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cutp.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丁香·村庄】都是二胎惹的祸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39:53
黄黄的大朵菊花开在白色的栅栏边,李小薇拿着手机对着盛开的菊花拍摄了几张,她觉得这菊花卷曲的花瓣儿的神韵像烟花绽放在空中那样妖娆,就蹲在栅栏边连拍了几张。起身看到不远处还有黄黄的类似雏菊的小菊花,她绕开那株蛋黄花树走了过去。
   李小薇把刚拍的菊花照一发到微信朋友圈,立马就有朋友点赞,她笑了。如今在微信群,无论你发什么,都会有朋友点赞,有时发个悲情的心情文字或纪念逝去的先人的日志,也会有铁杆粉丝一样的朋友点赞,搞得她哭笑不得。李小薇玩微信不到一年,收获不小,不再漫无目的地逛街,不再坐在麻将桌边修长城。但副作用也挺大的,一和朋友互动,就忘了做家务,就忘了去散步,杨柳腰不知何时有点游泳圈了。
   国庆小长假,李小薇本想和同事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把女儿刘紫燕送到哥哥李东升那儿,把白猫寄放到宠物馆,哪知老公刘宏伟黄昏时悄无声息地回来了。他人到中年,留个板寸头,胖胖的脸上架副眼镜,小腹肚子微凸,皮带都系在肚脐眼下了,再也找不到当年清秀的模样了。有人说男人到中年了很有魅力,李小薇就没有这概念,最近在电视里学到了新名词“小鲜肉”,她还是喜欢老公当年“小鲜肉”的样子。记得那时的刘宏伟瘦削的脸上眼珠黑黑的,隔着眼镜都能发出亮亮的贼光,看一眼李小薇,李小薇都会赶紧低下头。如今,刘宏伟黑黑的眼珠似乎浑浊了,没有热恋时的亮光了,看李小薇数十遍,李小薇也不再怦然心动。
   刘宏伟没和李小薇多说话,只和女儿刘紫燕逗那只猫。那猫刚买来时,小小的身躯蜷缩在墙角,可怜兮兮地“喵、喵、喵”叫着,等着刘紫燕给它猫粮。没吃饱,小猫雪白的毛一抖动,就讨好地围着刘紫燕转,眼睛瞪得像铜铃,盯着她手中的猫粮。白猫慢慢地长大了,肥硕得像个壮妇,躺在双人沙发上就占了半壁江山。癫痫抽搐动作越大病情越重吗刘紫燕上初一了,李小薇好几次提出把白猫送走,但父女二人联手不吭声,气得她咬牙切齿。刘宏伟找她说话,她都懒得理睬。
   吃晚餐时,刘宏伟瞟了一眼李小薇,对刘紫燕说:“紫燕,你还想要个弟弟或妹妹吗?”刘紫燕乖巧地说:“想要,就是妈妈没答应呀。”
   刘宏伟边吃边启发她:“叫妈妈答应呀,有个弟弟或妹妹了,就可把白猫送出去了。”
   刘紫燕立马说:“那可不行,白猫不能送出去,弟弟妹妹我要,白猫我也要。”
   刘宏伟拍了女儿一掌说:“傻瓜,就不知道哄着妈妈答应生个弟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弟或妹妹呀。”
   刘紫燕摸着头说:“弟弟妹妹生下来了,又哭又闹的,还要我帮忙带,又不能替我去上二课堂,还是白猫好,能陪我玩儿。”
   李小薇乐了,说:“说得好,弟弟妹妹出生了,家里就乱成一锅粥了,哪还有闲心养猫,直接送人得了。紫燕,要弟弟妹妹可以,你负责洗尿片,我们没钱买纸尿片,再说那些纸尿片没有布尿片用着舒适。”
   刘紫燕惊叫道:“不行,我不洗尿片,叫爸爸洗吧,猫不能送人。”
   李小薇瞪了一眼刘宏伟,佯怒道:“那就免谈,我要考职称了,没人带孩子,还想生二胎。”
   刘宏伟逗着女儿说:“紫燕呀,你就不知道先答应你妈妈洗尿片呀。真是傻呢,不怕有鹰一样的敌人,就怕有猪一样的队友。紫燕呀,你真应该是属猪的。”
   刘紫燕委屈地说:“我哪儿错了,我就不喜欢把白猫送走。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专业要么叫奶奶来呀,她不是想抱孙子吗?”
