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父母不在家(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25:59

有时候我开始迷惘,不知道一个孩子到底需要的什么?我想,应该是大人的陪伴!

——题记

我与父母在一起生活的记忆,大抵可以追溯到7岁。7岁对我来说真的太小了,小到我连回忆都感觉到乏力,以致于我现在每次做梦,都记不清父母以前的样子。

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家里开始翻修坝子,花了一大笔钱,春节前夕要账的人就隔三差五往我家跑,奶奶就挤着一脸笑说,“他叔啊,等翻了年就还,一定还!”夜里,一家人就围着火炉,火光映在满是愁容脸上,父亲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出要和母亲外出打工的想法。

父母走后的那天晚上,我发起了高烧,躺在大床上,烧的浑身滚烫,我开始有点神志不清地乱喊乱叫,其中喊得最多的就是“爸爸”“妈妈”。这时,奶奶就坐在我的床边,一边给我的额头上抹退烧酒,一边安慰我说:“新月乖,爸爸妈妈去给你挣钱来读书!”我只是觉得好困,紧紧的闭着眼,眼角悄然滑过一颗豆大的泪珠。

柜子上一盏微弱的煤油灯静静的燃烧着,奶奶焦急的身影不停地来回走动,嘴里一直叨念着:“各路鬼怪个人走远点,不要缠着我家小女。”一副很虔诚又谦卑的样子。

当我从晕迷中醒来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就是满天的星光,伴着田野里青蛙的叫声,还有很多邻居坐在我家的栏杆上的惊讶声,“哎呀,这个女子造孽哦!终于醒了!”我才发现自己躺在坝子中央一张大的圆形簸箕里面,然后奶奶端着一碗隔壁老大爷画的符水走到我的身边,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很明显是才哭过。她轻轻的扶起我,说:“来,把它喝了就好了!”“总算是醒了,你都昏睡了两个小时了,真怕……”后面的话奶奶还没有说完就哽咽了。我像个任人摆布的小羊羔,一身不吭的喝下了那碗满是锅灰的符水。

父母走的时候没有给家里留下什么钱,就是叮嘱一些让我在家要听话之类的话。我也表现的很淡定,没有多大的不舍。依然还是整天无所事事的和伙伴们玩到傍晚回家,没有他们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甚至还暗自庆幸,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和奶奶在一起,她从不骂我,也不打我,不让我做事,也不催我写作业,因为她根本不识字,她只管我每天三顿饭,偶尔从口袋里那褶皱的帕子里翻出几毛钱给我买零食吃。有次上学没有钱,奶奶就跑去邻村跟人借,她说:“她大婶,新月她父母还没有兑钱回来,你先借我50,等我卖了鸡就马上还你。”

二年级暑假的时候,父母才答应把我接去他们那边过暑假,我兴奋地不得了,我的小伙伴们还抹着鼻涕来我家看动画片,我很得意地说,我要出远门了,我父母要把我接去南桐了过暑假了。伙伴们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在我们当时那个贫穷的小山村里,能够出一次远门也是一件大事,尽管南桐并不是什么大城市。我知道我比他们都幸运,我爸爸当时已经是南桐新工区一个小小的包工头了,而他们的父母还在村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着早出晚归的农活儿。

在矿区的日子总是比乡下要好很多,50元钱可以租个不错的一室一厅,白天我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晚上就跟着大人去逛夜市,买串串,吃冰激凌,这些我在乡下都没有吃过的东西,这里都有。在那儿我认识了一个和我年纪一般大小的朋友,她叫丹丹,是老板的女儿,有很多漂亮的玩具、衣服和鞋子。与她相比,我身上廉价的裙子显得好寒碜,我最喜欢试穿她脚上那双有点像松糕鞋的皮凉鞋,在镜子面前走来走去。她说,“你这么喜欢,让你妈妈也给你买一双!”

“对,我也让我妈妈给我买一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以我们家当时的收入,我妈是绝对不会给我卖一双20块钱的凉鞋的。

城里的夏夜真的好美,闪烁着斑斓的霓虹,不像是我们乡下的夜里,摇着一把蒲扇在院子里驱赶蚊子到天明。偌大的广场上还有很多散步的男女老少,还有专门的一条好吃街,每次我们去吃刨冰,我都会让制刨冰的阿姨给我多加一些樱桃在里面。

转眼就要开学了,我又回到闭塞的农村去了,乡下苦闷的日子那么长,长到我只能靠画画来消磨,我趴在凳子上画着三个小人手牵手,然后再在画的旁边附上一句——我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但是我害怕被别人看见了笑我,于是我又用橡皮擦把字迹擦掉,直到擦到看不到任何痕迹才罢休。

后来我都是和奶奶一起生活,我喜欢用“相依为命”来形容我们。她养育我这些年,也没有教过我做人的道理,也没有说过我读书要报效祖国的豪迈誓言,更没有说过“我爱你!”这种煽情的话语。

邻居家的二伯母最喜欢欺负我们家没人,三天两头在我们院子里指桑骂槐谁偷了她的鸡,奶奶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哪受得了她这些气,硬是和她大吵了一架。后来,她家要想扩宽坝子,想换我家的土地,还厚着脸皮提了两瓶白酒和一包白糖来我家。奶奶得知她的想法,二话没说就换给她了,并没有收她的东西。反倒是二伯母有些不好意思,只说了一句:“大娘,我对不住你!”

五年级的时候,由于村小没有五六年级,我们几个村的孩子都要去镇上读小学。我们去镇上差不多要走一个多小时,早上七点半就要上早自习,我差不多6点就要起床,奶奶已经为我做好了早饭,等我吃完饭,奶奶就打着手电筒把我送去和我的小伙伴一起去上学。然后每次饭桌上,奶奶都会给我炒一小碗瘦肉,她说我读书辛苦,得多吃肉。每每想到此处我的心里总会涌出一股莫名的酸楚,因为我当时在班里的成绩连中等都算不上。于是,我总会给奶奶夹几筷子。“我才不吃这个,这个光塞牙齿。”奶奶总是推让着,端着手中的碗离得很远。

长大后,我与父母更是无法真正的亲近起来,有时候说不了几句话我就会显得不耐烦,我也无法解释清楚心中所想。我爸闲的无聊的时候,总是会说,“我对我们老大最好了!”这种情况之下,我总是“切”的一声,然后一阵冷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对这种“好”变得质疑。

我妈也是努力强调我是她的唯一,可是我却无法忘记没有安全感的日子。我想他们大概是不会懂得我看见别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时羡慕的表情,不知道我每次生病发烧时口中呼唤的都是他们,不知道我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的孤寂,不知道每次开家长会我座位上空空如也的失望,更不会知道我每次在日记里写下“永远在一起”时的胆怯和绝望。

后来我渐渐开始理解他们当初的身不由己和一些说不清楚的苦衷。我心里都明白,我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美好,让我以后的孩子不再重复我的悲哀!

有时候我开始迷惘,不知道一个孩子到底需要的什么?我想,应该是大人的陪伴!

哈尔滨癫痫病该怎么治疗呢癫痫病怎样才能治好?如何用药物治疗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