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星月】寒天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03:41
孩子抽搐发烧就是癫痫吗   元月,正是西北最冷的时候,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使户外滴水成冰,天公作美,昨夜气温骤降,又在人们的睡梦中偷偷地下了一场大雪,冰雪覆盖着地面、覆盖着树木、覆盖着马路两侧的电杆和房屋。出行的人们裹上厚厚的大衣,小心翼翼地走在雪地上,车辆减缓了速度啲啲的鸣着喇叭,觅食的麻雀在树上飞来飞去,一团团雪花随着扑棱的翅膀落到行人车辆和马路上,调皮的孩子一蹦勾着树丫枝一晃,更多的雪团儿纷纷落将下来打在孩子的脸上,一连串清脆的笑声便散在了天寒地冻的上空。   住在四楼的张大娘站在窗前,看了会雪白的世界和慌乱的人群,转身对躺在床上的老伴张大爷说:“昨晚下雪了。”   “下雪了啊?”   “昨天给孩子们都说了今天吃饭的事吧?”   “说了”   “既然说了,你就准备吧!”   张大娘听着老伴的话,看着窗外的雪,思绪却悠悠地跑到张大爷的话外。   张大爷是退休工人,今天是他六十九岁的生日。大半年前咳嗽吐血,到医院检查是肺癌晚期,医生说按张大爷身体状况手术还能延长一两年寿命。张大娘力主手术,张大爷却坚决反对,他说人得了这种病生死就得由命,手术延长不了他多少时日,反倒是手术创伤伤他元气,再者手术对家庭经济也是一种负担,张大娘拗不过倔强的老伴,也就随了张大爷的意。   前三天张大爷躺在床上和张大娘唠叨,今年要把儿子儿媳、姑娘女婿、孙子孙女都叫来在家过个生日。张大爷唠叨过生日一来觉得大半年来自己生病住院,孩子们跑来跑去很辛苦,乘着过生日叫孩子们来吃顿饭慰劳一下他们,二来人老了,又是化疗又是放疗,身体情况大不如前,知道自己等不到下个生日就要到马克思那儿报到去,说不定这是他这辈子最后一个生日,过一下也能给孩子们以后留个念想,三是觉得乘自己还清醒的时候把后事给孩子们交代一下,免得自己两腿一登让老伴和孩子们抓瞎。   张大娘理解老伴的心情,可是这大半年张大爷看病花完了家里所有积蓄,上次药费报销没下来,离大爷开工资还有十几天,张大娘手上只有几百块钱了,再过三四天又该做化疗了,现在费用还没有着落呢。   张大娘不忍拒绝老伴的请求,得空和大儿子清和说了张大爷的意思,清和听了没吱声,大儿媳妇吊着张脸说了句“我们跑车,孩子上学也忙!”便拉着丈夫出去了。大娘去找二儿清堂,儿媳妇倒是没吱声,清堂却憋着眉头迸出句“有钱就过嘛!”不说话了。   张大娘受了大儿媳妇和二儿子的气,心里难过又不能给老伴说,自己委委屈屈躲在厨房里抹眼泪,这时女儿清凤提着只老母鸡进来了。张大娘极快的转身擦了眼泪,脸上装出笑来招呼清凤。   清凤看着娘红红的眼圈和不自然的笑知道有事,她放下手中的鸡问张大娘怎么了,张大娘起先不说,后来架不住清凤的追问,哽哽咽咽的将张大爷要过生日的意思和清和清堂的态度说给了清凤。   清凤听张大娘说完,心里一阵难过,两哥哥有两哥哥的难处,可是她怎么又能拂逆患癌老父亲的一个心愿?母亲定是没钱才和哥哥们诉说,问题是她这个月刚给孩子交完保险费,自己手里也紧紧巴巴的。   张大娘还在用手抹眼泪,清凤拿了一条毛巾过来,她一边给张大娘擦眼泪一边说:“妈,你别哭了!爸都这样了,他有什么心愿我们不能满足他?