   李小薇说:“你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最近查出有糖尿病,人都瘦了一圈。糖尿病、高血压是富贵病,浑身无力,不能劳累。你奶奶正叹息自己命不好,好不容易熬到子女长大了,又得了糖尿病、高血压。她现在是不能熬夜带小孩的,否则犯病了,就要住医院了。”
   刘宏伟叹息道:“据说二胎政策要出台了,怎么不早几年出台呢,如今我妈年纪大了,身体如风中残烛。我呢又为了多点钱去了离家远的分公司,紫燕,要么叫你外婆来住段时间。”
   李小薇说:“呸,现在想起我妈了?当初她带紫燕时,你爸妈像打翻了醋坛子,你忘了我妈是怎么离开的吗?现在怎么也不叫她来受夹缝气了。你爸妈是老思想,生怕我妈占窝了,你妈常含沙射影念叨鸠占鹊巢,自己又不愿意带紫燕,在你面前嘀咕什么,我们都知道。我妈是为了我和紫燕才忍气吞声的,现在再不能叫她重吃二遍苦了。”
   刘宏伟苦笑道:“还记仇呀,别怪我爸妈,他们是封建思想,听人挑唆,怕你妈长期住在我们家不回去了,就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朝前看吧。”
   李小薇看到刘宏伟那苦荞一样的笑容,说:“我没记仇呢,只是为我妈叫屈。按照农村规矩,应该是你爸妈带孙女,可他们找借口说离开老家不适应,现在怎么适应了?享福了就适应了,他们不仅不带孩子,还尽挑毛病。说什么娇惯孩子呀,孩子被带得不懂礼貌呀。就是一句话,岳母娘带孩子都是一身毛病。”
   刘宏伟求饶道:“别提了,怪我不会当磨心,没协调好家里的关系。”
   李小薇不满地说:“是你没断奶,什么都听你妈的。好久没见你妈了,是不是想回去撒娇呀?是不是想汇报我不听从你的安排呀?”
   刘宏伟尴尬地笑道:“紫燕在这儿呢,给我留点面子吧。怪我是愚孝,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忘了吧。”
   李小薇轻声说:“能忘吗?你当初把我妈骗来,害得她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幸好我舅舅有套旧房子让她住。你说我妈就我和我哥两个孩子了,你这女婿是半个儿呢,做不了自己父母的主,就不要想那馊主意呀。”
   刘宏伟说:“是我错了,我不知道成家了会这么复杂。你就原谅老人吧。”
   李小薇撇嘴说:“我从没计较过,生二胎的政策真出台了,我会举双手赞成,但要我生二胎,你自己叫人带。孩子生出来了随你的姓,有的人的父母现在还想玩不带孩子只会享福的把戏,没门儿,当我傻呀。”
   刘宏伟把刘紫燕哄进房后,走出来坐在沙发上说:“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家的人是阴谋家一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亲戚一多,什么话都说,老人难免耳根子软,他们就说了让你妈不舒服的话语,你不会一直这么执拗吧。”
   李小薇说:“我不是执拗,我是觉得成家了好复杂,受委屈不值得。以前我不吭声,是想家庭和睦,现在我要吭声了,因为沉默和善良会纵容自私的人,沉默换不来家庭和睦。”
   刘宏伟抽着闷烟说:“你这是什么话呀?暂时不提以前的事了,二胎的事也以后再说。”
   李小薇说:“那就好,谁提我就跟谁急。”
   刘宏伟见李小薇在厨房收拾碗筷,就赶紧把电视调到自己喜欢看的体育频道,他想好男不跟女斗,先看看足球比赛,远比与老婆辩嘴轻松。夹在李小薇和母亲之间,真够苦的,现在母亲和父亲回老家了,好不容易耳根子清净了,又将要来个二胎政策,母亲一打电话就是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刘宏伟只像鸡啄米一样在电话这一头连连点头说“是、是、是”。生怕年老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他又得搬出救兵,叫二妹刘兰英去哄她,到时母女二人说着说着就跑了话题,又把他一阵批斗。刘宏伟想女人是什么动物呀?他感叹微信里真总结得好,女人失恋时文笔不亚于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女人侦探时的敏锐不亚于福尔摩斯。哎!女人呀叫人又爱又恨。刘宏伟盯着电视屏幕,琢磨着看完足球赛再探探李小薇的心思。
   二、
   一场足球赛下来,李小薇早已进了房间,刘宏伟迷迷糊糊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清晨一缕阳光照进了客厅,刘宏伟赶紧蹑手蹑脚进房,让他吃惊的是房间床上收拾得整整齐齐,李小薇不见了踪影。他急忙走进女儿的房间,只见女儿正睡得香甜。刘宏伟走到客厅拨通李小薇的手机,却没人接听。他又慌张地冲进女儿的房间把她摇醒,女儿睡眼惺忪地埋怨道:“干嘛呀?我要睡觉。”
   刘宏伟急切地问:“紫燕,你妈呢?”
   刘紫燕闭着眼回道:“应该是跳舞去了,你找她干什么呀?”
   刘宏伟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说:“我还以为你妈生气了呢?是跳舞去了,怎么这么早呀?”
