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风恋】 猫(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3:26

房东三叔家的炕上多了两只猫,一只是黄色,间着白道,虽小,但骨骼健壮,很有些虎姿。另一只深灰色,杂着不太显眼的黑道,看上去很羸弱,可怜兮兮的。我觉得那只黄猫似乎见过,便问:“三叔,那只黄猫是王欢的吧?”“是啊,王欢早晨送来的”,三叔答道。我忽然记起昨晚的事,我和妻到杨艳家,见她十四岁的儿子王欢正抱着一只小猫在轻抚着。“哪来的猫?”我问。“啊,是这么回事。”快言快语的杨艳抢着道:“是后院二叔家的。可能吃了药死的耗子,老猫死了,丢下三只小猫还没出窝呢,瞅着怪可怜的!其实要它有什么用,王欢非得要,唉,拿这穷犊子真没法!”“咋没用呢?它还能抓耗子呢。再说,你看它多可怜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王欢嘟哝着。

对猫的喜爱我是由来已久。小时候便常渴望有一只猫。有一次我对母亲说:“妈,咱们家也养一只猫吧。”“有什么用?”母亲头也没抬,自顾地洗着衣服:“狗不嫌家贫,猫却不一定养得住。它又馋又脏,再说,猫有九条命……”对母亲的话我始终半信半疑:猫怎么会养不住?至于猫有九条命的说法,我却不知它的出处。但我想:母亲的话总归是有道理的吧!

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养一只猫。我看看妻,妻冲我狡狤地一笑。我便对正忙着干活的杨艳说:“给我也要一只吧。”“没有了,杨壮抱走一只,小贺桥偷去一只。”杨艳答道。妻的目光有些沮丧。这件事只好做罢。

不知是出于什么缘故,王欢竟将猫给了三叔。我很后悔昨晚为什么不向王欢要这只猫。晚上,妻对我说:“明天你和三叔说把那只黄猫给咱们吧。”“你也喜欢那只黄猫?”“嗯。”“那明天你向三婶要,你们女人家好说话。”“我才不要呢,你不是也喜欢吗,干嘛让我要?”妻翻转身不再理我。谁知我刚睡着,妻又把我推醒了。我有些恼怒:“干什么你?”妻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明天你去向三叔要吧,求求你了。”看着妻乖怜的样子我心里有一丝莫名的得意,便点头答应了妻。其实我早已看出三叔也喜欢猫,我怎能夺人所爱呢!

我还没想好怎么向三叔开口,杨壮的猫也给了三叔,这一下我似乎有了要猫的理由,便试探着向三叔递话:“三叔,养三只猫多麻烦哪,我替你养一只吧。”“不麻烦,一只猫是养,两只猫也是养。”三叔似乎没明白我的意图。我知道他是舍不得。看来三叔这条路是行不通了。

我和妻想得到一只猫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妻曾不只一次对我说:要不咱们就偷着抱一只。我用嘲笑的眼神看着妻,妻的脸红了起来,扭转身走了,扔下一句:“看你还能挺到什么时候?”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对三婶说:“三婶,把猫给我一只吧,为了猫潘宁连觉也不让我睡好呢。”“瞎说。”妻有些不好意思,故意做出与她不相干的表情,眼睛看着窗外,却留意着这边的动静。“喜欢,就抱一只去。”没想到三婶竟很爽快。我大喜过望,刚要伸手,妻已抢先把那只黄猫抱在了怀里。猫受了惊吓“喵,喵”的叫个不停,三叔有些不舍:“换一只罢。”妻虽然不情愿但也没办法,只好换了一只。谁知,这只猫在晚上竟将纱窗撞了个洞跑了回去。三叔将那只小瘦猫递给我:“抱这一只吧,它温驯一些。”我们终于得到了一只猫!