不就想过个生日嘛,我们给他过,一大家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爸看着高兴了心情也就好了,心情好了身体恢复的也快,你说是不是?”   张大娘听着清凤的话,心里更加难过了。她也想满足张大爷的心愿,也知道老伴心情好了对身体有好处,可是现在她只剩几百块钱了,老伴得的是消耗性疾病,不吃点好的没营养不行,万一有个别的事家里一分钱没有也不行啊,再说了既然叫孩子们来吃饭就得做的好一些,平日白菜土豆和豆腐都能对凑,叫大家来吃饭还这样,儿子姑娘没事,媳妇和女婿会不高兴。张大娘心里恨恨地骂清凤:“你个死妮子,你两哥哥不吱声,你又顺着你爸说,让我拿你爸的救命钱给他过生日,你们吃了高兴了走了,让我和你爸断炊饿死去啊?”   清凤看着张大娘的脸色,忙从包里掏出刚从银行取的五百块钱塞到她手上说:“妈,拿这钱给我爸过生日吧,哥哥们不吱声还有我呢!”   张大娘看着清凤递到手上的钱,眼泪更多了,她哽咽着声音哆哆嗦嗦地推辞不要女儿的钱,这时听到张大爷在卧室咳嗽了一声说:“你们娘俩在厨房里唧唧咕咕说什么呢?”   清凤忙给母亲使个不让张大爷知道的眼色,撒开手里的钱跑到张大爷躺的卧室里说:“爸,我和妈在商量怎么给你过生日呢!”   “愣什么神呢?”张大爷看着老伴的神情嘟囔。   张大娘心里一惊,收起烦乱的思绪,装着笑说:“哪愣神了,是在想今天给孩子们买点什么吃的。”   “做了一辈子饭,还为这么个事寻思,买点排骨,随便买点菜,北京军海医院再买点孙子们爱吃的就行了!”      二   张大娘伺候老伴吃完饭,收拾停当,戴个自己编织的绒线圆帽子,裹着笨重的棉袄,踏着厚厚的雪向菜市场走去。   到菜市场,门外停满了各种车辆,做小本生意的买卖人捂的严严实实的拥挤排列在菜市场门口两侧,供人进出的门里穿梭着进来出去的人群。寒冷的天没有挡住火热的市场,噪杂热闹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来,四块四块,油菜四块!”“茄子辣椒西红柿、韭菜蒜苔便宜了,快来买!”“豆腐豆皮豆腐干!”“新鲜排骨、新鲜排骨,快来看快来买!”……   大娘随着人流进入市场,看到蔬菜区一家家摊位上摆满了小山一样的菜,红彤彤的西红柿一个累着一个放,黄瓜一层叠着一层,尖上带着蔫巴巴的花叶儿身上带着瓜刺儿,绿油油的辣椒成堆泛着青光,蒜苔根整齐的扎着把,白菜扒光了外面的烂叶子,白中透着绿意像个白胖子,茄子紫丢丢的带着黑把儿,芹菜扎成孔,豆腐白嫩嫩,豆芽黄澄澄,香菇把儿打着伞,山药一根挨着一根,香菜一堆一堆……   肉食区长长的台子上放满了一片一片的猪肉,穿着蓝大褂系着皮围裙拿着尖刀的肉贩子们麻利的将骨头一下下提下来,排骨一堆肉一堆,身后的铁挂钩闪着光,上面挂满了一条条切割好的精肉,瘦肉红色均匀带着光泽,肥肉乳白色,纤维纹路清晰可辨,羊肉穿着塑衣脖子朝下垂吊着,牛肉裸着身子任人一眼一眼的看。   水产区里,鲜活的鲤鱼草鱼鲶鱼鲫鱼在冒着泡的水中游动,冷冻区的冰柜里却装着结了一层薄薄冰衣的虾、虾仁、鳕鱼、鱿鱼、鳗鱼、黄花鱼……   顺着飘荡来的香味,张大娘不由自主的来到熟食区,一块块酱牛肉端端的躺在托盘中,卤熟的猪耳朵金红金红,鸡爪子有麻辣的有五香的,压成的肘花方方正正,烤鸭在烤炉里一边旋转一边冒着丝丝热气……   张大娘揣着女儿给的钱在市场上转悠了一大圈,寻思着大孙子涛涛上初三了,喜欢吃鸡翅,学习压力大,平时很少来家吃饭,虽然大儿媳妇不乐意,孙子是自己的,鸡翅是一定要买的。