文的短信:我妈妈去世了,今天凌晨四点四十。闭上眼很想接着睡,可是竟然睡不着了。无所谓悲伤难过,过门快8年了,我和婆婆相处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婆婆”两个字于我而言,只是一个名词。吃早饭时,我和女儿说:“你奶奶去世了。”女儿无动于衷的“哦”了一声,继续吃饭。“奶奶”两个字于女儿而言,也只是一个名词。   我送女儿到学校后,是7点35分,离上班还有一阵子,站在广场边看人练太极时,手机响了。打开手机一看,是许文的电话,他嘱咐我安心上班,安心照顾女儿,等他电话。我依旧上着班,却总是心不在焉,终于忍不住给许文打电话,电话接通时,我又恢复了那种冷漠的语气,说:“我和女儿就不回去了?”许文说:“现在还没定什么时间出殡,你好好上你的班,到时候再说吧。”挂了电话,心突然堵的慌,于是起身出了办公室,刚出了门,眼泪便刷的落下了。   十年前,和许文经人介绍认识,那时,他31岁,离异,带一个八岁男孩。我28岁,未婚。第一次见面,对他没有任何感觉,除了健谈,没有其他的印象。第二天,许文打电话说,他那儿有很多书,如果我喜欢,去挑些看看。心里顿时生出些许好感,至少,他知道我喜欢看书。几天后,我知道了他有一个小他八岁的女友。他说,两个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在一起也许只是因为害怕寂寞。他说他喜欢我的聪慧,我只淡淡地笑,不想说破。我和他像普通朋友一样不咸不淡地来往着,没有喜欢,也谈不上讨厌。他偶尔会牵我的手,说些关心的话。我亦无关紧要地回应。有一天他问:“我是不是只是备胎?”我便笑了,说:“没有啊,胎都算不上,还用备么?”他黑沉了脸。大姨介绍一个男孩给我,小我三岁,不善言辞,却结结巴巴地说过喜欢我。也是淡淡地相处。男孩是沉闷的,总是把衬衫的风纪扣扣紧紧的,笑起来的样子是我最不喜欢的样子。妈妈说:“男人长相不重要,再说人家也不丑,时间长了,看顺眼就好了。”好吧,我就闭上眼假装看不到。   五月的一个傍晚,男孩叫一起吃饭去,天突然起风了,男孩在街边要了两碗凉面,而我胃不好,不能吃凉的。于是,我说自己不饿,看着他把两碗一起吃掉。然后他说走走吧。我嗯了一声。路过一家饺子店,我闻见了饺子的香味。男孩说:“你自己去吃吧,我在对面等你。”我很平和地说:“不吃了,我不饿。”男孩说:“那咱们到广场坐坐吧。”我轻轻笑了一下,说:“我穿的高跟鞋,走不了那么远,改天吧,我今天有点累了。”男孩问:“用我送你回去么?”我说:“不用了,你先走吧,送我不顺路。”男孩说:“哦,那我先走了。”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街的转角,我走进了饺子店,吃着吃着,突然就流泪了。   七月。   男孩说:“如果你不反对,那就定了吧。”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八月。   订婚的前一天我再次反悔,告诉妈妈我不嫁,然后便落荒而逃。我是没有什么地方可去的,我害怕听到任何人的劝说。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听见有人喊我,是许文,他说没事找个地方坐会儿吧。我努力想着上次见面的时间,仿佛生命里从未有过这样一个人。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告诉他,我再次逃婚。他便小心地问:“其实,我一直也弄不明白,你这么聪明,长得也不赖,为什么一直不结婚。”咬一口冰激凌,我安静地说:“上学时有个男朋友,意外死亡了,心里过不去。”我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波澜不惊。   他半天没说话,然后站起来走到我旁边,抱我的头入怀,拍拍我的后背。我发誓再也不在人前哭,可是,那一刻,泪却流了下来。无所谓感情,也无所谓他离异带一孩子,更无所谓他没车没房,就为这份温暖和懂得,我做了他的妻。   (二)落花   我以为可以温暖地过完剩下的日子,纵然没有爱情。   许文说这辈子他都不会计较藏在我心里的那个人,他说他一定可以捂热我。   结婚的第二天,许文的妈妈把他儿子送回来,告诉我说:“你自己的日子自己过,我年纪大了,顾不了你们了,我不管你们,以后你们也不用管我,咱们两省事,以后谁也不麻烦谁。”然后扭头走了。没有做新娘的欣喜,更没有所谓的蜜月,我一天之内从公主过度到了妻子和后妈。   新婚第二天,我便开始买菜做饭,操持家务。