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平凡】白首不相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38:37
然儿嘟了嘟嘴说道:“夫人,还说我呢,看你脸上都笑开了花。”   卓文君没有接然儿的话,而是打开了司马相如的信,但是突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竹简从她手中滑落到了地上,整个人仿佛摇摇欲坠。   然儿见状,立马从地上捡起了信,并且扶着卓文君坐下,急忙问道:“夫人,是不是老爷出什么事了?”   卓文君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下,并摇了摇手说:“老爷没事!”   然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轻呼一口气说:“老爷没事就好,我常听人说,‘伴君如伴虎’。老爷没事就好!”不过她看见卓文君的脸色不对,想必发生了其他事,于是再次怯生生地问道:“夫人,老爷既然没事,为什么你的脸色会这么差?”   卓文君没有回答然儿,只是口里不停地念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就是没有亿,没有‘忆’呀!”   然儿见状,必然是老爷和夫人发生了感情纠葛,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悄悄地离开了卓文君的房间,默默在房外等候。   过了良久,卓文君大声喊道:“然儿,准备笔墨,我要给老爷写信!”   房外的然儿轻轻回答道:“是”,随后便去书房拿来了竹简和笔,放在了卓文君的面前。   卓文君看着眼前的竹简和笔说道:“然儿,你且在外面等候,待我写完这封信,你快速给老爷送去,不得有误!”   然儿望着卓文君那严肃的表情,轻轻地回答道:“是,夫人”。说完,然儿便转身出了房间,静静的在房外等候。   等到然儿出去之后,卓文君望着眼前那卷竹简,微微发了一愣。她想起那个晚上,一个很普通的晚上,却因为长卿的琴声而变得不普通。   那时候她因为丈夫的逝去而回到家中,整日郁郁寡欢。但是她毕竟只有十八岁,尽管过了女子的黄金时期,但是她依然对爱情充满幻想,倘若让她遇到一个令她心动的男子,她必生死相随,她时常在心里想道。   那天夜里她的父亲卓王孙在家中举行宴会,她因为不喜欢热闹而早早到闺房静坐,翻看着闺中好友推荐的司马相如的文章,十分沉醉。突然一阵琴声打破了闺房的宁静,那如仙乐的琴音撩得她坐立不安,于是向着门外的然儿问道:“是何人在弹琴?”   只听见然儿回答道:“小姐,是司马公子在为众人助酒兴!”   “哦,原来是司马公子为大家助酒兴呀!”尽管她的声音依旧平静,但是语气中还是略微有些失望。   不过当她听见“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这几句时,心中疑云便彻底扫清了,她明白司马相如在求她,而不单单是为了给众人助酒兴。   于是她拉着然儿偷偷跑到了大堂,看见了司马相如的真容。虽然司马相如并非绝美男子,但是肌肤坚实,倒也生得俊俏,还能弹奏如此美好的琴声,不正是自己所要追求的男子么。想到这里,她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微微发烫,她快速拉着然儿跑回了自己的闺房,坐在凳子上,还猛然喝了几杯茶水,以缓解自己内心的躁动。   站在旁边的然儿,自然不会明白她的内心是如何躁动不安的,但是就是觉得她的脸色有些变化,就说道“小姐,是不是生病,然儿这就请大夫过来瞧瞧!”说完就有向外出走的姿势。   她一急便拉住了然儿的手说道:“然儿,我没事,可能是刚刚跑得有些快!”   “哦,小姐没事就好,那我就在外面等候!”然儿松了一口气说道。   “嗯嗯,你且在外面等候吧!”等她说完,然儿便走出了房间。   “我该怎么办,要不要让父亲知道,不过就算知道怕也不会同意,毕竟长卿太穷又没有功名!”待然儿走出房间,她暗暗想道。   “父亲不同意怎么办,那我就该放弃么?”她又想到。   不过她想到自己近日来的愿望和决心,于是又想道:“不管父亲同意或不同意,我都要和长卿在一起。不行的话,我就与他私奔,等过些日子,父亲便会想通,接纳长卿的!”   “然儿,你进来!”她喊道。   “小姐,怎么了?”然儿快速来到她的面前问道。   “你且把这封竹简交给司马公子就行!”她说完,便递给然儿一封刚刚写完的竹简。   “是,小姐。”说完便走了出去。   望着然儿离开的背影,她的心情顿时放松却有些不安。   夜深时分,她来到了与司马相如相会的地方,却见得一系长袍的司马相如早已在那里等候,心里十分激动。   “司马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她向司马相如微微一躬说道。   “卓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我受姑娘诚邀,特来此地与姑娘相会,不知姑娘找在下所为何事?”