第二天我刚进卖店的门,三叔就对我说:“把那只黄猫也抱走吧,让它们有个伴。”我很奇怪,后来才知道昨晚有人将猫偷走一只,三叔很生气,便决定不养了。就这样我们得到了两只猫。晚上,妻抱着黄猫对我说:“这只归我,那只归你。看你们瘦的倒真像哥俩呢,咯咯……我的天哪!笑死我了。哎,给它们起个名字罢。”妻先叫黄猫“花花”,我则没加思索,叫瘦猫“潘宁”。妻觉得吃了亏,便改叫黄猫“小东”。

妻虽然喜欢猫,却很懒,喂食、洗澡扔猫粪的活全归我,并且常说若不是她提醒我,这猫就得饿死,脏死。你瞧这话儿,多气人。我们买了干鲜海品,每天精心的喂养照料它们。渐渐地猫和我们熟了,每当我们在家时,它们便静静的偎在身边,非常的温驯可人,有时想起母亲的话便不免自言自语:猫怎么会养不住?

晚上九点和早晨四点是它们的世界,它们欢快地追逐着,嬉戏着。杂乱的脚步常把妻弄醒。妻睁开朦胧睡眼骂一句:“该死的小猫子”,便又呼呼睡去。我见有机可乘便用手指轻划妻的脸,妻以为是猫就用手挥来挥去的,这时我便忍不住“哈哈”大笑,妻发觉上了当,便象猫一般敏捷地跳起来骑在我的身上,拳头雨点般落下来,直到我求饶为止。

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杨艳和刘艳说猫长了很多,或许是天天见到的缘故吧,我和妻倒并未见它们怎么长大。我只知道刘艳不喜欢猫,说:“猫多埋汰呀!”并且我也经常见她打猫、呵斥猫。我想象不出,看上去那么文静的人打起猫来怎么会毫不手软,凶神恶煞似的。每次我都想阻拦她,但终于没有做。至今想起来我还忍不住地笑。所以她说猫长了,我想也一定是真话,世界上哪有不长的活猫呢?

二零零二年农历六月初九,为琐事我和妻发生争吵,妻的心情很不好。我在刘艳家听到卖店的喇叭里传出妻的歌声,是高胜美的《缘》,很凄惋,让人感到“长风万里送秋雁”的凄凉景象,我不禁潸然泪下。由于我的固执,我们终于没能互相谅解,六月十三,妻走了,走时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妻走后,猫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每当我回去时它们便围住我“呜呜”地叫个不停,我以为它们饿了,却发现猫食盆还满着。有一天我回去很晚。刚打开大门,它们便一声紧似一声地叫着向我跑来。我不由一阵心酸,赶忙将它们抱在怀里,喃喃地道:可怜的猫,你们也害怕孤独吗!猫似乎越来越懂事了,我喊“潘宁”它们便会跑过来卧在我的胸前用哀伤的眼光望着我,使我在孤独中多少感到一丝慰藉。晚上则卧在我的枕头两边,我感觉它们的呼吸就象妻的一样轻柔。

九天后我因伤害罪身陷囹圄。在看守所的四个多月时间与外面断绝了一切联系。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常想起妻和猫,也时常自问:猫真的养不住吗?然而,妻终于没有来。十二月二十八日,我被送到盘锦监狱服刑。我迫不及待地给刘艳写信问询妻及猫的下落。回信说:猫送人了吧,我也不知道。另云:前些时妻去她那里打探我的消息,说她非常想我,想看看我。这是半年多来我所得到的关于妻和猫的全部消息。我不敢想象将来出狱后是否有勇气去追寻猫的踪迹,只是做着各种猜测:或许已落了人家了吧!或许正流浪它乡呢吧!或许还记得我……

总之,我感谢它们给过我的欢乐和伴我走过孤独的日子。我爱它,这曾经带给我快乐和无尽思念的——猫!

哈尔滨癫痫病研究中心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原因主要有什么哪里治癫痫治的好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疾病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