第三天,回娘家,妈妈唉声叹气,我默默地走了。我和许文说:“咱们就是暂时的难民集中营,以后你若有相中的,尽管走,我绝不干涉。”他说:“这是我的选择,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你也一样,不能因为你心伤过,就有理由游戏婚姻。”“好吧”,我对自己说:“那就好好过日子吧。”总以为自己不争不抢,生活就会很安静,而我,只是需要一份安静。   婚后第十三天的下午,和闺蜜逛街,闺蜜说新开的一家服装店的服装风格蛮适合我的,走到门口,闺蜜指着橱窗里一件酱红色风衣说:“看,这就是你的。”我满心的欢喜着,就在我推开门的那一刻,我楞住了,许文左胳膊上搭着一件橘色上衣,右手帮一个女孩把头发从衣服里扒拉出来,然后很疼爱的把女孩垂在脸前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闺蜜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指了指许文,我点头,然后拉着闺蜜转身走掉了,没有伤心,没有难过,只是那一刻心便蒙了霜,我知道,我的心和他已经隔了万水千山。回到家,他儿子已经在家了,问:“晚上吃什么饭?”我摇了一下头,径直走进了厨房。   晚上十一点十分,我听见开门的声音,许文进来,看到我坐在沙发上,有点诧异。不自在的说:“和朋友一起吃了个饭。”   我不看他,眼神游离,平静地说:“下次约会时,记得带上你儿子,让他早点学会如何照顾女生。还有,我不是你的保姆,没有义务在你约会时还得伺候你儿子。”说完,开门出去。许文拉着我的胳膊,问:“这么晚了,你去哪儿?”我冷冷地盯着他,一言不发。他讪讪地笑笑,放开了我。   独自走在清冷的街上,一直走,一直走。冬夜。极冷。惨白的路灯照着路面,泛着令人恐怖的白光,我裹紧了衣服,还是冷。路灯灭了,夜,很黑。凄厉的风吹着,仿佛随时可以吞噬了我。单薄的外套,给不了我一丝温暖,从手指到心底,都是刺入骨髓的冷。突然很想那个有着温暖微笑的少年,喜欢穿天蓝色衬衣的男孩,隽秀的脸,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某个午后,那棵老槐树下,我安静的看书,他在我身后蒙住我的眼,然后说:“猜猜我是谁?”我故意不说他的名字,然后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我便咯咯的笑。冷,我浑身直哆嗦,牙齿碰撞发出的声音,让人有点毛骨悚然。我一直是怕黑的女子。   那个叫杨阳被我戏称为“羊羊”的少年,每天晚自习都会等到我,每次走夜路总会紧紧攥着我的手,送我到家门口。不管多晚,不管刮风下雨,每次走出教室,总能看到他高挺的身影。年少的我们肆意地挥霍着爱情,不管不顾,不在意任何人。他说:“这辈子我一定要娶你。”我说:“这辈子我一定要嫁你。”他说:“这辈子不够,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我说:“拉钩吧,说话算数,谁都不许喝孟婆茶,不许忘了对方。”他说:“下辈子你别改名字,还叫紫苏,这么傻的名字估计只有你一个人才叫,这样我容易找到你。”我嘻嘻笑了,说:“那你下辈子还得再长好看点,必须是万人迷,我才不改名字等着你。”他也笑了,说:“你这个女色狼。”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   路面上的几片残叶,在寒风里瑟瑟发抖。暗黑的天空,寥寥几颗星子,仿佛在嘲笑我的寂寞。如果杨阳还在,他会舍得我一个人被漆黑的夜包围么?那天,我站在巷口边的桂树下等他,桂花开的正好。前几天,杨阳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他父母对我很好很热情,有一瞬,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得意洋洋地笑着,搂过我的头在他腋下,我的脸刷地红了。他的母亲笑笑说:“这孩子,别闹了,让紫苏吃饭。”他放开我,夹了一块茄子送我嘴边,说:“张嘴。”我难为情地看着他,他笑了,说:“吃你的吧,我爸和我妈比咱们肉麻多了。”我转头,正好他的母亲也在看我。她笑了笑,说:“没事,就当自己家。”他说:“妈,口误,什么叫就当自己家,就是自己家,紫苏就是您的准儿媳,这辈子就这个傻帽女人对我死心塌地,别的天仙看都不看我一眼,但凡有肯眷顾我的,我也不会给您找这么丑一个儿媳妇不是。”我使劲儿剜了他一眼,说:“再说我丑,我以后就喊你大叔。”