二孙女楠楠爱吃虾,二儿两口子没固定工作,打工挣的钱不多,今日要买了鸡翅就不能少了虾,要不二儿媳妇该说老太太就看有钱的,偏一个向一个的。外孙子爱吃烤鸭,钱是女儿给的,说什么也不能亏了外孙子,老伴爱吃羊肉,今天人多羊肉贵不买了,按老伴说的买上六斤排骨,再买点蔬菜熟食就行了。   张大娘心里琢磨着,兀自来到肉食区,这里还是人挨着人人挤着人,卖肉的商贩脸上堆满了笑容招呼着每一位前来光顾的人,有人买则笑着讲价割肉,没人买也没忘记说声你看看再来,慢走啊!随着身边的人流,张大娘在卖肉的摊位前挪着小碎步走走停停,不断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堆放在眼前的排骨,看上面的肉是不是红润有光泽,露着的骨髓是不是洁白无暗斑,闻闻散发出的气味有无异味,时不时的还用手摁摁排骨上的肉,看看有没有弹性。   转了一圈,这个太肥,那个太瘦,没有一个满意的。其实张大娘心里明白,不是排骨不好,只是价钱太贵,成套的排骨一斤十四块五,少买卖肉的都只留好的不留没肉的,买一副又比计划多出来两三斤,按说多出来两三斤排骨也不是什么大事,平日里还要吃,儿子女儿走的时候带一点,这点东西只有少的没有多的,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女儿给的钱不能吃一顿饭全花完。   张大娘随着人流又转了一圈,眼看着好排骨的被人一副一副挑走了,心里不免有点急躁,恰在这时一个满脸堆笑的胖媳妇对张大娘笑着说:“阿姨,你来了,吃肉还是吃排骨啊?”   张大娘快速的扫了一眼堆在胖媳妇台子上的排骨,装作随意的说:“闺女,要点排骨,咋卖的?”   胖媳妇脸上又增加了几分更加亲切的笑意,拍拍手边的排骨说:“整副拿十四块五,你老拿,什么也不说,十四!”   张大娘知道这个价已经是她问过的最低价了,心里犹豫了一下说:“闺女,经常在你这里买肉,能不能十三块八卖啊?”   胖媳妇依然满面笑容,口气里却带出无奈的斩钉截铁:“大娘啊,我也想十三块八卖给你,问题是现在的批发价就十四,十四卖给你我都不挣钱,你是我的老顾客了,我也不好意思和你要十四块五,你看满市场哪有这个价的?”   张大娘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旁边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却指着排骨问胖媳妇:“光小排怎么卖?”   “二十!”   “拿一块都肋骨的!”   胖媳妇手脚麻利的给年轻人剁着装好排骨收了钱,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张大娘说:“阿姨,现在都这个价,我实在不能再低了。”   看着已经转身离开的年轻人,听着胖媳妇的话,张大娘心里像堵了块石头,沉甸甸的憋闷,谁不愿意痛痛快快的花钱?谁又愿意在别人面前低三下四?要是自己有足够多的钱,也会像年轻人一样用高价随便买一块好排骨,让卖肉的胖媳妇对自己既崇敬又羡慕,也用不着尴尬地站在这里受一个商贩的揶揄。   张大娘用手摸摸兜里的钱,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细心地在排骨堆中挑选了一小副肉厚带膘的排骨。胖媳妇刚才的揶揄神态已经荡然无存,麻利地将张大娘选好的排骨放在电子称上,嘎嘎的笑声里又带满了亲切;“大娘,八斤四两,一百一十七块六毛,你给我一百一十七就行。”   