   刘紫燕瓮声瓮气地说:“不早行吗?回来还得做早餐。妈妈说了她和一帮好姐妹在跳舞,风吹雨打都不间断。你还不知道?已经坚持好几个星期了。好了,我还要睡觉。”
   刘宏伟退出女儿的房间,继续躺在沙发上,看着窗纱在阳光中抖动,听着小鸟儿在窗外叽叽喳喳欢叫,不一会儿就腾云驾雾了。
   公园里的大榕树下,一群中老年女士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领舞者是位精瘦的老年女士,据说她以前是教师,退休了从老家来到这座海边城市,每天提着录音机在这里跳舞,几个月后就有几十个人跟着她跳舞了。李小薇为了远离网络、微信,和同事杨静也加入了这个舞蹈队。自从加了微信,生活都被手机左右了,她和同事杨静约定周末的时间来公园跳舞,然后去湖边遛遛,看那湖光山色,好过看手机屏幕。
   李小薇穿着舞蹈老师推荐的红色舞蹈套装,汗水湿透了背部,刘海也贴在了脑门。李小薇整理了一下刘海,免得宽大的脑门暴露太多,她长相的缺陷就是前额宽大,剪一排长刘海是为了扬长辟短遮住前额。记得读书时同学就说过李小薇长得秀气,柳叶眉,细长的眼睛,薄薄的嘴唇,略带方形的脸蛋粉嫩嫩的,容貌虽不是倾城倾国,但经看,唯一的死角是那宽大的前额、略方的下颌骨。李小薇从那以后就是一排齐刘海、一头清汤挂面的披发了。生女儿前,她不得以剪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流行的齐耳的短发,像工农兵中的巾帼英雄一样,女儿一断奶,就迫不及待蓄长发了。后来流行整容,她曾动心思磨磨骨,把方下颌骨磨成线条柔和一点儿的样子,免得被女同事笑说是五方牛肉的脸型。但刘宏伟一票否决了,说就喜欢她的前额、她的方下巴。李小薇高兴得不再提整容的事儿,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啊!
   短发的杨静比李小薇小了好几岁,她圆圆的脸蛋 、圆圆的眼睛、圆圆的下巴、圆圆的身材,为了不再一身滚圆,她和李小薇一样风雨无阻,每个周末的清晨来湖边跳舞、走路。
   随着舞蹈音乐结束,她俩拿起小包就走到了湖边的石板路上 。杨静问李小薇:“小薇,你家婆婆还在给你老公施压吗?”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   李小薇点点头说:“是的,昨晚他刚提那话题,就被我呛了回去。说真的,回想我家紫燕从幼儿园到现在,耗费了我多少精力,我再也不想吃那苦头了。紫燕小的时候是我妈带,可后来她回老家了,都是我自己接送孩子上学,每天上班 就盘算着什么时候得去接她。现在她奶奶想抱孙子了,一句话就想让我一夜回到解放前,我才不干呢。女人多难呀,家里、单位两头赶,我都长白发了。”
   杨静问李小薇:“你继续坚持不生,不怕你老公有外心?他正值中年,魅力十足呢。”
   李小薇笑了说:“有就有呗,你看我们单位的陈欣怡年纪轻轻生了两个小孩,第二个孩子还没断奶,老公不就有外遇了。现在离婚了一人带一个,苦了两个孩子哟。”
   杨静说:“是哟,不爱你了,生一百个小孩也是枉然。幸好我生的是儿子,老公家又穷,还没人催我们生二胎呢。”
   李小薇叹息说:“嫁人一定要嫁一个断奶的男人,否则一辈子跟着受窝囊气。想想那时我家紫燕上幼儿园了,他爸妈来住了一年时间,有时夫妻想亲热一下,他妈就找借口一会儿给儿子送茶、一会儿给儿子找衣服总往房里钻,从不准我们打反锁。我那时恨不得她立刻消失,与刘宏伟说了多少次,他都支支吾吾不正面回答。”
   杨静听了哈哈大笑,说:“真有这么逗的婆婆,以前在小说里看过呢。她是什么心态?怕你像狐狸精一样缠着她儿子?太好笑了。”
   李小薇说:“你还笑,一想到生了二胎她就会来,我头就大了。她不会帮忙照看孩子,只会像菩萨一样坐在那里看着我忙里忙外。你说人和人怎么那么不一样?我妈去我哥家,家里事全包了,孩子都是她带着睡觉,我哥和嫂子安安心心上班。我嫂子真幸福,我侄儿从出生就没在她身边睡过。”
   杨静仰头看着那紫荆花说:“我还算幸福的,婆婆把我当亲闺女看待,生我儿子时,不让我下床,什么都送到房里,我现在身体好,都得感谢她老人家。”
   李小薇羡慕地说:“你真有福气!我最怕的是刘宏伟他妈来我们家长住,可老人终归会年纪越来越老,离不开子女的照顾。有关养老的事儿,我愁着呢。回想那时年轻气盛,有次我和刘宏伟躺在床上说话,他妈又突然不敲门就钻进我们房间,我就故意趴在刘宏伟身上不下来,他妈责怪我不懂事,不心疼老公。我听了就来火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呀。那次我当着他妈把他赶到客厅睡觉去了,他母子俩都几天不和我说话。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女儿上初中了,刘宏伟常说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可我总觉得自己和他不是老夫老妻,总想像恋爱时那样浪漫。”

共 14054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