他大笑着说:“妈,听见了没,跟你和我爸说话时一个口气。”他爸爸说:“这就对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杨阳笑着说:“跟你说个秘密哈,我爸我妈就是高中时谈的恋爱,然后一起上的大学,大学毕业就结婚。咱们俩就是他们的翻版,我是继承和发扬老杨家优良的传统。你以后就别杨叔叔杨阿姨的叫了,跟着我直接喊“羊爸羊妈。”大家都笑了,这是个幸福而和谐的家庭,我喜欢这个家。   杨妈妈说:“这臭小子,媳妇儿还没过门呢,就开始编排我这婆婆了,我以后还有威严么?”   杨爸爸说:“你的威严只在我跟前管用了,哈哈哈,儿子有人管了。”   杨阳认真地说:“爸,妈,紫苏以后就是咱们家的人了,我想让她在家住几天,你们好好调教调教她,让她早点学会该怎么伺候男人。”   杨爸爸笑了,说:“这小子,挺会出难题,行,让紫苏跟你妈睡一个屋。”   杨阳斜着看了我一眼,说:“爸,你舍得让你老婆跟别人睡,我可舍不得让我老婆跟别人睡。”   我一下子羞红了脸,低下头谁也不敢看。杨妈妈拍了拍我的手臂,说:“紫苏,他们爷俩一直这样没大没小的,你别在意,别理他们了,走,你跟我收拾房间去。”桂花很香,我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站在桂树下。看见了杨阳,我举起手,他便笑了,我甚至看见了他微微上翘的嘴角,有着女孩子一样的俊美。然后,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汽车喇叭不停的滴滴着,很多人跑到了路中间。而我站在桂树下等他,手里拿着两份大学录取通知书。桂花在身后纷纷落下。杨妈妈说过,等我们大学毕业了,就让我们结婚。可是,我只能看着那么多人围在路中间,看不见那个四年后要娶我的男孩。我无法走路,双腿就像被钉住了一样。我终于看见了杨阳,他闭着眼,到处都是血。我跪下,想按住出血的地方,可是,我只能手足无措地,茫然地看着。慢慢伸手摸他依旧温热的脸,然后慢慢俯下身,抱着他的头说:“你答应要娶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一次次合起双手,祈求上苍,只要他在,只求他在。我一直在等着披上婚纱的那一天,为那个说会娶我的男孩,盘起长发。一个人走路时,总是感觉一回头,他就会在我身后的某个地方等我。一直觉得他只是在和我开玩笑,只是想考验我。   我再没有走过那条路,杨家也搬了家。杨阳远在省城的姐姐回来时,见了我一面,告诉我,彼此忘记,好好生活。而那条路,成了我心里最遥远的永远都无法跨越的距离。回到家,已是凌晨三点,许文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小心地看了我一眼,说:“回来了,饿不饿?我下面条给你。”我冷冷地说:“你自己吃就行了,教会你儿子怎么约会了么?”许文脸腾的红了,看着我说:“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不看他,继续说:“你敢做还怕我说么?不过我不在乎,你随意。”合衣躺下,许文坐在我旁边,我闭上眼,说:“麻烦你离我远点。”   许文俯身抱住我,有点哽咽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答应你,从此和她不再来往,以后好好对你,好好过日子。”   我转过身去,说:“那是你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三)悬崖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安稳了。   许文每天按时回家,只要他在家,一定会做好饭等我。我依旧是不冷不热。   春天来了,门外的小树长出了嫩芽,电线上时常会有鸟儿停在上面,叽叽喳喳。再往前走,是一条小河,刚刚整改过的河道干净整齐,有薄薄的河水淌着。一个人的时候,呆呆地看着窗外,看天空偶尔有鸟儿飞过,看一朵朵白云不停变换着身姿,而我,不变。   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有哪些吉林有没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武汉老年人癫痫的危害武汉治羊癫疯该做哪些检查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