司马相如说道。   听到司马相如的话,她微微一愣,突然感觉自己深夜找一个男子相会,实为不妥。不过为了她的爱情,她还是咬了咬牙说道:“今日宴会的时候,我听得公子的琴声,十分美妙。而我也曾习得古琴,特邀公子前来讨教,还望公子不吝赐教!”   “哦,说到琴声,想必小姐已知晓在下的意思了吧。我素闻姑娘才貌双全,乃是古今不可多得的奇女子,故而趁着令尊宴会之机,为姑娘弹奏这一首《凤求凰》,还望姑娘不要嫌在下莽撞!”司马相如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她被司马相如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故而低下头,轻轻地摆弄自己的衣角说道:“公子的心意,文君明白。但是公子现在有些不得意,怕是我父亲不会同意的。”   “哎,我也知道,但是我对姑娘实在是仰慕得很,故而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姑娘表达爱意。姑娘放心,我腹中自有诗书,他日必然博取功名!”司马相如仰天说道。   “我相信公子,所以才特邀公子前来。不过限于我父亲的缘故,我们不妨先去你家乡躲避,等他日我父亲想明白,必然能够接纳我们!”卓文君信心满满地说道。   听到她的话,司马相如快速冲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说道:“文君,你此话当真?”   她的手微微挣扎了一下,低着头轻轻说道:“嗯!”   于是他们便乘着早已准备的马车来到了司马相如的家乡,不过当她看见司马相如的家时,微微有些震惊,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司马相如看着她的表情说道:“文君,是不是有些震惊?因为我平时有钱便买了书籍,故而有些家徒四壁!”说完还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她微微一笑说道:“当我跟你来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种情况,我不后悔!”,说完还看了看司马相如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过我们总还是要过生活的,不如我们把那辆马车卖了,开一个酒肆买酒如何?”   司马相如听得她这个主意,心里便明白她的意思,想通过这种方式逼迫她的父亲认可他,心里十分感动地说道:“文君,真是委屈你了!”   她望着司马相如的那孩子般的面孔说道:“长卿,我不后悔!”   第二日,司马相如便卖掉了那辆马车,用那钱购置了一家酒肆,卖起酒来。   她,舍弃了千金之身,做起了酿酒买酒的事,而司马相如褪去文人的长袍,穿起了麻布粗衣,与酒肆伙计一起为客人倒酒,刷碗洗盘。尽管每日都很忙碌,也很劳累,但是她觉得那时候的光景是她一生中最为快乐的。   可惜好景不长,被传为佳话的他们,还是被父亲知道了,最后在父亲的强势干预下,酒肆关闭了。而他们也得到了父亲的补偿,即仆人和钱物,她又过上了千金小姐的生活,而她的长卿则带着钱物开始交游,混迹在达官显贵之间。最后腹有诗书的长卿被皇帝相中,赐予官职,让她感觉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只是长卿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然而她还傻傻乎地以为长卿是忙于公务,直到早上的家书,彻底打破了她的幻想。   卓文君抚弄一下自己头上几根漂离的头发,理了理自己思绪,拿起毛笔,翻开竹简,写道: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   只说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不可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卓文君写完,便将竹简卷了起来,但是她还在犹豫到底叫不叫然儿把这封信给长卿。倘若给了,他不回来,自己便彻底失去了长卿;但是不给,自己还得接纳那个茂陵女子,是对自己爱情的不负责。   她望着窗外,突然看见窗外有两只相依相偎的鸳鸯在得意地鸣叫,她深有感触,于是就开口说道:“然儿,你在么,速速把这封信给老爷,不得有误。”   “是!”然儿快速地跑进去并拿着卓文君的书信,又快速跑出了房间。   望着然儿离去的背影,卓文君心里想到:“长卿啊,你见到这封信,倘若还是不回来,那我便回酒肆重新卖酒了;若你回来,我们还是向以前那样,许着白头到老的愿望。”   第二日,司马相如来到卓文君的房间,向着卓文君说道:“文君,是我不好。”仿佛他又回到了当年认错的情景。   西安中际医院靠谱吗武汉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更靠谱哈尔滨最专业的治羊羔疯医院咸阳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