买好排骨,张大娘又来到水产区,没有买鱼的打算,张大娘直奔冰冻区。   依着买东西经验,张大娘又来来回回在冰冻区走了几圈,仔细比较了虾和鸡翅的大小好坏和价格,在一番精挑细选后买了一斤多虾和一袋翅中,还在熟食区买了一只外孙最爱吃的手撕烤鸭。算算,又花去了青凤的一百块。   张大娘拎着沉甸甸的袋子,心里一阵轻松,盘算着再买点蔬菜就回家。恰在这时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回头一看,却是一栋楼上住的李老太和尹老太两人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街坊邻居,年龄相差无几,又都在家,每日必见几个照面。然此刻在人群拥挤的市场上遇到,张大娘还是倍感亲切,忙迎上去和李老太尹老太寒暄起来。   尹老太看着张大娘手里拎的大兜小袋,笑呵呵地问:“买这么多东西,是不是孩子们又来吃饭啊?”   张大娘笑着说:“可不是,今天老家伙的生日,非要叫孩子们来吃饭。”   “老小老小,越老越小,你就给他过吧,要不生气,再说还着生病,由着他点吧!”李老太接过张大娘的话头。   “可不是这样的嘛!”   三个老太太在熙熙攘攘的市场上一边叨扰一边往前走。   张大娘想买点像样的菜,一问价格,蒜苔七块、辣椒七块、香菇八块、山药八块、茄子四块五、菜花四块、西红柿四块、黄瓜四块……张大娘听着菜价,心里咝咝地抽凉气,尹老太摸摸辣椒,看看蒜苔,心里虚虚地着冒汗。   李老太跟着张大娘和尹老太在市场上转了好几圈,心里也是直打鼓,眼看着再转下去菜还是这个价,狠狠心买了一些辣椒一个菜花三个西红柿。尹老太随后也买些豆腐、白菜、油菜和豆芽。张大娘瞅瞅李老太尹老太,又想想今天下午一大家子人吃饭,心里还是犹豫不决。   李老太看着大兜子小兜子的张大娘说:“老嫂子,我帮你拎那个大兜子你挑菜吧,再转也就这个价了,好赖今日是叫孩子们来吃饭,你总不能买点白菜土豆吧?”   这时尹老太接过李老太的话头说:“是啊,你看人老李,平常过日子还买辣椒和菜花呢,何况今日又是老张的生日,都那大岁数了,谁知道还能过几个生日?”   张大娘心想,我怎么能和李老太比呢?都是三个孩子,李老太老两口都有退休工资,大儿子和大媳妇都是带着长的领导,工作好工资高,还有别人送的,又给洛阳哪家医院看癫痫病较好李老太老两口给钱又给好东西。老二姑娘也是好福气,师范毕业后当老师,女婿是校长,老三更是没得说,上完大学上研究生,上完研究生上博士,找个对象也带着博士帽,两口子年薪几十万,人不在身边,隔三差五还给打钱来的,李老太有钱,不吃不穿干嘛去?而我,三个手术如何治疗癫痫孩子从小不爱学习,清和招工没考上,家里竭尽全力给买辆出租车跑出租,找个媳妇也是没工作,两口子没日没夜跑,跑一日三餐、跑房子、跑孩子上学的钱,跑补习费…….很累很辛苦,刚保住衣食无忧。清堂学习比清和强一点,运气不好,满天飞的招工指标没了,初中毕业就给别人打工,一天累死累活挣不了几个钱,找个媳妇也一样没工作,两口子辛辛苦苦还是入不敷出。青凤接了老伴的班,工作稳定,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婿,小日子虽然不错,可也没能像李老太的儿女那样大把大把给家里补贴。 共 1072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